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杀一儆百

    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杨帆从一间厢房里出来^^,抬头天色^*^,蹑手蹑脚地走向贴着红喜字的新房*。(·CM)

    他回来已经有一阵了&,安抚了婉儿之后,趁着天色未明*,杨帆又连夜赶回来*^&,先在一间没什么陈设的静室里打坐休息了一阵*&,晨曦已现&,这才赶回新房*。新郎新妇总不能头一天让下人们见他们是分房而睡吧*^。

    杨帆原还担心蛮已经闩门睡了*,少不得还要叩门叫醒她。谁知轻轻一推门&,房门竟应声而开*,杨帆悄悄地闪进去。了房中一&,卧榻上帷帐并不曾放下^,锦被依旧整齐^^,蛮伏在窗前的几案上*,正沉沉地睡着。

    杨帆放轻了脚步走过去&,见蛮歪着头趴在案上^*,手中还持着一管毛笔,面前有厚厚一叠礼单,杨帆歪着头&*,只见蛮面前还铺着大纸*^*,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一排排字,竟是蛮整理出来的清单*。

    杨帆轻轻吁了口气*,从她手中抽出毛笔搁在桌上^&,又去榻上取了一条薄毯盖在她的身上^。自己在几案对面坐下*,静静地着她^。

    蛮双臂伏于案上作枕^,头微微侧着&&,头上的发饰还没有取下&,依旧是云寰雾鬓^,衬着她那张妩媚清丽的脸^,长长的眼睫密密帘儿般覆下&*,嘴微微张开一隙**,神情无比可爱,叫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杨帆凝视着她*,不觉想起了两人初次相见的情形*。他骑坐墙头,正扮一个偷*,而她手持长枪&,衣带飘飘^,如仙凌空*。人生际遇之奇真是莫过于此&&*,那时节&^,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有这么一天^。她却做了自己的娘。

    娘^**?

    杨帆突然又想起了蛮昨夜所一被男沾身**,便会克制不住地想要反抗的怪癖*^*,眉头不由微微一紧。他得出蛮并不是撒谎*&。昨夜他想伸手去拍蛮肩膀时^,蛮那信手挥出的一刀&,绝对是自然而然的反应。

    当然。以前他也拍过蛮的肩膀**,那时却不见她有这般敏感&*。来轻微的接触并不至于激起她的强烈反应&,只是因为昨夜她是新娘&&,特殊的身份*、特殊的时刻&,才让她格外的惊惧&。

    这样的话*^,明蛮的怪癖只有在她意识一个男人想要跟她亲昵的时候才会发作?

    想这里^,杨帆心头不禁浮起一抹阴翳*&&。

    他年纪虽然不大,但是走南闯北^*,奇闻怪事是听过许多的*,他知道这世上有些人是有异于常人的怪僻的^。比如有人有洁癖*^,一天要洗几十次手&;有人喜欢粉色&,家里的一切统统都涂成粉色&^,包括他骑的马和他养的狗&^*。[]他还亲眼见过一个喜欢生吃东西的人,不管是蚯蚓&、青蛙、蛇、狗*&、麻雀……

    可是蛮这怪僻……&&。这是天生的怪僻&,还是因为她曾经经历过什么……^,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杨帆不愿再想下去,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把这个令人不悦的念头逐出脑海*。目光重新定在蛮的脸上。

    她是他的新娘^^,他却是此时才有机会好好打量她的模样*&。

    这一去,杨帆马上发觉了异状&*。蛮有一双又黑又亮的眉毛,虽然稍稍影响了她柔美的外形^,却也令她因之拥有了一种异于其他女的英气*。她那双英气勃勃的双眉,是叫人一见难忘的&。

    此刻&,她的眉毛变细了*,变弯了,很显然是修剪过的&。杨帆着一下变得异常婉媚的蛮&,唇边不禁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他轻轻伸出手,沿着蛮弯弯的眉线掠去^&,像在为她描眉&。

    他的指尖距蛮的眉毛其实还是有距离的&*,可是不知怎地,他的手轻轻掠过后^,蛮的眼皮动了动&,忽然醒了过来&。

    “?&?^*&!”蛮睁开眼睛见杨帆在对面坐着^,不禁吃惊地掩住了嘴巴&。

    杨帆笑道:“醒了&?怎么在这儿睡下了,妆也没卸&,这样能解得了乏么*&?”

    “哦*^,我……我没事&?*!甭逼鹧碸,搭在肩头的薄毯便滑落下去,蛮摸了摸围在腰畔的毯^*^,偷偷瞟了一眼杨帆&,心中涌起一抹温暖之意*。

    杨帆道:“昨夜怎不好好睡下,整理礼单着什么急*?”

    蛮抬手理了理鬓边的一络秀发,垂首道:“人情往来^,早晚要还的。我昨夜一时还没有睡意^,想着先整理好了&,免得今日洒扫诸多繁乱^*^,万一不慎遣失了一份&。哦^,对了*&,这一份你要特别地……”

    蛮忽然记起了什么&,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牛皮口袋^,道:“你昨夜随手丢在房中的,我打开过^,才知是贵重之物^*^?^&!?br />
    杨帆接过那牛皮口袋*,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蛮答道:“我记得是昨夜客人散去之后,陈寿才交给你的^,是一个叫赵逾的人送你的贺礼&!”

    杨帆“啊”了一声^,道:“是了*,我想起来了,他送的这是什么东西?”杨帆一边*,一边打开牛皮口袋*,探手向里摸去。蛮深深地吸了口气*,沉声道:“是店铺转让的契约*^!”

    “店铺转让**?”

    “嗯*^!这是洛阳南市十六家店铺转让的契约&。[]我已经过^,这十六家店铺全部位于南市十字大街最繁华的地段*^,那条道上客人最多^&,大道两侧各有十七家店铺^,全是日进斗金极赚钱的铺。如今……这十六家店铺都归你了*?*^&!?br />
    杨帆听得一呆,他知道沈沐会送礼^,却没想这份礼竟然厚这种地步,他知道沈沐有钱,但他从来也不知道沈沐究竟多有钱&,今日沈沐送的这份贺礼&^,他才明白什么叫富可敌国&**!

    杨帆呆了一呆,便打个哈哈道:“好大方^!当真是好大方呀!不过……既然那段街市一共只有十七家店铺**。他十六家都送了&,何不把另一家也买下来送我呢^,呵呵*,那一来整条街不都是咱的了么?”

    蛮吸了吸鼻^^,一脸古怪地道:“因为另外的那家店铺,是我的&?&!?br />
    “?^^&?”

    这回换了杨帆发怔了&,蛮心里清楚*&。自己当初费了多大的心力才盘下那家店铺*,那还是店家因受谋逆大罪株连死于狱中,而自己恰恰是那案经办之人^。这中间尚且颇多周折**^&,能拥有十六家店铺**^,实是想都不敢想^^。

    蛮轻轻叹道:“那个地段**。日进斗金^,出多少钱也没人肯转手的*&^,所以,这人既然能送你十六家店铺*^,他绝不是从别人那里买的^,只能是……这店铺原本是他的&?!?br />
    杨帆“嗯”了一声&,蛮这话&^,分析得**不离十^。蛮道:“我在那里&&,从不知左右那些店铺属于同一个人^^,可见此人行事之诡秘*。如今。他出手如此豪绰,郎……郎君……”

    蛮显然还不太适应这个称呼^&^,不过磕磕绊绊的总算了出来^*,一句“郎君”出口&^,她的脸蛋已艳若桃李:“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人送这么厚的礼&&,所图之事一定非同可*^,郎君……是一员武将&&,他一个商贾想图你什么^?郎君三思^?*!?br />
    杨帆能够体会她话语之中浓浓的关切之意^&,便微微一笑&。道:“你放心,他为何送此厚礼^^,我心中有数的^。这件事,我自有分寸&&^!”

    杨帆着,也不再那牛皮口袋了&,而是把它递向蛮。

    蛮迟疑道:“这是……?”

    杨帆道:“咱家的财产*&,不交给娘打理&,还能交给谁呢*?”

    “喔……”

    蛮有些羞怯地垂下头,接过了那牛皮口袋*^,细细品味着“娘”这个称呼^,竟然隐隐有了些心醉的感觉……早朝散后*^,武则天摆驾武成殿***,了殿上只扫了一眼&^,发现少了一个人:婉儿*。

    婉儿是她最得力的助手&,已是一日不可或缺*&,每天她武成殿&&,婉儿都早早迎候在这里,把一天之内需要处理的公事按照轻重缓急整理得井井有条*^,怎么今日她竟不在呢?

    武则天有些不快地向左右问道:“婉儿在哪里,怎么不见她在殿上等朕呐?”

    内侍海急忙躬身道:“大家**,上官待诏近日身体有些不适&^^,又兼为杨侍卫操劳婚事^&,大家前日曾亲口许她告假三天&,在府上歇息的*^?!?br />
    “哦&*!是了是了^&,唉&!老了^,真的老了*^!连自己过的话都不记得了……”

    武则天摇摇头&*^,喟然叹息一声^,便坐了御案后面**。

    没有上官婉儿先期的甄选&&、阅览&*、题注、以加处理建议^,武则天独自批阅这么多奏章可着实有些吃力了,她的眼睛已经有些花了,批阅了一会奏折&&,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武则天懊恼地叹了口气&,她重重地搁下笔&,仰靠在椅背上^,手指97ks.net轻掐眉心闭目养神,正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武则天双眼一张*,恼怒地道:“谁在外面喧哗&&&?”

    篰&;呕耪耪诺馗辖促鞅ǎ骸捌糇啻蠹?,弘文学士王庆之闯宫见驾^&,奴婢大家正在处理朝政^,叫他候着&,他却他有大家赐予他的通行印纸&*,奴婢等不能阻拦……”

    他还没有完,王庆之从外面闯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拦阻不及的太监^*,王庆之一见武则天&,立即长揖地,还不等他话,武则天先冷笑一声,道:“王庆之*,你这些日往朕这儿跑得可够勤?&?&!今日来**,又是为了废太*、立魏王^^?”

    王庆之恭声道:“陛下^**,皇嗣,国之根本**,岂可不予重视**。魏王人品贵重、德行高尚&、学问深厚&,堪为太之最佳人……”

    武则天面沉似水,冷冷地打断他道:“朕一时半晌还死不了呢***,你这么急么?”

    王庆之听了这话不禁一呆,偷眼一武则天脸色,心中更慌了&*。眼见武则天面色不愉*^,王庆之赶紧跪倒^^,辩解道:“陛下恕罪&!臣忠心耿耿*,所思所为**&,全是为了陛下的江山社稷着想啊^&,臣绝无半私心*!”

    武则天怒极而笑&,道:“你的一番忠心&,朕是实实地领受了。朕正有许多国事需要料理^,易太之事暂且不要谈了^^!”

    武则天着*^,翻开面前一本奏章,提起笔来润墨&&&,头也不抬地道:“王庆之公忠体国*^,堪为百官楷模^&&。传旨*^,赏&!”

    “谢陛下*&!”

    王庆之松了口气*^,赶紧趴在地上磕了个头^。方才见武则天脸色^*,他知道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幸好不曾加罪于他^。

    内侍海执着拂尘躬身站了半晌&,不见武则天再话*,悄悄抬头一瞧&&,武则天正批阅着一份奏章*&,海咽了口唾沫^&,心翼翼地道:“大家^!奴婢正在听旨&,呃……^,不知大家要赏王学士些什么?”

    武则天淡淡地答道:“赏他廷杖&&!”

    武则天御笔一顿*,又道:“叫凤阁侍郎李昭德监刑**,去吧&!”

    “奴婢……遵旨&!”

    海脑里转了个弯才明白过来,连忙向两个站殿武士摆了摆手&*^,两个武士冲上来一把摁住了王庆之^&*,拖起他往外走^。

    王庆之听“监刑”两字才回过味儿来^&&,盖因廷杖这东西从东汉时期有了&,但是历代帝王很少有人动用廷杖^。所以王庆之刚听廷杖两字时*^,还在那儿琢磨这“廷杖”是赏他的东西还是赐他的官职&,等他清醒过来后,已经被拖出武成殿了*。

    海也跟了出去&,急急赴中书省面见李昭德&&,李昭德与狄仁杰正在商议近来长安粮价波动剧烈的问题,听了海传下的口谕&,李昭德眉头一皱&,淡淡地道:“知道了^,本相这去&!”

    海一走^&,李昭德便发起了牢骚:“王庆之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只知阿谀奉承的人*!此人一再进宫聒噪&,惹恼了圣人&,圣人要打他板*,打是了^&,居然还要我去监刑,我堂堂宰相什么时候干起了吏的差使?”

    狄仁杰捋着胡须想了想&,睨了他一眼道:“王庆之第一次入宫*,貌似是昭德兄你坏了他的好事吧*?”

    李昭德把胡一撅&,哼道:“不错*^&,怎么&&*?”

    狄仁杰嘿嘿地奸笑了两声,缓缓道:“陛下睿智*,一言一行&,莫不大有深意*。如今指名叫你监刑,恐怕不是打一顿板那么简单吧……”

    那时廷杖少有打死人的&^,施以廷杖的目的主要还是羞辱和惩诫,所以李昭德压根没往“杀”字上想*,但狄仁杰这么一^*^*,李昭德自然一透**,不禁击掌道:“对??!趁此良机*&*,打杀了这个厌物,谁还敢为武承嗣请命*^^!”

    狄仁杰赶紧把双手连摇^*,道:“这话从何起**?狄某只是陛下或有深意*,至于有何深意*,天心莫测&,哪里作得准呢^&?李相且莫莽撞!”

    李昭德指着狄仁杰道:“嘿&!你这只老狐狸呀^。本相懒得理你^,这午门监刑去了^!”

    P:凌晨^,诚求月票^^、推荐票?*。^?!

    RQ

    <b>最快更新&,请收藏()*。</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