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高山无语

    薰儿站在山巅**&,游目四顾*,神采飞扬地对杨帆道:“杨大哥&,你看这姚州山水美丽吗^*?”

    杨帆纵目远眺,入目的是一片绿,如海洋一般没有尽头的绿&,这绿sè是鲜活的&^,远远的仿佛一个个澎湃而来的大浪*,而他们就是站在浪尖儿上的那两个人**。

    起伏的绿浪之中,偶尔会有几株生长了千百年的大树突兀地冒出来一截*&,仿佛是绿sè的海浪中露出的一段桅杆&,而这桅杆的顶端^,却是如云的一朵冠盖,仿佛是帆*?&?醋耪馍?&&、这绿,杨帆竟有一种当年第一次乘舟远航深入大海的感觉,..

    杨帆长长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欣然道:“很美!这里的山跟北方的山很是不同,北方的山雄浑大气*&,纵横如龙,那里也有漫山的树^,但不是这样的新绿^,而是一种苍青sè,就像披在巨龙身上的一身铠甲^。

    这里同南方的山也不同**,南方的山圆润而优美,即便是偶尔有一座尖锐如剑地山峰矗立在那儿*,也会被漫山遍野的树裹上一层柔和的曲线,就像一位美丽的水乡女子*^,穿着一件荷叶裙子&^^,水灵灵的透着柔气……”

    薰儿听着*,不禁露出有些陶醉的感觉^,欢喜地道:“杨大哥,你说的真好&^,没有一点文诌诌的话^^,可是听着就能想像那山的壮观或柔美,那么……你觉得我们这儿的山如何*?”..

    “这儿的山嘛……”

    杨帆叉着腰四下看了看,说道:“这里的山就像水^,像一层一层的海浪*^,咱们一路走来,这山上处处都有泉水^*,只是那溪流都隐藏在翠绿的丛林之中&,不显山&、不露水*,这就是姚州地境的山*,就像这里背着水篓的白衣姑娘们一样&,没有大红大紫&。没有一见惊艳&*^?*?墒窃娇丛侥涂?^!?br />
    薰儿定定地看着他,目光有些痴迷:“你……你说话真好听,以前也有朝廷大员来过这里*^,还吟诗赞美过这里的山水^&,可我听不懂*。你的话说到了我心坎里去^,把我想说却说不出来的话一下子都说了出来,听得又敞亮、又痛快!”

    她俏生生地站在那儿^^。几绺青丝散落在她亮洁的额头&&,为她平添了几分妩媚&,再配着她那痴迷的眼神儿&^,更加迷人,那是一种美丽少女的chūn光&*&,又岂是这自然的山水可以比拟的^。山上有风^。她的眼睛因之眯起,青丝在她眼前摇曳,便生出几分妩媚的丝缕^。

    杨帆只看了一眼,心头便是怦然一动^,如此少女、如此风情*&,让他也有些禁受不住^,可这自然的山水他可以尽情地欣赏&,这少女风情^^&。又岂是他能恣意享用的&?因为**^。那风情只能为私人所有,而她……已罗敷有夫&。薰期已把她许配给孟折竹。这件事杨帆也是知道的*。

    他赶紧转过身去,望着起伏的山峰,自言自语地道:“不知道薰期和折竹土司什么时候回来,剑南道被黄景容搅得靡滥不堪^&,其它诸道可想而知*,怕是也都不成样子了*^,叫人想起来便心中不安呐*?!?br />
    薰儿幽幽地道:“你就这么盼着离开么*^?”

    杨帆干巴巴地道:“杨某公务在身……咳^!”

    话说到一半*,杨帆就没有勇气再说下去了**^,只能用一声清咳代替他未尽的言语*。

    薰儿痴迷地看着他的侧脸^,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一双眼睛清清澈澈,宛似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她从来也不知道一个男人也可以这么好看,叫她看了就眼饧骨软,不克自持&。爱如cháo水^,似那连绵如浪的山峦**,一波一波地涌过来&,冲击着她的心防&&&^,她有些控制不住了&。

    白蛮女子&,爱慕一个人时从来就是大大方方毫不拘谨的^,她们可以站在山坡上用嘹亮的歌声把一首情歌送给她心爱的男子**,毫不介意漫山遍野的旁听者*。她们可以当面向心爱的男人表达她的爱意*&,少女的羞涩和矜持从来都是要让位于她心中所爱的。

    “薰儿姑娘,我们四下走走&,就下山去吧……”

    杨帆隐隐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感觉^,就像有一只凶猛的野兽正在暗处窥伺着他,随时一跃^,就把他吞噬为腹中的食物&。他不安地转过身,刚刚说罢*,薰儿便裹着一阵香风,忘情地扑进了他的怀抱,一把将他紧紧抱住*&^。

    杨帆呆住了,他张着双手&^,一动也不敢动*,感觉到少女柔软芬芳的身子紧贴着自己,她的发丝被山风拂着*,一丝丝撩在自己的脸上,喉头登时一阵发紧*^,呼吸也急促起来*。杨帆紧张地四下看看,咽了口唾沫*,道:“薰儿姑娘*&,你……你做什么^?”

    薰儿轻轻仰起头*^,痴痴地凝视着杨帆,布满红晕的俏脸上满是神圣的期待和虔诚的奉献:“我……我要把自己给你^!杨大哥&,你就要走了&,我怕我现在不给你,我会后悔一辈子……”

    薰儿的娇躯在发抖*,声音也在发抖,连人带声音抖得像狂风中挂在枝头的最后一片叶子,但是这句话说完^*,她却奇迹般地平静下来*^。

    “我知道&!我不能嫁给你^,我知道&!但我可以做你的女人!”

    薰儿认真地说着&^,脸上的红晕更浓^,可是她的眼神里虽充满了羞涩,却再也没有躲避,她大胆地看着杨帆&,天鹅般修长的脖颈仰起,花瓣似的唇微微翕张^,期待着他能吻下来*,热烈的如火山一般,把她烧成灰也心甘情愿。

    杨帆用力把薰儿的肩头往外推出一点&^,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认真地道:“薰儿,你即将为人妻子,成为一族土妇,难道你忘了么^?”

    薰儿道:“我没有忘&!所以&,我不会缠着你的&,今rì之后&,你是你*&,我是我**,等我嫁过去&,我会死心踏地做他的妻子。但是现在*,我还不属于他&,我只属于我自己^,我愿意把我最宝贵的东西&,奉献给我喜欢的男人&,就是神&,也不能干涉!”

    杨帆道:“神当然不会干涉&^,哪怕乌蛮与白蛮失和^,从此战事不断^,文皓和云轩那种野心勃勃的人得到机会*,再生事端&^。哪怕乌蛮和白蛮再度与朝廷开战*,直至朝廷大军辗压过来&,把两族辗得粉身碎骨?^?烧夂蠊?,你能承担吗*?”

    “什么?”

    薰儿眨眨眼^^,眼神有些清明起来,只是还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杨帆说的这样的可怕后果&。

    杨帆道:“因为我很自私*!如果你做了我的女人,我就不会容许你躺进别的男人怀抱*&&,为他生儿育女!你以为一夕之欢后^^,我就像只偷了腥的猫儿似的满足地离去&&^?不会&,你若成为我的女人*,就只能是我的女人*!”

    薰儿被他霸道的宣言欢喜的心都要炸了,她满脸绯红&,一迭声地道:“我愿意,我跟你走!我……”

    杨帆道:“然后呢^?新娘莫名其妙地失踪&,那就是逃婚&^&,是奇耻大辱*,乌蛮和白蛮将战火再起^,文皓和云轩将混水摸鱼&。如果折竹土司知道你是被我带走*,还会不惜一切向朝廷开战,以雪耻辱*!因为那已不是他失去一个女人的事,而是他全族的莫大耻辱*!最终会怎么样?你会因为带给亲人和族人的不幸而后悔一辈子,再也没有欢乐可言?^!?br />
    薰儿的脸sè苍白起来。

    杨帆放缓了声音**,说道:“既然你知道这是你不可改变的命运**,并且认可你父亲给你选择的丈夫,为什么不试着从现在开始就做他的好妻子?只有这样**,你将来才不会真的后悔&!”

    薰儿有些迷惑地道:“这样&,我才不会后悔*&?”

    “是!这样你才不会后悔^!”

    杨帆真切地道:“当他对你好的时候*,当你为他生儿育女的时候^、当你真正爱上他^^,愿意与他厮守一生的时候,你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了他,你才不会后悔^^!

    偶然邂逅的机缘、生死与共的经历*,的确容易让男女之间产生好感^。如果我不是我***,你不是你&,或许我们真的有可能在一起^,可惜我注定要回洛阳*,你注定要嫁给折竹。这一切都无法假设&^,无法重来!”

    “薰儿,你是个美丽的女孩子,活泼灵动&&,韵在天然&,就似一方无瑕的美玉*,我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yù望,让这方美玉玷上污点&。大丈夫立世,当仰无愧于天,俯无怍于人*^,我岂能图一时之欢*,让你终生后悔^*!”

    薰儿泪如泉涌*,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她白玉无暇的脸蛋滚落下来:“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就担心你对我的小嫂子不利,其实在我知道你只是做过她家坊丁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不可能*。

    我担心,其实只是因为我从一开始就被你吸引了^,你让我着迷&&,所以我以为别的女孩子也是这样&。杨帆*,你是一个偷心贼*,而且是一个残忍的偷心贼^,你连我这样一点点小小奢望都不肯给我^^,我恨你!”

    薰儿突然抓起杨帆的手臂&**,用力地咬下去,杨帆没有动**,也没有绷紧手臂的肌肉&^。薰儿抬起头,嘴角带着一丝鲜血*,鲜花般的唇瓣透着凄美的冷艳:“我恨你^!我真应该见到你头一眼时*^,就把你砍成碎块**!”

    薰儿噙泪说罢,一把推开杨帆^,哽咽着向山下奔去&。

    杨帆微微扬起手&&,又无力地垂下&,也许^,这就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吧&&。

    少女情怀总是梦**,就让梦于梦中结束好了……

    P:诚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