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隆中对”

    ***三更一万一求月票支持***

    这场盛宴持续很晚&,毡帐中的这些草原健儿都是大肚汉^,光是烤全羊被他们吃掉了三只。(·CM)此时,帐前灶坑上还吊着两只烤得焦黄发亮的全羊*,而帐中众人已经吃了**成饱,开始吆五喝六地拼起酒来*^,身边横七竖八的都是酒坛&。

    草原人好酒^,别他们被吐蕃人迫得被井离乡*,逃此处才算有了一处寄身之所&,这酒可没有落下。

    眼见帐中众人已经吃不动了*&^,乌质勒吩咐把已经烤好的全羊赏与了帐前众侍卫&^,此举引得众侍卫又是一阵欢呼^&。要知道,在这个时代,烤全羊是贵族酒宴上一道极高规格的名菜*&,普通牧人或一般的部族头目固然也以肉食为主*,却没资格享用烤全羊的&&。

    此举,让杨帆对乌质勒又高了一眼*^,自他洛阳以后,达官贵人见的多了^,如此体恤&、关怀下人的权贵着实不多^,乌质勒此时也喝得面色赤红&&、舌头发硬了,此时此举当是发自真心^*,决非有意邀买人心。

    沈沐喝的并不多&,虽然每个人敬酒都先敬他,但是对这位贵客,他只浅酌一口旁人也不会挑剔,他酒喝的不多^,奶皮奶豆腐血肠烤肉一类的东西却吃的不少,所以他的眼神此刻依旧十分清明。

    沈沐喝了一阵儿**,起身出去方便,杨帆趁机跟了上去^。

    两个突厥少女扶着沈沐走离了人群热闹处,倒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向他笑眯眯地做个手势&*,意思是在这里可以方便*,其中一个少女盈盈地蹲下身去,想要为他解带褪裤,杨帆便在此时出现在他面前。

    沈沐一见*&*,摆了摆手&,待两个突厥少女走开。对杨帆笑道:“二郎似乎有心事?”

    杨帆道:“某有一事不明&*&,只是智计浅短,百思不得其解。若不当面请教&,恐怕要寝不安枕了^?!?br />
    沈沐笑道:“二郎几时变得这般文诌诌的了,咱们自己兄弟。有什么事情尽管^?!?br />
    他也不避让杨帆&,宽衣解带,方便完毕,重新整束停当,远处一个侍立的突厥少女立即快步上前^,从腰间抽出一方汗巾,毕恭毕敬地呈上^*。

    沈沐净了手,向杨帆做了个相邀的手势*,两人便在一顶顶毡帐间漫步而行*,两个突厥少女则亦步亦趋地随在三丈开外&^。

    杨帆道:“沈兄所的可以为可汗的人。是乌质勒*?”

    沈沐道:“不错^,你此人如何*?”

    杨帆道:“确是一方豪杰&!只是^^,沈兄打算扶持他为何处可汗&?”

    沈沐笑道:“二郎这是明知故问了&,自然是西突厥十姓部落之王^^&!”

    杨帆站住脚步&,转向沈沐^。凝声问道:“西突厥本已有主^&,而且是忠于我朝的,沈兄为何要另立可汗?”

    沈沐道:“斛瑟罗么^?斛瑟罗自然是忠的&,可这乌质勒也是忠的&,同样都是忠的,乌质勒比斛瑟罗更堪为一方之主**。[]”

    杨帆疑道:“沈兄此言何解?”

    沈沐道:“斛瑟罗擅个人武勇*。而不擅统率诸部,临战常以弱敌强、以硬碰硬&,使得西突厥诸部在与东突厥对峙中屡处下风,失地丧民*,致有今日诸部背井离乡,处流浪的下场*&,威已不足以服众,此其一^。

    斛瑟罗乾纲独断,不擅维护诸部,性情残暴^,常于酒后鞭笞士卒*&,对其他诸部也是稍有错,即予严惩&*,令部众畏惧,离心离德*,此其二&。作为一个可汗*,有这两条足够了^,尤其是在西突厥外有强敌*,处境艰难的情况下^^?!?br />
    杨帆迟疑道:“竟有此事?我在洛阳时,与斛瑟罗大将军亦曾有过来往&^,他的为人……与沈兄所言似乎大有出入……”

    沈沐恍然道:“我道你为何对拥立乌质勒为可汗诸多疑虑^,原来原因在此&!”

    沈沐苦笑道:“二郎,你们曾同场击鞠,他视你为友&*,而非部下&&,态度自然不同??烧獠⒉淮硭乱彩钦獍憧推?。其实我扶持乌质勒^,从他这里可以得的好处^,如果换成斛瑟罗一样可以得,斛瑟罗若是个扶得起的人物&&,我扶持他岂不比扶持乌质勒更省事^?

    实是此人不可栽培**!他的为人品性、统帅诸部的能力如何*,我一人所言你若不信&,尽可向十姓部落的任何人打听**,诸部对乌质勒如何拥戴&,你是在眼里的,若是斛瑟罗是一个英明之主^*&&,试问他的部下会这般离心离德么&?”

    杨帆这一路而来&,不止见了乌质勒用兵练兵的能力,了部众对他真心的拥戴、其他诸部首领对他的附从,也亲眼见了他对下的态度&^&。

    在中原,上官对下属能做这般关爱的已属难能可贵&&,在部落中贵族与部众几近于主和奴的关系^*,尊卑之别极大,更不容易了^,而乌质勒在这方面……

    西突厥在东突厥和吐蕃的联手压制下^,生存空间越来越,在这种艰难的处境中易主更容易产生动荡&,让一个本来濒临灭绝的部落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沈沐若能给予他们帮助,从乌质勒那里所能得的^,从斛瑟罗那里一样可以得**,他弃易难^&,扶持乌质勒*&,恐怕也只有这些理由才得通。

    想这里,杨帆不禁有些动摇了,他不认为斛瑟罗是一个恶人^^,但是一个好人^,未必是一个堪为首领的人&^^。杨帆心中犹豫^&,尤自抱着一丝幻想,道:“斛瑟罗本是十姓部落之主**,乌质勒贸然取而代之,这可行么&?”

    沈沐见他将被自己服^^,轻松地笑起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二郎怎么也相信非王族而不可为王的腐朽之论?当今女皇并非李唐宗室孙。难道她现在不是皇帝?若斛瑟罗*,他这可汗之位,若非我大唐承认,也未必是合法的。

    且不东突厥还有一位阿史那骨咄禄,算是在西突厥*,斛瑟罗原也并非汗位继承人&&。西突厥之主原是阿史那弥射,斛瑟罗之父阿史那步真是弥射可汗的族兄*。[]他欲自立为可汗,遂谋杀弥射的弟侄二十余人^&^,篡权自立^。

    阿史那弥射率所部处月、处密部落投靠我大唐。太宗皇帝册封他为奚利邲咄陆可汗^,阿史那步真自立*,但其部落多有不服。步真无奈*,只好也投靠我大唐,获封为左屯卫大将军&。后来^,阿史那步真诬告阿史那弥射谋反,弥射被杀&&&*,步真这才把十姓部落纳入自己麾下&*&?!?br />
    沈沐这里,呵呵一笑道:“这件事,不过是二十余年前旧事*,西突厥十姓部落尽人皆知,如今斛瑟罗继承汗位。又不能得诸部人心&*,乌质勒取而代之,何难之有?”

    杨帆道:“乌质勒的能力^,我虽只见一斑&,也不得不承认。他确有一方豪杰的风范,只是……正因此人颇有才干^,如果扶持他,会不会养虎为患^&?”

    沈沐失笑道:“二郎^&,你一切尽为我朝打算*,这番心思*。令人佩服&,可是这个想法却是大错特错了^!”

    他负着手,缓缓往前走了几步,伸手一挥^,指了指那浩瀚星空下无数闪烁的星辰,道:“一个世家*,长房没有杰出的弟时^^,如果还要嫉贤妒能,排挤打压支宗弟,这个世家绝不可能存在千年之久。

    一位重臣,如果举荐贤能时不能唯才是举*,总是担心别人有才干,总有一天会成为比自己更加出色的官员&,他早晚会沦为弄奸使权的奸佞**,而不可能名垂千古&。

    一个帝王,如果总是担心臣功高震主^,甚至不等外患铲除*^,迫不及待地把那些有才干&、有能力的文武大臣干掉&^,他早晚会成为亡国之君!

    二郎&^,现在仅仅是吐蕃其军力不在我大唐之下,更何况还有一个东突厥*,这时候还要对自己人百般防备,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乌质勒灭得了吐蕃和东突厥么?不可能&!但他可以壮大&,他这力量从哪来?算人全靠自己生,可地盘只有这么大,三家瓜分*,对我们有益无害。

    乌质勒很有能力&,这不假&,可是在这样险恶的环境里^,我们能给予他们的帮助有限*,正要他有能力,我们世家也罢*、朝廷也罢^,才有扶持他的价值*&,否则要他何用呢*?

    扶持的同时&,当然还要控制,这与乌质勒是不是突厥人无关*。如果大唐衰弱了连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力量都无法控制,又或者为君者利令智昏,那么有野心者,不管他是否同族^,甚至不管是否是血缘至亲^,一样会取而代之^,不用往远里找例,本朝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

    杨帆沉默了许久&*,问道:“你为何引我来见他&^^*,又为何让我知道这件事呢?”

    沈沐道:“因为,他要称可汗,需要得朝廷的支持*^,需要一个大义名份^*&。其实,不管你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十姓部落的权力已经掌握在乌质勒手中,只是斛瑟罗还浑然不觉*,乌质勒也没有同他撕破脸皮罢了。

    如果我朝不答应^*,你以为乌质勒会放弃手的权力?不会&!斛瑟罗依旧要面临众叛亲离的局面*,如果出现那种局面*&,你以为西突厥在两只猛虎的窥伺之下一番内耗结果如何&?那样一来,我朝用来牵制东突厥的一支重要力量要损失殆尽了&。

    二郎^&,如此情况下&,你对斛瑟罗来,是留在朝中做一个大将军、一个富家翁好^^^*,还是让他回来&,使十姓部落在自相残杀中全部葬送掉好?这些利害,如果由你呈报女皇^,相信女皇权衡利弊,不会舍不得一个‘可汗’的名份!

    斛瑟罗本人留在朝中&,于他本人而言有益无害^&。于朝廷而言^,也算是对西突厥十姓部落多一个控制的筹码。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把他抬出来,如果乌质勒真有反意的话^*!”

    “我,乌质勒!向上苍发誓&*。如我为可汗,绝不相负!”

    随着声音,乌质勒突然从夜幕中一步步走过来**,他依旧带着醉意,脚下有些飘浮,但是脸上却满是激动、真诚与郑重的神情,远处^。两个突厥少女向他深深地弯下腰去^。

    杨帆没有奇怪他什么时候跑了来,只是向他问道:“我如何才能相信你的保证^&?”

    乌质勒冷笑道:“你只能相信我的保证*!如果,你担心&。当我强大了*,会生起反叛之心,难道你能保证^。当斛瑟罗强大了&&,他一定忠于你们?”

    杨帆当然不能保证*,他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你能保证^,你们永远忠于大唐^?”

    乌质勒以手抚胸,轻轻地弯下腰去:“我只能保证我自己*,我的朋友!这是我最真诚的誓言&,如果我^,我能为我的孙后代保证什么&,那是对你最大的欺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无论是你还是我,谁能保证自己的儿、孙^、玄孙会做什么&^?”

    杨帆轻轻叹了口气^^&,沈沐,又乌质勒,问道:“你们具体打算怎么做^?”

    沈沐露出喜悦的笑容。杨帆这句话*&,意味着他将真的成为同道中人了。

    沈沐爽快地道:“首先^,是要让朝廷允许斛瑟罗长驻洛京!如果斛瑟罗自己没有这个要求*,也要让朝廷想办法把他留在洛京^,只有如此,才能避免西突厥十姓部落的内部分裂和自相残杀*&。

    其二。是要让朝廷接纳突厥十姓部落的老弱妇孺&&*,大约数万人,把他们迁陇右或关中&*,这边才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也能减轻数万人的负担*&,集中精锐&**^,争取打回安西四镇去&。那里,一直是西突厥十姓部落的驻牧之地*?*!?br />
    杨帆心道:“十姓部落恐怕至少有六姓已经站在乌质勒一边&^,又有沈沐的暗中支持,这种情况下,留在洛京只怕是对斛瑟罗最好的结果了^^。至于迁徙数万老幼陇右关中问题也不大&,他们可以从事农耕和畜牧,变相的也等于是十姓部落的人质,沈沐大概也是这么算计的?!?br />
    沈沐又道:“这两件事^,我会给你提供充足有力的证据,你是女帝派出来的斥候,只需要把它呈送女帝面前^,并且尽可能地服她接受*。当然&,我会动用别的人手,侧面帮你的忙?!?br />
    乌质勒道:“接下来,是我该做的事了。对内&^,我需要休养&,十姓部落遭受了很大的创伤,你别我们现在好象衣食无忧的样,实际上因为我们被迫迁离故土&&,逃亡途中牛羊牲畜大量被敌人掳走^,现有的牲畜已不足以维持部众生存。

    我需要熬过这个冬天^^,才能缓缓恢复元气^,在此期间,我要一面恢复元气*,一面勤练兵马,结合十姓部落的精锐兵马,打造一支能与吐蕃和骨咄禄相抗衡的力量。而对外么……”乌质勒把目光投向了沈沐。

    沈沐道:“对外,乌质勒已派遣秘使,赴吐蕃王城求见他们的宰相钦陵**&*,把乌质勒欲取斛瑟罗而代之的意思告诉钦陵?!?br />
    杨帆目光一闪&*,道:“佯附^^?”

    沈沐赞许地向他翘了翘大指**,道:“不错,佯附!以投靠钦陵为条件,争取得他的支持,扶保自己成为十姓部落之主。钦陵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乌质勒的诚意,但是能够不战而取十姓部落精兵^,这个诱惑谅他也无法拒绝。

    乌质勒驻牧的这个地方叫大斗拔谷^^,是通向湟中的一条捷径&,也是吐蕃北进河西的一条要隘,所以这里极不安全。但是现在乌质勒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另择一处水草丰美处驻牧,只能籍此拖延过这个冬天^&?!?br />
    杨帆颔首道:“嗯,哪怕是论钦陵半信半疑,只要他想吞并这股力量,不会轻举妄动,如此一来,便足以予我们喘息之机了*?!蓖罗锍圃紫辔邸?^,所以钦陵常被称为论钦陵,杨帆为了省事*,这时也用了他们的称呼。

    沈沐道:“不止如此,我还会想办法,让他们的赞普知道这件事&!”

    杨帆皱眉道:“吐蕃赞普与论钦陵已经不和了?”

    乌质勒插口笑道:“何止,他们勾心斗角的厉害&?!?br />
    杨帆想了想道:“此计恐怕没用&?!?br />
    沈沐微笑道:“为何没用*?”

    杨帆道:“接收十姓突落这种事*,动静太大,根本瞒不住人^,哪怕是论钦陵再如何想把这么庞大的力量纳入自己的治下&&,也只能与这边秘密商议*,暗中动手脚,关于招抚这件事&,他不会愚蠢不告诉赞普吧?”

    沈沐狡黠地笑了笑,缓缓道:“钦陵毕竟是一朝宰相,而且是大权在握*、令赞普也为之侧目的宰相^*,他会听一风声急不可耐地跑去赞普那里表功么*?

    他要证实乌质勒的诚意,需要时间^。他要先想出把十姓部落的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办法*,这更需要时间,在此之前,他是不会轻率向赞普禀告的,而我要的,是这段时间!”

    杨帆恍然道:“我明白了!只要吐蕃赞普先于论钦陵而从其他人口中听这个消息**,算论钦陵再赶去向赞普坦白此事^,赞普也不会相信他了,甚至还会更加警惕,因为他会认为自己身边有论钦陵的耳目!”

    沈沐又向他翘了翘大指,哈哈大笑起来*^^,乌质勒也在一旁发出了嘿嘿的笑声*。

    杨帆这两个人&,只觉这两人一文一武^,一个凶猛如狼,一个狡诈如狐,而他自己呢,大概兼具了一些狼的野性和狐的机警,但是这两方面比起这两个人都还嫌太稚嫩了些^*^,他要成长起来*,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三更一万一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