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三十五章 坐等出招

    杨帆一把没拉住&,张昌宗已跳下车去&^*。

    其实杨帆也没真想拦他^,安乐要为她的胞兄阿姐报仇,杨帆管不着^&,但她不能伤及他的亲人^^*。李裹儿用婉儿和孩子的xìng命做武器^,他就只能站到张昌宗一边。

    如今李裹儿磨刀霍霍*,他不能一味地被动应付,他怂恿张昌宗出面^^,是想打乱对方的节奏,探明对方的底牌。但是婉儿现在真的大着肚子呢,这就是他最大的罩门,他也怕杜文天当真胡言乱语&,所以马上跟了上去*。

    其实照理说^,杜文天胆子再大也不敢当着张昌宗的面声张此事,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是按情理出牌&*。有些世家子已经被宠坏了*,xìng情乖张^&、妄自尊大*,蹲在世家那口井里,根本不知天地之阔,他不能不防。

    武崇训和安乐公主见张昌宗快步向他们迎来&*^,不禁露出了笑意,能让张昌宗如此礼遇,何尝不是他们的面子^。但是笑容很快就凝结在他们的脸上,他们看出不对劲儿了,张昌宗脸sè发青*,目蕴怒火,看的根本不是他们。

    “张奉宸……”

    武崇训站住脚步&,迟疑地向张昌宗拱起手&,可张昌宗理都没理&,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抡圆胳膊,“啪”地一掌重重掴在杜文天的脸上&。杜文天看到张昌宗怒气冲冲而来,心中就知不妙,可他以为张昌宗会跟他理论*^,却没想到张昌宗会立即动手。

    他却忘了^,在家世背景*、势力关系远不如他杜家的人面前*&,他何尝不是一向恣意张狂,因为他有底气。如今张昌宗敢当着这么多的皇亲国戚、勋臣权贵的面这么做,同样是因为他有底气。

    杜文天的鼻子才刚养好,被张昌宗这一记重掴^^,登时又痛不可当^,眼泪和鼻血一起流下来。张昌宗像只愤怒的雄鸡,也不说话,紧咬牙关,又是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下巴上*,打得杜文天仰面跌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杜文天蜷缩在地上,双手护着头面,抵挡着张昌宗的拳打脚踢,放声高呼道:“你凭什么动手打人?再不住手我可要还手了!”

    今rì在场的奴仆下人都是杜家带来的^&,一看少主被打*,纷纷拥上前来,张昌宗带来的十多个人立即四下一分,把张昌宗护在中间^&,刀剑铿锵出鞘,厉声喝道:“谁敢上前^,杀无赦*!”

    这些人都是大内高手^&,张昌宗打别人他们视若无睹**&,有人想对张昌宗不利他们可不答应&*,他们不但把张昌宗护在中间^,还有两个侍卫面朝内侧&&,看那跃跃yù试的样子*&,只要杜文天敢还手,他们就要代张昌宗出头了。

    今rì武崇训举办这场酒宴,杜氏家主杜敬亭也来了,眼见张昌宗一言不发就对他的儿子大打出手,杜敬亭又惊又怒,急忙冲上来道:“张奉宸&,我杜家敬你如上宾*^,你何故殴打我儿?”

    张昌宗一顿拳脚打将下去^^^,累得呼呼直喘*,他指着杜敬亭的鼻子道:“你这老匹夫就是他爹*&^&?张某如今替你教训教训你这个有眼无珠的混帐儿子,你待怎样?”

    杜敬亭身份尊贵,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一时脸sè发青,浑身乱抖。武崇训赶紧迎上前,抓住张昌宗的手臂道:“张奉宸请息怒*,不知杜公子哪里得罪了你**,我叫他向你赔不是,切勿伤了和气?!?br />
    张昌宗怒道:“张某与他有什么和气,你自己问他,他该不该打*!”

    杨帆适时闯了过来,一脸讶然地道:“六郎怎么大的火气,这位仁兄跟你有过节么^??&?!看他模样好面熟……,六郎*,此人好象就是咱们在兴教寺时遇到的那个登徒子啊*?*!?br />
    杜敬亭听的一呆,慌忙问道:“什么登徒子?”

    杨帆道:“杨某曾与张奉宸同游兴教寺&,见一登徒子在寺中猥亵妇人,张奉宸仗义出手教训过他一番。不知这位老先生是什么人**,这个登徒子难道就是你的儿子?”

    杜敬亭是知道杨帆真正身份的,一见他这么说&,哪里还会不信^^,他又惊又怒地转向杜文天,厉声喝道:“孽障,可有此事&?”

    杜文天急急辩白:“父亲&,你别听他们胡说,他们明明是……”

    杨帆突然一声大喝,打断他的话道:“你敢说,在兴教寺时不曾调戏过女子?”

    杜文天语气一窒*&,他当初的确是因为调戏妇人才被殴打,后来的种种恩怨皆因此而起^。但他这时哪肯承认,他想出言反驳&,却因为被杨帆一声大喝点破丑事*,语气为之一顿*^,神sè也有些变化&。

    围观的宾客哪个是没见过世面的&,只看他的神情发虚,就知道杨帆所言不假*^,不禁交头接耳*&,露出鄙夷神sè**。杜敬亭万没想到这个在自己面前一向乖巧的儿子竟在外面干出这样的丑事*,他怒不可遏地骂道:“你这个孽子,真是丢尽了我杜家的脸!”

    杜敬亭说着就向杜文天冲去,却被杨帆拉住&,一闪身抢在他的前面,杨帆伸手一扶,拇指在杜文天的麻筋上一扣&*,杜文天只觉半边身子酸麻,不禁闷哼一声,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杨帆低声道:“你敢当众胡言,张奉宸就敢当众杀人&!”

    杜文天看见那几名大内侍卫手中明晃晃的刀剑&,心中一寒^*,哪还有当众喝破“真相”的勇气&。

    杨帆这句话又疾又快,而且是借着弯腰扶他的机会在他耳边说的^,旁人全无察觉,杨帆扶起杜文天,对张昌宗朗声道:“六郎,今rì可是武驸马宴请宾朋的好rì子**^,你总该给武驸马几分面子吧,这事算啦?!?br />
    张昌宗方才也是气火攻心,这才不计后果地出手*&,这时见杨帆向他暗暗递来眼sè^*,忽然醒悟起来^,也怕杜文天被逼急了当众令他难堪^,便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杨帆打个哈哈^,又对杜敬亭道:“当rì之事*,说起来也只是令郎少年慕艾*,忽见心仪的女子*,举止有些失措,只是张奉宸素来急公好义,插手过问时与令郎起了冲突,今rì相见才没压住火气。大家既然相熟,此事就不要细究了吧&?!?br />
    他方才还口口声声说杜文天是个登徒子,在兴教寺里猥亵良家妇女,这时又说他当时只是举止失措*,解释的根本毫无诚意。不只杜文天气的发昏,就连杜敬亭也被他堵的不知该答对。

    李裹儿暗暗冷笑:“你以为借了张昌宗的手恐吓他会有用么?那番传言早已散播出去,只等我逼着上官婉儿现身,叫这满堂宾客亲眼看见她身怀六甲的模样^*,到那时你冤与不冤都百口莫辩了&*^?!?br />
    直到此刻李裹儿还以为杜文天散播的谣言中那个令上官婉儿怀孕的男人是杨帆^,她怕杜文天隐忍不住坏了她的大事&&,便向杜文天丢了个眼sè&,打圆场道:“大家给本宫一个薄面*,此事再也休提*&?!?br />
    杜文天对李裹儿那真他亲爹还听话&,一见李裹儿的眼sè,只好忍气吞声&^^。杜敬亭见此情景,更加认定儿子调戏过良家妇女,虽说不是多么大的罪过*,终究有辱门风&,显得他杜某人教子不严*。

    杜敬亭满心羞愧,却也不好再当众教训儿子,只好狠狠瞪了他一眼,斥骂道:“你这小畜牲,如今看在公主和驸马面上*,暂且放过了你,等回府去老夫再跟你好好算帐!”

    武崇训赶紧上前攀住张昌宗的手臂^&,向迎上来的各位客人一一介绍*,众人也不想让杜敬亭太过难堪,都佯装不知此事似的高声寒喧^,随即众星捧月般把张昌宗迎往大殿&。

    杜文天望着张昌宗远去的背影&,恨恨地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忠仆陈佳赶紧奉上一方手帕*,杜文天擦擦鼻血,心中恨意更盛^。本来李裹儿让他做那件事时他还有些犹豫,此时却是再无顾忌了&。

    ※※※※※※※※※※※※※※※※※※※※※※※※※※※

    殿上宴开**,大家谈笑风生,都刻意避开了方才那件事&,不过可以想见,樊川杜家公子调戏民女又被张昌宗暴打一顿的事宴后必定会传遍长安*。杜敬亭脸上无光,只坐了片刻便声称身体不适,向公主和驸马告辞*&。

    武崇训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便也没有挽留。杜敬亭出了大殿,本想找来儿子再教训一番,向几个家仆一问&*,却无人知道他的去向*^,杜敬亭只道儿子没脸见人已经先行离开^^,便气愤愤地登车离去*。

    宫室一角&,陈佳提着一只油桶费力地走过来&^&,拔开塞子*,又迟疑回头道:“公子*,真的要点吗?”

    杜文天脸上带着一个清晰的掌印**&,一瘸一拐地走上来,一脚蹬翻油桶^,将一支火把向前狠狠一掷*,一道烈焰“蓬”地一声燃烧起来,火光熊熊,映着他狰狞的面孔,这才咬牙切齿地道:“点!”

    今rì宴请宾朋的人是安乐公主和武崇训夫妇&&,但是不管是相王五子还是武崇训夫妇,都不是这场宴会的***^,张昌宗既然到了*,想不喧宾夺主都难,众人轮番敬酒&&,杨帆捱了许久才等个机会走到他的面前。

    张昌宗看了他一眼&&,道:“坐*^!”

    杨帆在他身旁叠足坐下,张昌宗端起酒杯,盯着殿上翩跹yù飞的两行舞姬&,低声说道:“方才你何必拦我^,叫我一剑把他杀了岂不一了百了,杜家又怎么样&,杀也已经杀了,他们能奈我何!”

    杨帆呷了口酒&,向轻抛绿袖,朝他媚眼飘飞的领舞美人儿还个笑脸,低声道:“六郎以为此事只是杜家公子挟怨中伤那么简单么?”

    张昌宗神sè一动,缓缓扭过头来^,问道:“什么意思?”

    杨帆道:“那个登徒子真有胆量与六郎为敌&?再者,此事就算传遍民间*,又如何传到深居九重宫阙的皇帝耳中?皇帝若不知道&,对二郎你又能有什么损害?可他有本事面谒天颜么?”

    张昌宗目芒蓦然一缩&,醒悟道:“你是说……他背后有人?”

    杨帆没说话^,只是又呷了一口酒*。

    张昌宗脸sè一变&,突然转首看向武崇训*,满眼杀气&。武崇训正细心地挑去鱼刺,把一块鱼肉殷勤地挟到安乐盘中,全未注意张昌宗凶狠的目光^&。张昌宗收回视线^,低声问道:“你说他们还有什么yīn谋^?”

    杨帆道:“杨某也不知道,所以……我们要等**&!”

    话犹未了^,一阵硝烟忽地从殿后卷来。宫中帷幔重重&,建筑又多为木料,再加上有油助燃&、有风助势,是以烧的极快&&^,杨帆猛一回头&,火舌已在眼前^。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