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无罪开释

    第三百九十八章无罪开释

    当狄仁杰七人进入大殿之后,武则天的jing神又抖擞起来,她的脊背挺得笔直,用清朗的声音道:“你等谋反,意图不轨……”

    “陛下臣等冤枉,还请陛下为臣等昭雪”

    狄仁杰不慌不忙,声音同样响亮之极?;实劭锨鬃哉偌橇?这就意味着整个事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虽然狄仁杰在狱中并不了解外界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已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心情反而不太急迫了。

    “你们亲自签字画押的罪状就留存在宫中”

    武则天转向上官婉儿,道:“婉儿,念出他们自承的罪状”

    上官婉儿拿起狄仁杰等人亲承罪行的供状,朗声道:“除魏元忠外,你等六人,皆在供状上承认‘反是实’,这是你们亲笔签下的供状”

    狄仁杰立即道:“是臣确曾自承罪状,但是臣等说的是‘大周,万物维新,唐室旧臣,甘从诛戮,反是实*?!⒎侵挥姓庖痪洹词鞘怠?br />
    武则天眉头一皱,把这句话仔细咀嚼了一句,登时听出了其中不甘与愤懑的味道,她叫校把那份罪状拿来,再度仔细看了一遍,果然发现了一些异状^**。他们的画押,本该是签在罪状的最右下端的,但是这供状上的画押是紧挨在“反是实”三个大字下面的。

    狄仁杰等人都已做了多年的官,不可能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以前看时不会注意这些细节,而此时狄仁杰一说,再仔细看这供状,尤其是供状左侧不甚平滑的边缘……,显然,这份罪状在他们画押之后被裁剪过,前边应该还有一行字才对

    狄仁杰沉痛地道:“来俊臣素有恶名,但有人犯到他的手上,绝无幸理^。明明无罪,若不肯供,也必动用酷刑,臣等老迈,实恐酷刑加身,生死不得,是以被迫认罪^^。之后,臣曾写下血书,向陛下鸣冤的”

    任知古马上道:“臣等若真的犯下谋反大罪,哪有一审即招、坐以待毙的道理,还请陛下明鉴”

    魏元忠知若洪钟地道:“臣是坚决不认的,结果侯思止马上就把臣倒吊起来,若非臣欺他不识字,巧用律法诳他,以臣老迈之身,只消吊上半ri,便已一命呜呼了”

    武则天沉闷地道:“你等说,承认罪名是担心遭受酷刑,可是朕曾派通事舍人齐峰视狱,尔等为何不向他鸣冤,反而呈上《谢死表》只求速死?而且,齐峰视狱时,见你等悠闲自在,无人受刑啊”

    狄仁杰回顾任知古*^、裴行本等人,然后一起道:“臣等未曾有《谢死表》上达”

    裴宣礼这时也壮起胆子,叩头道:“臣不敢君前失仪,还请陛下恩准,臣方敢宽衣,请陛下看一看臣身上的累累伤痕”

    武则天与李昭德对视了一眼,道:“准”然后她又对上官婉儿道:“将《谢死表》传看于他们”

    校展开《谢死表》,在七人面前徐徐走过,狄仁杰等人看罢《谢死表》,一起摇头道:“这份谢死罪,不是我们七人中任何一人所写,底下的署名虽然着意慕仿,依旧与臣等笔迹有所不同,此为伪造”

    武则天的目芒收缩了一下,沉声道:“昭德,你看一看”

    李昭德与他们共事多年,彼此的笔迹都是熟悉的,他仔细看了一遍,抬头对武则天道:“陛下,这七人的笔迹,臣只认得狄仁杰、任知古*、裴行本、魏元忠四人笔迹。这份《谢死表》上,没有一个字是出自他们笔下”

    武则天听了这句话,挺拔的脊背微微有些弯下来,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狄仁杰悲愤地道:“臣奉公守法,忠于皇朝,素来不曾结党营私,此次被诬判逆,实不知依据何事。陛下有所不知,臣在狱中,还有判官王德寿,授意臣攀咬平章杨执柔,说是据此可以为臣减轻罪罚,而他则籍此功劳平步青云……”

    狄仁杰说到这里,已是老泪纵横**。魏元忠是御史右丞,也是法司出身,对刑狱诉状之事最为清楚,立即嗔目大喝道:“陛下,从来俊臣篡改供状*、伪造《请死表》,就足以证明臣等冤枉了”

    裴行本道:“陛下说,曾遣使视狱。臣等本来受严刑拷打,并关于狱中,久不见天ri,忽有一ri,来俊臣强迫臣等换上新衣,于庭院中放风,臣等便知有些蹊跷,用心观察,果然发现一位天使远远巡察,臣等曾高声鸣冤,不料那位天使竟急急走避,臣等有心鸣冤,然则求告无门呐”

    这时,裴宣礼已在两个小太监的帮助下宽去上衣,向武则天含泪说道:“陛下,请看臣所受酷刑拷打”

    “啊”

    一眼看清他身上伤痕,上官婉儿不由轻呼一声,掩住了嘴巴***。

    自从武则天下令停止执行死刑之后,来俊臣已经发觉有异,停止了对他们的用刑逼供,但是受刑者身上累累伤痕,迄今还不曾痊逾^**。裴宣礼徐徐转身,只见他胸前背后,两条臂膀,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身上伤痕累累,许多伤处还在渗着血水,看着怵目惊心。

    裴宣礼道:“臣下身也是伤痕处处,只是君前实在不宜检视,然则这些伤痕,足证臣没有虚言了”

    武则天慢慢张开眼睛,看了看裴宣礼身上新伤叠着旧伤的累累伤痕,缓缓说道:“众爱卿……受苦了*。朕,以女子之身而成帝王,朝野上下,总有些人不甘心,谋反的人太多了^^。所以,朕对谋反,一向是宁枉毋纵的

    来俊臣上承朕意,窥伺朕心,奉迎讨好之余,不免有些失措的举动*。你们应该记得徐敬业和李冲先后谋反,朝中多有宗室*^、大臣暗中为策应,当时若非来俊臣等人严厉办案,挖出这些内激ān,朕的江山,恐崩溃于一夜之间……”

    武则天语气稍稍一顿,又道:“此案,你们受了冤枉,也是因为你们平素与东宫过从太密,予人口实,授人把柄之故*。今后,亦当自省。朕是愿意与诸卿和平相处,共治天下的,只要你们忠于朕,忠于朕这个皇帝”

    武则天说到这里,转而对上官婉儿道:“叫御史台销案,派内侍护送七人,以步辇送回府去*。一应人犯,全部释放,发还没收的财产”

    ※※※※※※※※※※※※※※※※※※※※※※

    魏王武承嗣听说七人被释放,不由大失所望,立即匆匆入宫去见天子。虽然他知道皇帝近来不大待见他,不过如果狄仁杰等人无罪开释,官复原职,他与宰相们这一战可就一败涂地了,就算硬着头皮,他也要出头。

    武则天处理了此案,立即回飞香殿歇息了。没多久就传来消息,来俊臣入宫请罪,武则天没有见他,只吩咐他回去听候处置,便把他打发回去了^*。来俊臣刚走,武承嗣就到了*。

    对于武承嗣的到来,武则天似乎并不意外,听人传报之后,只是略一沉吟,便吩咐道:“叫他进来吧”

    武承嗣急急走进飞香殿寝宫,就见武则天高卧榻上,沈太医正坐在她的身上,轻轻给她按摩着头部,武承嗣连忙上前见驾,武则天闭着眼睛,淡淡地道:“坐吧,你来见我,有什么事吗?”

    武承嗣刚刚坐定身子,连忙倾身道:“姑母,侄儿听说,狄仁杰、任知古等人都被无罪开释了?”

    武则天轻轻地“嗯”了一声,道:“怎么?”

    武承嗣急道:“姑母,这样处置不妥啊虽然如今证明了来俊臣办案粗暴,纯以酷刑逼供,然而这就一定可以证明他们没有罪吗?出现在东宫的那份密信是怎么回事?如果换一个能吏,未必就不能查出真相来

    来俊臣以酷刑炮制证据,不假可是他们贼心不死,一意恢复李唐江山,却也未必就是假的^^^^。姑母不能因为来俊臣审出的口供不实,就认为他们一定是受了冤枉,姑母若就此把他们放了,恐怕会后患无穷”

    武则天淡淡地道:“朕已经有所打算,你不必再说了”

    武承嗣气极败坏地道:“姑母慈悲为怀,只怕他们反认为姑母软弱可欺??銮?似来俊臣之流,虽然手段粗暴一些,对姑母却是无比忠心,如果姑母这么做,以后再有人心怀不轨时,恐三法司有所顾忌,再不敢全力以赴了”

    “朕已有所打算”

    武则天又强调了一遍,似乎头痛的厉害,她蹙紧眉头,挥挥手道:“朕心里很烦,你不要聒躁了去吧”

    武承嗣看看武则天满脸的不耐烦,yu言又止,只得起身道:“是那么,侄儿告退”

    武承嗣躬身离去,武则天长长地呼了口气,心中只想:“陷害太子用厌咒害朕的是三思,东宫投书陷害宰相们的是谁?是三思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看承嗣这般急切的模样,或许是出自他的手笔?”

    武则天思来想去,越想越烦,忍不子了挥手,沈太医见状,连忙停下手^^。武则天静了片刻,唤道:“团儿……”

    左右侍候的宫娥太监面面相觑,半晌,才由新任的宫廷女官首领罗紫衣欠身答道:“大家,韦团儿勾连外臣,陷害太子,已经被大家杖毙了**?!?br />
    “哦……”

    武则天轻轻拍了拍额头,苦笑一声,喃喃地道:“老了,真的老了**?!?br />
    她喟然一叹,对罗紫衣道:“紫衣,你去史馆,告诉婉儿,明ri早朝之后,叫羽林左郎将杨帆于武成殿见驾”

    p:时近中旬,诸友可有订阅月票了么,诚求支持

    ~(未完待续。

    u

    (无弹窗)s(..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