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妙人儿

    晨曦斜照,崔侍郎一手负在身后,在一个幽静的院落里,悠闲地喂着他的那只八哥儿。

    廊下挂着一只精致秀雅的鸟笼,一只通体黑色^、喙足鲜黄的八哥儿用它有力的双足抓着栖杆儿,鸟颈一探,便发出清脆的叫声:“你好”

    崔侍郎用喂食秆挑起一抹拌了鸡蛋清的炒米,递到那八哥儿跟前,看着它一口吞下,眼角的皱纹都笑的柔和起来&。

    “侍郎”

    皮二丁快步走进来,对崔侍郎道:“侍郎,杨帆今日升大堂问案了?!?br />
    崔侍郎不慌不忙地道:“哦,审的哪一桩呀?”

    皮二丁道:“审的常家老妪殴死儿媳一案?!?br />
    崔侍郎呵呵笑道:“由他去^。这件案子,现在还有谁关心呢?!?br />
    皮二丁蹙额道:“此人能审什么案子,根本就是胡闹”

    崔侍郎撇撇嘴道:“来俊臣一个泼皮^、侯思止坊间卖饼的,都能身着朱紫,成为朝廷命官,武将做文臣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这位女皇帝,用人一向不拘一格的?!?br />
    崔侍郎说着,又舀起一勺鸟食,“啾啾”地逗那八哥吃食。

    八哥在说人话,崔侍郎却在说鸟语,倒也有趣^。

    皮二丁道:“下官只是觉得,虽说那陈东不太识相,假以时日,咱们未必就不能降服于他,如今杨帆刚到刑部,就搞出这么一档子事来,弄不好,咱们刑部就成了众矢之的,那就得不偿失了?!?br />
    “有些事,是咱们事先无法预料的,就如这潘君艺之死;有些事,是咱们知道了也不可能改变的,就如这杨帆到刑部来做官&?!?br />
    崔侍郎叹了口气,对皮二丁道:“你看这鸟笼,一根粗大的毛竹,横截竖劈,锯成筒、劈成片、钎成条^、削成篾^、拉成丝……,那一根根的竹签和竹篾儿横竖交叉,错落缠绕,就成了这只笼子。

    结实吧?华丽吧?它呀,就像咱这刑部,这签啊篾啊条啊片啊,各不相同,又各有用处,你要是从里边贸然抽去一根竹球者竹篾,‘砰’整个笼子就散了架”

    崔侍郎转过身,微笑着对皮二丁说:“老夫也嫌这武夫碍事,一开始曾叫王丸试过他,本以为他是个没心机的莽夫,略施小计就能让他滚蛋,或者从此乖乖地蹲在那儿别言语,不成想他却不蠢!?br />
    崔侍郎把双手往身后一背,举步向厅中走去,悠悠说道:“老夫要想把他踢出刑部,自然有的是手段,可是那就太明显了&。他是皇帝亲自安排的人,崔某人这么做是要在刑部一手遮天么?你不要看傅游艺,傅游艺是倒了霉,可当初把他排挤出政事堂的那些宰相们又有什么好下场了?”

    皮二丁欠身道:“是”

    崔侍郎淡淡地道:“由他们斗去去,他们谁垮了都好,最好一起垮了。不得已时,老夫再来收拾残局。至于你,不要急,这个刑部司,早晚是你的”

    ※※※※※※※※※※※※※※※※※※※※※※※※※

    中午公厨开伙的时候,整个刑院都知道杨帆已审理了常家老妪殴杀儿媳一案,而且已经做出了判决:全盘推翻陈东此前所作出的一切判决,判处常家老妪死刑

    刑院中隐隐有暗流涌动,但是没有人做出明显的反应,因为现在的重点在于潘君艺被杀一案。

    陈东在暗中冷笑:“现在常家老妪死不死的全无关系,问题是,第二桩案子你如何判决?刑部和大理寺在对峙,魏王和梁王也在对峙,不管你倾向于哪一边,另一边都会像一群疯狗似地扑上来,看你如何应对?”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中午还坐在桂树底下跟一群书吏公差扯皮聊天、淡定自若的杨帆当天下午就一鼓作气,开始审理潘君艺被杀一案,而且当堂就做出了宣判,判决结果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大理寺的判决是:常之远当为潘君艺抵命。

    御使台弹劾的是:大理寺断案不公,有官官相护之嫌,常家小儿罪无可恕,情有可原,应当减罪一等,判予流放^。

    杨帆的宣判结果是:常之远杀人无罪

    消息像一颗惊雷,在整个刑院炸开了。

    听说杨帆开始审理潘君艺被杀一案,就变得不再淡定的崔侍郎一直在公事房里等消息,当皮二丁风风火火地冲进公事房,把这个判决结果禀报崔元综后,崔元综一时忘形,竟然揪下几根胡须。

    老崔气极败坏地道:“杨帆这是在玩火”

    逡巡在大堂外面一直等候消息的罗令也一溜烟儿地跑回去,把杨帆的判决报告了陈东,陈东听了惊怔半晌,才愕然吐出一句话:“他这是玩火自残”

    陈东在房间里急急转悠起来,杨帆要发疯,要自取灭亡,他自然乐见其成,可是他要把这天烧出一个大窟窿,谁替他去堵?到那时杨郎中完蛋大吉,岂不是他陈郎中替人揩屁股?

    三法司中,如今以刑部的实力最弱,虽然来俊臣已经垮了,可是御使台的余威一时还未能散去,大理寺本来是跟刑部同气连枝,联手抵制御使台的,如今杨帆一出手直接把御使台和刑部全得罪了,这……

    陈东苦思良久,觉得该未雨绸缪,早做准备,便想去见崔侍郎,与他商量出个对策来,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谁知他到了崔侍郎的公事房,却见室内空空,陈东向崔侍郎处的书吏问道:“侍郎去了何处?”

    那书吏恭敬地答道:“侍郎偶感不适,回府歇息了&?!?br />
    陈东“哦”了一声,转身要走,书吏又道:“好教郎中知晓,侍郎已派人去政事堂告了假,大概明后几天也不能来了?!?br />
    陈东呆了呆,在心底狠狠地咒骂了一句:“这只老乌龟”

    ※※※※※※※※※※※※※※※※※※※※※※※※※

    次日一早,适逢刑部旬会。

    崔侍郎不在,刑部里头就属杨帆职位最高,所以这旬会由他主持。

    杨帆的公事房里还是头一回这么热闹,几位郎中都来了。

    孙宇轩和严潇君是最先到的,虽然说杨帆现在这样子有点疯狂,不过反正牵连不到他们,两位郎中毫无压力,既然已经向杨帆示好了,在他垮台之前就继续捧场吧。

    皮二丁是第三个到场的,崔侍郎“生病”,就表示他这一派将彻底袖手,由着杨帆折腾。所以皮二丁不置可否,也谈不上冷杨帆的场。

    陈东的签押房就在杨帆的对面,咫尺之隔,却是最后一个到的,杨帆不为己甚,等他坐了,这才清咳一声,道:“侍郎身体不适,已向政事堂告了假。侍郎不在的这几天里,就由杨某主持刑部事务。今天是旬会,冯主事……”

    冯西辉会意,马上拿起卷宗读起来,杨帆特意把自己昨天所处理的两桩案子放到了最后,等到前边几桩案子都议过了,冯西辉提起他昨天刚刚处理的两桩案子,公事房里马上静了下来,只剩下冯西辉琅琅的声音。

    等冯西辉说完,杨帆道:“对于这两桩案件,诸位郎中有什么看法?”

    皮二丁^、孙宇轩、严潇君不约而同地看向陈东,陈东眉头紧锁,沉吟半晌,缓缓说道:“杨郎中是否……再慎重一些?”

    杨帆笑吟吟地道:“陈郎中以为,本官所判,有何不妥?”

    陈东再度沉默,沉默半晌,苦笑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杨帆笑道:“既然无话可说,那就这样通过了”

    众人还是无语,杨帆拍拍手道:“好啦,诸位郎中都回去吧,崔侍郎不在衙里这几天,咱们得把这刑部维持好了,免得侍郎回来寻咱们的麻烦,哈哈,这就请回吧”

    皮二锻孙宇轩、严潇君并不多话,起身向他拱拱手,便无言地离开了。陈东却依旧坐在那儿,一脸阴沉。杨帆盯了他一眼,问道:“陈郎中,莫非还有话要对我说?”

    陈东犹豫片刻,缓缓说道:“陈某当年,曾经审过一桩案子?!?br />
    “哦?”杨帆眉锋一剔,缓缓坐下。

    陈东眯着眼,也不看杨帆,只是盯着对面那根厅柱,悠悠然道:“那时候,陈某正在汝州做判官。有一次,两兄弟到衙门里来打官司,却是因为老父过世,兄弟两个要抢父亲留下的那幢豪宅*。

    那兄弟两个,一个是老翁前妻所生,一个是续弦所生,都是嫡子,各有道理,清官难断家务事啊,那时陈某也是年轻,面对这样一桩案子,一时竟然无法判得清楚*。那兄弟两个便天天都来衙门里争吵……”

    陈东吁了口气,接着说道:“两兄弟吵红了眼,一来二去,形如寇仇。以致互相攻讦,口不择言,结果在言语之间,竟然渐渐露出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虽然他们说的并不多,却被陈某听出了蹊跷?!?br />
    杨帆是个很合格的听众,马上接口问道:“什么秘密?”

    陈东道:“原来,他们那过世的老父,却是当地一个有名的大盗团伙的头目,他们家里资财巨万,自然都是凭此不法手段得来的。结果……,那幢大宅他们自然都没有得到,不但大宅没有得到,他们的一切都没了?!?br />
    陈东呵呵一笑,抚须道:“杨郎中,你可知道陈某因何从汝州的一个小小判官调进了厩,调进了刑部,一步步走到今天?就是因为……,陈某破了这桩大案”

    陈东缓缓站起来,深深地望了杨帆一眼,微微一拱手,若有深意地道:“杨郎中,你好自为之……”

    杨帆站起身,目送他走在门外,却也微微一笑:“倒是一个妙人儿”(未完待续)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