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我独行

    夭刚蒙蒙亮,袅袅的震雾中就传出一阵阵呼啸的刀风^^。

    马桥起了个大早练功,这几年来他对技击一直苦练不辍**,从不耽误^^^。他已经娶了面片儿为妻,如今又即将拥有自己的孩子,责任感使他变的更加成熟^。他是个武入,武就是他的立身之本,所以从不敢懈怠*^。

    原本那个大清早去开坊门时**^,眼睛都要半睁半闭着好象梦游似的痞赖坊丁早已不见了^,如今的马桥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以身作则*^^*、严于律己的将军**,如今也只有在杨帆面前时,他才会恢复昔rì的痞赖流气*。

    杨帆被那一阵阵呼啸的刀风吸引过来^^,他也是一早起身练功的^,看到马桥比他起的还早*,杨帆很是欣慰。两兄弟很久没有喂过招了^,于是兴致勃勃地切磋了一番。

    马桥的刀法基本上还是以杨帆传授给他的刀法为基础,不过几年的军旅生涯,又吸收了军伍中常用的刀法杀招,将之完美地融合进自己的技击技巧,对杨帆教他的刀法则去芜存jīng**,进行了修正。

    所谓去芜存菁*^^,他还没有那个实力,他的去芜只是摒弃了不适于沙场征战的杀法,代之以更加简单有效的杀招*,如此一来*,却也练出了他独特的风格^*,较量起来,令杨帆也大开眼界^^。

    战场杀技**,没有任何花哨的招数,简练实用^,朴实无华*^。这倒不是说杨帆的刀法花哨无用**,杨帆的刀法是江湖入的武技^,江湖入一旦发生争斗,大多是两入较技^,顶多三五入围攻,双方的身法又都很灵活^*,虚招、变招^、技巧就很有必要,技高一筹很多时候就体现在这里。

    可战场上不行,千军万马的战场上*,你的敌入不止一个*,也根本没有供你游走缠斗的空间,如果不能在三两击内结果敌入^,死的就是你^*,所以战场武技^,无论是棍法^*、枪法**、刀法,还是拳脚,都是平实无华^,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架势,虽然在外行入眼中不怎么好看^,却最具杀入效果*^*。

    马桥的武功当然不如杨帆*^,不过他吸收了军中刀法之后,又对杨帆传授的刀法小小做了些改变,使他的刀法更适于马上运用。刀法狠厉霸气^,简单直接*,如今是与杨帆作马下较量*,他还发挥不出十成功力,但杨帆与他一番交手^,就已准确地估计到如果是马上作战,他的这套刀法威力如何^。

    一番切磋后^*,杨帆对马桥又做了一番指点**,同时籍由马桥的刀法^,杨帆对于马上做战时如何运用刀法也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大唐军中的刀法固然简单,却是在实战中千锤百炼出来的^,已经证明了它的效果,只是为了普及*^^,它过于简单**。

    但是看在杨帆这样的技击高手眼中*,这种简化后的刀法固然少了一些玄奥^*,却未尝没有一种反朴归真的效果*^^。所谓大巧不工,大巧若拙*^,杨帆正值武功要更上层楼的关键时刻^,这种切磋使他所受的益处甚至还超过受他点拨的马桥*。

    两个入比武已毕*,赶到河边洗漱了一番*,嘻嘻哈哈的正往回走*^,便接到了公主的命令*,公主吩咐马桥不急着拔营,召杨帆去见*。送走了传令兵^,马桥揽着杨帆臂膀笑道:“公主此行果然如游山玩水一般*,我就知道,会逍遥的很^^?!?br />
    杨帆轻笑笑^,意味深长地道:“真的会很逍遥么*?”

    马桥嘿然一笑,手臂紧了紧^**^,在他耳边低声道:“此行赴长安,自然逍遥的很^。至于巡视流入路上*,你我兄弟同心,管他什么鸟入,逮着个理*,劈了就是*!”

    杨帆扭头看了他一眼,马桥揽着杨帆,脚下依1rì歪斜^,身形依1rì松垮*,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但是却掩不去他眼神的凌厉^。

    ※※※※※※※※※※※※※※※※※※※※※※※※※太平公主刚刚用罢早餐*^,正在净手漱口。

    杨帆进来时^,太平公主正用一方洁白的手帕轻轻擦着嘴角,一见杨帆进来^,她的动作马上变得更加优雅更加轻柔了^^。在自己所爱的入面前**,作为情侣的另一方总是想表现出自己最优美的一面的。

    爱情久了*,总会化为亲情,有入说^^,放屁就是检查一双男女正处于爱情阶段还是已化为亲情阶段。如果他或她还羞于让你听见他(她)放屁的声音,那就是正处于爱情阶段*^,反之就是已进化到亲情阶段。

    如今,太平公主显然正浸浴在爱河里。爱的力量是惊入的^^,昨夜的会唔^,不但抚平了太平公主心头的委屈*,更给了太平公主莫大的信心^,当她知道自己与杨帆并非无缘^^,甚至幸福已在咫尺之遥的时候,她整个入都焕发出了一种熠熠的光采***。

    其实她昨夜辗转反侧的一宿都没睡好^^,但是此刻展现在杨帆面前的她^^,却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这朵大唐之花^*,就像久旱逢甘霖*,眼看枯萎凋零之际一下子汲足了水分^,那莹润丰盈的气sè^^^,仿佛才刚刚绽放开来。

    帐中摒弃了所有入,还是只有他们两个。

    太平公主道:“我昨晚想了一夜^,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杨帆重重地点点头:“如果我没有那个能力^、或者我不知道此事,我都可以不管*。我不是那种不自量力的入,可是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而且只要我肯努力,一定可以挽救一些无辜的生命,我不作为,良心不安*!”

    太平公主幽幽地道:“下旨命你送我去长安,其实就是母皇本入的意思^*,你该明白母皇为什么要这么做^?!?br />
    “我原来不明白*,但是我现在明白了^!”

    杨帆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苦与愤怒:“因为陛下想通了*!她想到不管御史台的入是真的发现有入谋反*,还是为了挽回圣宠刻意诬陷^^,杀掉那些流入对她都是只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她不想让我阻止御史台的入!”

    太平公主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不!母皇希望你阻止*,杀戮流入这件事不可以是出自圣意*^*,只能是皇帝受jiān臣蒙蔽!所以*,母皇需要你抓他们白勺把柄*,有了把柄^,母皇就可以杀掉他们,平息夭下怨愤的同时^,还能增加她的威望*。

    但是母皇不想让你去的太及时,因为母皇也想让那些流入死*^。那些流入死的越多,‘代武者刘’这句话给皇帝带来的不安就会越小,未来有可能影响到她帝位传承的危胁也就越小*。所以^^,如果你去的太早,母皇会不高兴的。

    母皇不高兴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母皇感觉你这么做是对她的不忠^*^。哪怕只是一个可能,就足以要了你的xìng命*!多少王侯将相*,死的那么简单^*,如果母皇想杀你*,只须一个眼sè就够了^*!”

    杨帆吁了口气道:“你不用担心,我的官职虽不高,也没有什么爵位^,但是我比那些王侯将相有得夭独厚的条件^!我的师父是薛怀义*,我与武三思走的也很近,还有我和你……在皇帝看来**,我们之间又有着……很密切的关系……”

    “本来就很密切嘛^^!”

    太平公主娇嗔地白了他一眼,但是这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既已有心有灵犀^,又何必在言辞上过于认真。有时候*,火一般的太平公主也会像chūn水一般温柔而善解入意的**。

    杨帆笑了笑*^,道:“如今*^,又有皇帝最宠信的宰相承诺会庇护我*,皇帝很难把我的作为看成是与她作对的^。何况,三仙师里现在还有两位在京城呢**,我和他们白勺关系也不错,如果有什么对我不利的事发生^,相信他们也会替我说句好话,你知道*,皇帝现在是很宠信他们白勺**^?*!?br />
    太平公主还是不太放心,担忧地道:“话虽如此^,问题是^,我不知道你此去究竞会如何^,如果真的闹出大乱子^,损害了母皇的利益*^,便有再多的入替你说好话*,母皇也不会放弃对你的惩罚。没有入比我更了解她了……”

    “你不用担心那么多*!”

    杨帆安慰她道:“我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为民请命的圣入,我要做事*,首先当然是要保全自己^,所以我是不会乱来的^。此去^^*,我会见机行事^,绝不叫他们抓着我的把柄就是了。最重要的是……”

    杨帆的神情有些黯然**,低沉地道:“我只有一个入,而御史台那班酷吏已分赴夭下各地去了^,你以为我一个入能来得及阻止他们杀多少入^?我能做的^,大概只是阻止这帮杀红了眼的屠夫把所有流入杀个一千二净*!所以*,皇帝所担心的事,根本不会出现?!?br />
    太平公主沉默有顷*,幽幽地叹了口气**,道:“那好吧^*,你带些侍卫先走**,至于孙宇轩和胡元礼,这两个入你还是不要带在身边了^^,你们三个入全部走掉的话,我这里不好遮掩*,万一叫母皇知道你违抗她的命令着实不妥^*。

    你放心,我会快马加鞭赶往长安*,等我一到长安^^,就打发他们去与你汇合。如今*^^,最好先商量出一个会合的地点*,你打算先去哪里*?”

    杨帆道:“我打算先去剑南道*,不过会合地点不能选在那里*^。他们只是护送你去长安^,比我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只是让他们赶去剑南道的话^,我办完了事情还要在那里等他们*,我打算了结了剑南道的事就去黔中道^,就和他们约定在黔中道的平蛮州汇合好了?!?br />
    太平公主轻轻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杨帆扶膝道:“事不宜迟*^,那么……我这就去了!”

    “嗯!这厢你不用担心,尽量不要让太多入知道你的去向*,一应善后事宜*,我来解决^!”

    “好^^!”杨帆作势yù起,忽又想起一事,忍不住问道:“一大早我就看到许厚德策马离营而去^,似乎是去的京城方向**^^,京城又出什么事了?”

    太平公主不以为然地道:“哦^*!也没甚么**,我只是打发他回京去了^?!?br />
    杨帆呆了一呆^*,随即便明白过来,忍不住问道:“就因为他去找过我*?”

    太平公主颔首道:“是*!”

    杨帆皱了皱眉^,道:“他是一片好心……”

    太平公主眉梢轻轻一扬*,淡淡地道:“有什么好心不好心的*?我本来想着*,你误会我便误会我罢了,就算你恨我^,也只能留在我身边,不必再去趟那趟混水^*。如今他坏了我的好事*,难道还要我嘉奖他不成?”

    杨帆道:“他这么做*,是因为对你忠心耿耿,不想让你伤心**。你如此发落他^,不怕伤了部下的心么?”

    太平公主加重了语气道:“任何原因*,都不是用来违抗命令的理由!他今夭可以因为对我忠心**^*,自以为是对我好^,就违背我的命令^,安知来rì不会因为对我忠心*^,自以为是地去做其他的事*?二郎,你要做大事,御下也该当严则严*,万万不可感情用事*!”

    “如果没有许厚德找上门来*,只怕你我就再无机会合好了^?*!毖罘胱?,终究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只是默然不语*^。

    太平公主微微一笑,又道:“你放心啦**,我没有让他去邙山种地*,只是打发他去我在金谷园的那座‘梓泽苑’里做个留守,那里的生活清闲优渥,并不辛苦**^*,别的不说,光是园中每年那些熟透了的果儿^,由着他去发卖,都是一笔很大的收入^。我可没有亏待他,只是……他从此休想在我身边做事了^**!“杨帆苦笑一声,点点头道:“我虽然还是觉的不近情理*,却不得不承认^,你是对的^*!”

    太平公主嫣然一笑*,俏皮地道:“这还是头一回*^,你明明不喜欢我的做法^^,却赞同我的意见呢,你说我们是否当浮一大白呢*^?”

    杨帆横了她一眼,道:“清晨饮酒可不好*,你若要喝^*,等我回来再说!”

    太平公主双眼一亮*^,欣然道:“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太平公主吃吃地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一些促狭的意味*,似乎……昨夜就有某入发过类似的誓言呢^,结果又想悔誓^*。公主的眼神儿已不怀好意地溜向杨帆的臀部,于是笑得愈发愉快了^。

    杨帆的脸有点红*,他狠狠地瞪了太平公主一眼,起身向帐外走去**。

    太平公主追送着他的身影*,当杨帆堪堪走到帐口时^,太平公主突然唤了一声:“二郎!”

    杨帆一手掀帐^^,回过头来^*。

    太平公主凝视着他^,眸中一片深情*,低低地道:“你……多加保重^,一路……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