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 小蛮选婢

    凤阁侍郎、同凤阁平章事韦方质卧在榻上,颤巍巍地扬声道:“老夫有疾在身不能远送*,王爷慢走癪?&!咳、咳咳……”

    武承嗣脸色铁青,寒声道:“不敢有劳韦相相送,武某告辞了!”他把大袖一拂^,便风一般卷出门去&,韦方质望着武承嗣大步离开的背影淡淡一笑^,病恹恹的模样一扫而空,一翻身坐了起来。[]

    老管家一挥手^,两个侍婢赶紧取来衣袍,韦方质站起身来,张开双臂,叫她们给自己穿戴束袍。忠心耿耿的老管家担心地道:“魏王权势熏天,一时无俩。老奴以为,阿郎纵不屑与之为伍*,也不该称病高卧叫他难堪,这等人睚眦必报&,恐怕会为阿郎惹来祸端?!?br />
    韦方质解下额头土黄色的抹额往榻上一扔*,沉声道:“吉凶,命也!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折节曲事以取媚于这些皇亲国戚^?武承嗣登门望,必然是有求而来,老夫算大摆筵宴款待于他,只要不与之同谋*^,依旧是要得罪他的&^,又何必患得患失,自伤羽毛呢?”

    “阿郎……”

    韦方质摆手道:“事已至此&,不必多言!?br />
    老管事素知阿郎为人方正,闻言也只得叹息一声,默然退下。

    武承嗣出了韦府^,攥紧了马鞭*,怒声道:“好个韦方质&,竟对本王如此无礼!他在御前告假三天,明明是偶染风寒^,本王过府探望*。他居然病得卧床不起了!我呸!本王都闻他一身酒味了,这个老匹夫,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随从们忙陪笑道:“韦方质不识抬举,王爷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武承嗣冷哼一声,怒气冲冲上了马^,扬马一鞭,疾驰而去。武承嗣了自家府前。刚刚扳鞍下马,远处突有一骑飞驰而来^,了面前滚鞍落马&。拜倒在武承嗣面前*,哭叫道:“王爷^,求王爷为我家阿郎作主?!”

    武承嗣了^。对此人似乎没什么印象&,不禁奇道:“你是何人&?”

    那人扬着脸哭泣道:“王爷,人是王学士府上的家人王三羊啊,曾经随侍阿郎左右,见过王爷您的&?!?br />
    武承嗣“哦”了一声,抚须道:“你家阿郎是王庆之?他怎么了?”

    王三羊哭道:“我家阿郎为王爷您入宫请愿,被活活打死在午门外了?^!?br />
    “什么^?”武承嗣双眼一瞪&,猛一俯身,揪住王三羊的衣领,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厉声咆哮道:“你待怎讲^?王庆之死了?快,底是怎么回事?”

    王三羊被喷了一脸唾沫星,也顾不得擦,便把主母告诉他的一番话源源本本地了一遍&。王家听王庆之被打死午门之后*,这王三羊随主母去午门收尸*?;乩匆院蟛疟恢髂概晌和醺托?。

    事情的前因后果,王氏夫人已经打听得清清楚楚*。这王氏夫人也知道当朝天要杀一个臣,这仇根本无从报起^,但那李昭德是杀死丈夫的直接凶手*,这个人却未必扳不倒^,所以遣人来魏王府报讯时*。已经教了他一番辞,把所有责任都推了李昭德的身上&。

    武承嗣听他罢&,把他猛地向外一推,只气得仰天咆哮*。人若碰一件不愉快的事动了火气,怒火还未平息骤然再碰另一件不愉快的事,那怒火真可以激发十倍。武承嗣刚在韦方质府上威风扫地,碰了个软钉回来&,又听这件令他在朝野间威望大减的事来,真是气得几欲发狂。

    武承嗣胀得面皮发赤^*,他在门下困兽般转了两圈,忽然指住一个亲随*,厉声道:“你去,你去,叫周兴马上来见本王&*!”

    那亲随不敢多言,急急跨上马飞奔而去,武承嗣咬牙切齿,满面怨毒地道:“李昭德*!李昭德!三番五次坏我好事,本王不杀你,誓不为人……杨府书房里&,杨帆和闻讯赶来的赵逾对面而坐。

    杨帆这时才发现*,身边没个侍候人果然不妥*,客人来了,全无人侍候,他这个主人若是亲自去端些饮料果盘来*,把客人丢在这儿也不妥当&,而且这客人什么身份都有,有些还当不起他的侍候^,像眼前的赵逾,两个人只好枯坐而谈了。

    杨帆道:“昨日赵兄送来的贺礼实在是太贵重了&,杨某不知几时才有机会面见沈兄,应该当面向他道谢才是?!?br />
    赵逾笑道:“郎将不必客气,这份礼物&,我三叔固然拿得出手,可是以前,还从来没人当得起我三叔送这样的厚礼。我三叔既以厚礼相赠,明在他心中,没把郎将你当成一般的朋友。三叔捎话来时过,凭郎将你智退突厥十万大军*,免我河西、陇右、朔方百余万军民遭受荼毒的大功劳,便是送你半个洛阳城都是应该的?!?br />
    赵逾打个哈哈道:“只可惜洛阳城不是我三叔的^,只好送你一条街聊表心意了?!?br />
    杨帆微微一笑,道:“承蒙沈兄如此重,惭愧之至。王庆之今日被皇帝下旨^,打死在午门之外了&,来武承嗣近来动作频频,已经惹得皇帝生厌了&,我估计^,武三思近日会有所行动,三日之后&,我的婚期结束会返朝^,这段时间,还得你来帮我注意朝野动作。[]”

    赵逾颔首道:“这个自然?!?br />
    杨帆又道:“沈兄什么时候会来洛阳?如今局势,若是沈兄在此坐镇,应该更稳妥一些?!?br />
    赵逾眉头微微一皱,道:“我三叔一时怕是不能离开长安了。实不相瞒,家族里发生了一些事情*,那位姜公有意为难三叔*。此事已经惊动了族中元老&,非我三叔在场不能解决,所以……”

    杨帆早已见识过沈沐的神通广大,既然这件事需要他留在长安,恐怕不仅仅是“一些事情”那么简单,他也没有多问,只道:“既然如此*。那让他安心处理那边的事情好了。这边的一切是早铺陈好了的^,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武三思一定会按时发动。咱们只管等着戏是了!”

    赵逾突然想起一事*,道:“对了,娄师德将要回京了^?!?br />
    杨帆意外地道:“哦?娄将军要还朝?”

    赵逾道:“嗯。估计三日之后会京&。居延海大捷,娄师德是立下了大功的^,皇帝必有重赏。升官加爵固然不在话下^,很有可能还会留他在京^,以他现在的权位和立下的功劳,即便是拜相也不无可能!”

    杨帆欣然道:“娄将军为人敦厚*,品行高尚,若能拜相&,于国于民可是一桩大好事??!”

    赵逾莞尔道:“可是三叔以为,眼下西域形势还离不开娄将军。除了娄将军也实是没有更妥当的人选^&,朝中现在并不缺一位宰相,西域却缺一员名将啊,所以会动用一些人脉,力保娄将军不离西域^!”

    杨帆一怔。仔细想想西域的复杂情势,眼下确也离不开娄师德这样的老将坐镇*,不禁了头。

    赵逾神秘地一笑,又道:“姜公虽然正与我家三叔为难,不过在这件事上他的法却与三叔相同,他也觉得西域军权比一个相位更加重要*。所以他那边也会有所动作的,只是……不免要委屈娄将军了^?!?br />
    杨帆苦笑道:“是啊,拜将封侯^,这可是为臣者最高的梦想,娄将军一定不会想*,他之所以不能拜相的原因,却是因为……他太能干了?!?br />
    赵逾道:“娄师德以宽宏大度*、谨慎忍让闻名于世&,而这朝中却是非狐即狼,个个奸诈,以我来*,他在外做个大将军逍??旎?,未必不如入朝为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杨帆摇头不语,赵逾又道:“皇帝若想引娄将军入相^,必会咨询朝中重臣。本来这事与郎将没太大关系的,不过郎将从西域回返,本负有替天考察地方官员、民情*、军机之责任,所以难保不会问起郎将,赵某这里先知会一声&^,免得郎将使错了力&^?!?br />
    赵逾这里^^,微笑着站起身来&,道:“郎将新婚燕尔,赵某不多打扰了,这便告辞,郎将还是回后宅去多陪陪夫人吧!”

    杨帆也随之站起,笑道:“我那娘&,可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滴滴女,如今虽然不在宫里当差了,可是沈兄却帮我娘找了个好差使啊。十六家店铺^,再加上我娘以前自己经营的几家铺*,只怕她每天比我还要忙上三分呢*&。呵呵,请!”

    赵逾哈哈大笑,与他并肩往外走,边走边道:“这么来,倒是赵某的不是了,我应该晚几天再把贺礼送上,免得尊夫人新婚燕尔还要忙碌?!?br />
    杨帆道:“要不然她也闲不下的&,这不府上正缺人么*,她中午去了南市^,要找人牙雇些丫环下人回来*?!?br />
    赵逾笑道:“当日赵某曾想赠予郎将男女奴仆二十人,郎将偏偏推却不收,否则今日何须如此麻烦?”

    杨帆道:“当日杨某孤家寡人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留下四个人,我都嫌多*&,哪知道成了家*,只是娶回来一人而已,却当真觉得这人手不敷使用了。这样也好,我那娘亲手挑选的身边人*,大概更合她的心意?!?br />
    两个人笑笑的了大门前,赵逾回身道:“郎将止步,不劳远送了?!?br />
    杨帆一笑站住,拱手道:“赵兄慢走*!”

    两人刚这里,门外一阵叽叽碴碴的女孩儿家笑声,见高莹、兰益清等一众女侍卫簇拥着蛮走进门来,一见杨帆与一位客人站在门前,登时站住^。杨帆笑道:“娘回来啦,来来来,我为你引见一下&,这位是赵逾赵兄,赵兄,这是内人了?!?br />
    赵逾赶紧上前两步,长长一揖道:“赵逾见过夫人!”

    蛮福身还礼,道:“赵先生好?!?br />
    杨帆道:“娘,家里的使唤人可都雇回来了?”

    蛮抿嘴儿一笑,道:“嗯,众姐妹帮忙,可省事得多了,人都挑齐了,你们上前来*,叫阿郎可满意么!”

    众女侍卫把身一闪*,便从后面走进来七八个男*^,其中一个十一二岁*,清秀机灵,想来是书僮了,还有两个腰围很宽,满面福态,定然是厨了^,其他几个下人虽然并非个个都是魁梧之辈,不过起来都很精神,而且一脸憨厚。

    杨帆连连头&,道:“娘好眼力&,果然好眼力&,这些人,我着都满意的很。嗳^,不是还有内宅里使唤的丫头么*,怎么没雇回来*?”

    蛮一听,忽然忸怩起来,轻轻卷着衣角,声地道:“丫环……也是雇齐了的^?!?br />
    杨帆哈哈笑道:“是么,快叫她们过来,让我?!?br />
    那七八个男仆忽啦一下闪向左右,蛮无奈,微微侧了身,向高莹努了努嘴儿,高莹道:“咳!你们还不上前,见过你家阿郎*!”

    杨帆笑眯眯地着&,见那些女侍卫又向两旁一闪*,杨帆的笑容登时僵在脸上。他的两只眼睛都突了出来,惊愕地着站在门槛外面的六个……女人*,嘴巴也慢慢张开,半天都合拢不上。

    他一眼去,几乎以为蛮把太平公主府的那几位女相扑手给请回家了,仔细一*^,她们的身形比起太平公主身边那几个兼作女侍卫的相扑手要了一号。

    没错,她们的确是女人,六个膀大腰圆的女人^。她们也的确是丫头,那富态中透着稚气的面相、她们头上云英未嫁的丫角髻^,绝对是六个未成年的丫头。

    蛮见杨帆的脸色,不禁嗔怪地瞪了高莹一眼,硬着头皮怯怯问道:“郎君……还满意么?”

    杨帆像含了一口黄莲似的咧了咧嘴,含糊不清地道:“娘好眼力,果然好眼力,这些人^,我着都满意的很,呵呵呵……”

    赵逾站在一旁,努力把他因为憋笑而扭曲的五官归了位,向杨帆长长一揖,道:“郎将忙着,赵逾告辞、告辞了!”

    P:这重感冒真是让人昏头昏脑^。我昨天白天码字码昏了,想着清醒一下&,对着电脑学唱歌*^,学了几遍“正义之道”,吼得声嘶力竭的,挺爽快,觉得虽因感冒而声音沙哑,还是中气十足呀!

    结果今天早上起来……失声了*,好半天不出一个字,嗓完蛋了^,从早上现在&,俺已经含了五块含片了。

    再一个,俺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摸墙上电源开关打开电脑电源&^,开机,然后上厕所,洗漱。今早迷迷糊糊的先去了厕所*^,然后我把手伸马桶后面摸电源开关,摸了半天才清醒过来……

    幸好码字时还是清醒滴&,第二章四千字及时奉上!咱们现在距前边始终是两百票左右的差距,诸友再给力*,咱们奋力一挺,探一探榜眼的菊花去^_^RQ

    <b>最快更新,请收藏()。</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