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命案

    门外这一声喊&,把马桥和鲍银银惊得如数九寒冬一瓢冰水刍头泼下^*,手足冰凉*^,呆若木鸡。惊了刹那,鲍银银才颤声道:“是我家那死鬼回来了*,他怎地回来了?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马桥也慌了,压低声音&**,急急问道:“现在还来讲这没用的话语作甚*,现在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门外那人敲着门*,大声道:“银银**,开门呐*^,我是阿德*!”

    室内两人乱作一团*,墙上虽有一扇窗子*,却不宽&^,而且那是撑杆的窗子**,间隙较小,那能容马桥这样人高马大的汉子钻出去*^,马桥抓起衣衫*,提起鞋子&,匆匆跑到屏风后面*^,那儿有个马桶,却是解手的地方&。

    鲍银银急道:“这儿怎藏得人,万一他要方便^^*,岂不正撞见你&?”

    马桥急道:“那该如何是好^*?”

    鲍银银在室中飞快地一扫*,正看见榻边贴墙一组炕柜^*,忙道:“快&,你藏在那后面**?!?br />
    马桥无暇多想,急忙藏到炕柜后面*,此时已届深秋,谅那突然赶回来的鲍银银丈夫,不至于想夜半开窗^,经过这里&,从而发现他的踪迹^。

    “来了来了&,是阿德么^?”

    鲍银银见马桥藏好了^,急忙穿好睡袍*&,理了理头发*,假作睡意朦胧的模样^*,迎到门口问道^。

    门外的男人大着舌头道:“哈哈*,是我啊^,娘子&*,快快开门*,为夫可想死你了?&*!?br />
    鲍银银听声音确是自己丈夫*,便拉开门闩^,还没等拉门&,门就开了*,一个黑影从外边跌进来^,鲍银银急忙伸手一搀&^&,灯下看去**&,果然是自己丈夫吴广德&,吴广德肩上搭了一个褡裢,喝得脸如猪肝&&,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鲍银银一见他喝得酩酊大醉&,不禁挥手扇了扇酒气&,蹙眉问道:“阿德,你怎地这时回来*^,这时辰……坊门都关了&,你怎进得来&?你……这是在哪儿喝得这般酩酊大醉&?”

    吴广德乜着醉眼*^,捏了一把她的粉腮*,嘿嘿笑道:“我….…我傍晚就进城啦,琢磨着来不及赶回坊里,就……就在城门边上的怀仁坊里投了家客栈&,与……与几个一同回来的朋友饮……饮酒……”

    吴广德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脚下不稳,东倒西歪*,到了榻边,鲍银银一把没拉住^*,他就重重地倒在了榻上*,又伸手一拉*^,把鲍银银拖到怀里&,一边恣意把玩着她胸前嫩肉^&,一边道:

    “我们……正喝着酒,恰有有一户人家办喜事儿*,来坊里接新娘子。嘿!我一瞧*,认得*,就是咱坊里……呃……坊里的人家*,我……我就辞了朋友&,跟……跟娶亲的人家一块儿从……从东坊门回来了^^?^!?br />
    原来^,这时节成亲,都是晚上办喜事的*^,故称“昏礼”。

    后来的“婚礼”即由此而来&?;苹杈傩谢槔?&,取其阴阳交替之意&^*,如果娘家和婆家离得比较远*,又或者迎媳或送女的人家大操大办*,那这“昏礼”一直办到三更半夜也是有的。

    我们看《聊斋志异》&,里面常有某书生三更半夜,在效野看见排场极大两行灯笼火把^^,前边吹吹打打&,中间一乘小轿,一位郎君骑马相随的场面&&,那就是举办“昏礼”迎娶新娘子过门的情景&&。

    吴广德从大梁回来**,紧赶慢赶进了洛阳城*&,眼看着这坊门就该关了*,此时回家已经来不及&,他就趁旁边的怀仁坊坊门还没关闭的机会*,与几个一道儿回来的朋友寻了家客栈住下^,晚上纵情饮酒&,等着明天回家^&。

    结果修文坊里这户人家正好晚上成亲,亲家就住在怀仁坊**,在吴广德所住的那家小店旁边。晚上成亲,必须得在夜间行走于街市之上,因此这户人家已经事先向官府申报*,请领了准予通行的证明,修文坊管东门的两个坊丁也打点好了,在那儿候着迎亲队伍回来再关坊门。

    因此吴广德就跟着这支迎亲队伍一块儿回了修文坊^^*。鲍银银根本没有想到坊门都已经关了&,自己丈夫还能回来^,这才被他把马桥堵在屋里&。好在这吴广德喝得酩酊大醉&,看这情形倒不虞泄了奸情*^,鲍银银安心不少^。

    吴广德挪了下身子&,呼道:“好渴*,娘子&^&,打杯水来^?!?br />
    鲍银银应了一声*,挣脱他的怀抱&,去倒了杯水来*^,吴广德闭着双眼^^,迷迷糊糊的解了腰间护身的配刀^&,往枕旁一丢,肩上搭着的褡裢嫌硌人&,也解下放到一边*&*,里边有些做生意赚来的金银锭子,因为一头垂在榻边^,沉甸甸的*,一松手就滑落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吴广德大醉之后已然有了睡意,等鲍银银拿了水回来^^,吴广德“咕咚咚”灌了个饱儿^,打一个酒气熏人的嗝儿&,酣声便即起来*。

    “夫君*,阿德&*?”

    鲍银银试探着唤了他一声&&,又轻轻推了推他^,见他毫无反应^^,这才轻步走向柜后&,向马桥招了招手,向外使了一个眼色。

    马桥探头向外看了一眼&&,见那从大梁回来的商贾吴广德已呼呼大睡,连忙蹑手蹑脚地走出来^,站在屏风后面急急穿戴起来,鲍银银也不敢作声,只是帮着他匆匆穿戴,两个人好似演默剧似的。

    马桥穿戴已毕,趿上靴子^,正要逃出房去*,忽然觉得还差了点儿什么*,猛然醒起方才匆忙搂了衣服鞋子逃到柜后^&^,头上的幞头竟然忘了拿。

    马桥四下一望^&,不禁吓了一跳*,他的幞头就在枕边*^,正被吴广德的腰刀压住^,幸好吴广德喝得大醉回来,否则自己必定被他发现无疑了^&。

    马桥赶紧指指吴广德枕边幞头*&,鲍银银扭头看了一眼^,有些害怕又有些紧张&*,她迟疑地看着马桥*,马桥恼了,作势跺了跺脚^,又向吴广德使劲努了努嘴儿&&,狠狠瞪了鲍银银一眼*。

    鲍银银犹豫片刻,把牙一咬*&,就转身走去&,她轻轻从吴广德身边抓起那口腰刀&^,又飞快地跑回马桥身边^,声音微微有些发颤,小声道:“这样成么?他回来&,可是有坊里成亲人家看到的,你把他杀了^&,如何不惊动官府?真要杀他*^,莫不如等他来年开春再赴大梁的时候动手&*,半道杀了*,野地里一埋*^,人不知鬼不觉&,等个一年半载,奴家向官府报个失踪^,再与你做个真正夫妻^?!?br />
    马桥见她捧刀回来,心中已是奇怪&,不知她把刀拿来做什么,再听了她的这番话&,不觉怵然一惊^,他盯着这个刚刚还与自己欢好过的女人**,仿佛才认识她似的。他痴迷于这个妇人的媚,却不知她的心这么毒**。一夜夫妻百日恩呐*,她怎么就狠得下心*?

    鲍银银见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变得怪异起来,还以为他心中不悦&,忙小声解释道:“冤家&,人家哪里是不肯从你&,只是担心你做得不干净&,官府查问起来*,终究是个麻烦。你若有妥当办法&^,人家便与你现在就解决了这个厌物又怎的?”

    马桥再也忍不住心头怒气*^,伸手一推鲍银银^,大步走过去^,抓起他的幞头转身就走**,鲍银银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啊”了一声^*,羞得满面通红&&。马桥对这蛇蝎妇人已是厌憎之极***,寒着脸也不说话&,举步就往外走。

    鲍银银瞧他脸色,心中惶恐*,连忙上前拉住他,低声下气地解释道:“是奴家误会了&&,桥郎切勿生气……”

    马桥低声骂道:“猪狗心肠,什么东西&!”把臂一振,甩脱了鲍银银,举步就往外走*&*^,鲍银银穿着布袜*,地板上立足不稳**,哎呀一声便向后倒去,马桥理也不理*,推门便走*^。

    那装金银锞子的褡裢落在地上,鲍银银往后一摔^,后脑勺正磕在金锞子上&*,鲜血汩汩^^,顿时就摔得昏迷不醒了^^*。马桥已然离去,毫未察觉,吴广德躺在榻上呼呼大睡&,竟也丝毫不知^。

    次日天明^,因为马桥今日不用当值&,不用起那么早^,故而睡到太阳高升才迟迟起来^^^。马桥洗漱已毕&^,穿戴停当,慢悠悠地出了家门,就见街坊邻居脚步匆匆&*,都往一个方向赶去*^,心中不觉诧异*&,正想拉住个人问问出了什么事情*,就见苏坊正匆匆忙忙跑来&。

    马桥赶紧迎上去道:“坊正,这是出了什么事了^,大家都急匆匆去看什么呢?”

    苏坊正跺脚道:“晦气呀,真是晦气^!咱们坊里近日来连连出事^*^,真是招了邪祟了^,老夫得赶紧找个道人来做做驱邪法事才成*?^!彼低昃图贝掖夜チ?&*。

    马桥听得目瞪口呆*^,正想随着人群追上去看看^,又见江旭宁也急匆匆跑来&&,忙上前拦住她道:“小宁^,你不做你的生意^^,这是看什么热阄去^,咱们坊里头闹鬼了么^&?”

    江旭宁见是马桥,便站住脚步^,道:“可不得了,昨儿咱们坊里的行商吴广德酒醉回来&^,也不知怎地,竟然失手打死了娘子,今儿一早酒醉醒来方才发觉*,他那娘子尸骨已寒^,救不得了&&。如今事情张扬开来&^*,鲍家上门&,又哭又闹^,官府里也来了人*^,要抓他归案呢^!?br />
    “???&*&!”

    马桥一听^,顿时怔立当场^。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