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鸷鸟将击

    武三思最大的敌人是谁&*?

    周利用^、冉祖雍等人都是武三思的心腹^,如何还不明白。(·CM)一听武三思这么^*,五人耸然变色*,姚绍之失声叫道:“魏王&^?魏王身为王爷,又是宰相**^,一向以百官之首和武氏宗族族长的身份自居,如今在朝中的权势正如日中天*,坦白来,王爷也要稍落下风的*。如今……王爷已经有了对付他的办法么&?”

    武三思微微一笑^,把手中的供词亮了亮&*&,道:“拿去&,你们且一&&!”

    周利用快步上前*,从武三思手中接过供词,其他四人等不及^,纷纷凑他的面前,将那份安叙述如何逃离娄师德大营的供词仔仔细细了一遍&。完之后,周利用一脸茫然地问道:“王爷^&^,这貌似是一个突厥奸细供述逃出陇右军营的经过?”

    武三思得意洋洋地道:“不错&!”

    光禄丞宋之逊疑惑地道:“这个东西有什么问题&?与魏王又有什么关系*?”

    监察御史姚绍之微微沉思片刻*,却突然“咦”了一声,道:“河源军于中军大营之中走了奸细*,还窃走了边关机密的事情,丘神绩*、娄师德两位将军曾分别上书朝廷自请处分&。姚某负有监察百官之责,曾经过他们的公函,貌似与这份供词有些出入啊……”

    武三思冷笑道:“何止有些出入*,而是大有出入!”武三思把丘神绩*、娄师德两人分别上报的事情经过仔仔细细地了一遍&,光禄丞宋之逊听了马上道:“有人谎!”

    武三思睨着他道:“以你之见^。是何人谎^?”

    宋之逊道:“自然是丘神绩谎&,这个安有谎的必要么?”

    武三思道:“不错&!然则,守在帐口的明明只有两个人^^,为什么后来变成了四个?为什么安二人匆匆逃命*,未及杀人^&,等娄师德闻讯赶时,地上却是四具尸体^?安二人只是普通的奸细^。[]如果真有人早潜入娄师德的中军*,无论是刺杀大将或是窃取军机,都易如反掌*。何必为了救他二人煞费苦心*?”

    几个爪牙听着武三思的质问&,眼神纷纷亮了起来*。

    武三思得意洋洋地道:“你们,本王这份口供送皇帝面前&?&;实刍嵩趺??”

    周利用兴奋地道:“陛下断然不会轻饶了他*!”

    冉祖雍、宋之逊摩拳擦掌&,兴奋不已^&&,连声道:“不错**^!这一回终于可以把他扳倒了^!”

    监察御使姚绍之毕竟是专门处理刑狱公案的^&^,对这方面的事情比他们了解的更多,略一思索^*,急忙道:“且慢!各位且慢欢喜,这件事,只有丘神绩脱不了干系,万一魏王弃卒保帅^,推得一干二净*。如何能拉他下水?”

    武三思晒然道:“朝野上下*,谁不知道丘神绩是他武承嗣门下^,没有他首肯*^,丘神绩敢在陇右惹出这么大的乱么&*?真把陇右搅乱了*,丘神绩有把握由他来挂帅&*。统领西域兵马&?明摆着^,此事必是武承嗣策划^!”

    姚绍之道:“王爷&,事情的关键不在于此*,而在于……魏王圣眷正隆??*!”

    武三思目光一凝**&,沉声道:“什么意思^?难道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弃而不用^?”

    姚绍之阴阴一笑,道:“如此大好机会。怎能弃而不用**?卑职的意思是&,魏王圣眷正隆^,只怕他狡辩一番,天有心为他开脱^*,那样一来*&,丘神绩的事沾不他的身了,咱们得让他越陷越深,再难摆脱干系!尤其是*,得让他失去圣宠,那时方可一举得手&!”

    “嗯……”

    武三思终究不是鲁莽无智之辈,经姚绍之这一拨,那急于扳倒武承嗣的热切念头渐渐冷却下来^,仔细想想^,如果贸然出手,以武承嗣现在受宠的程度&,皇帝的确有可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武三思冷静下来,拱手谢道:“幸亏绍之提醒*^,本王莽撞了&,那么依你之见^&,本王该当如何&?”

    姚绍之道:“王爷*,魏王现在最想做的事只有两件^^,一是抓兵权*,二是夺皇嗣&&。而抓兵权的目的,也是为了皇嗣。如今&^,西域之事不但未能如其所愿&,反叫娄师德捡了个便宜&,不但退了十万敌军&*,而且居延海大捷斩敌两万余众&^,立下赫赫战功。

    那些宰相们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他们一定会趁此机会**,把西域十数万兵马的大权抓手^,魏王于此处失意*,必然更加迫不及待地争夺皇储之位^。王爷不妨示弱于他,让他毫无顾忌地去争夺太之位^!”

    姚绍之这里,宋之逊恍然大悟^,拍手道:“妙?^?&!这一招‘捧杀’,杀人不见血&,果然是妙计?^!?br />
    武三思还没悟透其中关键,赶紧问道:“妙在何处^?”

    宋之逊阴笑道:“若是魏王先夺兵权*,再广植党羽^,等他势力大成&,这太之位自然而然便是他的^,可他若现在急吼吼地打太之位的主意,那意味着什么?圣上年事已高&,可是圣上并不服老??!圣上会高兴么^?。

    武三思迟疑道:“万一弄假成真,那怎么办&?”

    这时候周利用也想通了其中关键&,忙道:“王爷&,此言甚有道理。没有咱们拦着^&,没人管了么?那几位宰相,可是瞧咱们武家的人没有一个顺眼的*&,魏王愿意跳出来&,让他们两边拼去吧&*,咱们可以坐山观虎斗。

    万一魏王真的击败了宰相们&,有望被立为太&&,那时咱们再出手也不迟,只要这人证往上一递^*,最差也不过是现在递上证据的结果^,如果成功**,则可以叫他一蹶不振*,再无复起的机会&!”

    武三思沉吟半晌,冷冷地笑了起来:“今日宴后。武承嗣特意留下本王&^,敲敲打打了一番&&,暗示他要争夺皇储之位,叫我不要拖他后腿,俨然是以武氏家主自居了&。听你们这一*,来本王倒是真要让他一让了*!”

    冉祖雍忙道:“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弭耳俯伏。魏王登高&,实临深渊,容他猖狂一时。又能如何?”

    武三思展眉大笑起来:“得好&!那本王容他猖狂一时吧*!哈哈哈哈……天爱奴的身很诡异地扭曲着贴伏在悬崖峭壁上,起来也不知是像弭耳将搏的猛兽还是卑飞敛翼的鸷鸟^,不过。实临深渊却是一不假&。

    天爱奴自华山绝顶跳崖自尽时&*&,的确是萌生了死念^。

    她并不是一个容易屈服的女孩*,可她很清楚公掌握着多么巨大的力量,公如果想让杨帆死,杨帆一定活不成,以一人武勇之力对抗一个权倾天下的世家^,那只是传奇故事里的幻想。

    所以&*,当公出他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活着的时候&&,她几乎是立刻接受了这一结果&^,甚至是迫不及待地接受了这一结果。因为她担心公会再改变主意^。她知道*,公素重然喏,他既然亲口提出了这一条件*,只要她履行承喏*,公是再如何不甘^。也绝不会自食其言。

    山崖陡峭,山间的风更是强劲无比&,天爱奴像一只断了线的纸鸢,一路翻滚而下^,身几度磕碰在突起的岩壁上,摔得遍体鳞伤*。她以为自己很快要粉身碎骨了。但是散开的衣襟却意外地挂住了一棵斜生于陡峭岩石上的松树。

    这一瞬间^,她忽然想,她已经脱离了公的视线^,没有人会想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依旧可以活命^*^。她此时算逃走,只要不暴露行迹,公依然会认为她已摔得粉身碎骨*^,依然会信守他的承诺,那么她未尝没有机会再与二郎在一起**。

    上好质料的衣服只是为她支撑了那么一刹&&,时间虽然短暂&,却足以唤起她求生的意志^。想法在心中电光火石般一闪*,她的手下意识地动了一下,藏在她袖中的飞抓灵蛇般吐出&^,在她衣襟断裂的刹那^*,缠住了那棵老松树^*。

    然而&&,在她萌生了求生之念以后,她才发现身处这个位置&,想死不难&,想活却难如登天^。此时的她*,身悬绝壁之间&,孤零零地挂在一棵老松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上边的岩顶远在云雾之中,下边的地面也在云雾之中,她身在半空*,当真是上下两难。

    可她不能不有所动作&,停在这儿是不会有任何人来救她的*,她只会活活饿死在这里^^,那比摔死更让她恐惧^。

    这一路翻滚而下,她的身被强劲的山风不断地拍打在崖壁上^,刮碰在突起的岩石上,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尤其是大腿右侧被一块尖锐的山石划破了一道口,伤口深可见骨**,血流入注,如果不及时包扎,可能不等她被饿死*,得失血而死^。

    阿奴爬上松树,撕下破烂的衣衫紧紧裹住了伤口&,便立即开始了她的逃生之旅。因为时间拖得越久**,她的体力消耗越大&。

    当年,她被亲生父亲推进枯井,那是她这一生最黑暗&、最恐惧的一刻。虽然最终她爬了出去^&,但是在向外攀爬的时候,她本也以为凭她单薄的身、柔弱的双臂*&,是根本没有机会出去的&,当时唯一支撑着她的,是她旺盛的求生意念^^。

    今天&,她义无反顾地跳崖**,弃生求死**,是为了她心中最爱的那个人&。如今&*,绝处求生*,依旧是为了爱,为了他&*,为了不舍得!为了不分离,虽然身在绝壁^,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她也要硬生生地走出一条路来……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明天大家要上班了*,愿大家今晚都有一个好梦*,好好休息^,晚安&,朋友们

    RQ

    <b>最快更新*&,请收藏()*。</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