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五十章 举重若轻

    关中的秋天已经有了几分寒意,尤其是清晨刚刚下过一场小雨*^,更是寒意寥峭*^&。太阳升起的时候^,依旧有一抹氤氲的雾气徘徊于山岭之间&,让那远山近水、青天大地宛如一幅浓淡相宜纷繁有致的水墨画。

    阿奴对这等景致早已司空见惯,不以为奇。她陪着身怀六甲的古竹婷坐在一辆铺着柔软皮褥的轻车上^,两侧窗子只拉开一道缝隙*,二人也不观望风景^,只在车中絮絮交流着怀孕生子的心得&*。

    这样的关中秋景对自幼长于深宫的上官婉儿却是难得一见的景致*,岐州地面虽有上官家族数百顷良田&,她也从未去过,对婉儿来说*^,那只是账本上的一行数字。不过此时她却顾不上欣赏沿途风景*,因为爱女与她同车。

    小家伙一路上要吃nǎi*、要撒尿,时不时的还要咿呀叫唤着让娘亲逗她玩*。幸好旁边有小蛮帮忙,婉儿那双摆弄惯了文房四宝&,只会挥洒诗词歌赋的手侍候起孩子来虽显笨拙,却还应付得来*&。

    杨帆带着念祖和思蓉坐在头一辆车里,左右的车窗被两个孩子堵得严严实实&,他们趴在窗口,探出头去^,兴致勃勃地看着沿途景致&,时不时的大呼小叫一番。杨帆坐在车中&,只好时不时的拿他们的小屁股当成手鼓拍打两下解闷儿。

    两侧山岭上的植被渐渐呈现出五颜六sè的sè彩&,泛黄染绿^、浸红透紫,sè调分明,纷呈如画*。秋风把芦花纷纷扬扬地送上青天,天空中一行雁影展翅飞过……

    杨帆的双腿上各站一双小脚丫&*,他懒洋洋地靠在椅垫上&,看不到车外的风景*。却听得到雁过长空的鸣叫声和田间地垄里传出的高亢嘹亮的秦腔*。

    这样的rì子^,逍遥似神仙??^*!远离了庙堂的纷扰,少了些机心算计*,杨帆身心一片闲适,异常轻松&。这样的生活才是他真正想要的,而现在一年里也难得和家人过上几天这样悠游自在地rì子,杨帆心中不由生起几分思归的念头&&。

    进入岐州地面&^,婉儿和杨帆坐到了同一辆车上,杨帆像个老太爷似的半瘫在座位上,杨黛儿就趴在他的胸腹之间。手舞足蹈的往上爬,费尽力气*,却也只能偶尔伸出小手^,摸一下爹爹的脸颊^。

    然后她便一路滑下去&,却被杨帆用肚皮用力一弹。止住下滑的势头&,让她继续攀登。黛儿的jīng力旺盛的很&。对这种看起来很无聊的小游戏乐此不疲。只要被她偶尔摸到爹爹的脸颊,便会开心的格格发笑*。

    婉儿坐在一边,微笑着看着父女间亲昵的游戏,心中无比温馨安宁。

    “郎君,从这儿开始^,就是咱们家的地了?&!?br />
    婉儿向窗外望了一眼。柔声说道^。

    婉儿自从受宠于女皇,便被赐还了家族田产&^,不过她从来没有到过这里,只是每年能在账簿上看到田亩的变化和收成*。不过此番游岐州。专门管理岐州田产的管事一路都伴随着,已经向她介绍过这里的情形,所以她很是清楚。

    杨帆揽住女儿,歪着头向外看了看^,黛儿趁机揪住了他的胡子^,兴奋的直蹦^。杨帆已经二十八岁,依礼可以蓄须了,他的胡须刚刚蓄起,修剪的非常整齐漂亮,黛儿抓到爹爹的胡子^^,开心地笑了起来^。

    杨帆托了托她的小屁股*,把她托高一些,对婉儿道:“咱们家的田地都在这一片儿么?”

    婉儿道:“咱家的地并不都在一块儿&。要靠近水源的才是上等肥田。不过现在看到的这一片却是咱家最完整的一块地*,足有上千庙*,按照现在的速度,从这儿开始咱们得走到晌午才能走完*^*?!?br />
    杨帆抓住女儿越来越淘气的小手,冲她做了个吹胡子瞪眼睛的生气动作,可惜小家伙根本不怕,反而被他逗的直乐^。杨帆道:“看咱们宝贝女儿,生得多漂亮,将来还有这么丰厚的嫁妆^,不晓得会便宜了谁家小子?!?br />
    婉儿白了他一眼&^,从他手中抱过女儿^,道:“女儿将来自然会有一份丰厚的嫁妆,可咱杨家的田产哪有给了外姓人的道理*。再说&^,咱们女儿将来嫁人也得嫁个有本事的男人,难不成要找个靠丈人贴补的废物*?”

    杨帆笑道:“有道理*!咱们杨家的宝贝闺女^,将来找的女婿一定错不了^?&!?br />
    婉儿向他皱皱鼻子*^,哼道:“你这就惦记着拿田产做嫁妆了^,是不是以后都不想让人家再生呀&?”

    杨帆笑道:“我就随口一说^,哪想过那么多^?生*!当然要生*!你给我多生几个儿子,再多生几个女儿^,儿子呢都教一身本事&,女儿都嫁有本事的姑爷。嘿嘿&!到时候我杨老汉要是跟左邻右舍生了是非,就领着一群有本事的儿子和有本事的姑爷上门打架^,吓都吓死他们^?!?br />
    婉儿“噗哧”一笑^,娇嗔道:“你呀*,没点正形。明里头,你是堂堂的忠武大将军,这般年轻就官居四品,前程似锦*。暗里头*^,你是显宗宗主&&,掌握着翻云覆雨的大力量^,哪个邻居敢跟你生是非&^*?”

    杨帆苦起脸道:“怎么不敢*?我那左邻^,乃是梁王世子和当今皇太子的爱女。我那右舍是相王府上的五位郡王&,你说他们哪个是好惹的^&?我这忠武将军在一堆王爷公主跟前儿不够看呐*&,显宗的力量又不好摆上台面^,只好指着儿子和姑爷替我争风出气^^?!?br />
    婉儿忍不住又笑起来,道:“听你这一说还真是这样。你盖房子的时候*,是不是没有选个良辰吉rì啊,看你这左邻右舍,不是金枝玉叶*,也是称王称侯^,而且两家早晚必有一战^,你夹在中间*,风水真是好啊?^!?br />
    杨帆叹了口气,道:“算啦^^!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二张住在宫里头*&,没有左邻右舍了,如今还不是惹祸上身*?所以说啊,该着你的事情。你就是躲上终南山也是逃避不了的?!?br />
    黛儿躺在娘亲怀里,舒服倒是舒服了,可娘亲不似爹爹那样逗她玩^,觉得很没意思&,于是扎撒着小手又向杨帆这边倾过来,扭着小屁股想要爹爹抱。婉儿嗔道:“你这小没良心的,娘亲抱你一会儿都不愿意了*?&!?br />
    说归说,她还是把女儿递给了杨帆&,黛儿一到杨帆怀里*,马上眉开眼笑地去摸他唇上的短须*^。婉儿睨了杨帆一眼&。揶揄道:“你此番出游,该不是为了逃避因二张而起的这场风波?”

    杨帆道:“二张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没什么好逃避的*。我这一次,就是为了陪你出来散散心,让你们母女俩儿多亲近一下。至于京里这场争斗^。真没什么好看的&,因为……胜败早有定论!”

    ※※※※※※※※※※※※※※※※※※※※※※※※※

    张同休&、张昌期&、张昌仪三兄弟相继被御史台拘讯。御史台准备的十分充分^。面对如山铁证*,三人无从抵赖&^,只好承认他们贪赃索贿共计四千余缗^。

    一缗等于十贯,这就是惊人的四万余贯,四千余万钱。张同休是司礼少卿*、张昌仪是尚方少监、张昌期是汴州刺史*,三人中只有一个张昌期算是有实权的官员&。而且上任没多久^,便能收受贿赂四千余万钱,他们能替别人办什么事?

    其实给他们行贿的人,冲的都是宫中的二张^*。这钱也大部分落到了二张手里*,御史台拘押他们的最终目的&^,也正是想证明二张贪污??烧磐萑值懿⒉淮?,他们很清楚一件事:只要二张不倒,他们就没事。

    别人的贿赂都是送到他们手上的,和二张直接联系的只有他们三兄弟,三兄弟咬紧牙关*,就是不承认此事与二张有关联^,御史台又不敢对他们动刑逼供^,这案子审到他们身上就陷入了僵局^。

    张同休三人犯下的罪行明显是不能和二张直接扯上联系了&,御史台只好另想办法&。办法还真找到了^,因为依照大周律的连坐法,以张同休三人所犯的罪行,举荐他们为官的张易之和张昌宗应该连坐&。

    于是,这rì早朝,御史中丞植彦范向皇帝禀报这桩贪污案的审理结果:“陛下,张同休&、张昌期、张昌仪贪腐案已经审结^,三人共贪赃四千余缗^&,应依法严惩。此三人系张易之^、张昌宗举存,按连坐法,亦应免官治罪^?!?br />
    植中丞这一手与司刑正贾敬言罚没张昌宗二十斤铜的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现如今二张身为国公^,原来的官职已不值一提,他向皇帝请求免去二张的官职而非削其爵位^,免了官职不过少一份俸禄,对二张而言并没什么重大损失。

    可皇帝只要答应&,那就意味着在这场交锋中御史台大获全胜。二张的威望受到折损的同时,御史台不但剪除了他们的三个重要党羽,还能将一些依附二张这棵大树忠心却不甚坚定的猢狲吓跑。

    想搞垮整垮二张&,不可能一蹴而就,这就像推倒一棵大树,需要把它的根须一根根地切断,等到它的根须支干全被剪除的时候*&,只要一阵微风,就能让它轰然倒地&*。

    武则天朗声道:“张同休*&、张昌期、张昌仪罪行确凿&*,着即免去官职!”

    武则天神sè凛然&^,治贪是她登基以来一直着力推行的一项基本国策^,她不会在这种事上自煽耳光*,如果她循私^,动摇的将是她自己的威望。御史台下了一招死棋,逼她在规则之内应战&,她就只能弃卒保帅。

    可是御史台希望这一战连她的帅也一并铲除,张同休三人被带出了大殿*,三人离开时,夷然不惧&&,神sè倨傲*,只要二张没事*&,他们随时都能卷土重来,御史台的手段只是让他们心生鄙夷。

    植中丞踏前一步&,咄咄逼人:“陛下*,张易之&、张昌宗以法连坐,亦应免官?^!?br />
    武则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对免冠伏地听罪的张易之和张昌宗道:“桓中丞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恒国公、邺国公,你二人可知罪么?”

    张易之顿首道:“臣知罪*!不过臣与昌宗有功于国&,依法可以抵罪^?!?br />
    武则天眉头微微一挑^,问道:“你二人有何功劳,当面讲来&?!?br />
    张易之道:“臣与昌宗,曾主持编撰《三教珠英》&,有教化之功^*!”

    武则天道:“诸位宰相*&,二张有著书之功^,可以免罪么&^&?”

    御史台办理此案时&,刚刚有了眉目^&,便逢二张献书,他们也知道此事对他们追究二张之罪大为不利,早就想好了对策*。宰相魏知古马上出班奏道:“陛下^^&,二小著书虽然有功,然二小已因功封爵^,其功已赏,怎能再抵其罪&!”

    大殿上微微有些sāo动,百官虽然瞧不起二张,可是很少有人敢公然以轻蔑的语气称其二小。再者,二张如今已经晋封国公,论爵位还在宰相之上,可魏知古居然当着皇帝和二张的面直斥其小&,这话里面的硝烟味儿已经很浓了&。

    二张愤怒地抬起头来看向魏知古,武则天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喜怒,她只是轻轻转向二张^,淡然道:“依魏相所言&,你二人著书之功已得封赏,故功不能抵过,你二人还有其他功劳么*,若是没有*,朕当依法处治&?!?br />
    张易之冷冷地盯了宰相杨再思一眼,杨再思阿谀二张,俨然门下**。被张易之一盯^,杨再思站不稳了*,只好硬着头皮出班奏道:“陛下,臣尝闻恒国公^^、邺国公合造神丹^,陛下服之,龙体康泰*,此乃莫大之功^,可以抵罪?!?br />
    魏知古又惊又怒地道:“杨相*&,魏某怎么不曾听说二小曾合造神丹*,为陛下祛?&?&!”

    杨再思回避着他愤怒的眼神,吱吱唔唔地道:“呃……&&,此事是杨某在宴席之上偶然听恒国公提起&,恒国公&、邺国公居功而不自傲,不曾张扬过&,魏相公不知其事有什么稀奇的*?!?br />
    魏知古还待再说*,武则天已抢先道:“不错&^!杨卿所言确有此事^。朕年纪大了,若非杨卿提起*,朕倒是忘了。朕曾染恙&,是恒国公、邺国公合造神丹,朕服下后方才痊愈。魏相以为此功可以抵罪么&?”

    魏知古心知皇帝这是铁了心要保二张,什么合造神丹&,这两个小儿除了在床笫之间取悦女帝&,会造个屁的神丹??苫蔰ì dū亲口承认确有其事了&&,总不能说皇帝做伪证,魏知古只好俯首道:“既如此,可以抵罪!”

    “哈哈哈哈……”

    武则天豁然大笑*,站起身来*,把龙袍大袖一甩^,袖上的金龙在御案之上划过一道耀眼的金光:“退朝!”

    张易之和张昌宗连忙戴好冠帽,站起身来&,用挑衅的眼神睨了眼魏知古*、植彦范等大臣,一溜烟儿地跑上御阶,一左一右搀起武则天&,仿佛得胜还朝的大将军似的扬长而去&。植彦范与魏知古对视了一眼^,嗒然若丧。

    朝会方散,太平公主便听说了今rì朝议诸张之罪的详细经过*,她站在池旁&,将一把鱼食抛下,看着群鱼争食的场面沉默不语&。

    莫先生安慰道:“此番攻讦,在二张甫立著书之功的情况下^,还能免了张同休三人的官职^,又罚了张昌宗的款,也算有所斩获了&^?!?br />
    太平叹息道:“如此煞费苦心&,方才破获这桩贪腐大案,结果却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依旧不能撼动二张。母皇庇护,二张有恃无恐,今rì受这一番攻讦^^,来rì必思图报复,朝廷从此多事了^^?*!?br />
    莫雨涵沉默片刻,悠悠然道:“卖官鬻爵*、贪赃枉法&&,所损害者乃是国家,君王是国家的主人*,对他们尚且如此庇护,可见其关之心爱。然则若是二张篡国,陛下还会庇护他们么&^*?”

    太平怵然一惊,蓦回首*&*,却见莫大先生笑望群鱼竞水争食,神sè一派恬淡。

    P:大年三十&,向您拜年!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