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月老

    太监答道:“相爷不肯见他^&,他却赖着不走*,如今大概还在东门外纠缠呢吧*^?!?】【*】”

    李昭德大喜道:“你快去他还在不在*,若是在,马上引他入宫,某要带他去谒见天^!”

    太监不知道这位相爷为什么突然又改变了主意*,但他既然吩咐下来^*,还是依言向东门奔去*,过了一阵儿^^^,他便引了一个身穿圆领儒袍*^,头戴软脚幞头的的青年男赶来&,那人头上顶着一只大乌龟*,随在那太监后面&*,由两个侍卫押着*^,举止来十分可笑。

    李昭德早等得不耐烦了,一见他赶了^^,未等他施礼谢恩**,便迫不及待地道:“走走走*,快一些^,本官引你去谒见天^!”

    为了等这个人^,李昭德耽搁了一功夫^^,结果比王庆之慢了一步,等他赶向武成殿时&,王庆之已经先他一步了武则天面前^。

    武则天着有些紧张局促的王庆之^*,淡淡地问道:“旦乃朕之亲*,所以被立为皇嗣,卿聚众请愿*,要朕废了太^,改立魏王,原因何在^^?”

    王庆之咽了口唾沫&,控制住紧张的心情^&,欠身道:“陛下,古语有云,‘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雷婢醋?^^,首先要确认血统,否则祖先神灵是不会享用祭礼的^,天下百姓也不会承认他的本族祖先*&。当今天姓武**,却以李氏为嗣&*,岂不荒谬吗?”

    武则天冷哼一声道:“太如今已经改了武姓^*!”

    王庆之道:“陛下,当今太改了武姓也回避不了他本姓李的事实。自古以来&^。江山都是传与帝王本姓孙*^,哪有传与外姓人之理?太本姓李^&,改武姓时早成年,来日一旦登基^^^,安能不复李唐?那时,陛下的江山将归于何处呢^?”

    “这……”

    武则天听这里*^,不禁迟疑起来^**。在这时&,内侍海欠身禀报道:“启禀大家,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李昭德求见!”

    武则天眉头微扬。道:“李相来了么*^,请他进来吧*!”

    片刻功夫&^,李昭德便步入大殿*^。他身后还跟着一人^,这人身穿一身圆领儒袍^,大约三十岁上下,文质彬彬&&,一表人才*&,只是头上顶着一只巨大的乌龟&,未免显得不伦不类^*。

    李昭德见了武则天欠身施礼道:“臣李昭德见过陛下^*&!”

    后边那个头上顶着乌龟的文士忙也鞠了一躬。

    “李相免礼,赐座!”

    武则天罢&,好奇地了那个头上顶了只大乌龟的人*,问道:“李相何事来见朕啊^?&!?】【*】这个人是谁^?干什么的&?”

    那人听见武则天问他&,忙又哈了哈腰,努力挤出一副笑脸来&。他头上顶着的那只大乌龟攸地探出头来,瞪着绿豆大的眼左右,忽然一眼瞧见武则天&***。好象受了什么惊吓似的&,“嗖”地一下缩回头去&^,连四只爪也都缩了进去。这时瞧来,倒似那人头上扛着一个龟壳。一旁的上官婉儿*、杨帆以及满殿的宫娥太监们都有些忍俊不禁&。

    李昭德从容答道:“此人有祥瑞献与陛下&*,是以臣带他来见驾&。勿忙之间*,倒未及问他名姓&!?br />
    着^。他冷冷地瞟了那人一眼,道:“陛下问你话呢*&,你自己吧!”

    那人赶紧道:“是是是^,臣襄州生员周啸瑜&^&,见过陛下&*&!”

    武则天道:“你是襄州生员&&?赴京见驾^,所为何来*&?”

    周啸瑜赶紧解起来,一开始因为紧张*,还有些结结巴巴&,后来已是眉飞色舞。

    这周啸瑜是襄州的一个生员^^,这生员却不是后世的秀才*&。唐初的秀才要求很高^,级别还在进士之上^&,进士一年能考上三十多人^&^^,秀才十年也考不出一个,比进士中的状元还难得&。

    周啸瑜考中了生员之后^^,他的功名基本上也仅止于此了&^,因为唐时的科举并不好考^*。那时整个天下科考一次最多也只录取三十多人&,这些名额大部分又被权贵人物瓜分一空^,民间纵有大才学者也难得中举*&,更不用这啸瑜的才学只是一般了^。

    于是*&,周啸瑜另辟蹊径*,便想了献瑞这个办法**,巴望着靠献瑞获得皇帝的青睐&*,从而出仕作官&。结果他变出了一只“神龟”。

    据周啸瑜讲*&,这只神龟是他在山中偶然发现的一只旱龟&,一开始他也未觉得这只龟有何奇异之处&,后来意外地发现在龟的腹部甲片上生长着“天万万年”五个天生的大字,这才引以为奇*,所以进京把此神物献与皇帝。

    武则天欣然道:“周卿快把神龟献上*,叫朕瞧瞧^!”

    王庆之刚才慷慨陈辞一半被李昭德闯入给打断了,一开始他还依旧站在那儿*,做出一副气宇轩昂的模样来^^,很挺拔地站着&,结果周啸瑜头上的那只乌龟抢去了他的风头*,整个宫殿里的人都在那只乌龟&*^,压根儿没人理他&,这般昂首挺胸地站着也着实太累了^,便悄悄地塌了肩膀&,垮了身形&*,也站在那儿西洋景。

    周啸瑜把乌龟从头上拿下来^,海和另一个内侍赶上去双手接过乌龟&^,抬武则天的御案上,把乌龟翻了个儿&,那乌龟肚皮朝天&,吃惊地伸出头和四肢,一瞧面前有人*^,嗖地一下又缩了回去。[]

    武则天定睛去^,只见那乌龟背上果然有“天万万年”五个鲜红的大字&,不禁啧啧称奇^,大声道:“哎呀,不想世上竟真有这般神物*,天万万年,哈哈&,祥瑞*,果然是祥瑞啊&,李相&,你快来^,这龟腹上果然生有文字呢^&!”

    李昭德根本不相信怪力乱神那一套,他接这周啸瑜的献瑞书后知道其中必然有假&,这时听了武则天的话&。不禁冷笑一声道:“圣上,这样的神物*,圣上想要多少^*,臣可以给圣上造出多少^&*!”

    武则天怔了一怔**,道:“李相这是何意*?”

    李昭德站起身来*,大步走御案前*,左右一扫&**。正见杨帆站在旁边^,便道:“这位将军&**,劳驾帮一把手!”

    杨帆武则天*。见她头,便走李昭德面前,拱手道:“不知相爷有何吩咐**^?”

    李昭德挽起袖^。按住那只乌龟,对杨帆道:“有请将军^,抽刀刮这龟腹上的文字!”

    周啸瑜一听李昭德所言^,脸色顿时一变。

    杨帆一听明白李昭德的意思了,若这龟上偶然有些花纹酷似某个文字&,他觉得倒是不无可能^^,可是龟腹上工工整整五个大字*^,他也是不相信的*,当下拔出佩刀&&*,使那刀尖便去刮那龟腹*。

    杨帆原还担心那字不易刮去。谁想刀尖过处,吱吱嘎嘎一阵响,那刀尖过处,红字竟然被一刮去^,李昭德按着那只乌龟*。对武则天冷笑道:“陛下,这字若天成*&*,岂能用刀刮去*,分明是这刁钻民使计诈骗*,欺瞒圣上^!”

    武则天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摆手道:“把龟抬下去。人也轰出宫去吧^^!”

    李昭德道:“陛下,此人欺君罔上*,应予严惩,岂能轰出宫去了事^!陛下应把他交付有司*^,严加惩处*!”

    周啸瑜一听&,吓得卟嗵一声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地连连求饶*&。

    武则天讪然道:“‘天万万年’^&,呵呵,虽然这神物是假的^&,终究不是什么坏心眼儿嘛*^^,算了^,轰他出去便是^!”

    周啸瑜一听*,生怕李昭德又要进言整治他*,赶紧叩了头道:“谢陛下宏恩^!”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李昭德本不是冲着他去的,当然懒得理他*,只是道:“陛下仁慈^**,不愿惩治这刁民,那也罢了&,但是对此等人&,却不可不防??!这周啸瑜一句‘天万万年’*^,并不是真心为了祝福陛下^^,而是打着祝福陛下的幌&,谋一己私利&*&!”

    他冷冷地瞥了王庆之一眼^,一语双关地道:“此等人&、此等事^,朝中未必没有*^,陛下不可不察^?&&!?br />
    他这里^,缓步走回座位&,睨了王庆之一眼&,仿佛才他似的,随口问道:“这位好象是弘文学士王庆之?今日入宫所为何来?”

    王庆之赶紧一挺胸膛,把他请立魏王武承嗣为太的话又振声了一遍*,没等他完&,李昭德哈哈大笑起来^^*,武则天奇道:“李相因何发笑^?”

    李昭德拱手道:“陛下,臣听王学士所言荒诞不经^,故而发笑?!?br />
    武则天道:“哦?王庆之所言哪里不妥?”

    李昭德道:“陛下身为天^^,当把万代基业传之孙&,岂有儿孙满堂^,却以侄为嗣的道理^&?臣从不曾听过侄儿成为天而能把姑母迎入太庙者&^!侄儿之于姑母&,难道还亲得过亲生母不成&*?”

    王庆之气极败坏地道:“李相此言^,下官不以为然*,古语有云:‘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苯裉煨瘴?^,安能以李氏为皇嗣?”

    李昭德懒得他一眼,只对武则天道:“只有亲生孙的祭祀^&,祖先才能享用^,陛下立**,则千秋万岁之后配享太庙&,继承无穷^;若是立侄,千秋万岁之后^*,谁来为陛下祭祀血食呢&&&?”

    武则天听了不禁默然,这样为难的局面也只有她这女皇帝才会遇^^,自古帝王没有哪个人会遇她这样的问题*&^,所以她也没有成例可循^。

    她姓武^&,只有立武姓嗣她的江山才能传承下去&^,可她是女儿之身,她的亲生儿不可能姓武&。然而不传亲生孙,她死后以什么身份配享太庙*?亡者唯有亲生孙的祭祀^^,才能享用血食&,如果江山不传给自己的亲生孙*&&,百年之后^&,她岂不是要做一个饿鬼?

    王庆之一见皇帝被李昭德得心动&*^,“卟嗵”一声跪在地上&,泣声大呼道:“陛下*,臣一心一意*^,全为陛下打算?^&!李昭德对李唐念念不忘&^,包藏祸心,妖言惑上,陛下不可信他&,陛下为武周之主&^,安能立嗣李氏&&!”

    武则天默然良久,沉沉道:“易储之议,无稽无据&,你不用再了,退下吧&^!”

    王庆之豁出去了&!李昭德这位当朝宰相已经被他骂了*,若是不能服皇帝^,武承嗣那里必然也不满意*&,时候他还有活路么?唯今之计*,只能一条道走黑了^*!

    王庆之把头叩得鲜血淋漓^,以死求请*,坚不肯退&^,武则天见状,不禁叹了口气^,提笔写下几个字,着人用了玉玺*,对周庆之道:“卿的忠心**,朕知道了&,这张印纸与你^,以后想见朕时*^,持之出入无忌*!去吧^!”

    王庆之一听武则天松了口^*,也怕过犹不及&*,如今有了这张印纸&^,武承嗣那里也算有了个交待*,这才叩头谢恩&&,捧了印纸&,带着一脑门的鲜血退了出去^。

    李昭德今天是冲着王庆之来的,见他走了&*,便也向武则天告辞*&,自回中书办公去了^*。

    等他二人一走^,武则天便脸色一沉,恨恨地一拍御案*&*,道:“一个个的,都不想让朕清静!”

    殿上侍候的宫娥太监们呼啦啦跪倒一片,齐声道:“大家息怒!”

    武则天怒道:“都滚起来吧&^,你们能替朕解得什么烦恼*?”

    武则天把大袖一拂&*&,转眼见杨帆*,颜色才缓和了一些&,问道:“杨卿不日要成亲了吧?”

    杨帆硬着头皮道:“是!承蒙陛下关怀,三日之后^,是……臣的婚期!”

    “嗯&^!好^,好??^!蛮那孩在朕身边有几年功夫了*^,这孩是个好姑娘&&,你二人得以成夫妻&,朕是很满意的,呵呵……”

    武则天着^,脸上渐渐有了笑容&&,道:“还有三天是你的婚期了&,这样的大喜事**,你怎么还在宫里当值呢**,攸宜忒也不会做人了^。这样吧,你这几天不要入宫做事了^,安心回去筹备婚事&&^,准备做你的新郎倌吧^?*!?br />
    杨帆不敢多婉儿一眼&,只是单膝地&,向武则天顿首道:“是*^!臣谢陛下恩典&!”

    武则天又对上官婉儿道:“婉儿啊^^,朕这一辈&,指了这么一桩婚事^&*,你可得好生操办着^,不要有寒酸相*&,丢了朕的脸皮&&?&^!?br />
    婉儿心头一黯&,微微垂着螓首,低声道:“陛下交待^,婉儿岂敢大意&,一直着人仔细准备着呢*。时候^,婉儿一定亲自安排***,把蛮风风光光地嫁杨郎将家里去,断不会丢了天家的体面&,请陛下宽心是&&!”

    武则天笑道:“这好^!朕这些时日^,烦心事实在是太多了^,难得碰一桩喜事&,朕很开心呐!呵呵呵……”

    杨帆趁此机会才偷偷了婉儿一眼,两人都怕有所失态*,不约而同地便垂下头去&^,耳畔只听“月老”那开心的笑声……

    P:诸友晚安呵,诚求月票*、推荐票^&!

    RQ

    <b>最快更新^*,请收藏()。</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