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四十二章 武大捉奸

    武崇训yīn沉着一张脸回到杜府^&&&,府上管事赶紧迎上前来^,毕恭毕敬地道:“驸马,公主与几位公侯夫人游曲池去了^?**^!?br />
    武崇训一言不发,径自走向书房&,管事诧异地看着他的背影&**^,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驸马每次回府第一件事必是问起公主的动静,所以他才不等询问便主动说明,可驸马今天这是怎么了&。

    武崇训到了书房坐下^^,从袖中缓缓抽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信笺*,慢慢展开,看着上面的字,原本yīn沉的脸sè渐渐变成铁青sè,眸中却隐隐泛出几分嗜血的寒芒。

    信笺上只有一句话:“安乐与杜文天有私?!?br />
    武崇训不想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但又由不得他不信,这种事换做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用“我相信她”作理由便根本不查不问^。武崇训死死地盯着那张信笺,良久之后突然恶狠狠地把信笺一团**^,厉声喝道:“来人&!”

    照理说,公主府上下都是公主的人^^,驸马类同入赘^&^,对公主府的财务权&、人事权等各项事务都没有话事权,但是武崇训这个驸马本身是郡王,与普通的驸马大不相同*。

    而且,安乐回京时间尚短,不像太平公主一样身边早有一套完整的班底&*,何况她又xìng喜奢靡、注重排场^,所以安乐公主府倒有一多半是武崇训带来的人。

    安乐公主陪嫁的奴婢多置于内宅&,武崇训的人则大多负责外宅&,双方虽有混淆,侧重却有不同。武崇训的两个心腹家将进入书房不久便悄悄离开了,很快&&&^,安乐公主身边的宫娥清儿便被他们悄然拖进书房。

    清儿是安乐公主出家时作为皇室的陪嫁来到公主府的。她被两个杀气腾腾的侍卫拖进书房时就已吓得手软脚软&*&,两个侍卫一松手&,她就卟嗵一声跪倒在地&,对武崇训颤声道:“驸马爷^,不知奴婢犯了什么错&!?br />
    武崇训慢慢抬起头^,眼神幽幽^,仿佛燃烧的两簇鬼火:“你没有犯错,只是本王要问你一件事情!你要老实地回答本王。答的好,饶你不死,如果你有半句虚言……”

    武崇训慢慢站起身子*&。扶案前倾^,森然道:“我杀你全家!”

    清儿骇的花容失sè&,慌忙叩头道:“奴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求驸马爷开恩*!”

    半个时辰后^^^。杜家后院里^,一个青衣侍女走到井边。伸手拎过水桶。挂上铁钩,刚要顺进井里^,可她随意地往井里看了一眼,突然发出一声尖叫&,仓慌间险些失足落入井中。她仓惶后退**,凄厉地尖叫起来:“不好啦!不好啦!有人掉到井里啦……”

    后宅里许多侍婢内监闻声跑来*。有那胆大的凑到井边探头一看*,只见清儿半沉半浮地仰在井水里,一双惊恐的眼睛睁的大大的&^。

    ※※※※※※※※※※※※※※※※※※※※※※※※※※

    天下间没有绝对的公平&,既便是父母之爱也是一样。虽然都是自己的骨血*??勺龈改傅淖芑嵊凶钇囊桓?。杜敬亭妻妾成行,不管嫡子还是庶子都不只一个,可是在他所有的儿子里面,他最喜欢的就是杜文天。

    即便是杜文天现在让整个杜家成了长安无数人背地里耻笑的对象,又害杜家把今年四分之一的收入用以赔付碧游宫的损失*,在杜敬亭的心中^^,依旧没有哪个儿子能够取代杜文天的位置。

    但是杜文天闯出这么多的大祸^,总要对家族做出一个交待,再则杜敬亭虽然疼爱杜文天,还是非常生气,他生气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似乎是作为对谣言的回应*,上官婉儿最近频频现身&,上次在新昌酒楼时就有许多人亲眼见到过她&*,关于她身怀六甲的谣言不攻自破,杜文天也不敢再继续坚执己见咬死这件事了,他现在需要做的不是攻击别人而是撇清自己。

    他想应付自己的父亲还是很容易的,这世上总有一些人,在和外人打交道时显得很低能、很愚蠢&,被人像傻瓜一样哄得团团乱转?&*?墒撬氐郊依?&&,却能花言巧语哄骗他的父母^,把在外人面前很jīng明的父母糊弄的像喝了**汤似的*^。

    杜文天向父亲承认,说他在兴教寺时确实看见一位容颜秀美、身姿妩媚的姑娘^,故而心生好感&*,但他绝对没有任何下作的举动或言语^,他只是心生好感,上前攀谈几句^,就被张昌宗不由分说殴打了一顿&。

    杜敬亭信了,他相信儿子的人品,相信儿子不会骗他,反之,他已经领教了张昌宗的猖狂^,他相信在这件事上*,的确是儿子受了委屈。

    杜文天又说,坊里关于张昌宗和上官婉儿的谣言与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他只是听人说起过这些谣言*,而且本无传谣中伤之意^&,只是因为张昌宗在碧游宫时不依不饶,殴打他事小,却让杜家丢了脸面,他心生愤懑*,为了泄愤这才说了几句。

    杜敬亭又信了,他觉得儿子一向识大体、明大义,的确不可能做出这种小人行径,全是因为张昌宗过于猖狂&,而他的儿子无法向权势熏天的张昌宗讨回公道&&,这才出言不恭,既是为了泄愤^,也是为了维护家门。

    杜敬亭气愤过后,又听了儿子这番合情合理的解释,反而觉得是自己儿子受了委屈^,是他这个当爹的不能为儿子申诉冤屈&,心中便有了歉疚之意*^。不过,本着严父之道,杜敬亭心中这番感受是不会让儿子知道的,他依旧让杜文天在祖祠长跪三个时辰以示谢罪,这才叫人把他带到自己面前^*。

    看到儿子下跪太久*&,脚步蹒跚,步履艰难,还得两个人搀着才能走进书房,杜敬亭心中便是一软*,一见杜文天作势yù跪,忙道:“罢了^,今rì这个教训^,你要牢牢记在心里才好。不用跪了?&^!?br />
    杜敬亭让两个家人给儿子搬了把椅子,又命他们退下,这才对杜文天道:“张昌宗要我父子召集四方宾朋向他谢罪,指定在安逸坊的那幢宅子*。那幢宅子如今已经借与武驸马,宅子虽是我杜家的,可现在武驸马才是那里的主人,如果我杜家在那里向张昌宗请罪,势必会得罪武驸马?^!?br />
    杜文天一看父亲不是要继续责骂他&,而是有事跟他商量&,心里安稳下来^。便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另选宅邸^,便是把他请来樊川赴宴又有何不可^?”

    杜敬亭叹了口气,道:“儿啊*^*,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张昌宗此番发难**&。并非只为你对他的非议,自我杜家将武驸马夫妇迎至安邑坊。就已得罪他了*?&!?br />
    杜文天恍然大悟*&。杜敬亭又道:“二张之猖狂断不会长久&。但是眼下二张却还不是我们杜家可以应付的*,所以,张昌宗的要求^&,我们不能不答应*&*?&?梢蔷驼饷创鹩?,得罪了武家,我杜氏更是得不偿失&?!?br />
    杜文天一听也没了主意。不禁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杜敬亭捋着胡须&,轻声道:“为父仔细琢磨一番^^,倒是想出一个法子。如果我们请武驸马做东道,打着从中斡旋的幌子主持这场谢罪宴&。那么把酒宴设在安邑坊就合情合理了么*,这样做既不会扫了武驸马颜面,也算对张昌宗有了一个交待*?!?br />
    这种事丢人现眼的&**,难道还能让父亲厚着脸皮去办?自然要由他这当儿子的担待,杜文天明白过来,马上道:“儿明rì一早就回安邑坊,一定让武驸马答应下来?&!?br />
    杜敬亭担心地道:“你的伤……”

    杜文天道:“只是些皮肉伤&,不碍事的?*!?br />
    杜敬亭点点头,起身离座^,走到杜文天身边^,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缓缓走出了书房。

    ※※※※※※※※※※※※※※※※※※※※※※※

    次rì一早武崇训便命人备马&&,说是跟韦德睿、朱洪君*、武小混等人有约*,要去终南山一游。府中管事忙提醒道:“驸马,昨rì杜府送来消息,不是说杜家公子今rì要来请驸马斡旋与张奉宸之间的恩怨么&?”

    武崇训“啊”地一拍额头,道:“是了,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罢了*,等他到了,引他去见公主,这事让公主决定就好。赶紧备马!?br />
    管事答应一声&,匆匆下去准备,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武崇训便带着十多个侍卫&,出安邑坊杜府,疾驰而去^&。

    武崇训离开约半个时辰,杜文天便到了安邑坊,一问武崇训去向,公主府管事道:“武驸马一早与人有约^^^,游终南山去了^,临行交待&*,杜公子有什么事,只管与公主商量即可*,公主之决定,便是驸马之决定*&&?&!?br />
    杜文天对安乐公主始终念念不忘,只是自打从隆庆坊湖心岛回来&,安乐便不肯再见他,杜文天只能徒呼奈何,如今一听有机会正大光明的去见安乐公主,杜文天心中大喜^,连忙道:“如此*^,有劳管家通禀一声,就说杜文天求见**?!?br />
    安乐公主之所以勾搭杜文天*,是因为他一表人才&*&,出手阔绰*,小意奉迎,很合她的胃口,再者她意yù暗害杨帆,也需借重于杜文天&。不料此人外强中干&,床上称不起伟丈夫^,做点事情也做不好*,安乐心中生厌*,自然对他弃如敝履了。

    安乐公主之后再不肯见杜文天^,外面的消息却是不断传入她的耳中,她这才知道杜文天擅自篡改了她的计划,把那“jiān夫”杨帆换成了张昌宗*,心中更是气愤难平&?*?墒撬嫡挪谖讯偶业南⒑?,不免又忐忑起来&。

    她担心张昌宗对杜家逼迫过狠,杜文天无奈之下会把她这个同谋招出来*。她的胞兄胞姐当初命丧张昌宗之手,说到底只不过是因为嘲讽了张昌宗几句,她却是蓄意谗言杀害张昌宗的罪过。

    虽说这不是她的本意*^,她要害的是杨帆^,并不是张昌宗*,她压根就没想过要为兄姐报仇*^,也没有勇气对抗张昌宗,这一切全是那不知好歹的杜文天所为**,可是张昌宗会相信么*。

    安乐公主开始暗悔不该对杜文天那般绝情&,若是他对自己仍旧心存念想,就不会轻易出卖她*,可是她已冷落了杜文天。杜文天这两天一直在樊川祖宅&,也无法联络他,不知他是否已经供出了自己。

    安乐公主正在不安,却听说杜文天求见,不由大喜,连忙叫人把他请来^&&。等那管事出去,安乐公主想了想^*,便宽去外衣**,换了套只宜内室私宅夫妻相见时才宜穿着的薄软丝袍^,往罗汉榻上一躺&。又将丝袍拉高一些,露出一双晶莹粉润的**。

    “公主*&*,杜某……”

    因为这几天安乐对他冷颜相待^,杜文天一进内室^,便垂眉敛目*。做毕恭毕敬状**,生怕还未言语便被安乐公主轰出去?^*?伤惶房吹桨怖纸棵牟豢裳宰吹哪Q?。喉头不由一紧*,登时呆在那里&^。

    安乐瞧他sè授魂销的模样&,心中暗自得意,便妩媚地飞白了他一眼*,娇嗔道:“看什么看,你又不是没见过^&*?!?br />
    她探手从榻边几案上拈起一枚剥好的荔枝。噙在娇艳的唇瓣间,轻轻咬了一口^^,汁液溅到唇边&**,复又伸出灵活的细舌轻轻一舔。昵声道:“听说张昌宗难为了你,人家好不担心,还好你没事,来^,有什么话^,到人家身边说&?!?br />
    安乐眼角含chūn地往榻边拍了拍^,大腿轻轻扭动了两下&**^,姿势说不出的诱惑&。杜文天脸庞胀红起来&^,他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慢慢走近两步&,颤声道:“公主……”话未说完就像一头饿狼似的扑了过去&^^。

    ※※※※※※※※※※※※※※※※※※※※※※※※※※※※

    杜府门前蹄声如雨*,本来说已往终南山去的武崇训突然出现*&,武崇训的马还没有停稳^*^,便有两个身形矫健的武士跃下马去&&,到了武崇训马前*^,一个抓住缰绳^,一个单膝跪地,武崇训一偏腿,在那武士背上一踩&,两步跃上台阶^,大步向内赶去,手中还紧紧抓着马鞭不曾抛下。

    十几名佩剑侍卫随即跟入,府中门子一见驸马爷回来了,慌忙迎上前来^^,陪笑道:“驸马爷^,您不是去终南山了么&,怎么这就回来了&?”

    武崇训面沉似水,大声说道:“少废话*,马上闭紧门户!”

    武崇训大步向后宅闯去^,五六个侍卫紧随其后,其他的侍卫则冲向西厢,整个府邸自打借与武崇训^,府中便都换了公主府的人^^,但西跨院还空着,以前是杜文天和他的随从在那儿住,现在杜文天到了这里^&,随从也是到那里歇息*^^。

    陈佳和另外三名杜府侍卫正在院中树下闲坐聊天*,忽见几名公主府侍卫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他认得其中一人^,便笑着打了声招呼:“单兄&,这么急*,什么事?^??”

    那姓单的侍卫平时跟他有说有笑的颇有几分交情,这时却沉着脸一言不发,及至近处^*,突然纵身一掠&,一个箭步窜到他的面前&^,不等陈佳反应过来,一记窝心腿便踹在他的心口&,踢的陈佳闷哼一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陈佳“砰”地一声落在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奄奄一息地道:“单……单兄*,你这是做什么?”

    姓单的厉喝道:“统统抓起来!”

    其他三名杜府侍卫刚把手搭到剑柄上*,几口锋利的长剑已经横到了他们颈上^。

    武崇训当rì见了秘信^^,不禁半信半疑,等他从清儿口中得知杜文天以前经常进入公主私室*&,每次都在半个时辰以上时^**&,疑心更重了几分??墒枪馄菊庑?&^,他还不敢确定,更不敢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时候去质问安乐*&。

    捉贼拿赃^*,捉jiān捉双^,他必须得有真凭实据^。武崇训一路疾行如风^,沿途见有侍婢宫奴立即赶开,等他终于冲到安乐公主门外时&^,突然又有些迟疑起来&&。

    他事先在街上放了耳目,杜文天刚一进府他就急急赶回来了*,速度未免太快了些。杜文天和安乐纵有私情,可他今rì来还另有要务&&*^,两个人总不会因为恋jiān情热,一见面就急急媾和&?万一这时闯进去,两人只是在闲坐叙话……

    说到武崇训的惧内**^,天下可是无出其右&,如今捉jiān捉到关键时刻&^,他却胆怯起来&,生怕捉不到把柄,会被安乐训斥责骂^^。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室内发出一声**蚀骨的呻吟,武崇训心中一震*,想也不想,“哗”地一声就拉开了障子门^。

    武崇训一冲进去,他的家将就在外面把门一拉,转身站到了门前。尽管他们很清楚今天是为何而来&,但这最后一关也不是他们该闯的,他们只能站在这儿*,剩下的事只能交给武崇训自己处理。

    武崇训冲进门后,马上就想绕过屏风到内室捉贼&&??伤找宦踅菝?,整个人就定在那里。他们居然连内室都没有进,就在这堂屋里,就在那张罗汉榻上,便颠鸾倒凤。**缠绵起来!

    杜文天双腿跪在榻上^^,袒胸露怀。肩上一对白嫩可人的小脚丫&*&。就像风雨中两朵羞涩的小花&。

    榻上,白袍粉裳纠缠在一起,显得一片绫乱,绫乱之中粉弯玉股半隐半现*,无比的yín靡诱惑^,因为武崇训的突然闯入*。榻上的两个人都骇呆了^,保持着交合的姿势,一时竟想不到分开^。

    “??^!好贼子*^!”

    武崇训怒发冲冠*&&,气的都快吐血了。他猛冲上去,重重一拳击在杜文天的腮帮子上*&*^,杜文天的头猛地一甩,两颗牙齿和着鲜血甩出一条抛物线,整个人也横飞出去,重重地落在地上&。

    武崇训飞身赶上,抡起手中马鞭就打&,杜文天刚刚扬起双臂想?;ね纺?*,马上就惨叫一声&*,整个人都佝偻起来,任由武崇训的鞭子狠狠地抽在他的头上、背上*,再也不作丝毫抵抗&。

    武崇训的靴子正踩在他的胯间,杜文天一阵蛋疼,痛到都快窒息了,那还管得了抽打在身上的鞭子*。武崇训狞笑着辗踩着杜文天的胯下^,忽然隐隐发出“噗”地一声*,杜文天的一颗蛋蛋硬生生被武崇训踩碎了,杜文天闷哼一声,便晕厥过去。

    在武崇训折磨杜文天的时候,安乐公主已经从惊慌中冷静下来,她匆匆爬起,穿好衣裙,当武崇训发现杜文天已经晕厥,转身向她怒视的时候,安乐公主已经极淡定、极优雅地站定^^&,仿佛一位凛然不可欺犯的仙子。

    武崇训颊肉抽搐着,一步一步向她逼紧,目眦yù裂地道:“安乐*,你干的好事!”

    安乐冷笑*,不屑地睨着他,一边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衣服,一边道:“我做什么好事了?你少跟我拿腔作调的,你以为摆出这副样子我就会怕你!你敢说你在外边就没有拈花惹草过?哼!”

    武崇训怒吼道:“自从娶你过门*,我就再没碰过其他女人*&!”

    安乐挽好头发**,顺手拿过榻边的钗子将头发簪住&*,斜睨着他道:“为我守身如玉么?谁希罕^!你瞪着我做什么^&&?你胆子不小&*^,现在居然敢瞪我!”

    武崇训怒极,猛地扬起手来,安乐公主挺胸面对着他*,傲然扬起她的脸庞&,她的脸上依旧带着一抹chūnsè桃红:“怎么*?想打我??&?动手??!武崇训,你要是不敢动手,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武崇训气的浑身哆嗦:“你……你……”

    安乐公主脸sè一变,突然扬起手,狠狠一掌掴在他的脸上,斥骂道:“混账东西*,当初跪在我脚下求我垂怜、求我下嫁时的你哪去了**?你现在竟敢对我张牙舞爪!”

    安乐公主越说越气,反手又是一记耳光重重地抽在他的脸上^,抽得武崇训愕然站在那儿&*,一脸无措模样*,那点捉jiān时的威风气概早就不见了*^。

    安乐公主冷冷地道:“本宫要去沐浴了&,你要是不服气&,只管去写休书^,就说我安乐不守妇道,把我休回李家便是&!”

    安乐公主一甩袍袖,迈步便走*&^,走出几步&*,又停住脚步*,头也不回地道:“把那个姓杜的给我拖出去,你们两个^,都让我恶心^&^!”

    佛家有云,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武则天把李家坑的太狠了,现在李家的姑娘可着劲儿的糟塌武家的男人^*,太平公主是这样^、安乐公主更是这样。

    武崇训气势汹汹跑来捉jiān^,被捉jiān在床的李裹儿两记耳光便打掉了他的气焰*,若无其事地沐浴去了,武崇训呆呆地站了半晌&,根本没有勇气追上去向自己的妻子发难,他慢慢转过身^^,弯腰揪起杜文天的头发*&^,拖着他向外走去……

    P:诚求月票*^、推荐票!

    广告:书名:无量真仙*&,书号:3079631

    简介:凡人修仙&,仙人修道^,道祖修真。少年罗真^,天生绝脉,以大毅力打破肉身极限^^,结成道胎,踏入仙途^,探索永生之秘……有道是:仙若能死皆为假,永恒无量方真仙。(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