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黄粱梦

    柳君璠一起床&,便有候在外间的俏婢闻声迎入,侍候他洗漱净面,穿戴衣冠,柳君璠问起夏侯姑娘,俏婢说姑娘醉了**,此时还不曾醒来。.s. \\\网

    柳君璠深谙欲擒故纵之理^,此时两人虽私订了终身*^,到底还不曾真个做了夫妻&&&^,想要保持自己在夏侯姑娘心中的新鲜感,就不可一味地黏糊&,便留下句话,暂且回家一趟*。

    柳君璠与姚夫人相处已久,知她性情,料她不会善罢干休,柳君璠悄悄返回永康坊后,先在街角悄悄窥探一番*,果然有姚府家丁候在他家门前,便又绕到后巷里,翻墙进去^&^,只见自己家的宅院已经如同遭了兵灾一般,被砸得稀烂。

    柳君璠想起马上就要去敦煌做那世家豪门的驸马爷^,却也并不心疼。好在他的重要物件都藏在隐秘处&,悄悄去翻^,果然房契还在,柳君璠揣了房契&,仍旧由墙头爬出去&,便一溜烟儿地奔了牙行&^。

    牙人接了柳君璠的生意,登门一瞧&,只见他家中一片破烂*,不禁大为皱眉&,好在柳君璠许他的“抽利”丰厚*^,便花了点小钱*,雇了几个闲汉,到他家里把一应破碎之物全都清理出去^,只卖这空荡荡一座房屋宅院&*。

    不两日牙人便为他寻到了一个买家^,把他的宅院转手卖掉*,得了二十万钱&。

    柳君璠想想自家这幢宅院仅值二十万钱,不过就是人家夏侯姑娘一顿酒钱,不禁大为感慨**,感慨之余*^,更是欢喜自己攀上了高枝。

    他把自家情形^^&,委婉地与夏侯姑娘一说*,人家姑娘倒是通情达理*,一番好言安慰**,便让他就此住在了自己府上&^。从此,柳君璠在尚书府出入,侍婢下人皆以郎君称之,每日花天酒地,醉舞笙歌*,简直快活如神仙*。

    只是那夏侯姑娘虽是西域女子,性情直爽,敢爱敢恨,床闱之间却不糜烂&,虽与他山盟海誓&,俨然夫妻*^,却只限于一个名份,不肯及于乱。柳君璠只得强作君子,故意扮出一副不欺暗室的模样来&,以讨姑娘欢心。

    忽有一日^,夏侯姑娘接到一封书信,欢喜地告诉他说,她的父兄即将从扬州返回&,如今已然在路上了,只等父兄一到&,便禀明父亲&,与他结为夫妻^。只是柳家已经没了直系血亲^,在洛阳居住不易,话语间便含蓄地透露出想要他与自己同往敦煌的意思。

    做个上门女婿,那是很有些丢人的^,难怪人家姑娘有些顾忌地试探于他,可是对柳君璠来说*&,却是正中下怀。当下一口答应*。欣喜之余,柳君璠方才省起,自己与江家的婚事尚未了断,一旦三媒六证地与夏侯姑娘成亲,入官府登记时必定会露了馅儿^,可不就毁了自己一生的前程么?

    柳君璠暗暗庆幸想起的早^,转天一早便寻个借口离开尚书府,偷偷赶去江家退婚。

    江旭宁自从得了杨帆的嘱咐,说是叫她耐心等待&,必有办法叫那柳君璠主动退婚,江旭宁心中不免半信半疑&,只是杨帆信誓旦旦,他又不是马桥那般不着调儿的人,便捺下心情&*^,在家里耐心等待^。

    这几天杨帆早出晚归&,忙忙碌碌&,江旭宁问了几次,杨帆都说已经有了眉目^&,叫她安心等着,江旭宁不好再问,只好耐着性子候在家里,不想这一日上午,柳君璠居然真的登门来退亲了。

    这柳君璠一来,比江旭宁还要着急^,急吼吼地去搀了孙婆婆来*^,又拉来苏坊正作人证,立即与她解除了婚约。江旭宁按完了手印**,拿着那一纸“和离书”紧紧贴在胸前,还怔怔的如同做梦一般。

    柳君璠得了和离的书贴*,又请媒人证人一同赶往京县衙门销了记录&,一身轻松&,欢喜而去。柳君璠赶回尚书府^^^,夏侯姑娘正要出门,见他回来^,便欢喜地对他说*^,父兄已经返回洛阳,今日就到^,她要去城外迎接,因为他们两人的事情还未说与父兄知道,不好让他出面^,叫他先在府上候着。

    柳君璠连连答应&&,等夏侯姑娘带了楚大^、杨二等一班豪奴打马出城*,便赶紧叫那侍婢丫环为他梳妆打扮,敷粉簪花*&,依着京中风流阔少们最惯常的打扮巧巧地收拾了一番^,便候在中门*,等着抢出去迎接老丈人了。

    柳君璠这一等,从日当正午一直等到太阳西斜*,站得腰酸腿麻&,都快变成一块“望夫石”了&^,依旧不见夏侯姑娘和她的父兄回来,心中不免犯起了核计……

    ※※※※※※※※※※※※※※※※※※※※※※※※※※※

    清晨**,朱雀大街。

    杨帆与天爱奴并肩行走在人群当中**,天爱奴手中牵着一匹马&,今天她依旧是一身男装&*^。头戴浑脱帽^,身穿小翻领的窄袖袍,脚下是一双透空软锦鞋*,微微露出一截条纹小口裤,显得干净利落。

    天爱奴站住脚步,回身对杨帆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此分手吧?!?br />
    杨帆站定身子,挥去心中隐隐的一丝惆怅,轻声道:“一路保重!”

    天爱奴凝视着杨帆,欲言又止&。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并不算长,可他们共同的经历却着实丰富*,她一直认为杨帆只是她生命中一个无足轻重的过客*,直到临别之际,却忽然有了一丝不舍^。

    她思索了一下,说道:“此一别^,或许再会无期了^,临行之际^,我有一言相告^?!?br />
    杨帆微微有些意外&,道:“你说&?!?br />
    天爱奴柔声道:“以后^,遇事当三思而后行^*,有些事情,不是刀剑就能解决的,多动脑子&^,说不定事情就能迎刃而解,切不可像这次一样,头脑一热,便想豁出命去*?*^!?br />
    杨帆笑了^,他点了点头^^,道:“你的话^,我记住了。临行之际^,我也有一言相告&?!?br />
    天爱奴道:“你说?!?br />
    杨帆道:“不要沉溺于过去*^,更不要把它当成一个包袱&&。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过,将看不到未来的路。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时很好看&^??墒浅四惆缱飨暮钣5氖焙騘**,我还很少看到你笑^&?!?br />
    天爱奴用她那双清澈明净的眸子久久地凝视着杨帆^,忽尔灿然一笑,如同烟花乍亮。

    “你的话,我记住了!”

    天爱奴脆声说罢*^^,扳鞍上马^**,缰绳挽了三挽^*,一磕马镫*^,便扬长而去&,就此再不回头*&。

    杨帆看着她的身影远去^,只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长街尽头&,却未看到她拐过两条长街之后,忽然一拨马*&^,便闪进了一条巷弄^。

    街上一阵喧哗&,吸引了杨帆的目光,杨帆向吵嚷处看去*,就见几个身着帛服的公人,锁了一个青袍公子*^,骂骂咧咧地走过来&,一路还推推搡搡的&^,看那青袍人^*,赫然正是柳君璠。

    柳君璠左颊上有几道挠痕&&,右腮上一片淤青,衣衫皱皱巴巴^,幞头也被扯掉了,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公爷,公爷,我冤枉&、我着实地冤枉??!”

    “去你娘的&,还敢喊冤!”

    一个公人挥鞭就打**,大骂道:“你他娘的连武尚书都敢骗,?*&*?你吃了熊心豹胆啦你,你租了武尚书家的宅院,雇了一帮奴仆下人充阔气&,足足欠了武尚书四十万钱&*&,你小子真是活腻歪了……”

    柳君璠哀嚎道:“公爷,我已经还了二十万钱呐&&&!”

    “啪^*!”

    又是一鞭子,抽得柳君璠一哆嗦,那公人理直气壮地大吼道:“剩下的那二十万钱难道不要生利水的吗?你这个胆大包天的骗子,还敢顶爷的嘴&!”

    “啪&^、啪、啪……”

    “哎哟*,饶命啊^,我不敢啦!我再也不敢了……”

    柳君璠倒在地上^,抱住头哀嚎起来^&。

    路人纷纷驻足围观,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武尚书^?哪个武尚书*?”

    “嗨,我朝还有几个武尚书*?定然是春官(礼部)尚书武三思了^?!?br />
    “啧啧啧^,这厮真是生了一颗泼天的胆子,竟连武三思都敢骗?当真是一条好汉*!”

    “好个屁&*!此番入了官&,纵然不被打死,也得流配三千里,戍守边墙去,就这厮那么单薄的身子骨儿^,嘿嘿……”

    耳听得这班人议论**&,杨帆淡淡一笑,从满地打滚的柳君璠身边走了过去……

    柳君璠振臂高呼:“推荐票*!投推荐票!发配之前,俺念念不忘的最后一桩心愿,满足我吧!”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