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四十一章 借力打力

    张昌宗虽然头脑简单,xìng情冲动^,可他毕竟在宫廷中待了几年,哪怕只是无意中听到看到的一些事情,对他的智商也颇有提高。杨帆那一番话瞬间就点醒了他&,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旦涉及到男女私情的谣言*,当事人大多会陷于这样一种尴尬的境地,如果你觉着清者自清不屑理会,旁人会认为你心虚,如果你竭力辩驳,他还是会认为你心虚*。说到底^**,这是因为大部分人心底都有yīn暗的一面。

    不辩是黑^,越辩越黑,你还如何表白自己*?现在却是一个绝好机会&,杜文天跟他有过节,把谣言的炮制者锁定在杜文天身上,把他的谣言当众挑开**,张昌宗就有机会洗刷清白扭转局面^。

    新昌酒家是长安有名的大酒楼,来来往往的客人非常多*&,这件事很快就传扬开去,当远在城南樊川的杜敬亭得到消息&^,急急赶到新昌酒家的时候^,新昌酒家门里门外乃至街对面的楼上都站满了人。

    杜文天跪在张昌宗面前^,两颊已被掴的赤肿一片*,他还在用力扇着自己耳光,张昌宗冷幽幽的目光盯着他&^,张昌宗不说停*,他的手就不敢停,而且不敢藏一点力*,所谓面子*、所谓勇气*,在张昌宗的霸道面前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开始他还顾忌着尊严*、唯恐被人耻笑,但是面对张昌宗的折磨与殴打,面对张昌宗追究的严重后果*,他不能不屈服了*。当他低声下气地向张昌宗俯首道歉*,承认是他散播谣言&^&,是他怀恨在心才恶意中伤时,他就没有勇气对抗了&。

    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张昌宗能消了火气*,让他逃过一劫*。这世上总有些人不自量力,以为自己可以独力应对这个世界^,可是当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才知道其实他什么都不是&&*。

    武则天对张昌宗的宠爱远在薛怀义之上^&,薛怀仁昔rì飞扬跋扈,王公为他牵马坠镫&^、庙堂高官说打就打&,他曾当街鞭笞御史,他曾军中拳打宰相&。二张从不曾有过他这样嚣张的行为^,不是因为他们不能&,而是因为他们不是薛怀义那种暴发户^^。

    但这并不意味着张昌宗就是一个谦谦君子,惹急了他的时候&&,他的猖狂丝毫不在薛怀义之下。樊川杜家虽然大不如前*,却只是相对于它自己以往的辉煌^,它仍是一个拥有极大潜势力的政治世家,可张昌宗并不在乎,他是强龙&^*,不怕这条地头蛇。

    当杜敬亭匆匆走进新昌酒家的时候*,马上看到他的儿子正跪在张昌宗的面前,两颊已经一片赤肿。杜文天神思恍惚&,连他父亲走进来都没有看到*,他还在卖力地扇着自己耳光,那一记记耳光*,就如扇在杜敬亭的脸上^&*。

    诽谤罪正式确立是在秦朝,之后汉文帝等曾先后下诏废止诽谤罪&^,但一直反反复复,直到隋文帝降敕群臣“诽谤之罪&^*,勿复以闻”^^,诽谤罪才从法律上正式废除,之后的唐宋两朝刑法中都没有“诽谤”这个罪名。

    但是律法中没有诽谤这个罪名^&,并不意味着你可以随便说话,这是人治社会,权大于法,既便律法中明明白白写着这条罪名*&,是否依法追究又或不去追究也是因人而定*,如今没有法律依据,后果轻重更是取决于人&。

    杜文天谣言诽谤的人是张昌宗和上官婉儿,这是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两个人*&,杜文天已经在张昌宗的威逼之下承认一切出自他口^*,他甚至已经写好供状&,画了押&*,生死都cāo在张昌宗的手上&。

    杜敬亭羞愧难当^^,向张昌宗惭然拱手道:“张奉宸&,都是老朽教子无方&。这个孽子竟信口雌黄,诽谤张奉宸与上官待制的清誉&*,老朽实在无地自容*,老朽意yù把这孽子带回严加管教,还望张奉宸能高抬贵手^*?*!?br />
    杜敬亭什么时候在人前自称过老朽?他如今把身份降的这么低&,正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张昌宗的面前&,他可摆不出关中大族掌门人的身份,只能向张昌宗低声下气地乞饶*。

    张昌宗冷笑道:“你想怎么教儿子不关张某人的事?^&?墒悄愣臃贪蟪?,那就跟张某人有关了^。张某是男人**,可以不在乎这些风言风语,上官待制可是视名节逾xìng命的女子*^。张某和上官待制因为你儿子散播的谣言玷污了名誉^&*,这事怎么说*?”

    杜敬亭羞惭的无地自容,拱手道:“老朽知罪&,老朽愿携这不肖子前往隆庆坊&*,向张奉宸和上官待制郑重道歉!”

    张昌宗冷冷地道:“张某可当不起。你们到隆庆坊,旁人哪知发生了什么,到时候指不定又会有什么难听的话儿传出去呢&!?br />
    杜敬亭心知张昌宗这是要让他杜家当众道歉&,如今他的老脸已经被这个不肖子丢光了^,再若携子当众道歉^&,可以想见对杜家声名的损害*,可他又能怎样。大错已经铸成*,儿子再不争气也是他的骨肉&*,他能弃而不顾么^。

    杜敬亭只得忍气吞声地道:“老朽愿意请长安各方士绅名流&^、勋戚权贵出来做个见证^^,以正张奉宸和上官待制之名&?^*!?br />
    张昌宗仰天打个哈哈&&,道:“成,张某可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不过湖心岛可招待不下你们这么多人&*,一个不巧再弄出一场火灾来&,张某人可没钱赔给柳府令。这么着吧^,你们杜家不是在安邑坊有幢大宅子么,就选那儿^!”

    杜敬亭心中一惊,那幢宅子已经借给武驸马了&,前几rì宴上还说过此事^^*,当时张昌宗也在,他清楚啊^,为何要指定在那里摆酒谢罪?稍一转念&,杜敬亭便明白过来,敢情这张奉宸宗早就被他得罪了,如今是借题发挥^,二罪并罚^。

    二张和武李之间已经形同水火*&*,他杜家竭力巴结武氏&^,这不是摆明要跟张昌宗作对么^?一时间,杜敬亭心中又悔又恨*。

    其实他的选择并没错&&*,眼光长远的人都看得出,别看二张如今威风不可一世,但来rì之天下*,只能由武氏或李氏来做主。他巴结武崇训*,就等于是上了武家的船&*、又拴着李家的船*,可谓一招妙棋*^&。

    只是,他的算计虽然不错,却漏算了一点:来rì必将败落的二张^,如今威风还在武李两家之上&&,他站队太早了,不是他的选择不对,而是时机没有把握好^,他不该这么早就摆明立场。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杜敬亭一定不会过早做出如此明确的选择,可他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如果他按照张昌宗的吩咐去做^,就要把武驸马夫妇扫地出门,这样做势必得罪武驸马^。如果不这么做,武驸马才是那幛宅子现在的主人,他在那里设宴谢罪算是什么事儿,还是要得罪武驸马,杜敬亭愁肠百结&,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张昌宗却不给他多作选择的余地&^,他站起身^,傲然走到杜文天身边,突然飞起一脚*,把杜文天踢翻在地^,冷冷地道:“张某的耐xìng可不是那么好,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若不能摆酒设宴为张某正名^,我会叫你明白什么叫祸由口出*!”

    张昌宗一甩大袖,扬长而去^&。

    杜文天爬起来&*,战战兢兢地叫道:“父亲&*!”

    杜敬亭怒从心头起&,抬腿就要把他踢开*,吓得杜文天瑟缩了一下,杜敬亭yù哭无泪^,只能仰天长叹一声,黯然走下楼去&^&&。

    ※※※※※※※※※※※※※※※※※※※※※※※※※

    婉儿轻轻拉开衣襟&&,露出娇弹弹一只**^^^,本来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躺在她怀里的小丫头嗅到了nǎi香,突然把细细的脖子向力向前一探^,准确地吮住了她娇红的****,用力吸吮起来。

    婉儿看着女儿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格格一笑*,抚了抚她的小脸蛋,柔声道:“这个小家伙^&,真馋&^?!?br />
    杨黛儿吮的很用力*,她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甘美的rǔ汁^,根本无暇理会娘亲的逗弄&。杨帆也停止了说话^,微笑着看着女儿*&。

    婉儿把手臂抬高了一些*,让女儿吃的更方便&,抬头对杨帆道:“我估摸那番谣言还真就是他传出去的^。张昌宗那xìng子不会轻饶了他^。如今正好抓住此事叫他说个明白。他呀**,是被安乐利用了*,可安乐这时未必会保他^*?!?br />
    杨帆轻轻叹了口气,婉儿凝眸道:“怎么?”

    杨帆沉默片刻,道:“安乐利用了他不假,可他也利用了安乐*。这个蠢才虽无心机也无勇气&*,却有自以为是的狂妄&。其实*,安乐真正想对付的人是我*&,是杜文天把火烧到张昌宗身上去的&?&!?br />
    婉儿诧异地扬起眉毛,杨帆不等她问^,便把那天安乐带人登岛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又补充道:“安乐是想利用他来对付我*&,他对张昌宗怀恨在心,也想利用安乐对付张昌宗,所以才篡改了安乐交待给他的话^^。如果不是这样^,张昌宗今rì就不会强出头,那么在新昌酒楼大摆威风的人就只能换成你了^,为夫可没有能力让樊川杜家的人对我服服贴贴*?*!?br />
    婉儿怒道:“郎君对安乐一家何止是救命之恩,安乐一家能有今rì富贵,也全赖郎君舍生忘死为之筹谋&,安乐竟然睚眦必报,如此对待郎君&*!”

    杨帆笑了笑道:“美丽的蘑菇&&,通常都是有毒的。颜sè越艳丽的蛇,毒xìng就越大&。安乐有美丽出众的仪表^,但她的心却不像她的外貌一样美丽,蛇蝎心肠^*,莫过如是?!?br />
    婉儿皱了皱眉道:“不过*,她的身份特别&,郎君提妨着她就是,却不宜针对她有所举动?^!?br />
    杨帆道:“她要对付我的话,我还可以容忍*,但她试图伤害我的亲人,我就不能打不还手了。她^,还有那个杜文天^,我已经给过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不知死活**?!?br />
    婉儿担心地道:“郎君打算怎么做?”

    杨帆没有回答,只是低头按了按女儿粉嘟嘟的小脸蛋^,微笑道:“小宝贝儿还没吃饱么&^,也不陪爹爹聊聊天,真是不乖*!”

    杨黛儿打了个nǎi嗝儿*,小脑袋拨愣了一下,不耐烦地甩开父亲的手指,一头又扑到母亲的**上^*。

    杨帆和婉儿都笑了*,婉儿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道:“你不说就算了,不过你要格外小心,你可不是只有你自己,你还有我*,还有孩子*,还有这个家^,不管你做什么&^,先要考虑你自己的安全,不能意气用事*?^!?br />
    杨帆微笑道:“我明白&,你放心^^&,我要反击,也不一定就得自己冲在前面&^&!?br />
    一大早*,工部员外郎萧之辰就带着几个吏员出现在安乐公主府的建筑工地上^&。相王五子的宅邸还没动工呢&,可安乐公主府这边已然大兴土木&^&,干的热火朝天*。

    如今武氏比李氏势大,长安官员虽大多心向李氏,却不敢有太明显的表现^,如今武李两家都在这里起宅子&,自然先要照顾武家^。再者说&*,武驸马每天都要来工地上转悠一圈儿^,谁敢敷衍。

    可今儿一大早^,萧之辰刚到工地就出事了&,有人在工地上刨出一个盒子,上边写了五个大字:“武驸马亲启&*!”

    P:诚求月票、推荐票,年度作品票最后两天*,请在《醉枕江山》书页上的书名下方那条红字“评选TA为2013年度最佳作品”处点投票投下,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