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杀一人不如刨其根

    虽然现在被人逼的不得不低头的人是卢家,可同为七宗五姓世家高门&*,卢家不得不向一个后生小子低头&*,他李慕白的脸上就光彩么*^?所以李太公笑的发苦^,问的发涩:“小郎君究竟想要一个什么交待*^?”

    李慕白今天是为了杨帆来的&,林子雄所说的那位可能想见见杨帆的老人家就是李慕白^^,姜公子背后站着的人是卢太公^,沈沐身后站着的人就是李太公了*^。李慕白器重沈沐,爱屋及乌之下^,对这个屡屡在关键时刻产生重大作用的杨帆也就有了好感*。

    但他的初衷只是见见这个晚辈&^**,慰勉几句&,或者还会给予他一些帮助^*,让杨帆对沈沐的扶持更大一些。从骨子里来说^*,像他这种身份地位超然的人,是不可能对杨帆平等相待的,他想给予杨帆的帮助***,准确地说是一位老人家青睐之下给予的赏赐*^*。

    可现在呢?不光是他&&,还包括那个脾气比他更坏*&^,比他还要目中无人的卢老头儿*^,两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老人家*,不得不向一个后生小子低头&^。赏赐是不可能了&,上赶着送地送钱送女人&&,还生怕人家不要&,这反差实在是…… ..

    杨帆断然道:“很简单,我要他死&^*&!”

    杨帆向卢宾之一指&,举座哗然*^。

    杨帆已经说过这句话&,但是当时并没有人当真*,人人都只当他是在说狠话^&。如果有人意图对卢家长房嫡孙不利,被卢家捉拿**,逼他自尽^,那是天经地义之事^,可是反过来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何况杨帆既未受伤也未死*,他的家眷亲朋也没有人受伤,他居然想要卢宾之死&?那是范阳卢氏*,曾经的天下第一世家^&,如今也仅仅排名崔氏之下^*,这样的要求……简直是狂妄之极、无理之至^*&!

    卢仲伽勃然变sè*^。李慕白大惊失sè^。独孤宇一脸茫然,卢宾之激怒yù狂。唯有独孤宁珂……

    宁珂望着杨帆**,目中满是探询&、疑惑与好奇,她见过很多男人**,个个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少年俊彦*&,可是没有一个男人能叫她这么感兴趣^*。

    这个杨帆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他既不像是疯子,也不像是白痴。更不像是一个睚眦必报&、宁可搭上自己xìng命也不肯让人半步的狂悖匹夫,可他为什么就能有这样出人意料的举动^&&?

    宁珂那双慧黠的眼睛盯着杨帆*,观察着他脸上最细微的表情&,他眼神的每一次闪烁**、他眉梢的每一次挑动*、他嘴唇抿起的每一条纹路^&,她还是不知道杨帆究竟想要干什么&^*,但她却断定杨帆一定有一个目的。

    他一定有一个很充分的理由&!

    她就这么看着他&。仿佛一下子就看到了他的心里&*。宁珂很聪明&,但她并没有看破人心的本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杨帆*^*,似乎就能感应到他心里的一些东西^&*。

    这世间,总有一些令人无法解释的东西,就像有些素昧平生的人*,有的一见如故&。有的一见生厌。没有任何理由。佛家称之为善缘与恶缘,都是前世种下的因*。既然无法解释^,只好如此解释&。

    于是^^,宁珂又向她的兄长递了一个眼神儿*,独孤宇虽然百思不得其解*,对妹妹的话却言听计从&,他按兵不动,那么上前劝解杨帆的就只有李慕白李老太公了^。

    李老头子已经豁出这张老脸了*,刚出场时的神仙风度荡然无存!面子?面子几文钱一斤&^*?今天要是迫于杨帆借来的天威^^,真逼得卢宾之自尽^,那才是丢尽了面子&^&,不光是卢氏丢面子&,七宗五姓所有的人都要跟着蒙羞*。

    可惜&,杨帆就是不为所动^。忽然&*,楼梯处又有重响&*,一名甲士快步登楼&,抱拳禀报道:“启禀钦差&*,远处旗幡招展^&,有兵马调动&,料是长安令已调陪都官军兵发曲江了*^,看其速度^^,须臾便至!”

    芙蓉楼上众人脸sè又是一变^,李慕白急声道:“小郎君,杀一人,得罪一世家&,何苦***?”

    杨帆浑不在意地笑道:“我相信^,为了保住整个卢家,便是让卢老太公自尽&&,卢老太公也情愿一死&^*。你们若是不舍得卢宾之死^&,那么&,就等着为整个卢家招来灭门大祸吧&!柳徇天若是到了,我可隐瞒不得*!”

    如果死他一人能换来卢家太平*,卢仲伽的确不惜一死**,可他舍得自己死,却不舍得孙子死&&,卢家长房嫡孙&*,就只有兄弟二人,长孙生具洁癖^,连夫妻敦伦都厌憎不已^,只生一子,便再也不肯与妻同房*,长房要开枝散叶,全靠这个二孙儿呢。

    卢太公脸sèyīn晴不定,种种念头纷至沓来^*^,却哪里还拿得出一个主意^。

    远处一阵嘈杂声起^,众人抬头看去^,远远一行人马已经拥至长桥^。

    “罢了&!我死!”

    卢宾之目yù喷火,怒视着杨帆&,猛地抽出侍卫腰间佩剑^&,横向自己颈间*。

    “宾之^*&,不可*!”

    卢仲伽仓惶大叫*&,幸赖卢宾之身边侍卫身手了得,急忙伸手扣住卢宾之的手腕,长剑锋利,已在卢宾之颈间划破一道血痕&&。

    卢老太公踉跄了一下,险险没有吓死^*,李慕白气得跺脚&,那高齿木屐跺在木板上*,“嗒嗒嗒”的似马蹄声声:“杨二郎&,你就真的如此不开情面吗*?你要不怕折寿^,老夫这就给你施礼,求你饶过了那小畜牲*!”

    卢老太公傲气全无,愤懑地大呼道:“老夫替孙儿一死&,向你谢罪,杨郎中&,你看如何^*&?”

    “哈哈哈哈……”

    杨帆突然长身而起&,扶住yù待行礼的李太公*&^,又对卢太公道:“两位老人家爱惜晚辈,拳拳之心*^,令人感动*&^。只希望这狂悖小子能够体会到两位老人家的良苦用心才好。你们若想杨某不杀卢宾之却也不难,但是须得答应晚辈三个条件^!”

    卢老太公一听还有希望^,抬头一看那一群人簇拥着长安令的仪仗已经过了桥头^,急得一颗心都快跳出了腔子&^,一迭声地道:“你说*,你说*,你快说*,柳徇天马上就要到了^!”

    杨帆笑道:“这却不急*^!”他走过去,对马桥附耳说了几句话,马桥听了脸上顿时露出古怪的神气&&^?^?戳搜罘谎?&。又看一眼那位娉娉静立的宁珂姑娘,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向楼下赶去&。

    杨帆回身笑道:“好啦&,马将军能够阻他片刻*,现在就说说我的条件吧^*!”

    杨帆竖起一根手指道:“第一条^,卢宾之马上返回范阳祖宅^,今生今世**,不得离开范阳一步^^*!”

    范阳就是běi jīng和保定的一部分*^*。那里是范阳卢氏的根基之地&。杨帆这一句话^,就把卢宾之打发回老家去了。卢仲伽正恨孙儿无能^^,害得他偌大年纪跟着出乖露丑*,把牙一咬**&^,恨声道:“使得!”

    杨帆又道:“第二条*,散布各处的卢氏族人尽数返回范阳。三年之内^,不得复出**!”

    卢仲伽怔了一怔*^,脸sè顿时一变,眼下南疆空出许多职位*,范阳卢氏正在积极参与谋划*&,想要从中分一杯羹^,如果卢氏族人尽数返回&**,岂不坐失良机?

    杨帆的笑容有点冷:“怎么?”

    李慕白听了杨帆这个要求^。一怔之后&。双眼却陡地亮了起来&。

    各大世家为了空缺出来的官位争来争去&,可是空出来的职位虽然不少*。想争这个官位的各方势力却更多*,世家只是占了人力上的资源优势&,不可能一手遮天瓜分这些职位,若是少一个卢氏^*,其他世家就能多安排两个子侄*&。

    李慕白马上对卢仲伽低声道:“这杨帆少年意气^&,悍不畏死,若不应允&&,恐怕他真是宁可舍了一死,也要把卢氏拖下水去,老兄*,谨慎&&!”

    卢仲伽狠狠地横了他一眼^,沉声道:“我卢氏家族如今在朝为官者不下二十余人^,依你所言*,难道要尽数辞官归故里?嘿**&!皇帝虽然巴不得打压世家,可是只怕我卢氏真要这么做^^*,皇帝反而要rì夜不安了^?”

    杨帆道:“卢氏家族已经做了官的子侄*,自然不在此例&!”

    卢仲伽听到这里*,心中稍安^*,想了一想,只好忍痛舍了南方那许多空缺&,咬牙道:“这一条*,我也答应*^**!”

    杨帆道:“第三条*,卢氏子侄难免有对杨帆心怀不忿的^。如果这三年之中*^*,有你们卢氏家族未曾返回范阳的子弟意图对我不利*&,我们双方相斗*,生死各安天命*^,卢氏族人将来复出&,不得以此与我为敌^&!”

    这一条比起第二条实在不算什么了*^,卢仲伽想也不想&,便道:“老夫答应&!”

    杨帆道:“好^&!那么就请卢太公以卢家列祖列宗名义起誓,若是卢家违背誓言,千年世家将毁于一旦*,从此再无传承*&!”

    这个誓&,对这样的大世家来说^,实比任何毒誓还要管用&&,卢仲伽既然答应了&,也不犹豫&^,马上竖三指向天&,高声发起誓来&。

    杨帆听着卢仲伽琅琅起誓*,脸上慢慢绽开一丝轻松的笑容*。自始至终,他就没想过真的逼死卢宾之^,若是逼死了卢宾之^,卢家必然不会放过他,不管是发动卢家的官场势力算计他&,还是动用死士行刺暗杀*^,都将危险重重*^,烦不胜烦*&。

    而且*^,七宗五姓各大世家既是竞争对手又有盘根错节相互交叉的利益关系^^*,这么多年来,清河崔、荥阳郑^*、赵郡李^*、陇西李&、太原王、博陵崔^、范阳卢几大世家只在内部通婚联姻*&*,那可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呐^*,真把卢家逼到这份上&,那就是得罪所有人了^。

    另外&^*,卢氏虽与杨帆结了仇^^,杨帆所在的隐宗和姜公子的显宗也有仇&,可是在对付武则天这一点上,他们又是盟友&,多一个盟友便多一份力量**^,如果真的铲除了卢家&,获利的只能是武则天&。

    杨帆真正想要的就是逼卢老太公立下这三个誓^^*,先逼卢宾之自尽,之后再退一下**^,那就很容易叫对方接受了。

    让卢宾之禁足范阳老家^,根本就是一个用以掩饰杨帆真实目的的烟雾弹&。他的真正目的只有后两条,杨帆最在意的当然是第三条*,可他也没有想到**,他只是想削弱卢氏才提出了第二条&,可是真正给卢家造成噬心之苦的^,恰恰就是这一条。

    这一条,给卢家酿成了百年之痛^^!

    P:诚求月票推荐票*!

    广告:锦衣夜行正在以一个月一册的速度出版中,当当有售。(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