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瘟郎中回衙

    又是一天早上,满城的钟鼓声刚刚敲过第八百记。

    刑部衙门一如往常,前面叮叮当当的走着的是戴着枷锁镣拷的囚犯,后面是拖着风火棍,懒洋洋地晃在长廊下的皂衣公差&&。有那抱着行本匆匆行走在各司署前的小吏,迎面看见一位职衔高些的上司,便停下来,恭敬亲切地打声招呼^。

    似乎又有不同,今天衙门里的人比往常多了些,或许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些不必一大早就到衙门里报到的人也早早赶到了,又或者一些到了衙门就喜欢待在公事房里的人,这时也在院子里晃悠,找人拉扯几句&&*。

    莫非……,今天是发饷的日子?

    衙门西北角有一片灰色屋檐的院舍区,那就是刑部公厨^。在炊烟停了多日之后,今儿那片院落的上空一大早就又开始冒出淡淡的炊烟了^。

    衙门里的胥吏公差见了面,都要停下来打声招呼,打招呼的话都是大意相同的一句:“瘟郎中回来啦”

    说完大家便心照不宣地一笑,各自点点头,也不知道明白了什么,便错肩而过^。

    有些多少担些差事、身上有职司品级的官儿,哪怕是个从九品下的小小掌固官,不免也要端着些架子,见了胥吏公差他们自然不动声色,见了同等品级的官员也只是点头一笑,只是那笑容比平时多了一层莫名的意味。

    只有当他们遇到他们的上司,而且是平素极亲近的上司的时,才会忙不迭凑上去,露出比那些胥吏公差更急切的表情,急急说道:“瘟郎中回来啦咱们该如何行止?”

    他们的上司几乎都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言辞,把脸一板,沉声训斥:“管好自己的嘴,做好自己的一到处打听什么两尊菩萨打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划脚了?这事儿才刚开始懂吗?”

    那些小官儿不管是懂了还是没懂,只管把头扑愣愣地点着,仿佛已经全都懂了。谁也不知道他们打的这是什么禅语,不过今天整个刑部都像是因此笼罩了一层神秘而朦胧的气氛^&。

    “瘟郎中”自然就是杨帆。他一招“瘟疫计”把整个刑部都折腾的人仰马翻,他自己却躲进白马寺享清闲去了。从那一日起,他便被起绰号成风的官场中人送了个雅号“瘟郎中”*^。

    还是崔侍郎的那处公事房,还是刑部五大郎中。

    “温柔一刀”陈东、“所窗大斧”皮二丁*、“难下笔”孙宇轩&*、“趟地瓜”严潇君,以及新得雅号“瘟郎中”的杨帆正襟危坐*。

    泥胎木雕崔菩萨从屏风后面缓缓走出来看看这五盏不省油的灯,轻轻咳嗽了一声。

    五人一起起身向崔侍郎致敬:“下官见过侍郎”

    “诸位请坐”

    崔菩萨在上首坐了,双手按了按,五大郎中“唰”地一声各自归位*。

    崔菩萨又咳一声,道:“前些日子,我刑部有多人患了急病,其状近于瘟疫,朝廷小心起见,将染了急症的一应公员暂且隔离,嗯……衙里的事务也不免受了些影响&&*?!?br />
    谁都知道前几天那些“急疫”是怎么回事,可是不能摆在桌面上谈的就是不能谈?;蛔餍形橹腥舜丝膛率窃缇腿饺?用身体说话了,堂上这几个人却都是一脸的坦然,仿佛崔元综说的是真的一样*。

    崔元综又道:“如今尚医署已经查明,此乃虚惊一场,各司公员都到齐了,这些天耽搁的一些事务也得抓紧时间办了,要不然就要过了朝廷规定的时限?&!?br />
    崔元综捂着嘴唇咳嗽一声从案上掂起一份厚厚的卷宗,轻轻抚着硬硬的牛皮纸封面,眼皮也温柔地垂着,仿佛正抚摸着他最宠爱的妾侍花影姑娘那皮鲜肉嫩如缎子般光滑的的肌肤。

    老崔摸挲了半晌才缓缓说道:“昨儿,从大理寺移交过来一桩案子,因为御使台有疑议而大理寺坚持自己的半决,所以依例当由我刑部复审?!?br />
    崔元综说到这里轻轻抬起头,瞟了杨帆一眼,似笑非笑地道:“这桩案子,与杨郎中经手的那桩案子,有着莫大的干系&。依例,该由杨郎中审理,本官昨日也同孙郎中磋商过此事,陈郎中也是这个意思,杨郎中……?^&!?br />
    杨帆笑了笑,挺直了腰杆,正容道:“既然这是惯例,且侍郎已有安排,下官自当遵从口只是……”

    他的嘴角翘了翘,讥诮地道:“如果书吏衙差突然再患急疫,那下官这两桩案子怕是又要审的遥遥无期了?!?br />
    听了这句话,陈东的脸色微微有些不自在,迅即又做出一副很从容的样子^。崔元综见他答应,却是暗暗松了口气,连声道:“不会的,不会的,本官保证,绝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皮二丁^、孙宇轩^、严潇君都用一种带些异样的神情看了他一眼,杨帆先前玩的那一手,可不像个官场新丁,他们才不信杨帆对于这桩从大理寺转过来的案子一无所知,既如此,杨帆还肯干脆地答应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这事就耐人寻味了*。

    三位郎中里面,只有严潇君看杨帆的目光隐隐带着一丝同情&**。

    老严也是个损人,当年还是个小衙吏的时候,只因为一个瓜农拒绝无偿送他个瓜吃,他就能跑到县衙,编出一套盗贼隐于瓜田的瞎话,结果把人家的瓜田趟得无瓜可收,以他那等睚眦必报的性子,对杨帆整治那些藐视他的书办小吏衙差公人的手段是很欣赏的。

    所以,老严此刻对杨帆颇有一种识英雄重英雄的感觉**&。

    杨帆又是一笑,说道:“下官执掌刑部司,不知对本司的吏目公人可有处断之权?”

    崔元综不知他何以冒出这么个话题,不禁有些意外,想了想道:“是吏而非官?”

    杨帆点头道:“是”

    崔元综微笑道:“那自然是有权处断的^*^。只不过,书吏也好,衙差也罢,大多都是子承父职,世袭此业,除非大错素来没有开革一说口……”

    杨帆启齿一笑,淡淡地道:“侍郎言重了,下官不是想开革什么人,只是上次升堂,觉得那个名叫袁寒的副班头儿用着挺顺手的,如今就要他做了班头吧”

    崔元综呆了一呆,清咳一声道:“一个普通公员,迁佐之事,郎中自定便是,这就不用说于本官知道了**?!?br />
    杨帆欠身道:“是”

    严潇君看向杨帆的目光又多了一份欣赏的味道:“那个班头莫求受陈东指使要他难看,他就能放下郎中的架子,跟这不入品的小吏狠狠地计较一番,我辈中人果然是我辈中人从此吾道不孤矣”

    陈东眼中却是飞快地闪过一抹轻蔑,当朝五品&、堂堂郎中,那也是刑部里数一数二的大员,居然跟一个不入流的小吏斤斤计较,此人的心胸眼界不过如此,能做出什么大事来?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猜错了,杨帆还真不是辎铢必较^^、睚眦必报的性子,他之所以要在意这件事,是因为他来刑部时间太短*。要获得下属们的服从,一个是威,一个是能,两者缺一不可&。

    能力方面,只要他能把这件三司棘手的案子处理圆满,就可一叶知秋,足以获得刑部大小官员**^&、属吏,乃至三法司,乃至皇帝的认可。

    而威,却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可能每个人都有权力杀人立威的,六部这等所在不是军队,这等官僚聚集、文臣集会之地,也不可能让他动用军法来杀人立威。所以这是一个缓进的过程,要等到“这儿,是我在管”这个意识灌输到每个人心里,他的威自然也就树立起来了,他现在所做的,就走向刑部司所有属吏灌输的第一次理念。

    他没有闲功夫时不时地还要跟他手下那些属吏公差扯皮,弄不好也要被个亭长*、掌固一类的小官在关键时刻坑他一把,逼他也学“所窗大爷”皮郎中,狼狈不堪地爬窗子取公文,贻笑大方。经此一事,谁再怂恿底下的人扯他后腿,那些人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崔元综神情一肃,道貌岸然地道:“好啦,也没旁的事,只走向大家交待一下,杨郎中所审案件,事涉三法司,所以需要各司协助时,诸务不得怠慢。另外,杨郎中刚刚到任,事务难免生疏,陈郎中久在刑部,杨郎中有什么事与你磋商时,还要多多相助才是&&^^!?br />
    “是”

    “谨遵侍郎吩咐”

    “多谢侍郎维护”

    五大郎中l齐起身,向崔元综施礼,恭送菩萨归位。

    崔元综便向屏风后面走去&*&。

    “诸位,告辞”

    皮二丁率向向众人拱拱手,飘然走了出去。

    孙宇轩略一犹豫,向杨帆拱拱手道:“大理寺移交来的这桩案子,案件本身或不复杂,但是牵涉到三法司所有衙门,这就复杂的很了,杨郎中,谨慎些”

    冲着那每天不断的免费小酒儿,孙宇轩还是提点了他一句*。

    严潇君也是一笑,说道:“这样的案子,不好判呐本就是一潭混水,哪里搅得清呢?怎么着能让三法司都留些面子,那就圆满了*。呵呵,粗鄙之见,还请参详&。告辞”

    冲着杨帆的性子他颇为欣赏,老严也提点、了一句。

    陈东听着,脸就有点黑&。杨帆的脸不算很白,比起他来,却是玉面朱唇,俊面小生了*。

    旁人走了,陈东却走不得,因为他和杨帆本就在一处作官^*。

    于是,一个黑脸^、一个白脸,便一起回了刑部司。

    (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