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为你不成佛

    来俊臣无奈&,只好说道:“既然如此*,薛师**,请!”

    薛怀义站起来,走出房门**^,对一众弟子大声说道:“洒家方才跟老来商量了一下^,十七虽然是受人冤枉的*,可是毕竟有了罪名在身。洒家若就此把他带走^,嫌疑未去^,必然耽误了他的前程*。不如先叫老来替十七洗脱了罪名,再堂堂正正走出这推事院&,你们若惦记自己兄弟^&,就先随为师去看看他吧*?&!?br />
    来俊臣站在薛怀义旁边,笑微微的也不言语,只是悄悄向闻讯赶来的卫遂忠不停地递着眼sè,卫遂忠一开始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待薛怀义说到一半儿,他就明白过来,立即转身匆匆离去。

    来俊臣等薛怀义说完,笑得一团和气地道:“薛师,这边请&!”

    一群光头和尚簇拥着薛怀义耀武扬威*,来俊臣这位主人倒像是一个陪客&,他们离开来俊臣的签押房&,便往后厢监狱区走去^*。来俊臣四平八稳地走着,不时还向薛怀义介绍自己这推事院的布局,瞧那模样,这薛怀义俨然就是朝廷差派的“录囚”钦差。

    卫遂忠风风火火地赶到西厢那片临时监狱区,急急叫人打开牢门^,上一次他都没有仔细看过^,这时一瞧&,牢房里的环境还不错^,不禁松了口气,立即唤了一群人来^,打扫房间的&、钉铁锲环的*,给杨帆松绑的*,去取镣铐的&,好一通忙碌*。

    等这边在墙上和地面上都钉好了铁锲钢环&,就有人取了那平时本来专门把人吊在空中用刑时才用的长链镣铐*,铐住杨帆的手脚&,这一来杨帆倒比绑在柱子上舒服了一些^,也能在小范围内活动甚至躺下休息,只是他无论往哪个方向,活动范围都很有限。

    这时卫遂忠才叫人把杨帆身上的牛筋也解了下来,两个狱囚带着一副榻具进来&,刚刚在地上放好来俊臣便领着薛怀义走进了院落^。狱卒们的这些古怪举动*,一开始把杨帆弄得莫名其妙直到他看见薛怀义领着一班和尚进来&,这才恍然大悟。

    “十七*^!”

    众师兄弟一拥而上^*,来俊臣咳嗽一声*,对薛怀义道:“薛师杨帆毕竟有果名在身,不能予他更多方便了,这刑具还是必要的薛师可不要心疼徒弟,叫俊臣为难?&?**!”

    薛怀义被来俊臣先堵了嘴**&,想了想却也没有反对&^,只是冷哼一声&,分开众弟子&,走到杨帆面前*^,大声问道:“十七*,你告诉为师,你可参与了谋反?”

    杨帆摇摇头道:“弟子没有^&!”

    薛怀义一拍他的肩膀大声道:“好^^!有你这句话*,为师就有了底气!谁想平白无故的欺负咱白马寺的人&,那都不成……”嗯?你怎么了?”

    薛怀义说到一半^,忽见杨帆露出痛苦神sè*^,不由一怔&。卫遂忠在一旁目露凶光&*,向杨帆目露威胁之意^,杨帆哪肯理他这个难得的机会他若再不抓住**,那就必死无疑了。

    杨帆道:“师父^&,弟子原本被绑在柱上&,绑了一天一夜绳索勒进肌肤&,手脚肩背都勒破了&!?br />
    “什么^?”

    弘六一听上前一把撕开杨帆的衣裳,那牛筋勒处早就勒破了,淤肿一片&,青中透红&,因为是牛筋透过衣服把肌肉勒破的*,伤口比较钝^,伤的不深^,面积却大*^,一眼看去,血肉模糊*,看来怵目惊心。

    一众徒弟破口大骂起来&,薛怀义大吼一声&,一下子压过了众人的声音:“他娘的&*&,不是说善待我的徒儿么&*,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

    来俊臣很是尴尬&,卫遂忠急忙上前*,说道:“薛师息怒,杨帆自打入了我推事院,不曾挨过一板子,这可是实情,薛师不信可以问他,也可以验看他身上伤势*^。

    至于这伤口*&,那是抓他回来时,担心他挣脱逃跑*,绑缚过紧造成的&。说起来&&,捆绑他的人还是羽林卫的将士*,与我御史台无关……川

    卫遂忠巧言如簧&,把事儿推得一干二净*^,不过他说未对杨帆用刑*,倒也是实情*,真要检查下来&&,挺能迷惑人心^。只是他还没有说完^^,杨帆就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师父*,今天怕是你我最后一面了^!”

    此言一出,众和尚都不吵了,弘一奇道:“十七,你胡说什么&,你不是说并未参与谋反么?”

    杨帆道:“大师兄*,十七不曾参与谋反*,是实*!十七将死在这推事院&,也是事实!”他把手一抬,铁链哗啦一响,指着卫遂忠道:“今晨查房点囚*,我隔壁牢房关押的朱彬暴卒&*&。就是此人负责查点囚犯的&,他随后查到我的牢房,目露凶光……”

    卫遂忠刚要解释*,杨帆抢着说道:“杨帆虽然年岁不大,这三教九流^、各sè人等却也见过许多了^,他是否目蕴杀机,我绝不会看错^!”

    卫遂忠笑起来^,连声道:“荒唐&!真是荒唐&!本官是管理制狱的&,对囚犯还能有好脸sè不成?你看看我身边这些人*,哪个不是凶神恶煞的&!杨帆,你是犯人,又不是卫某人的朋友&,我查点到你的囚房&,难道还要面带微笑殷勤客套一番么!”

    众和尚往卫遂忠身边看去*,果见那狱卒执役一个个yīn沉着脸sè&,仿佛别人欠了他们八百吊钱,像张立雷那样的人更似一个屠夫,脸上虽无表情&,却是杀气腾腾。

    来俊臣连连摇头*,嗟叹道:“薛师啊,你这位弟子胆子疑心病也太重了*^,这班人本就一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德xìng,今儿也就是薛师你来了*&,他们的模样还算中看&,换作平时…”嘿*!卫遂忠跟杨帆无冤无仇的,有什么理由想杀他呢^?”

    薛怀义看看杨帆^,又看看卫遂忠^,仰天打个哈哈^,对杨帆道:“十七啊,我看你是受了惊吓*,开始胡言乱语了*。你放心,平生不做亏心事&,不怕夜半鬼敲门*。老来也知道你是受了冤屈,会替你洗脱罪名释你出狱的^^。你且放心待在这儿&?&!?br />
    杨帆急了*^,振声道:“师父*^!”

    薛怀义道:“好啦好啦&!你的话我听见了&^,你这么多的师兄弟,也都听见了*。来中丞和在场的这些官员^、执役^、狱卒&*,全都听见了&。如果一个谋反嫌犯说他会死在御使台&,结果他就真死在御使台了,弘一啊你说这算什么事儿*?”

    弘一把胸脯儿一挺&,道:“那还有说,肯定是有人成心跟我们白马寺作对*!”薛怀义抬腿就是一脚^^,叱骂道:“你个猪脑袋!”

    薛怀义愤愤地转向弘六&,问道:“弘六&,你说*!”

    弘六马上变声变sè地道:“如果十七真的死了^,那肯定是杀人灭口?!御使台里肯定有叛党的同谋?^&?!来中丞说过要照顾十七的,十七还能死在御使台*,这凶手的官儿一定不小^、??!师父啊*,你可得马上禀报皇帝^,这御使台靠不住,里边有大鱼**,得查!得往死里查^!”

    薛怀义点点头&,微笑道:“那是自然&!洒家对皇帝忠心耿耿*^,一旦发现这种事情,岂能不查!十七说的姓卫的,你给我记住他的名字&,十七真出了事,第一个就查他!”

    卫遂忠的脸sè不自然起来,薛怀义又对笑容有些僵硬的来俊臣道:“老来啊,你看我徒儿身上这伤……”^,

    来俊臣干咳两声道:“自会使人敷药裹扎!”

    薛怀义道:“好**,那洒家就不打扰了**,咱们走*^!”

    薛怀义又回头看了杨帆一眼&,掉头向外走去^。来俊臣亦步亦趋地把薛怀义送出推事院*,到了门前&,薛怀义突然站住脚步转向来俊臣,来俊臣连忙上前一步,问道:“薛师^?”

    薛怀义把手抬起来往来俊臣肩膀上一搭^^^,又向自己怀里一拉,两个人就很亲近地靠在了一起*^,薛怀义在来俊臣耳旁嘿嘿地冷笑了两声,低声说道:“老来^,咱们两个当初都是坊里混的&,都是一路人^,你的那套把戏^,我心里清楚*?*!?br />
    来俊臣连忙一挣*,说道:“薛师*,你误……”,

    薛怀义大手一紧,又把他拉回来^*,森然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薛某人活着&,要的就是这张面皮*,十七要是莫名其妙地死在你这推事院里,你就是扒我薛某人的脸皮&,你要是让我薛某人没脸皮*,那我就不要脸皮了!到时候……”

    薛怀义在来俊臣的后背上重重地拍了两下&,放开他的身子&*,大声道:“老来啊^,洒家告辞了&!”

    薛怀义扬长而去*,一串嚣张的笑声传到来俊臣耳朵里^,来俊臣的脸sè青一阵红一阵的^。

    小蛮心思极为缜密*,一浊道人既说她不便露面,免得贻人口实^^,她随到推事院不远就停了下来*,牵着马避进路旁一条巷弄里等着^,等到推事院那班人回了衙门,她才匆匆迎出来*^,一见薛怀义两手空空,并未把杨帆带出来**,心就有些慌了。

    “薛师^!”

    薛怀义看到她^*,举手止住了弟子们*,独自一人向前,把小蛮拉到一边,低声道:“徒弟媳妇*,不是洒家不肯帮忙^,只是十七这桩案子事涉谋反,连皇dì dū知道了*,我不能就这么把他带出来,否则皇帝一句话,他还得进去^^,那时洒家也不好出面了^&?!?br />
    小蛮脸sè一白”惶然道:“师人”*,…”

    薛怀义道:“你放心*&,十七现在没事^。洒家已经给来俊臣摞下了狠话,谅他也不敢暗动手脚^&。不过”&,…”

    薛怀义把杨帆说的那番话对小蛮又说了一遍*,道:“十七胆大心细*,一身本领,要说他是吓破了胆,疑神疑鬼的^,洒家头一个不信&。如果他说的是实话&,这里面就大有文章了*^。就怕那来俊臣罗织许多伪证,到时候铁证如山^,皇帝若是下旨杀他*,洒家也救他不得&。你不要急*,且回家去等我消息^,洒家再想想办法*?^!?br />
    小蛮连忙裣衽施礼道:“多谢师父!”

    薛怀义没把人捞出来*,觉得颜面无光^,只是摆了摆手^,便沉着脸sè走开了。小蛮瞧他脸sè*,心中一沉^^,暗道:“这薛和尚这般神sè*,事情定是比他说的还要严重百倍*!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那郎君岂不是死定了^?”

    小蛮牵着马站在路边,眼看着薛怀义一群人策马远去^&,一颗心茫茫然如悬半空*,没着没落的^^&。忽然,她也翻身上马&,疾驰而去:“薛怀义这尊大菩萨不行*,那就去求遍满天神佛^,一定得把郎君救出来!”

    小蛮现在是真急了*,也幸亏杨帆入仕虽晚^,却奇迹般地结交了很多大人物*^。如梁王武三思*^、太平公主李令月^,既然杨帆成亲时他们能那般重视*,一定有些不同寻常的关系^,不管求他们有没有用,小蛮现在都要试试&*。

    小蛮相信上官待制一定也在想方设法搭救郎君,可惜上官婉儿深居内宫**,无法见面。她不能坐等婉儿出手*,更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上官婉儿身上*^,她现在是见庙就拜^,见佛就烧香&,已经有点急病乱投医的模样了。

    小蛮自幼就按照宫廷女侍卫的标准被教养着,是皇权的维护者*、是“秩序”的维护者&,她想救杨帆*,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xìng命,但是自始至终她都不曾有过反抗的念头&。她的一切想法&、一切思路,都是在皇权秩序下如何救出丈夫&。

    不同的教育*^、不同的经历、不同的人生,人的想法就会截然不同^&。

    如果说^&,这么多年来,小蛮一直就是一个秩序的维护者&,那么&,天爱奴呢*?

    天爱奴正在抄经&*。

    净心庵住持禅房里&&,司礼卿裴宣礼的夫人岳氏又跑来向定xìng师太哭诉了*,净莲小尼依旧坐在一边&*,悬腕持毫,心无旁鹜地抄着金刚经&^,这部经她已经抄了八十遍*^,现在正抄第八十一遍&^。

    她一边抄经,一边默诵经文&,渐渐有了些不同寻常的感觉*。她觉得她已经明心见xìng、五蕴皆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佛就是我,我就是佛了^!她已经了悟佛经的真谛*!

    岳夫人哭诉道:“师太&&,我那夫君这回恐怕是坐实了罪名了&,他们为我夫君罗织了好多罪名,现在又抓了一个什么羽林郎将叫杨帆的^^,说是受冬官尚书李游道收买^,我那夫君就是居中联络之人。

    天呐*,我家夫君几时与此人有过勾连!”

    净莲小尼悬笔纸上,沾沾自喜:“这感觉就是顿悟吧,其实我挺有慧根的^?^&!?br />
    “杨帆”二字入耳&,她的笔尖应声一沉^^,在刚刚写好的《金刚经》上染下一团墨迹。

    刚刚顿悟成佛的净莲小尼眸波一冷*^,要化身阿修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