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龙潭雌虎

    推事院的大门如今因为有奉宸卫官兵在此把守&,显得格外森严。每一个进入推事院的人,都会受到严格的盘查^,白天尚且如此*,夜晚这里的防卫之严就可想而知了*&。

    一位骑士策马来到推事院衙门前&,从马上跃下来*,把马牵到一边,拴到系马桩上*,又从马背上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革囊,大步向门口走去*,看其穿着^,乃是一身大理寺监丞的官服^^&,身材瘦削&*,一脸胡须&。

    “站??!你是干什么的^?”

    一个奉宸卫士兵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那人摇着马鞭*,笑微微地答道:“本官乃大理寺监丞龙川^&,昨儿就听说推事院这里出事了,呵呵,今天居然调了兵来守卫,咱们这位来中丞还真是有面子??^!”

    他一面说着,一面从腰间摸出一枚鱼符&&&,泰然地递给那个士兵*。那士兵接过鱼符,认真检查了一番*,确认无误后^,递还给他&^,又对他道:“阁下到推事院来,有什么公干吗*?”

    “龙川”拉开革囊叫他看了看,答道:“这里有些案卷属于要件不齐&,我大理寺少卿吩咐&,得退回来由御史台补齐一应要件,才能批复存档?*!?br />
    那士兵退到一边,向他摆了摆手,“龙川”便收起革囊*,步履从容地向院中走去&*。

    这个龙川自然就是天爱奴假扮的了。

    天爱奴当rì闯入推事院,依着她以前对监牢位置的记忆一路摸过去&,找到门户之后。就大开杀戒,一路过关斩将*,等她冲进牢房才发现:杨帆并没有关在这里。

    牢里的犯人一则不知道她的身份,二来也确实不知道杨帆的监押之处*,天爱奴匆匆查过各间牢房,不见杨帆踪影*,又探问几声&。根本无人回答&,天爱奴见此情景,二话不说*&。立即反身掠去&*。

    她是一个受过严苛训练的刺客*,对于时机的把握最是清楚^。她悍然杀入大牢*,看似鲁莽。实则早已做过通盘考虑&,她认真估算过她在监牢里能够停留的时间*,这时间大概只够她从狱卒那里拿到脚镣钥匙,找到杨帆,破门而入,救他离开。

    时机稍纵即逝,她如果能够顺利救到杨帆*,二人此时已经开始杀出重围了,如今逐间牢房寻找他已经耗费了不少时间*,不能再耽搁下去。否则外面把牢门一封,连她都得被关在这里不能离开了^。

    天爱奴一见事机不对&*&,返身便走,她刚刚闯过甬道^^,巡弋至此的执役公差们就发现了两个死亡的看门狱卒&*。纷纷闯了进来*^,天爱奴杀出重围,遁入夜幕,等到四处的公人执役纷纷赶来^,天爱奴早已鸿飞冥冥^。

    如果天爱奴能事先抓住一个游哨逼问一下&&,或许就会知道杨帆被关押的准确所在了*^?^?墒翘彀菜闶敲χ谐龃?。她在劫狱前什么可能的变故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想过牢房里已经关满了犯人*,杨帆被关押在外面临时腾出来的牢房里&。

    不过这对她的营救结果其实没什么影响,因为关押杨帆的临时牢房过于简陋,为了防止犯人越狱,便在他身上加了重镣,天爱奴就算找到他的准确所在,也不可能在公差执役们闻讯围拢过来以前帮他解开束缚&。

    第二天夜里,阿奴还想潜进推事院却已不可能了,此处本就是依靠夹墙建成的^^&,四下里一片空旷^,在奉宸卫的官兵把守之下,她若潜进根本无所遁形,老远就会被人发现。天爱奴无可奈何^,只得离去,今天便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混进来。

    天爱奴大模大样地走进推事院*,东张西望地看了一阵,恰好送菜贩子出去的郑小布回来^,天爱奴便迎向他&,含笑问道:“劳驾*!我是大理寺派来退返要件不全的公文的,初次过来,不识路径&,请问要到何处交接?*??”

    郑小布道:“你往那边走,拐过去第二排房子第三间就是*,那门口挂的有牌子,上面写着‘台院衙署’呢!”

    天爱奴点点头道:“多谢&!”便转身按照郑小布的指示向那边走去。

    天爱奴在小巷中^,已经从那见sè起意的龙川口中问清了她所需要知道的东西,而且打听到这是龙川升职后第一次来推事院办事,便更加放心了&&*^,如果那负责交接的人员认识龙川,她就得更加谨慎才行。

    天爱奴赶到台院衙署&,办公的书吏将革囊中的卷宗取出来逐一做了登记&*,写了一式两份的交接册子,与天爱奴分别签字画押^^,天爱奴揣了回执,走出衙署,便在院中转悠起来^^,手里不用提着厚厚的一只革囊,她的行动更不引人注意了^。

    此时*^^,徐有功和侯思止在公堂上大打出手*,来俊臣闻讯赶去*,怒不可遏地吩咐道:“把杨帆暂且收监,叫来子珣审完手头的案子之后便接手提审杨帆*!你们两个,跟我来!”来俊臣拂袖而去&,徐有功和侯思止气冲冲地跟在他后面,一起离开了^。

    天爱奴在推事院里转悠半天^,始终摸不到头绪,她正想冒险抓个人,到僻静处逼问杨帆的下落,忽然看见从一处两重檐的公事房里拥出来几名执役,押着铐镣加身的杨帆。

    天爱奴一眼看到杨帆,心猛地一跳*,随即就像停止了一般^,沉沉地压在胸膛里一动不动^^,直到那些人押着杨帆向她这边走过来,天爱奴才如梦初醒,急急收回痴迷的目光^,霍然转过身去*,这时心脏才又“嗵嗵”地跳起来,犹如擂鼓^。

    “哗愣愣”的镣铐声由远及近*,天爱奴的心跳声也是越来越急,她下意识地去摸刀柄,手心已经沁出细细的汗水^?^&?墒乔≡诖耸?,一队换岗的官兵悠悠然地从远处走过来&*,天爱奴想到杨帆身上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又咬着牙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杨帆在执役们的押送下拖着沉重的脚镣向后院艰难地走去&,那副沉重的脚镣估计有十多斤重*^&,仿佛脚上捡了两个铁砣&**,中间不到一尺长的铁链足有鹅卵粗细^,想用手提起锁链又嫌太短,只能靠双脚拖着**,足踝磨得血肉模糊,天爱奴蹑在后面^&,瞧见他双足模样,好一阵心疼。

    推事院里这时节正是忙碌的时候,有大理寺*、刑部、洛阳府等处赶来办事的公差^,有奉宸卫的官兵,有推事院里的公差押着犯人回牢或者从牢中提出犯人^,天爱奴大摇大摆地跟在那些差役后面,走得从容不迫*,根本没人过问^。

    投役们押着杨帆*,到了临时监牢区,把他押进去^^,重新用固定在墙上、地上、梁上的铁链把他锁好,最后一个出来的差人刚想上锁,却发现那挂在锁环上的锁头竟然是锁着的&*,不禁没好气地叫道:“张头儿,张头儿&,开锁啦!”

    这时那几个差人已经走开,这落在最后的一个差役又向房山墙面处走去^,扬声喊那张立雷来开锁,天爱奴一看机会难得*,立即闪身过去,先往那锁上和门上看了一眼。

    这牢房是临时改装的*^,原来是用来储放文房四宝*、办公用具的所在,所以房门单薄&、锁头也不大^,天爱奴自忖一脚就可踹开,不虞断了后路,马上毫不犹豫地闪进门去^。

    杨帆忽见一个大理寺官员佩刀闯入,心头顿时一紧&&&,经过朱彬的暴死&,他可是提高了jǐng觉^&,杨帆马上攥紧铁链*&,可惜他的活动范围有限,如果来人当真有恶意^,恐怕他十成武功也发挥不出一成。

    “噤声,我是来救你的^&!”

    天爱奴也怕他高声呼喊*&,急忙用本来的声音说了一句,杨帆的身子登时一震。这时^,张立雷一瘸一拐地走过来,那个差人向他发牢sāo道:“张头儿*,人犯没回来呢,锁头挂在上边不就行了嘛,锁上干哈*,还怕人偷锁头不成^*^?”

    张立雷哼了一声道:“老子每天不是开门就是锁门*,都习惯了^*,顺手就给扣上了,不成??^^?”

    天爱奴闻声向旁边一闪,细一思量,又担心有人探头往里看^&&,忙飞身一跃,闪到了墙边那具书柜的上面。这房间里头既没有窗子也没有灯,光线非?;璋?,门口有光线照入,显得比较亮堂&&,跃到贴墙的书柜上方,再伏下来,就算认真打量也很难发现有人。

    张立雷开锁的时候,那差人果然探头往里边扫了一眼&&,等他缩回头去*,房门咔嚓一声锁上了&&,室内唯一的光线来源就只剩下门隙里传进来的那一点点微光。

    杨帆瞪大眼睛看向书架,昏暗中,书架都只剩下一个朦胧的影子*,更别提伏在上边的人了,他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低声唤道:“阿奴?”

    天爱奴听到他唤自己的名字,心中忽然一阵激荡,忍不住便要掉下泪来&。她吸了吸鼻子^,纵身从书架上翻落下来,轻轻走到杨帆身边^*,一声不吭^,只是伸手摸了摸铐他手上的铁链,试着用力拉了一下。

    杨帆低声道:“没用的,这铁锲不是牢牢地嵌在梁柱里,就是用大锤夯进地底的&,根本拔不出来?&!?br />
    天爱奴还是不说话,只是顺着一条铁链摸过去,纵身跃上房梁&,又仔细摸索一阵,知道想把它拔出来确实不可能,只好从上面跳下来,缓缓拔刀出鞘。

    杨帆摇摇头^,又道:“不必试了,这铁链原本是用来把人悬在空中施刑用的*,粗重结实,钢刀难断*,除非你手中的是传说中的什么神兵利器*,可以削铁如泥!阿奴*,你什么时候来了洛阳?”

    P:诚求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