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三十三章 履机乘变

    武崇训不因妒意而方寸大乱的时候*,还是很有几分公子风范的***,当他弄清杨帆的来意****,知道他是特意登门拜会自己的时候^,马上吩咐人摆酒设宴**,款待客人*。

    杨帆今rì登门确也名正言顺^,他和武懿宗虽势成水火,但是与武三思之间的交情没有断^^,勉强算得上是梁王的半个门人^,如今梁王之子驾临长安*,他登门拜会梁王世子自然是应尽之仪*。

    武崇训把杨帆请到花厅*,由他和杜文天作陪,不一时美酒佳肴流水般奉上*,三人便同席饮宴**。武崇训从曲池回来时就已有了六七分酒意,这时借着酒意再度畅饮,本就自控力不足,又有杨帆频频举杯相敬,不免喝的酩酊大醉。

    酒席散后,武崇训已经醉的无法亲自送杨帆离开了^,只好硬着舌头让杜文天送杨帆离去^^^^,自己则叫两个内侍搀着,摇摇晃晃地回了内宅^。杨帆与杜文天并肩而行^,各自无话,走到仪门前,杨帆站住脚步对杜文天道:“公子请留步?!?br />
    杜文天先前偷听到杨帆和安乐公主在小书房的一部分谈话,认定二人之间有些不清不楚^^*,心中已把杨帆当成情敌*,妒意满怀*,本就不想送他*^,闻言马上站定*,向他拱了拱手*,敷衍地道:“杨将军请慢走*^^?!?br />
    杨帆笑了笑,道:“今rì登门^^^,承蒙武驸马和杜公子的热情款待^**。不想武驸马喝的大醉*,杨某有些话还没来得及说呢****,就请杜公子代为转告吧?!?br />
    杜文天冷着脸道:“不知杨将军有什么话需要在下转告^^*!?br />
    杨帆道:“听说安乐公主选定的新宅就在杨某的宅子旁边*,以后两家要做邻居了**,应该常常走动才是,何况杨某本就与梁王府有旧^,算得上是故交。若是公主与驸马有暇,杨帆想在湖心岛设宴,回请公主与驸马**^^!?br />
    杜文天以己度人,只道他对安乐sè心不死*^,脸sè顿时一变,说道:“将军放心,杜某一定转告!”心里却是打定主意*,绝不把杨帆的邀请告知安乐,还要想办法中伤杨帆^,以免二人旧情复燃^^。

    杨帆瞧他神sè变化,心中已然有数^,哈哈一笑*,拱手而去*^^^。

    杜文天站在仪门处^,冷冷地睨了一眼他的背影,不等他出门^,便拂袖离开了。

    ……

    莫观的几个弟子表演的十分卖力,街头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可是等到收钱的时候*,却“呼啦啦”走掉一大半,幻术团的小徒弟捧着铜锣,时而拿话挤兑爱面子的观众不要离开^,时而点头哈腰递着小话儿*^,铜锣上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一圈下来^,倒也讨了几十文钱。

    莫观坐在长台一角搭起的更衣小帐内^,看着外面的情形^,叹了口气道:“长街卖艺,赚头终究不大*,还是要到勾栏里才能赚点钱?!?br />
    站在旁边的一个弟子道:“师傅说的是*^*^,只是长安这边热闹些的勾栏瓦肆咱们都去了^**^^,一时不会再有那么多客人?!?br />
    莫老人点点头道:“嗯,咱们在长安约摸待了一个月了吧^^^,再演两天^^,咱们就转去太原****!?br />
    这时^,那捧着铜锣讨钱的小徒弟走到一个身材欣长*^、留着两撇漂亮八字胡的青年人面前**,屈膝低头**,陪着笑道:“谢郎君赏^!”青年人微微一笑^,随手一抛^,只听“当”地一声*,小徒弟手中的铜锣便是一沉。

    那小徒弟每天负责向观众讨钱,哪怕只抛上去几文钱**,根据轻重的细微变化,他也能估量出来多少,一听这么沉重的一声**,心中不由暗恼:“你这客人不打赏就不打赏*,怎么抛上块砖头戏弄我们?*!?br />
    从那重量估计*^,可不就是一块砖头么,这么沉重的一块*^,难道还能是金子?可那小伙计一抬头**^,看清锣里的东西,顿时张口结舌*^。铜锣里一块似圆非圆黄澄澄亮闪闪的饼子*,在阳光下光芒闪闪**,可不正是一块金子^。

    这位客人出手当真阔绰**,居然赏了一枚“金铤”^,那小徒弟惊喜交集*,生怕客人反悔似的,赶紧把铜锣往怀里一收**^^,抱着铜锣连连鞠躬^^,一迭声地道谢:“多谢郎君重赏*,多谢郎君重赏**!?br />
    青衣人微微一笑*^,道:“带我去见你们班主^,有笔大买卖^,我要和他谈谈^!”

    “请请请**,贵人这边请!”

    那小徒弟一听还有大买卖,喜不自胜,也顾不得继续讨小钱了,赶紧引着青衣人向那帐边走。莫老人在帐中也看出这客人是打了重赏^,正要起身迎出去,小徒弟已经引着青衣人走进来。

    莫观往小徒弟手中的铜锣上一看*,看见黄澄澄一块金子,眼中不禁也放出了金光*,赶紧满脸堆笑地迎上去^,谦卑地笑道:“贵人请坐^,小老儿多谢贵人的重赏!”

    青衣人摸了摸胡须,微笑道:“老人家就是这幻术班的班主吧^^?”

    “是,是是*!”

    “好的很***^,鄙人姓杨,杨之古*!我家老太君八十大寿将近^,作为晚辈,我想弄些稀罕玩意儿哄她老人家欢心*?^^!?br />
    莫观一听“老太君”三字^^^,便知道人家是官宦人家***,老夫人能称太君的^,儿孙中起码也得有个五品官,他的神sè更显恭敬,连忙道:“郎君可是想让小老儿这幻术班子到贵府去表演么^?”

    杨之古摇摇头,道:“不!我想自己学点幻术戏法儿,在老太君的寿宴上演一演,古有老莱子彩衣娱亲,为哄老太君开心*^,我这孙儿辈的还怕扮一回戏子么?”

    莫观陪笑道:“郎君真是孝心可嘉^^,不知郎君想学些什么玩意儿*?”

    杨之古道:“不瞒老人家,杨某本就懂些幻术戏法儿,以前也曾给老太君演示过*^,所以寻常把戏我家老太君是看不入眼的,要学*^,我就学你最拿手的本事^!?br />
    莫老人一听,不禁有些犹豫,虽说这位客人出手阔绰^,若再教他戏法儿必定还有重赏*,可这毕竟是他吃饭的本事,哪能轻易示人。

    杨之古见他迟疑,不禁朗声笑道:“老人家不会以为杨某是想偷学你的绝艺吧?杨某是读书人,将来是要科考入仕的,你当我会去跑江湖卖艺么^?再者说**,我只讨教你一样本事*,抢不走你们的饭碗?!?br />
    说着,他的手在案前轻轻一挥,三枚黄澄澄的金铤便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案上*^。莫老人眼睛一亮,倒不是因为这杨之古的手法神奇*,他的手法固然巧妙,但是在莫观这等幻术大家的眼中却也不够瞧的^,他是因为看到了三枚金铤*^,所谓见钱眼开是也。

    杨之古笑问:“如何*^?”

    莫观咽了口唾沫**,低声道:“郎君^,我们跑江湖卖艺的也有自己的行规*^,这幻术戏法儿,神就神在一个秘字^,郎君的要求……实在是有些……”

    杨之古信手一挥,案上那三枚金铤就变成了六枚,杨之古盯着他道:“这回如何*?六块金饼子,换你一门本事*!”

    “这个……”

    莫老人仍旧迟疑不决,他的徒弟可有些沉不住气了,低声唤道:“师傅^!”

    杨之古道:“一门术法*^,养活不了一个戏班子,足下不会以为我学了你一门绝技*,就能抢了你们的饭碗吧*?再者说**^,以杨某的身份*,会去干这一行么?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这门本事我若学了去*,也只为哄老太君开心*,以后不会教给别人的^!?br />
    莫老人为难地道:“幻术无一非虚,无一非假**,想要将虚作实,以假为真*,需要极高妙的本领,而这需要很久的辛苦训练*,即便老朽告诉你其中的诀窍*,只怕郎君你也未必能很快学成*!?br />
    杨之古道:“这个就不劳老班主担心了^*,学的会学不会,那都是在下自己的事*,只要老班主你肯倾心传授**!”

    莫观砸了砸嘴唇^^^^,低声道:“郎君……能否再加一枚^?”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贪得无厌了,说出话来很没底气。

    杨之古没说话***,只是抬起手,只听“当当当”三声响^,案上又落下三枚金饼*^,金光灿烂,辉映双目^。

    莫观一阵激动^,一把按住金饼*^,颤声问道:“不知郎君想学什么?”

    杨之古一字一顿地道:“换*、头、术*^!”

    ※※※※※※※※※※※※※※※※※※※※※※※

    rì落西山,满城残红。

    隆庆坊的坊丁推着坊门正要关上,就见一骑快马自远处驰来**,马上一个青衣人^,身手极为矫健。那坊丁没好气地停住脚步**^,只留了半扇门,等着那青衣人过来*^。

    那马片刻不停^,到了坊前*^,就见马上一个青衣人三十出头^,留着两撇漂亮的八字胡儿,jīng气神儿十足*,那青衣人见这坊丁等在门前*,向他哈哈一笑,朗声说道:“谢啦^^!”顺手一抛*,一个亮闪闪的东西便落到坊丁脚下。

    坊丁低头一看*^,却是一只银铤子,坊丁又惊又喜^,赶紧拾起来^^,扭头一看*^^,那马已向隆庆池方向疾驰而去*,坊丁冲着那人背影高高喊了一嗓子:“谢啦!”然后笑逐颜开地关了坊门^^^*。

    青衣人快马如飞到了岛上,很快就出现在杨帆的面前。杨帆坐在一具灯树旁边,身前一张小几*^,几案上四式jīng致小菜*^*,正在冒着热气****。见他进来*,微笑道:“我还担心你今晚回不来呢*^,坐下,歇歇气儿,一起用膳^,咱们边吃边说!?br />
    青衣人讶然道:“阿郎还未用膳?”他虽仍是一副男人模样*,可是听这声音^,分明就是古竹婷^。

    杨帆道:“我在等你,若是坊门关了你仍未回,我就独自享用了?^!?br />
    古竹婷心中一暖^,她本想先去卸了装扮^^,如今既知阿郎也未用膳,却怕饿了他的肚子^,赶紧净了手,赶到他的身边**。杨帆为她布了一箸菜,又为她盛上半碗粳米粥*,笑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可是已经学到手了么*^?”

    古竹婷眸中微现得意之sè,道:“莫班主说,当年他给师傅打了三年的下手^,又蒙师傅亲自指点*,苦练了半年之久^^,这门幻术才运用的得心应手,所以对我说,即便我知道了其中的秘窍和术法^^,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学会*^。不过*^,奴家jīng擅柔术和潜行匿踪的本事*,其中不乏与幻术相通之处,这门术法的诀窍我已了然*^,只要给我几天功夫准备和习练*^^,必定运用自如?!?br />
    杨帆大喜道:“哈哈*^,这就是一法通百法通了^。说起来,这和我当初蹴鞠一个道理^,即便我从未习过蹴鞠^^^,只要明白了它的道理,我也能马上成为蹴鞠高手*^?!?br />
    二人边谈边吃,四样小菜都很清淡,分明是按照古竹婷的口味做的。古竹婷见杨帆吃的不多^,心中微觉不安*,问道:“这菜不合阿郎口味么?”

    杨帆笑道:“那倒不是*,只是今rì去吃了酒*^,现在还不太饿。不然的话,不要说这菜肴本就味道极美^^^,仅是有你这秀sè可餐的美人儿在旁,我又岂能没有胃口^?”

    古竹婷含羞低头^*,忸怩地道:“阿郎又取笑人家?!?br />
    杨帆“噗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古竹婷被他笑的满面通红^,不知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只好讪讪问道:“阿郎……阿郎笑什么^?”

    杨帆指着她*,前仰后合地道:“一个男人含羞带怯的模样*,看着实在有些古怪^。哈哈*,我已命人备好热水了^,你先去沐浴一下吧^^?!?br />
    古竹婷这才想到自己还是男人打扮,唇上还有两撇胡子^*,不禁“呀”地一声跳了起来,想想这样一副丑样子^,居然还在阿郎面前扮可爱*,把个古竹婷羞得无地自容*,赶紧慌慌张张逃开了^*。

    浴房里面热气氤氲,水已经备好了*^,水面上洒着许多花瓣*,隐在雾气里面^,仿佛就是生在那水面上的花朵一般。

    一见阿郎如此体贴,古竹婷心中好不熨贴^,她撕下胡须,解开头发,宽衣解带之际突然“吃”地一笑*^,她忽然想起杨帆方才所说的“秀sè可餐”了*,自己方才明明是一副男人模样,哪儿会秀sè可餐了*?郎君果然是在逗弄人家*。

    衣衫褪去,再解下小衣亵裤*,便当真现出一具婀娜曼妙^、秀sè可餐的娇躯了,古竹婷扶着桶沿^,刚刚把一只纤足探入水中*^^,想要试试水温高低,门扉忽然一响*^,杨帆竟然走了进来。

    古竹婷呀地一声轻呼,赶紧纵身一跳****,“卟嗵”一声^,整个人都浸到水里,脸庞羞红如石榴地怯声道:“阿郎……”

    杨帆笑的像只偷鸡的大灰狼:“呃^^,我忽然想起**,我也未曾沐浴,不如我们就一起洗吧……”

    古竹婷虽说早跟他同床共榻过了*,却还不曾共浴过^^,一时间羞的连耳根子都红了,她哪里还敢说话*^,也不敢看杨帆宽衣解带的样子^,只是闭着眼睛坐在水中^,从头到脚红通通的像只煮熟的虾子^。

    耳边衣裳悉索^,继而哗啦水响,郎君竟已入水*^^,她的芳心不禁卟嗵嗵地跳了起来。

    水声哗啦不停,撩拨的她的心也是荡漾不止*。她正想偷偷睁开眼睛看看阿郎在做什么*^,忽然感觉一只有力的大手揽住了她的肩头,因为水中浮力的原因^,古竹婷轻飘飘的*,就像一绺柔软的水草般向他飘过去,一直飘到他的怀中。

    “阿郎……”

    古竹婷偎依到杨帆怀里^,把头枕到他的肩上*,杨帆既与美人共浴,哪会老老实实只是洗澡*,手掌已然悄悄攀上她的玉峰^。古竹婷手足无措^,只好咬着嘴唇任他欺负,可是郎君却变本加厉起来,竟然抓住她一只手^**,悄悄探入水下^,滑到他的小腹**^^,继续滑下去*。

    古竹婷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那只柔软细腻,嫩滑纤巧的小手轻轻触到他的金刚怒杵^,先是受了惊吓似的一缩,这才轻轻缠上去,依着他的心意轻轻拨弄起来。

    杨帆靠在桶壁上,惬意地闭上了眼睛*。见他十分舒服的样子,古竹婷登时生出莫大的勇气^^。她的小手在杨帆腹下把玩良久**^^,原本生涩的手法渐渐纯熟起来^,撩拨的杨帆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了。

    终于,他开始了反击,张开双臂^,一下子把那玲珑凹凸腴白柔嫩的香艳yu体抱进了怀里^^,古竹婷坐在他的怀中,一双玉臂柔柔地搭在他的肩上,星眸半睁半闭,娇怯中带些无措与温驯,与她平时jīng明强干的模样判若两人^。

    杨帆掌下指间^*,触及处尽是柔软幼滑的香艳感觉*,目光所及尽是堆玉砌雪粉光致致^*^,触感与视觉俱达**极致,顿时yu火暴炽。他从桶边抓过一条厚毛巾,往桶沿上一搭*^,再轻轻一推她的玉背,古竹婷心领神会*,乖乖伏到那条雪白的浴巾上^。

    杨帆轻轻贴到她的背后*,一触及雪腻光滑的柔软臀股^^,便迫不及待地开始深涧探幽了*^*。水声哗哗*,波翻浪涌***,浴涌中掀起了无休止的风浪,那浪头涌至高处时^,一直冲击到古竹婷完**滑的美背上*^,cháo水泄下时,便荡漾在那圆月般翘悬空中的臀下**。

    随着情郎的一**冲击,古竹婷的心也在情yù浪cháo中起起伏伏^*^。她发出如哭似泣的娇吟***^,恭驯而顽强翘着她的美臀,迎接着杨帆越来越激烈的冲刺*,轻轻上扬的朱唇宛如一朵楚楚可怜的玫瑰*^*。眼看越来越是弱不禁风的身子***,纤腰却不由自主地摆荡迎挺起来**。

    杨帆只觉身下起伏迎凑的臀股圆润光滑、丰盈紧实,极致的快感让他的yù望不断攀升。明亮的灯光照着身下的女体*,伏于桶沿上的美丽**半浴水中半露水面^,仿佛一条攀在桶沿上的美女蛇*,正在等着他这位降妖除魔的大法师来降服*。

    美女蛇渐渐禁受不起杨大法师的神威了,她的身子软瘫了下去^,刚身子刚刚一软,却又被杨帆从水中捞起*^,啪啪声急骤如雨^^^,古竹婷感觉喘息都有些困难了^^?伤拖不墩庋?^,喜欢被他蹂躏*,喜欢被他玩弄*,喜欢被他征服……

    忽然^,美女蛇就像被人击中了七寸*^,修长的玉颈猛地一甩*^,随着一声荡气回肠的“绝望悲鸣”,整个人都软瘫下去,再也动弹不得……

    水面上朵朵花瓣轻轻起伏荡漾着*,浴桶中的风浪渐渐平息了*,古竹婷心中的风浪却还没有完全平息,她把cháo红发烫的脸颊搭在杨帆肩上**,杨帆能够听到她的心房发出比平时急骤两倍的咚咚急跳声*。

    杨帆在她翘臀上拍了两记*^,轻轻笑起来***^。他知道这一次真是把她折腾狠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都是在最急骤的暴风雨中度过的,就是太平公主那样的美艳熟 妇都承受不起*,何况初为人妇的她^。

    杨帆把她抱在怀里*^,轻怜蜜爱着^^。随着他温柔的爱抚和水流的温暖,古竹婷渐渐恢复了力气^^,她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有些涣散迷离的眼神望着她的爱郎,低声道:“人家真快被你弄死了^^?*^!?br />
    杨帆促狭地笑道:“你这不是还没死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好好练功吧,下回报复回来*?!?br />
    古竹婷红着脸蛋在他胸口轻轻咬了一下。杨帆笑吟吟地抱着她的娇躯^**,低声道:“回头好好查查杜文天,他和安乐之间可能有私情,这件事说不定可以利用一下?**!?br />
    “嗯*!”

    古竹婷温驯地答应了一声^,只是回答的时间比平时的速度慢了两拍*。她又喘息了几声**^,轻轻拔高了一些身子*^,**半埋水中*,如同沉浮不定的一对玉瓜*^^,稍稍离水让她的呼吸舒畅了许多:“阿郎*^,她果然还有后招^^?”

    “嗯*!我曾试图打消她的念头,可她不肯**^。她为兄姐报仇的举动,倒是让我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但是她这么做会牵累到婉儿^,我就不能坐视了。安乐此人做事一向不计后果**,我不能不小心应对。多少次大风大浪我都闯过来了*^,可不能yīn沟里翻船,栽在她这条小泥鳅身上呀^!?br />
    “阿郎才不会输呢^?*!?br />
    古竹婷柔若无骨的玉臂轻轻揽住杨帆的脖子^,伸出细舌在他胸口娇媚地一舔*^,昵声道:“人家纵横江湖的时候^^,还被人称为女魔头呢,如今还不是被阿郎你收拾的乖乖的,就凭那个小妖jīng的道行,哪里会是阿郎的对手!?br />
    杨帆一时间又惊又喜*^,古竹婷恭维他的时候可多了*,但是什么时候学会挑逗了?这一语双关用的,这娇媚入骨舔的*^,一时间杨帆家里的小杨帆又跃跃yù试起来^。

    “?!阿郎饶命,人家不要了*!”

    随着娇滴滴的一声讨饶,浴房中又是风雨大作……

    P:两更近一万一啊,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