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迟来的陷阱

    今天长安官员和士绅们宴请的人是监察御史王助*。

    朝廷每年都会派监察御史巡访各府道,他们管的事情很杂&,吏治民情、司法诉讼、徭役差派、府学教化^**&,无所不包^。他们一般很少直接插手地方政务*,但是他们有权在回京后,把一路见闻详细地禀报给皇帝^。

    这种特殊的“调研员”&,虽然官儿不大*&,但是权力太重*,所以地方上从来都不敢怠慢^&^。而这位名叫王助的监察御史不但自身负有替天子察访民情的特权,他的长兄还是凤阁舍人兼吏部侍郎^,有这一层关系,地方上的官员自然更加阿谀。

    这场接风宴既不能显得过于奢华,又不能掉了品味^,长安令柳徇天可是煞费了一番心思*^,酒筵办得大方得体,宾主尽欢。待这场盛宴结束时,鹅毛大雪也停了&,满城银装素裹&&&,份外妖娆&。

    柳徇天想安排王御史住到自己府上,刚刚对他说明心意,王助便笑起来:“柳府君一番美意,助心领了。不过来时我就已经先以书信告知了吉兄行程,说是要住在他的府上,与他抵足而眠,一叙离别之情的*?!?br />
    王助说着把一个人拉到面前&。柳徇天认得此人是明堂尉吉顼*&^。西京长安的明堂尉和东都洛阳的合宫尉一样,虽然分别归属于长安令和洛阳尹管理,但是他们的职权和身份都比较特殊。

    他们是县尉,负责执法治安*,但不是负责普通坊市&^,而是负责宫城。宫城的范围不止包括皇宫大内^,皇宫大内之外那些地方*,有各衙的差役&&、有洒扫的工人、有马夫厨子*,平时难免也有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的事情。

    这长安的明堂尉和洛阳的合宫尉*^&,就是专门负责宫城范围内的治安和一般刑事&&、民事案件的&。如今来俊臣担任的就是洛阳合宫尉,而这长安明堂尉就是吉顼&,因为现在洛阳是都城^。所以吉顼是来俊臣的直接下属。

    吉顼此人xìng情果毅、沉默寡言^*。在长安官宦的圈子里不是个很引人注目的角sè^,平素参加的一些酒宴应酬也极少&&,所以柳徇天对他印象不深*,只记得此人形容严肃^、不苟言笑^,却没想到他与京里来的这位王御史如此熟稔。

    王助见他微露惊诧之意,便笑着解释道:“某与吉兄相交久矣,当年我二人在进京赶考路上便结识了。我二人一同赴京,又同租一处宅第备考,一同考中进士,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br />
    吉顼向柳徇天牵了牵似乎因为不常笑^*,早就显得僵硬了的脸部肌肉,嘴唇嚅动了一下。就算是向他打过招呼了。

    柳徇天恍然道:“原来如此**,王御史与吉县尉既是同年好友***,那……本府就不做那个恶人了,哈哈哈,不过王御史远来是客&,我这地主既不能一尽地主之谊^,把王御使送到吉府聊表敬意还是应该的^?&!?br />
    王助连称客气,吉顼虽不苟谈笑*?^;耙脖冉仙?。这时也知道该说句话了*,连忙帮腔说上几句^。柳徇天这才罢休,只是携了王御史的手,把他送出酒楼,直到他和吉顼登车离去,柳徇天才向今rì赴宴的长安众官员士绅一一告辞*,大家各自登车回府。

    吉顼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一向沉默寡言,但是对相交多年的朋友却是谈笑风生^,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与平素模样判若两人^*。二人登车,一路赏着雪景,说着各自这些年来的发展和际遇,谈笑间便到了吉府&&。

    吉府坐拥三进院落&*^,虽然称不上华美,却也宽敞、肃穆*^,很有官宦人家的气派&。

    吉顼回府后,少不得又叫家人整治了几道小菜*^^,以红泥小炉焙酒&,与好友当窗赏雪*,再度言谈*。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吉顼谈兴犹浓,叫人在客房铺了两人的铺盖,掌起灯来*,继续喝酒聊天^。

    这时二人早已说完这几年各自的发展*,王助正讲起他一路上的种种见闻,对吉顼笑道:“吉兄,来时路上^,我偶然听见一桩传闻,说是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有天命在身^,綦连家的宅第有王气*。哈哈哈^,坊间还有人说,綦连耀生有两子^&,大儿名大觉^,小儿名小觉^,这两个觉,便是两角麒麟之意?!?br />
    王助酒喝的多了^&,舌头已经有些大,但是声音倒还清晰:“他们还说,綦连耀*^,这个耀字拆开就是光翟,喻意光宅天下,江山之主^**!你说……可不可笑&?”

    吉顼一听,不由暗吃一惊,酒意都醒了几分,连忙问道:“王兄可把此事报与了天子?”

    “嗳!无稽之谈!完全是坊间小民以讹传讹的无稽之谈!”王助挥挥袖子**,大笑道:“綦连耀不过是洛州的一个小小录事参军,王气天命*?光宅天下?可笑&^*!可笑&!某岂会相信这等无稽之谈&,以此神怪之说蛊惑天子耳目呢^!”

    王助说着,仿佛已不胜酒力&,往前一趴^,伏到了案上*。吉顼连连搓手*^,急声道:“王兄糊涂??!这可不是小事^**,身为人主*,最忌惮的就是这种事*,从古至今^&,不管是何等明君英主,但凡对这种消息,都是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的*,你怎么……”

    王助伏在案上,呼噜声大作*&^。吉顼推了推他,唤道:“贤弟*,贤弟*^?”

    王助已然睡得熟了^,全无半点知觉^,吉顼苦笑一声,站起身来,在房中缓缓踱了几步,终于下定决心,扬声唤道:“来人,扶王御史登榻歇息&!”

    两个小厮应声走入,见吉顼从墙边架上摘下袍子&,忍不住问道:“阿郎不歇息吗?”。

    吉顼道:“你们先侍候王御史睡下&*,某去书房处理一桩公事&!”吉顼说着,推门而去*。

    两个小厮费力地拖起王助&,把他带拉带抱地弄到榻上*,替他脱下靴子^,盖上锦被*,因为自家阿郎还要回来歇息,两个小厮在桌上留了一盏灯,这才退了出去。

    王助侧卧在榻上,呼噜声大作&,两个小厮一走^,他呼噜不停,一双眼睛却睁了开来,向门口一瞧,诡异地一笑。

    他与吉顼相交久矣,深知这位同年的脾气禀xìng。这位仁兄心思深重,遇事素来不肯行差踏错半步^,王助早就知道只要把这个传言告诉他&,吉顼就绝不会漠然视之*。

    武承嗣从同州拖回一条姓来的疯狗&*,想让它去咬李昭德和杨帆。但是这条疯狗已经威风不再*,得让它重新成为皇帝器重的看家狗*,才有资格同李昭德和杨帆叫板^,所以武承嗣用了一个最有效的办法来让皇帝姑母重新器重这条疯狗^^^。

    他知道姑母最猜忌的事是什么:谋反^!他要做文章*,只能从这个题目上下手。

    可是今时不同往rì*&^*,自南疆土蛮被御史台众酷吏以谋反为名险些真个逼反以后,皇帝对于谋反一说已经开始谨慎和jǐng惕了,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随意捏造个谋反的罪名,就真的掀起一场动荡^*。他需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确实有人谋反*,至少这一次必须要有证据。

    于是,他请一直在家帮他炼制“回chūn丹”的张真人出手,蛊惑崇信相术风水的箕州刺史刘思礼,再和被蛊惑的刘思礼一起忽悠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綦连耀见了张道人“神乎其神的相术”**&,又见职位远在他之上的刘思礼对他毕恭毕敬,真个把他当成了真龙天子,竟也开始相信自己是真龙之命,开始暗中筹备^*,以待女皇驾崩&、天下大乱&!

    事已至此^,武承嗣已是万事俱备,但他还担心会有什么疏漏,一旦追查起来&,若是查到他的头上,使他失去与武三思争夺皇嗣的资格,那就得不偿失了。

    即便没有追查到他的身上,若是因此使他在朝廷上有限的势力受到折损也舍不得,所以这个举报人绝不可以是他的人。

    王助和王勒两兄弟都是武承嗣的人^,武承嗣给王助的使命就是找到一个和武承嗣的派系没有关系、又有资格举报谋反的人来揭发这件事,于是,他出京了,他选择的就是同年好友吉顼^^。吉顼远在长安*,这件事一旦暴发*,无论如何也不致于被人联系到洛阳的魏王。

    于武承嗣而言,这是他一生中少有的一件杰作:目光深远、计划周详*、行事谨密,可谓天衣无缝。只是^,京中局势变幻莫测*,他也没有想到,来俊臣那条疯狗还没有被放出去*,李昭德就倒了,紧接着杨帆也倒了&。

    如今李昭德先是贬为县尉&、又被流放岭南,出京没有多远,还在大雪中艰难跋涉,又被皇帝一道恩旨调回来,蹲在御史台^,和那些曾被他呼来喝去如门下走狗的御史们做了同僚&&。而杨帆则被发配龙门^,替皇帝看浴池、养马种菜去了。

    信息的不同步,使得刚刚赶到长安的王助&&&,根本不知道京城最新的变化,他可没有独孤世家那种快捷迅速的消息渠道^,他现在仍然在一丝不苟地执行着武承嗣交给他的使命&*&,把这个一旦传出去,就会在朝堂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消息传了出去*。

    一场腥风血雨马上又来了,不过*,终武周一朝&&,朝堂上的腥风血雨几乎就从来都没断过&**,或许那些在刀尖上追求着权力与富贵的官员们早就习惯了吧……

    P:各位书友,距着第三咱差60多票了&&,月票&、推荐票请多多支持,感谢之至?&。?!(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