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探妻

    两更一万^,求月票、推荐票!

    杨帆出了宫城*,沿御道前行,心中犹自思索着在如此错综复杂的时局中^,自己是否该有所作为^*。[]走过天津桥的时候**^,前方忽然一阵骚乱*,一个身穿两截衣的五旬汉慌慌张张地叫道:“我的狸猫**,我的狸猫,哎哟*,那位仁兄*,车心*,可别辗着了^?!?br />
    杨帆抬头去*^^,只见路边停着一辆车^,车上有个一只笼,拴笼的口儿不知怎地开了*,几只狸猫脱笼而出*^,在地上乱窜。

    那汉还有两个伙计^*^,三人手忙脚乱地追逐着*^,那猫儿十分灵巧,在人群中钻来钻去^,把三个人累得气喘吁吁^^,好不狼狈*。三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在路人的帮助上抓回几只狸猫*,却有一只狸猫窜了路边一户人家的房上^,急得三人直跳脚**,却束手无策*。

    杨帆骑着马本想从他们旁边过去了,忽然瞥见那穿两截衣的汉模样似乎有些眼熟^,不由勒住了坐骑。

    眼见那猫狸跃上房脊^**,马上要顺着房脊逃向他方,那汉急得顿足大叫*,可他却没本事窜上房去,气怒之下,忍不住扑过去*,恶狠狠抓住一个伙计^^,揪住他的衣领*,大声道:“废物!真是一个废物^!连个笼门都拴不好^,你还能干什么,狸猫抓不回来,我扣你三个月工钱^!”

    杨帆着他气极败坏的样,更加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忽然。一幕情景攸然闪过他的脑海^,他想起来了*,这个穿两截衣的汉^,在两年前的上元灯会时他曾经见过,这人当时是个卖爆竹的,因为马桥和女侍卫们斗气*,误把这人的几车爆竹了个稀哩哗啦?;乖诙ǘΥ蠼稚弦鹆艘怀〈蠡?。

    杨帆记人的本事并不强**,可那晚所遇的事情实在是不易叫人忘记。尤其是在那一晚*,在高达百尺的花树上^。他与洛阳之花李令月还有极香艳的一味*,那可是他平生第381章性商品^,在那之后^,陆默改做了帮人收购、售卖宠物的生意*,两年来生意渐渐做大*,虽然如今他还算不上洛阳城里数一数二的宠物商人,业已闯出了一些名声^。

    今日他进了几只名贵的猫种^*^,没想还没运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寻常的家猫固然不值几个钱,可是这些用山猫调教出来的异种,一旦碰合意的主顾^,可是能卖个好价钱的,陆默如何不急*。

    杨帆扭头房上那只狸猫,忽然纵身一跃,双足踏上了马背*,在马背上借力一*,如大鹏般跃起^^,一步闪了墙头,脚尖在墙头复又一^,便一个箭步窜了房顶^,整个动作兔起鹘落**,矫健之极**。

    房顶的青瓦已经有了些年头**,轻轻一踩容易碎裂**,可是杨帆凌空一跃^,飞落在屋顶^**,竟未踏碎一块瓦片^^,这等功夫端地了得^**。街头百姓们见了这一幕不由齐喝一声彩,纷纷围拢过来热闹。

    那只浑身金钱纹的狸猫站在房脊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弓着脊背、踏着轻盈的猫步,沿着长长的房脊向远处走去*,浑未注意房前已经有这么多人围观,也未注意跃房上的杨帆^。杨帆弓着身**,悄悄向它靠近过去。

    这狸猫身形灵活^,动作敏捷,在这样的地形下不用捕网是很难抓的^**^,街头围观的百姓都屏住了呼吸好奇地着^,杨帆踏着房顶瓦片悄悄靠近^,那只金钱纹的狸猫忽有所觉,突然纵身一跃^,向远处飞窜而去。

    围观百姓顿时一嘘,都以为他抓不住这猫了^,陆默更是一脸的沮丧。杨帆一见那狸猫已然警觉*^*^,突然纵身窜上屋脊*,飞快地追了上去。

    屋脊的盖瓦呈半圆形^*,倒覆在房脊上,踏上去溜滑一片。而且这盖瓦形成的屋脊仅仅一巴掌宽*,算在上面心翼翼地行走^,也很难走尽头,杨帆居然奔走如飞**^,动作比那狸猫还要敏捷^^。

    这是一家大户人家的房^,一排五间的房舍,屋脊足有十多丈^^,杨帆蹑在那狸猫后面,仿佛猎豹般敏捷,顷刻间追近了。[]狸猫发觉有人想抓它**,飞奔房山墙处**,忽然“喵儿”地一声急叫,尾巴一竖,纵身扑下了房顶。

    围观的百姓见了杨帆那等身手,不禁为之叫绝^,不料眼得手*^^,却又功亏一篑^,不禁轰然一声*,俱都为他惋惜。杨帆此时已经追房舍尽头^,竟也纵身一跃^,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扑了出去。

    半空中^,杨帆一把抄住那狸猫的脖,身在空中翻腾了两周^,竟然稳稳地落在了地面。围观的百姓顿时鼓噪起来^。陆默欣喜不已^**。赶紧抢杨帆面前**,打躬作揖地道:“多谢郎君相助^,多谢郎君相助*!”

    杨帆微微一笑*,把猫递还给他,道:“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br />
    陆默把猫递给自己那伙计,叫他关回笼中^*。又向杨帆道谢不止。

    杨帆了他那笼中关着的几只异种狸猫*,问道:“你是贩猫的商人**^*?”

    陆默道:“人在洛京专营一些型宠物^**,却不只是贩猫。这几只异种狸猫是人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本经营**^,若是跑了一只,对人来损失可不。多亏郎君出手相助^?^^!?br />
    杨帆摆手一笑^*,目光忽然定在一只猫儿的身上*,啧啧赞道:“这只猫儿瞧着好不威武,仿佛一条大虫般威风??*!”

    陆默连声道:“郎君好眼力,这只猫叫乌瞳金丝^,乃是极有名的猫种^。你它通体黑如炭,亮如丝绸*^,尤其特别的是*^,从双眼沿脊背一直尾尖,乌黑的毛发中藏有一道金钱。只有在阳光下细细观察才能见?!?br />
    杨帆笑道:“对于狸猫,某是外行,只是个热闹而已,倒是听你一才长了许多学问**。这只白猫也有什么道么?”

    陆默道:“这一只么^^,叫渡水葫芦。发白如雪^^^,胡须金黄,头圆爪短**,体肥如球*,这种猫儿最善于泅水^,算是大江大河巨浪滔天也能轻易游过去。因为它体形肥圆可爱**,最受京中仕女喜爱的?^!?br />
    杨帆听极受仕女喜欢这句话^^,心中忽然一动*,想起了家中的蛮。成亲这么久,蛮除了不曾履行一个妻在床笫之间的义务^,其他方面实是无可指责。操持家务,料理店铺*,侍候他的起食饮居,无愧于贤妻之名,而自己除了一个名份,究竟给过她什么。

    两人迄今相敬如宾,虽然蛮身有怪癖^,可是起来^,他也未必没有一份责任。想这里^^^,杨帆不禁动了心思,仔细地了起来。

    陆默是个生意人^,察颜观色之下*,忍不住问道:“郎君也喜欢猫***?”

    杨帆道:“我身在官府^,公务繁忙*^,不能时常在家陪伴娘^,瞧这猫儿极可爱的,想买一只送与娘排遣寂寞?!?br />
    陆默一听忙道:“既如此*^^,你这只金玉奴如何^*?毛发间天然生有黄白花斑*,黄斑如真金,白斑似美玉*^,皮毛光滑**,双目炯炯**,极有神彩,自汉代以来^,这金玉奴是猫中珍品^*?!?br />
    “金玉奴?”

    一听奴字^^*,杨帆忽然想起了天爱奴,一只猫儿竟与阿奴同名,杨帆心里很不自在*^^^,他摇了摇头,目光忽然定在方才亲手捉回来的那只金钱纹的狸猫身上^,问道:“这只猫叫什么^?”

    陆默恭维道:“郎君好眼力^,这猫叫千文钱*,招财进宝*,吉祥之物?*!?br />
    杨帆微微一笑,心想:“千文钱*^*,这猫儿有这么一个美名,一定合那财迷的脾味?!北愕溃骸昂?!我要这只了^!”

    陆默道:“郎君方才帮了人,人正不知该如何感谢。[]既然郎君喜欢,这只猫人以进价卖你好了,只需一贯钱^?^!?br />
    两人话的当口^^,笼中一只脸庞极大的猫儿,睁着一黄一蓝的两只怪眼**,呆头呆脑地了杨帆一眼^,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这怪猫脑袋奇大*,身却^*,不成比例的样十分有趣^^,杨帆着好笑,忍不住问道:“这只怪猫是什么名种?”

    陆默陪笑道:“这种猫叫长面罗汉,生来是个佛陀的性^,温和之极,从来不恼的。人是做生意的,旁人若瞧这猫可爱*,想要买回家去^^,人只管卖掉^,不会多话*?^?衫删胗肴擞卸?,有些话人得在头里*,这种猫有个毛病*,它不叫的^?*^*!?br />
    杨帆奇道:“猫儿怎会不叫?莫非这猫是哑巴猫*?”

    陆默道:“不是这只猫儿是哑的,而是这种猫儿都不叫的**。要它从来不叫却也不然*,只不过一年头也听不它叫几声*,据*,此猫生具异象*,可观吉凶征兆,如果它开口^,必是警示主人^,将有大凶临门*?*!?br />
    杨帆听的好笑^*,摇头道:“杨某纵未走遍天下,也算是行过万里路了^^?*;勾硬辉郎嫌惺裁茨茉ぶ椎牧槭?^^。这只猫儿我也要了*,多少钱?”

    陆默道:“人人都愿报喜*,谁也不愿报忧,这种只会报忧的怪猫儿哪有人喜欢*,卖家也是顺手捕来后还不曾放去^,白送与人的*,郎君若是相中了它^。只管拿去,不要钱的*?!?br />
    杨帆道:“你是做生意的^,这怎么成^?“

    陆默左右。压低声音道:“不瞒郎君,人是想着这洛阳城里少有人识得这种怪猫^*,万一有人喜欢它怪里怪气的样儿*。卖出去也能赚钱*,把它弄回来了,郎君非比旁人,人本是白得了的东西^,送与郎君是^^,怎好收钱?!?br />
    杨帆摇摇头,依旧不以为然*^,道:“这种法^,荒诞无稽,杨某是决然不信的^。这猫若真有这般灵异*^。它也只是预报凶事^,先叫主人有个防备,又不是它招了灾来,何必这般不待见它。我身上不曾带了这么多钱,你且与我去南市。我取钱给你^*?!?br />
    了南市*,杨帆先进自家一处店铺,从掌柜的那里取了些钱出来付给陆默*,他给的既不是一贯也不是两贯,而是足足二十贯^**,杨帆买猫时已存了补偿陆默之意的。

    陆默却不知道当日上元灯会。烧了他几车爆竹的那个浑蛋是此人朋友*^,陆默捧着二十贯钱*,只惊得目瞪口呆**,他做生意^^,脾气古怪的客人也见过不少*,却从不曾见过像这位客人一样喜欢自己加价的买家^。

    ※※※※※※※※※※※※※※※※※※※※※※※※※

    “博古斋”里**,一曲“风入松”如秋风习习**,袅袅入耳*。

    一榻^,一几***,一炉^,两美人对坐。

    泥炉上坐着的汤蠖刚刚煮开^**,水中泛起细密微的水泡*,一位气质雍容^、举止优雅的秀雅美妇跪坐在榻上*^,使一柄银夹轻轻夹起一块茶饼^,在炭火上烤了烤*^,放茶辗里均匀地辗碎*,又倒进筛^,把辗出的茶末筛一个恣碟上。

    对面跪坐着一袭白衣的蛮*,很有兴趣地着她的动作*^^。

    美妇微笑着解道:“这水初沸^,叫‘微有声’^**,旁人煮汤,这时会加入盐、葱、花椒等物^*,家父性喜清淡,只喜欢放些盐末来调味*,其他佐味之物一概不用^^^。我的口味比家父还要淡一些*,只喜茶之清香^*^,故而除了这一瓯清水*^,是什么佐料也不放的*,你不妨试试^^,这样煮出来的茶是别有一番风味的?^^*!?br />
    蛮扶膝微笑道:“茶饮之道^,蛮倒是见过一些贵人用过的,蛮只尝了一次,实在受不得那药汤似的味道,虽然旁人此物化腻提神,还是不想再品。夫人所的这般饮法,蛮倒不曾试过,今日一定要品尝一下?*!?br />
    这时,那水已涌如泉珠^,妇人用一只巧精致的瓢先舀出一瓢水来^^^,轻轻放一边,拈起那盛了茶末的瓷碟*,用银夹在汤蠖中优雅地搅动着*,直那水顺着一个方向流动*,中间出现一个深深的漩涡*,才把茶末倒进那漩涡^*^。

    妇人微笑道:“等水三沸时*,再把这瓢水添回去,可以品尝了?!?br />
    这位妇人正是被来俊臣强娶回家的那位太原王氏之女,她平素喜欢南市来走走^*,散心购物^。博古斋专售古玩*,王夫人对古玩颇有研究,尤喜收藏*,以前常店里来的,后来发现店里重新做了装修,意境比往昔更加优雅,更是成了这里的?^??。

    一来二去,王夫人这位出手阔绰的客人与博古斋的店东蛮结识了*^。王夫人在府上寂寞的很,来俊臣那班狐朋狗友的家眷,她懒得与其来往,而来俊臣在朝中是个孤臣*,她真正想要结交的贵族妇人,人家又不愿与她来往,如今有了蛮这位极谈得来的朋友*^,不买东西时^^*,她也喜欢来这里坐坐*。

    水沸了^,王夫人把舀出的那瓢水添回汤蠖,拿起一块毛巾裹住汤蠖的扶手把它移一边的铁架上,用瓢盛出茶汤来,优雅地分着茶,眉宇间带着一抹淡淡的萧然道:“尊夫身为禁军将领*,平素难得回家*,也亏得他对你如此信任**,将偌大的家业都交予你打理*^,要不然^,整天困在府上*。似那笼中之鸟,可无趣的很了?^!?br />
    蛮眨眨眼道:“蛮荒是他的娘**,他无暇理会这些事情*^,交予我打理**,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王夫人睨了她一眼*,莞尔道:“尊夫这般宠你,你自理所当然^^?**!?br />
    她向蛮做了个请茶的动作*^。端起茶杯**,吹了吹*,轻轻啜饮一口。闭目品了品滋味^,道:“夏日炎炎,喝些别的饮品*。当时虽觉清凉,之后反而更觉酷热难当。这茶饮却不然^,它可以由内及外^*,散去身上的暑热*,以热消暑^*^,奇妙之至。请^!”

    蛮也端起杯来^*,王夫人又接着刚才的话题^,幽幽叹息一声^,道:“有些男人^^*,喜欢什么事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哪由得女人作主;有些男人^,不想让妻抛头露面^,尤其是作商人^,只恐失了他的身份^*;

    有些人则是纵以夫妻之亲^,也对娘有所戒备^*^;还有些男人妒心奇重*。深怕娘与各色人等来往*^,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听你方才所言^,尊夫可不只是相信你经商的能力*,更是相信你的为人品性*。

    尤其叫人羡慕的是*,他把这店铺交你打理*,却不是因为无人而用**。而是担心你整天待在府上无事可做**,百无聊赖^,心中郁结**^。如此良配^,真是羡煞人了。男人如果像防贼似的防着你,那么他再疼你爱你,也只是把你当成一只笼中鸟般希罕,快乐不起来的^?!?br />
    蛮啜了口这不加任何佐料的茶**,细细品来,果然有一种特别的清香^,叫人心旷神怡^,正要赞美一番*,忽然听王夫人这番话^^*,不觉怔在那里^^,若有所思。两人又聊一阵*,一个来府使女便凑上来道:“夫人^,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回府了?^!?br />
    王夫人漠然应了一声,对蛮道:“我该走了^,这套茶具送给你了*。明日午后*^*,我若有暇**^,再来寻你饮茶*^?!?br />
    蛮起身相送^,重新回原位坐下^,端起茶杯送唇边**,想起王夫人方才所言*,忽然有些失神:“真的像王夫人的这样么?我昨儿还自嘲做了他的免费雇工*^,如今想来*,这许多的银钱只经我手*^*,他却从不曾过问过^^,真是把我当成他最可信任的家人了呢**,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么*?

    蛮正痴痴地想着,杨帆在一家店铺的掌柜那儿问清蛮此刻正在博古斋里^,便抱了两只猫儿走进来,一见蛮正坐在那儿发呆,忍不住笑道:“娘!”

    “?^^?^!郎君^^!你……怎么竟得以回来^*?我还以为得再过些日呢*^^!”

    蛮见杨帆,登时忘形地站了起来^,满心欢喜*。杨帆苦笑道:“你已经知道朝廷上发天的这些事情了^^*?以我的身份*,此时哪有可能离开,只时临时换防*,还须时刻留在军营待命的^^,我是不放心你**,告了个假回来,一会儿要走的^*!?br />
    蛮听了,心中的欢喜一扫而空**,她低低地应了一声^,转眼瞧见杨帆怀里抱着两只猫儿,不禁讶然道:“郎君,你从哪儿弄了两只狸猫回来*?”

    杨帆道:“哦,我在路上有人贩猫*^,想你一人在家里,闲时恐怕无趣*,便买了两只回来^,送你解闷儿^^*?^^!?br />
    若是平时,蛮听了这话便不会往深处想^*,可是今日有了王夫人那一番感慨*,再听杨帆这番话,忽然便感觉了杨帆对她的在意:“如果他心中没有我^^,会在这种时候告假回来^*,只为见我一面?如果他不在乎我,一个大男人**,会有那份心思*,想着买猫儿哄我开心*?”

    蛮的心里被一种温暖塞得满满的^^,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这时,那“人面罗汉”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喵儿”一声叫了出来*。

    杨帆笑道:“你瞧*,这猫儿见了女主人*,跟你打招呼呢……”

    杨帆低头一瞧,笑容顿时一僵,他还以为发出叫声的猫儿是那只“千文钱”^*,却不想竟是那只据从来不叫^、叫必报凶的“千面罗汉”*。

    蛮见杨帆神色怪异^^,不禁关切地问道:“郎君,你怎么了*?”

    杨帆瞪着那“千面罗汉”道:“难怪人家嫌弃**,算是我,虽不信这无稽之谈^,听见你叫^*,还是觉得别扭*!”

    蛮好笑地:“郎君怎么与这猫儿起话来了?”

    杨帆笑道:“没什么*,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弊虐蚜街幻ǘ莞桓龌锛拼氯グ仓?。

    蛮仔细打量他的脸色^^,有些心疼地道:“郎君这几天怕是日夜劳碌***,难得歇息**,脸上满是倦意……”

    杨帆摸摸脸颊,茫然道:“有么?我觉得还好啊……”叫她一^*,忽然真觉有些困了,竟然打了个哈欠^^。

    蛮忽然想起那提神的茶饮*^,连忙跪回去在几案后坐定^*,斟满一杯清茶*^,柔声道:“郎君,这是妾身从一位夫人那里刚刚学来的茶饮^**,此物最是提神*,郎君且饮一杯试试^!”

    杨帆走过去,在她对面的软垫上跪坐下来**,蛮吹低水面上飘浮着的茶沫*,双手捧着茶杯轻轻递去,杨帆伸手来接^,碰蛮的手指时,忍不住瞧了她一眼,双目一对^,蛮不由得敛首低眉**,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此情此景^,还真有那么一举案齐眉的味道^。

    P:两更一万,求月票^、推荐票*^!

    广告:《穿越西游之从零开始》书号:2526009

    简介:普通大学生雷豪穿越了西游*^,成了一个牛妖^。稀里糊涂的和孙悟空成了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更是一不心将七大圣变成了八大圣*,他该如何去面对孙悟空的宿命?

    书名:重生闲农家,书号:2627035

    简介:医学院的妹一不心重生成了大龄剩女,一穷二白忙嫁人^**。上有浑噩公公,偏心婆婆^^*;大嫂强势**,大哥耳朵根软*,叔读书不靠谱,出嫁的大姑姐没事打打林家秋风^,姑又要学人家去找情郎*,可怜的林家二房**,姥姥不亲舅舅不爱^^,重生的女主也要吃馍??!(欢迎您来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