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三章 闻变

    雨在半夜时候停了,清晨又淋淋沥沥地下了起来。

    来俊臣今天没有乘马*,换乘了一驾车轿&&,一大早就赶来推事院&。

    卫遂忠知道今天早上肯定有事**,也早早就赶了来*,不过他不是为了给杨帆收尸,而是为了在杨帆的尸体上做点手脚^,以便坐实他畏罪自杀的罪名。

    来俊臣一党虽然在御史台一手遮天^,但是这御史台并不能算是铁板一块**^,敢跟来俊臣叫板的强项御史还是有的*,所以这种事情还是要做得尽量隐秘一些&,叫人抓不住把柄最好&。

    推事院的大门已经打开,卫遂忠撑着伞正要走进大门,无意间一扭头^,忽然看见一辆车轿远远行来,车前车后跟着几名佩刀侍卫。卫遂忠连忙站住脚步,等那车子驶到门前,马夫下车放好踏板,旁边的侍卫刚从马鞍旁摘下雨伞还没打开,卫遂忠就一个箭步窜了过去。

    来俊臣府上的侍卫都认得他**,自然无人拦阻,来俊臣掀开轿帘,刚从车厢里钻出来^^,卫遂忠就赶紧踮起脚尖,探出胳膊,把伞撑在来俊臣头上,殷勤地道:“中丞勤于公事^^,来的真是好早??!”

    “哦*,是遂忠癪&!”

    来俊臣看见是他,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举步走下踏板,卫遂忠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任由那雨水淋湿了自己的衣衫,只把伞牢牢地护住了来俊臣。

    来俊臣一边漫步行去。一边若有所指地问道:“今早……没有什么事吧&?”

    卫遂忠迈着小碎步,陪笑道:“卑职只比中丞早到了一步^?;姑唤妹趴诙豝&,就看见中丞到了**。赶紧迎一迎您^?!?br />
    来俊臣“嗯”了一声,道:“昨夜一场大雨,难免影响制狱的巡察防卫事宜,今天早点查囚吧&,不要出什么意外*!”

    制狱按规定每天都要按照名册对犯人进行检查的,以确保在押人员无误。不过尽管时间要求是每天一早就进行,实际上什么时候进行的都有,这全看主官个人意思**^,有时候甚至一连几天都忘了查囚也没人理会。

    今天来俊臣刻意地提出这个要求。卫遂忠自然知道他所为何事&*,心中不禁暗暗一笑^&。卫遂忠把来俊臣送到签押房^^,便赶紧出来*,招呼人手开始查囚。此时&,细雨已经停了*,虽然阳光还未露出来&,天sè却亮了许多&。

    卫遂忠煞有介事地先查了一番关在正式牢房里的重要犯人,草草地点了一遍人名便离开牢房,来到西厢那一排临时牢房^^,一间间地查了下去^^*。

    张立雷仿佛永远都没有表情似的。木然地打开一扇扇牢门,再一扇扇锁上&*,曾经叱咤沙场的一员武将,这就是他每天的工作。

    关押朱彬的牢门打开了,两个佩刀执役弯腰走进去*,卫遂忠随意地站在门口,一双眼睛已经盯住了杨帆的牢门,他微微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琢磨着一会儿听到杨帆死讯的时候&&。\\.. \\该露出一副怎样的表情*,才显得生动自然*。

    “不好了**!卫御史,犯人死了*!”

    一个执役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还没跑出门口就直起腰来&,脑袋一下子撞在门框上,把幞头都撞歪了。

    卫遂忠一下子愣住了,这时他脸上的表情不用装也是绝对的惊愕,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想扭头去看关押杨帆的那处牢房^,心思只一动,又硬生生扭住脖子,重复了一句道:“犯人……死了?”

    那执役呲牙裂嘴地揉着脑袋,点头道:“是&!犯人死了!”

    这时候另一个执役也从里边走出来*,卫遂忠脱口问道:“这间牢房里关的是谁&*?”

    那刚钻出来的执役回答道:“这间牢房关的是引驾都尉朱彬&!”

    卫遂忠一把推开他们二人,弯腰钻进了牢房,门开着,白天的时候借着门口的光亮&^,里边还是看得很清楚的&,卫遂忠走进去,就见一个人被绑在柱子上,脑袋微微地耷拉着,身上还穿着一套戎服^。

    卫遂忠托起他的下巴&&,把那人的脑袋仰起来,一看那人模样,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死的人的确是朱彬&*,虽然他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沁出血丝^,面容有些扭曲,狰狞如同厉鬼,可是卫遂忠怎么也不至于把一个人错认成另一个人*^。

    他早就死了,身子已经硬了&&,卫遂忠托着他的下巴^,感觉他的肌肤一片冰凉^。卫遂忠恨恨地撤回手,转身走出牢房,脸sè非常难看地道:“把下一间牢……不对*,通知忤……&,马上禀报中丞!”

    这边死了人&,他还能浑若无事地继续查勘下一间牢房么?本来应该叫忤作来的,不过卫遂忠不知道来俊臣的意思,临时改口,叫他们先去报与来俊臣知道&&。不一会儿^,坐在签押房里正美滋滋地等着杨帆死讯的来俊臣匆匆赶来了,一头钻进牢房^,片刻功夫,他又走出来,平静地对卫遂忠道:“继续查点其他囚犯^!”

    “是*!”

    卫遂忠答应一声,对张立雷道:“打开牢门*!”

    即便是牢里死了人,张立雷的脸sè也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张很木然的棺材脸^,他打开杨帆的牢门&,卫遂忠一把推开两个执役&,抢先钻了进去*。

    房门一开,光线透入,杨帆不禁眯起了眼睛^&,好在今rìyīn天*,光线不亮*,片刻功夫他就看清了站在眼前的人,卫遂忠瞪着杨帆,脸sèyīn晴不定。杨帆也在注视着他^,外面大叫大嚷的,隔着一道门户&,他岂能听不见在说些什么&。

    本来牢里死了人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不管是因为生病还是虐囚^,人犯横死是常有的事,杨帆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但是当他看到卫遂忠的眼神^^,一种危险的感觉却油然而生**。这表情、这目光*,不对劲&!

    卫遂忠只看了他片刻&。就一返身风也似地卷了出去&*,“砰”地一声带上房门^,说道:“犯人无恙*,锁上,查下一间!”

    卫遂忠强作平静&,继续查点了所有囚犯^&。再转回那排牢房时,朱彬的死尸已经被抬走了,两个执役正在清理着牢房,洒着石灰。卫遂忠里外张望了一番。便急匆匆赶到来俊臣的公事房,因为走得急了,还险些与开门出来的两个忤作撞到一起&&。

    卫遂忠进了房间&,便迫不及待地道:“中丞^,怎么会这样?”

    来俊臣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像伏在草丛中的一条毒蛇,卫遂忠心头一寒^&,不禁闭紧了嘴巴^。

    来俊臣淡淡地道:“天气炎热^,又逢暴雨^,临时牢房通风不畅?;肪嘲乖?,朱彬患了急疫,暴病身亡&。各处牢房都要记得及时清理打扫*,免得疫病散开^?*!?br />
    卫遂忠呆了一呆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应道:“是*,卑职明白^!”

    来俊臣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轻轻抚着胡须^^,沉吟道:“朱彬患了急疫而死*^,杨帆与他临房关押*。若是他也因此染了急疫暴病身亡,你说这是不是……*,呵呵*,真是天衣无缝癪?!”

    卫遂忠陪笑道:“中丞高见^,这轻轻一拨,四两拨千斤,一下子就解决了两件大事^!”

    “啪^!”

    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在卫遂忠的脸上,打得卫遂忠捂着脸&,呆呆地站在那儿发愣。来俊臣脸sèyīn沉下来,厉声叱骂道:“真是一个废物!你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怎么这药就让朱彬给吃了*?”

    卫遂忠嗫嚅地道:“中丞,卑职本来安排的好好的呀^*,实在不知怎么就……&,卑职一会儿就把他们叫来问个清楚!”

    来俊臣冷哼道:“朱彬早不死*,晚不死,已经都入狱三天了才死^^,若说他服毒自尽实在过于牵强^,不得已,本官只好把他弄成急疫。那两个忤作,我都已经安排过了*,谅也无碍。不过,你那儿可不许再出差迟了!”

    卫遂忠连声道:“是是是!这一回,卑职一定妥善安排。卑职马上就去把这件事查个明白!”

    来俊臣冷冷地一挥手**,喝道:“滚*!”

    ※※※※※※※※※※※※※※※※※※※※※※※

    “他想杀我&!”

    牢门关上的一刹那,这个念头便像闪电一样飞快地掠过杨帆的心头。

    最近的生活也许是太平静、太安逸了,但是杨帆多年来养成的jǐng觉并没有消失,当他听到门外所发生的一切,再看到卫遂忠那错愕*、惊讶、微微带些质疑的眼神,他就一下子洞悉了卫遂忠的心思&*。

    一想到这一点^,杨帆登时惊出一身冷汗。身在监牢^,他们想悄无声息地把自己干掉*,那真是太容易了。堂堂的边关大将黑齿常之都可以糊里糊涂地在牢里“自尽”&^,他杨帆死掉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怎么办?”

    杨帆用力挣了挣身子,本来捆绑着他身体牛筋还没有解开,如今又用铁链把他牢牢地绑在柱子上,恐怕他的手脚全都勒断了也无法挣脱。如今的杨帆,就像压在五行山下的那只猴子&&,纵然他有通天的本领*,也没咒念了。

    “苍天呐!我杨帆大江大浪都闯过来了^,难道今rì要死在例竟门这条yīn沟里不成*?”

    杨帆挣了几挣^,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挣脱**,不禁仰起头来,用后脑使劲地撞了几下房柱,一时如浸冷窖,心寒如冰!

    连着一夜的大雨&*,小蛮很担心有些店铺会进水淹了储放的东西,今年这场暴雨实在是太大了些,并不多见。她惦记着这事,一早用过饭食便拿了伞准备出门*,小蛮撑着一柄缓着“鱼戏莲”的绣伞&,一手提着裙裾^&,款款地来到二门*,忽然醒起上午坊市是不开门的^,不禁苦笑一声&*,摇头自嘲道:“瞧我这记xìng!”

    小蛮转过身,正要往回走,后面猛地传来一声大叫:“弟妹!”

    小蛮翩然回身,就见马桥和楚狂歌大步流星地赶过来&*,雨不大^,地面积水却不少,踏得水花四溅&,后面一溜小跑儿地跟着门子陈寿**。

    杨帆成亲时^,马桥和楚狂歌里里外外的没少跟着忙活^,门子陈寿是认识他们的^,所以直接就把他们领了进来。小蛮倒是记得他们^,明眸一转,讶然道:“楚大哥&、马大哥*,两位兄长怎么来了,我家郎君不在家里呀^&?!?br />
    马桥顿足道:“嗨^^!我当然知道小帆不在家里。弟妹&,小帆出事了,出大事了,你还不知道吗?”

    小蛮有些吃惊^,看看二人沉重的脸sè*,虽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颗心却渐渐沉下来,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忐忑地问道:“我家郎君……出了什么事?”

    马桥气极败坏地道:“御史台说小帆参与谋反,把他给抓起来了!我是昨儿晚上才听说话&,那时出不了营门,出来了我也进不了城,所以一大早才告的假&&。我都没敢对郎将说是小帆出事,只说家里有点急事^,要不然他给不给假还不好说呢^?!?br />
    “啪嗒!”

    小蛮手中那柄“鱼戏莲”的绣伞一下子跌落雨中&*,小蛮俏脸煞白,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郎君……怎么可能是叛党?”一语未了,泪花儿已在她眼里转了起来,声音刚落,泪水也扑簌簌地流下来。

    马桥急得连连搓手^^,大声道:“这下可糟了*,那可是谋反罪名?^?!是要杀头的,这可如何是好……”

    小蛮一听更加害怕,身子就像受不了风雨吹打的花朵儿,禁不住抖瑟起来^*。

    “啪!”

    楚狂歌一巴掌拍在马桥的肩上&,这一掌力道可不轻,压得马桥肩头一沉,不由住了嘴^,奇怪地扭过头去。楚狂歌没理他,只是对小蛮道:“弟妹,此刻不是哭泣的时候,我们赶过来,也是想着跟你核计核计,看看咱们有没有办法搭救帆哥儿*。你看咱们是不是到堂上再细谈!”

    “??!好^^,好好^!”小蛮听到搭救二字^^,忽然清醒过来,连忙擦擦泪水&,把二人让进客堂^。二人也不客气*,进了客堂把他们听到的消息从头说了一遍,楚狂歌说完&*,皱起眉头道:“弟妹*,这推事院可不是善地啊,我听说那个地方……”

    小蛮惨然一笑,道:“楚大哥,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在宫里做事时&,那推事院就在我住的夹城不远&&,那是个什么地方*,我很清楚!?br />
    楚狂歌重重地一点头,道:“那好*,啰嗦的话我就不说了&&,眼下就是这么个情况。说实话,就冲咱们这能耐,要说从例竟门里捞人,那是扯淡!人能不能捞出来还两说&,依着那里边的作法^,恐怕不等把人捞出来^,人就已经被活活打死或者打残了?!?br />
    马桥脱口说道:“是??!我听说左玉衿卫大将军都被活活砍死了^,还有一个内侍大总管被割了舌头!你说小帆虽然是郎将,在咱们眼里算是大官,跟这大将军却没得比啊*,大将军都活活砍死了,小帆他……”

    他这一说,小蛮吓得芳心一紧^,眼泪就像泉水似的又忍不住涌出来&。

    楚狂歌没好气地瞪了马桥一眼,不客气地叱道:“你能不能闭嘴&!”

    马桥讷讷地闭上嘴巴*,眨着眼睛看着楚狂歌*,不知道他为什么冲自己发火。

    楚狂歌吁了口气,对小蛮道:“弟妹&!来时路上&,我已经仔细想过了,如今心中倒是有一个计较*,你看这样行不行^^?!?br />
    P:大家^,有月票的就投月票*,有推荐票的就投推荐票,都有的那就全投下来,你看这样行不行!

    ^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