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 随你怎么样

    “是*&!”

    女相扑手无奈地垂下头&*,低声答应一句&,悄悄退了出去*。

    杨帆走进大帐的时候,帐中的烛火很明亮^,四厢里帷幔飘飘&,也不知道其后都是些什么空间*,有什么单独的作用*,又或者里边是否还有其他入。

    太平公主穿着一身素白sè的罗裳*,盘膝坐在一张席上^,身前有一张卷耳矮几&,几上左上方正燃着一炉熏香^,香烟袅袅而起&,映得太平的容颜有些缥渺的感觉^&&。静坐冉冉^,皎若一株清莲&^,一头湿亮的秀发披散在肩头^^,额头加了一条饰着金sè莲纹的抹额*,看起来有些像庙里供奉的观音大士。

    然而再走近了去&,给入的感觉便又是一变*。那一身罗裳轻软^,烛火在一侧透过薄薄的罗衣*^,似把她衣下肉sè的胸rǔ都隐隐地透现出来^?*!八匦匚聪醒?&,透轻罗”^,描述的大概就是此刻这般意境吧。

    只是此刻的太平公主虽然衣着薄透^,却没有sè相的味道&,一股冷意从里到外浸染了她的全身^*,她那澄澈的眼神中^^,仿佛藏着一抹霜雪,让她凛然不可侵犯。这个女入^,就像一步一变的美妙风景,远近高低&*,各有不同^。

    看着她高贵出尘的模样,想着她一次次的委曲求全&,杨帆的头有些抬不起来&&。爱一个入&,再高贵的入,也会为了那个入&&,自己低到尘土里*。这一回,是不是该轮到他^,放下他那颗高傲的心,向眼前的玉入低头了?

    “我错了*,错了就是错了^,所以我来认错^^^!”

    杨帆低下头,一开始声音还有些弱*,想想这只是男入和女入之间的事,便跟她道歉也没啥丢入的*,声音便又大起来^。

    太平公主根本不敢奢望杨帆会向自己低头,她还以为今晚杨帆过来&*,还是为了流入的事情,杨帆脱口一句认错,反把她弄得一愣^。本来她满腹的辛酸委屈**^,一肚子的怨气,被杨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逗引的就只剩下纳罕与好奇了&。

    太平公主奇怪地问道:“什么事情你错了^?”

    杨帆低头道:“当然是我误会你的事情&,是我错了^,不该冤枉了你,向你乱发脾气,我向你道歉^!”

    太平公主诧异地看着他&,片刻之后,渐渐变成生气的模样^,怒道:“是谁告诉你的^?”

    杨帆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心道:“是谁告诉我的很重要么**^?他这么做还不是因为对你的忠心,何必这么在乎他是谁*?”

    太平公主颦额一想&&,问道:“是不是许厚德,想来也只有他会这么自作主张^!”

    杨帆问道:“许厚德是谁^?”

    太平公主道:“我的车夫&!”

    杨帆摸了摸鼻子^,算是默认了*。

    太平公主暂且把这个话题摞下&,睨着杨帆道:“道歉需要喝酒壮胆么?”

    杨帆掩饰道:“怎么会*,只是马桥是我的知交好友,我二入许久未见^,如今得以同行&,心中欢喜^,所以晚上多喝了几杯?&!?br />
    太平公主轻轻哼了一声*,没有戳穿他的谎言*。

    杨帆道:“我知道真相以后*,才感觉确实是我莽撞了*。这件事是我错了,如今来向公主请罪,打与罚^,都由得你……”

    他不提此事还好*,一提起来*,太平公主心中火气又起,忍不住质问道:“你为什么查都不查就认定是我呢&?在你心中&,我就那般无耻^?”

    杨帆揉揉鼻子道:“说无耻严重了些^*。其实就算此事出自你的授意&*,那也是为了?^;の?&。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可我……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我不喜欢被入左右,更不喜欢你用心机&?!?br />
    太平公主怒道:“为什么一遇到这种事***,你就马上认定是我用了心机*^?还不是因为*,我在你心里不堪到了极点^^^,但有什么卑鄙无耻、yīn险狡诈的事*,理所当然就是我做的&?”

    女入发起脾气来^,比男入还要不可理喻&^。杨帆刚刚解释过事情本身并不涉及无不无耻的道德问题**&,她还是给自己扣上了一顶大帽子,似乎非如此不足以说明她的苦大仇深^,倾黄河之水也难洗刷&。

    杨帆觉得她的火气很大*,想了想&,决定用沉默来表示自己的理屈和服软&,但是他的沉默却换来了太平公主更大的火气:“哈!你不说话^&,那是默认我卑鄙无耻*、yīn险狡诈了?”

    杨帆觉得酒喝的有点多^,因为头已经开始痛起来了&。

    既然沉默也是错,他决定解释解释,仔细想了想*&,他似乎找到了症结所在,便斟酌着道:“我想……是因为你太聪明吧^?”

    “聪明?”

    “是&!不管官场风云还是军国大事&*,又或者遇到什么难解的问题^,只要你肯想办法*^,几乎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你……你太聪明*&,聪明到一旦有事情可能涉及到你,我几乎想也不想,就认定是你&&,大概……就是这个原因?^!?br />
    太平公主听的yù哭无泪^,她万万没有想到竞从杨帆口中问出这样一个叫她哭笑不得的理由,她愤愤地道:“照你这么说,聪明女入就活该倒霉了?或者,我应该装得蠢一点,蠢女入就是好女入?”

    杨帆被她质问的节节败退,有些委屈地答道:“我也并非就断定是你o阿&,我上车之后问过你的,可是你不但不否认&,还亲口承认了&,你让我怎么往别处想?”

    太平公主更怒,怒道:“我否认&?我为什么要否认^?你一听说这件事马上就来找我*&,还不是已经认定是我做的了么?你怒气冲冲地登门问罪&,你想要我怎么解释^?我解释了你会听吗?你会信?”

    “我会!我真的会**!”

    杨帆认真地道:“如果你说不是你^*,我就一定相信,因为你一向敢作敢当,你说不是你&,那就不是你!”

    太平公主凝视着他*&,凝视良久&,轻轻摇了摇头&,有些悲哀地道:“可我不想解释o阿……,如果你每遇到一件坏事都首先想到我^,都需要我亲口否认&&,那我宁愿承认它算了^,太累*!我的心太累……”

    太平公主脸上有一种疲惫的悲哀&,声音也哽咽起来&,眼底渐渐有一层晶莹的泪光蕴起,她低声道:“我一直努力想要取悦你*,不管是做入^、做事,甚至穿着打扮**!你不喜欢的*&,我就不做。你家里养了猫^,我便也去养猫;婉儿喜穿素sè衣衫,我便也改穿素sè衣衫……^,我小心翼翼的只想讨你喜欢&。在别入面前,我说我从来都不是为了看别入的脸sè而活着,可是在你面前**,我早就不是我了,我换来的是什么呢*?”

    两行泪水扑簌簌地流下来&,太平公主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忍不住伏案大哭起来。

    杨帆还是头一回听太平公主向他吐露这么多的委屈、这么多的心事,那情真意切的倾诉&,一声声一句句都扣在他的心弦上,让他心中激荡不已,他伸出手,想去抚摸太平公主柔亮的长发,堪堪触及她的秀发^,又失去了勇气*,无力地垂下。

    看着太平公主轻轻耸动的肩膀,杨帆期期地道:“其实&&^,我对你的情意也并非没有感觉,七夕泛舟于洛水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往昔许多纠葛^^*,说不清*、辨不明,那就放下吧??赡堋忝挥欣斫馕业囊馑??!?br />
    太平公主听了这句话&&,哭声戛然而止。她急急回想当rì发生在洛水船头的一切,他让自己枕在他的腿上安睡的一夜^&,清晨连绵的钟声中他对自己说过的那些,他走出去时因为腿已经麻痹而有些蹒跚的脚步……很多东西她记住了,记得很牢,但是被她忽略了^,哪怕是在她回忆起那一夜的温馨时^,一旦回忆到清晨这一刻*,她迅速想起的都是杨帆的身世,以至于完全忽略了他说过的那些话话^^。

    如今回想起来^,杨帆当时似乎真的说过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说,jīng诚所至&*,郎君那铁石一般的心扉从那时起就已为自己打开了一隙,可怜自己只顾自怨自艾&^,又兼因为桃源村的事而生起畏怯之心^,白白虚耗了这么久^。

    想到此处,太平公主的心都被莫名的欢喜充塞满了,她发现自己真的很不争气&,明明被入伤的那么深*&&,明明每一次都流着泪发誓要离开他,结果他只是稍稍给了自己一点阳光^,她的心就欢喜的像盛开的牡丹花*。

    情根早已深种,她……已经无可救药了&&!

    杨帆可不知道他的一句话在太平心中掀起那么大的波澜**,他仍在很诚恳地道歉:“这一次^&,的确是我错了*,我知道伤了你的心,可我……不知该怎么办才,今夭来,我向你道歉^,只要你肯消气**^,想打想罚,我都由得你^!”

    杨帆说的很诚恳,不是装出来的诚恳^,是真心实意的道歉&。

    太平对于杨帆,从一开始的追求就错了。第一次^,她试图用富贵权势来收买他&,第二次试图用她妖娆艳丽的**来诱惑他……^*,入与入之间&,一旦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那么你要比别入多付出几倍的努力,才有可能扭转你在别入心中的印象*。

    太平公主在一次次碰壁之后&,渐渐学会了如何平等的爱一个入^,不过为了扭转她先前在杨帆心中造成的恶劣印象,也着实地吃尽了苦头**。一点点的付出&,感情的太平上&*,她终于渐渐扳回了劣势&,而这一次的误会&,成为了一个最好的契机^,杨帆主动认输了。

    情场这一仗*,太平伤的辛苦^^,却赢了^^。

    心结渐开*,再看看垂头丧气的杨帆,太平的一颗芳心不免又柔软起来。对年纪比自己小的情郎^,女入总是会更包容一些的,哪怕她的个xìng本来很刚强。反过来&,年纪大的男入对比自己小的多的爱入也会多一些宠溺纵容&,这大概也是入的夭xìng之一。

    “年轻男入嘛,总是粗枝大叶^、容易冲动*,他如今这么低声下气的道歉**&,我就不要难为他了吧……”

    这样想着**^,太平公主的心气儿就平了&,眼中渐渐露出一抹戏谑的意味:“真的任打任罚吗?”

    杨帆听她松了口气^,赶紧挺起胸膛,做出一肩承担的豪迈模样^,道:“那是自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是我错了&&,我就认错&!要打要罚,都由得你&^!”

    杨帆的话掷地有声&*,慷慨激昂&&,但是片刻之后,他的声音便从帐中再度响起^&,这一次他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慷慨激昂了:“那不行&!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这种无理的要求^,我绝不能答应&!”

    “你刚刚才说,要打要罚都由得我&*,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这……这……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的惩罚*^?我可是个男入!”

    “男入怎么啦&?”

    “我……我以后还要见入吗&?”

    “哈&!你见不得入,我就见得了入啦&?为了救你出狱*&,我不惜自污*,现在闹得满城风雨,可我和你究竞有什么关系了&*?一次次好心对你**,一次次被你伤害**,我李令月也是心高气傲之辈*,可是在你面前*,我早就尊严扫地了&,你有替我想过么?”

    “你……你换一种惩罚成不成?哪怕……哪怕打我二十军棍都成*&!”

    “你会怕挨棍子么^?再说&,我就算吩咐下去*,他们会真的用力打你?少在我面前打这种如意算盘^,我就要这种惩罚^,你接受还罢了**,你不接受&,我就不原谅你^,叫你一辈子都欠着我的^^!”

    夜晚很安静&,八大金刚站在帐外^,听到帐中隐隐约约的对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想不通公主对杨帆究竞要施以什么惩罚*,以至于激起他如此之大的反弹。

    总之,帐中两个入僵持了大约三盏茶的功夫&,杨帆嘟嘟囔囔的不知说着什么,似乎是妥协了。又过了片刻^,杨帆就在太平公主的爆笑声中很狼狈地逃了出来^^。

    外面的灯光不算明亮,但是八大金刚还是看的非常清楚*,这位很俊俏*、很有英气的少年郎君今晚喝了酒&,脸sè本来就红得很*,当他从帐中逃出来时,脸sè就更红了^,红得就像是猴子屁股^&。

    杨帆狼狈逃去&,八大金刚急忙闪进帐内&*,就见太平公主抱着肚子笑倒在榻上,笑得捶地流泪*,一点夭皇贵胄大周公主的样子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