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六十五章 强嫁女

    晚上又下了雪,纷纷扬扬,无声无息&。

    杨帆和薛怀义&、弘一&、弘6sì个人喝得酒酣兴浓,干脆拉开了门^&,看着那满园迷蒙的大雪喝酒,有时一阵风来^,把雪花吹入室内&,扑到脸上时就已化作一团湿润^*,令人颇感畅快。

    杨帆他们说起昔年一起击鞠^、一起喝酒的往事^,说到薛怀义长街剃度&*、醉打御史的颠狂^,不时就会发出一阵大笑*,有时说起些令人悲伤的往事**,又不免唏嘘长叹,甚至黯然泪下**。

    若香懂得汉话^&,他们几个人的话她都听的懂^,但她只是安详地微笑着,静静地坐在角落里,温婉如一朵初绽的蔷薇,始终不声不响,从没插过一句话&*,只是有时走上前替薛怀义拭去洒在胸膛上的酒渍*,有时见酒坛空了,便不声不响地再去取一坛来^。

    哪怕四人醉意甚浓^,她也不会多一句嘴,只是努力服侍的更好**,其温顺之态与中原女子大相径庭&。杨帆听薛怀义说过&*^,这位若香姑娘不是平民之女,乃是京都一位小领主的女儿,故人能有如此际遇,杨帆自也替他高兴*。

    不知不觉间*,雪越下越大*,四个人的酒也越喝越多,酒坛子滚落一地^*。杨帆最后记得的一个画面是弘六枕在他的腿上,他则枕在弘一的肚子上,薛怀义在旁边袒怀大睡,呼噜震天。

    杨帆醉眼迷离之际^,看见若香抱了几床被子轻轻走进来^,分别替他们盖好,最后替薛怀义温柔地掖了掖被角,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轻轻拉上门&&,挡住了迷茫的大雪。

    天亮时*。杨帆醒的最早^,他时常要早起上朝,可比不得这三个逍遥和尚自在&,这几个和尚想坐禅就坐禅^,想睡禅就睡禅,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他可没有这样的福气&。

    杨帆坐起身来*,见薛怀义三人还在呼呼大睡*,旁边小几上却有一只水壶^*。伸手一探,水还是温热^,想来一早若香送来的*。杨帆倒了碗水解了口渴*,一拉房门,一股清凉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院中银装素裹,雪下了一夜,整个地面粉绒绒的煞是可爱。杨帆趿上靴子走到廊下*。就听“嗒嗒嗒”的木屐声响*,扭头一看^。若香端着一盆热水正从长廊走来。今天她换了一身粉sè小碎花的和服,就像雪中盛开的一枝?^;?。

    看到杨帆*,若香站住脚步&*,向他欠身招呼道:“您起来啦&*,请洗漱净面?&!?br />
    “呃……谢谢师娘*?!?br />
    杨帆赶紧接过水盆,回到房中洗漱已毕^。杨帆又到院中踏着积雪打了两趟拳*,整个身子都活动开了&,薛怀义三人才起身^。薛怀义在若香的侍候下洗漱净面,走到院中^*?^?醋鸥崭帐帐普径ǖ难罘Φ溃骸疤的阆衷谝丫撬钠反蠼?*,这功夫还没摞下*?”

    杨帆笑道:“弟子是武将,功夫自然不能荒废了,薛师现在可还习武么?”

    薛怀义脸sè微红,哈哈一笑道:“往rì里洒家只是胡吹大气,其实我心里也清楚^,我那武艺都是花拳绣腿^&^、街头把式,哈哈哈,根本当不得真的&,没啥用处,练它作甚?*&!?br />
    两人正说着&,一位博带高冠*^、容颜瞿瘦的和服男子从远处走来,看见薛怀义,便站住身子*,向他神态恭敬地鞠了一躬,道:“大和尚早*?!弊劭醇粝愦臃恐谐隼?*,他又向若香鞠躬道:“梵嫂早^?&!?br />
    薛怀义和若香也向他还礼问早^,这三人说的都是rì语&&,杨帆没听明白他们说的什么,是以也不理会。那人虽然看见了杨帆,但是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向他也鞠了一躬,便从廊下过去了。

    薛怀义对杨帆道:“这人就是rì本国遣唐执节使粟田真人?!?br />
    杨帆心道:“身为执节使,必是位高权重的一方人物^,竟对薛师如此恭敬^,看来弘六所言非虚&,薛师在rì本还真的闯出了一番名堂?!毖罘褪莆实溃骸把κΥ蛩闶裁词焙蚧豶ì本?”

    薛怀义笑道:“怎么&,这就着急撵我走了?”

    杨帆道:“自然不是如此,只是……”

    薛怀义笑道:“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你是为我的安全担忧。你放心,就算为了若香**,我也不会恣意妄为的&^,我不会等到使团离开的时候再走,一开chūn,洒家便乘舟东下,出?;胤錾H?&?!?br />
    杨帆听了这话不禁松了口气,他知道这遣唐使并不是朝贡的使节^,朝贡使节上了贡就走^*。这遣唐使却是政治*、文化交流的使者,每次入唐至少要待上一年功夫*,到处参观访问、买书购物,领略中土风情&^,学习中土文化制度,有所收获后才会离开。

    如果薛怀义要随使团一起走**,那至少得在长安住上一年,自从出了游览兴教寺却被杜文天窥破行藏的事件之后&,杨帆就不大相信保密这种事了,自然是盼着薛怀义早早离开以策安全^^。

    杨帆赶紧道:“既如此^,师父东归时候*,舟船车马^*,俱由弟子来安排&,定可护得师父一路周全&^?!?br />
    薛怀义对他自然不需要假惺惺的客套,当下便爽快地答应下来&,杨帆与薛怀义和弘一、弘六一起用过了早膳&^,约定时常过来探望*&,这才告辞离开^。

    杨帆出了大云寺,转上朱雀大街^,就见长街上白茫茫一片^,许多坊丁正由坊正指挥着清理坊中的积雪,长街上的雪还来不及清扫,上面已有许多早行人留下的车辄足印*。

    杨帆带着侍卫策马而行*,因为今天没有朝会*&,他便想直接返回隆庆坊,行至一个路口,忽见一队士兵护送着一支驼马队从远处走来,拥塞了整条道路&*。杨帆策马避到一户人家屋檐下,看着那支庞大的队伍经过&。

    这支队伍约有两百人上下*^*,队伍中过半是骆驼^,骆驼上驮着各式包裹器仗^,一看就是远道来人。骑在马和骆驮上的人从袍服款式来看,应该都是突厥人。他们既由官兵护送^,那就不会是商旅了,所以杨帆格外注意起来&。

    檐下悬挂着一道道冰棱^,仿佛一柄柄利剑*,阳光一映,闪闪发光^&^,杨帆自那冰剑丛中闪目望去,一眼就看到了一辆车上用汉文和突厥文书写的一道官幡&。一俟看清那上面的文字*,杨帆心中便是一动:突厥和亲使者终于来了&&^。

    ※※※※※※※※※※※※※※※※※※※※※※※※

    突厥比起吐蕃,实在还要无赖三分^。吐蕃就像一个恃强耍横的壮汉。而突厥则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泼皮。势不如人的时候^,默啜可以厚着脸皮主动要求当武则天的干儿子*,一见有便宜可占时,他马上就能翻脸,丝毫不在乎一个国家的信誉和体面*。

    就拿这一次来*。吐蕃至少是先和亲索要好处&,和亲之议拖延不成。这才诉诸武力。突厥则是打了再说。无论胜败,他都会厚着脸皮来谈条件要好处&。

    大周朝廷对突厥的憎恶实在吐蕃之上&,但是限于当下形势,对突厥的和亲使团又不能不接待&,武则天只好以礼部教习礼节为由^,先拖了他们三天。最终还是把他们请上了金殿,以传递国书*。

    有趣的是,这次不管是哪一派系,都强烈反对同突厥和亲。突厥使节刚刚递上国书说明来意&。表明和亲意向,满朝文武便群起而攻之。

    武则天迁都长安后^,刚刚任命为秋官侍郎的张柬之率先出马,捧笏高声道:“臣反对^!自古以来,从无中国亲王纳夷狄之女为正妃者,更何况是皇太孙呢*,将来母仪天下者,难道可以是个胡人吗&&?陛下万万不能答应,这是奇耻大辱??!”

    对张柬之的话*,武则天从心眼里是不大待见的。什么奇耻大辱&,自汉以来*,中原王朝送了多少公主给夷狄糟蹋*,怎么没人说是奇耻大辱呢?大唐送文成公主和亲时&,他怎么不跳出来说国耻呢^?

    合着人家要把女儿嫁来就成了咱们的奇耻大辱了&,这老货男尊女卑的想法还挺严重。再说夷狄之女,什么夷狄之女^,李唐皇宗的血统很纯正么,那当初以汉人正统自居的七宗五姓等巨室高门何必鄙视皇室^。

    不过,武则天也知道突厥比诸吐蕃更没有国格*,出尔反尔如同放屁^,和突厥和亲也无助于缓解两国局势*,只要有机可趁^,默啜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咬上一口&,况且上次她让侄子武延秀和亲突厥^,却被默啜扣留至今&,这口气她还没出呢&。

    张柬之的理由她虽不以为然,但是张柬之的态度却正是她的态度^,因此武则天默然不语^。随即魏元忠便捧笏而出^,须发皆张,声sè俱厉地道:“突厥狼子野心*&,反复无常^^,安可许之以亲。

    默啜以女儿和亲*,却狂妄地指定必须要嫁给我朝皇太孙,当真岂有此理^?;侍锸谴⒕⒕?,未来之天子,若娶夷狄之女为正妃,则未来之天子便有了夷狄血统^,紊乱了我皇家血统^,陛下不可答应?^!?br />
    周利用yīn阳怪气地道:“前番默啜卑躬屈膝地要自认为陛下义子,又向陛下和亲&*,陛下念其一片赤诚,派淮阳王武延秀入突厥迎亲。自古以来以女和亲者*,都是主动送亲于彼国*,哪有王子亲抵汗庭相迎的道理^,陛下如此礼遇^,足见恩德。结果如何呢,突厥竟扣留了淮阳王,毁婚背诺*,迄今还不曾把淮阳王释还^,我朝如今岂能再与突厥和亲^?!?br />
    突厥使节名叫莫贺干,生着一双锐利的眼眼&,一只鹰钩鼻子&,唇上两撇胡须,像两把弯刀一般^&,看来就有一种yīn鹫的气质*。

    众大臣接二连三地当面指责,莫贺干既不恼也不怒,只是带着一丝满不在乎的微笑,镇定地站在那儿。等这几人说完&,莫贺干才轻咳一声&,朗声道:“我朝可汗一向只认李唐宗室^,前番请求和亲&,也说的清清楚楚**,yù与李唐宗室和亲*。

    武延秀虽是亲王&,却并非李唐宗室*,这件事&,实是贵国理亏^,我国公主当时本已盛装打扮*^,满心欢喜地待嫁*,结果贵国却以假宗室骗婚^,我公主痛哭流涕*,久无欢颜?*?垩何溲有?。实为讨还公道^。

    我突厥公主^,实乃可汗之爱女,一向最为宠爱,贵国大臣贬以夷狄^,不屑一顾^*,这就是礼义之邦的待客之道么&?昔rì贵国太宗皇帝陛下曾有言‘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你等大臣口口声声华夷有别*,却是何道理*?”

    莫贺干上前两步。又向武则天傲然一拱手,道:“陛下,外臣来时^,我国可汗曾亲**待*,若贵国允婚*。则淮阳王武延秀将予释还。一旦陛下允婚^*,无须贵国皇太孙亲往迎亲。我可汗将亲送爱女于边境。这还不见我国诚意吗?”。

    “今莫贺干奉旨而来,代表的是突厥汗国的国体^*,可是贵国大臣却在朝堂之下冷嘲热讽&、大加贬斥,如此种种,羞辱的并不是我莫贺干,而是我莫贺干所代表的突厥汗国!”

    莫贺干把手像刀一般向下用力一挥&。倨傲地道:“我突厥疆域数万里^^,西北诸夷争相归附&,控弦之士八十万众!更有默啜可汗英明之主*,麾下良将不计其数*。今若受辱*,我可汗必起倾国之兵雪耻^,到那时两国失和,狼烟四起^,谁负其罪?”

    金殿之上顿时一片sāo动^,有些人被八十万控弦之士这句话给吓住了&。莫贺干这句话其实有些夸大其辞了&,突厥的兵马最多时也不过三十多万,再加上幅员辽阔&*,处处需要守卫^,境内各要地和王帐中枢更需jīng兵拱卫^&^,这都要分薄兵力*,何况他们还要戒备西突厥十姓部落&,所以默啜所谓的倾国之兵,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万人&。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大臣都了解突厥形势,许多文臣只jīng于内政*,甚至只jīng于为官之道&^,他们并不清楚突厥究竟有多少兵马,却知道本国的常备兵力只有四十万上下,一听八十万之众自然为之大骇^。

    武则天虽是个久居深宫的老妇人*,但她对这个强邻却是了解的,并没有被莫贺干的这句话吓住&。但是虽无什么八十万控弦之士^,只十余万突厥兵就足以在大周各处燃起战火了*,更何况还有吐蕃遥相呼应。

    武则天淡然道:“和亲炫之以武力&,这是贵国使节的风范?我大周常备兵力倍于突厥!我大周更有五千万民众^&,即便是军队打光了*,朕也随时可以再召建一支军队,谁也休想以武力恫吓于朕*^!贵使远道而来^,本负有和平使命,却口口声声打打杀杀,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默啜的意思^^?”

    武则天始则淡然^*,但语气越来越是严肃,到后来已声sè俱厉,莫贺干急忙抚胸道歉道:“外臣知罪&^,外臣只是因为受到贵国大臣的一再羞辱&*,心生愤懑,这才口出妄言^^,还祈陛下恕罪^!”

    武则天冷哼一声&,道:“和亲不是须臾可定的事情&,你且退下,此事容后再议&^?!?br />
    莫贺干yù言又止&,看了看武则天冷峻的脸sè&&,他终究没有再说话。莫贺干一走,张柬之^、韦嗣立、魏元忠、姚崇、周利用等人就一拥而上^,七嘴八舌地抢着说道:“陛下……”

    武则天把大袖一挥*,厌倦地道:“朕知道了,你们不必再说^。此事先拖着,等战场局势出现转机再说?&!?br />
    突厥求婚的消息很快在长安城中传开,相王府上的几个小萝莉不用打听就都听说了*,西城惶惶然道:“没想到突厥也来趁火打劫*,还恐吓说,一旦我朝不答应和亲,他们马上就派兵入侵呢?!?br />
    李华婉道:“皇太孙重俊已经被皇祖母杖毙了,如今皇太子只有三个儿子,平恩王重福&,*^、义兴王重俊、北海王重茂都是庶子,是以皇太孙之位久悬未决*。朝廷若想许婚&,就只有先定下皇太孙,皇祖母一定不肯仓促决定皇太孙之位的,如此一来^^,就只有答应吐蕃和亲的要求&*,先去一强敌了^?!?br />
    霍国嘟着嘴道:“我早说杨帆那人不可靠了&&,十娘找他帮忙,可不是越帮越忙^?&!?br />
    “哟^!你能耐了是*?”李持盈捏着她肉头头的鼻子,道:“是不是听你娘说了*,知道不管谁出嫁也轮不到你&&,心里头不着急了,就不拍姐姐的马屁了,嗯?我现在就找他去!”

    清阳叹了口气道:“罢了^,十娘^,你找他有什么用呢,我早说了&,这种事他也是无能为力的?^!?br />
    李持盈气鼓鼓地道:“我……我找他算帐去行不行?他要是没本事管就老老实实承认嘛^,干嘛要骗我们说他想办法癪??他既然答应了人家*,就应该做到^。一诺千金,杀头不改*!我一个小女子都明白的道理,他怎么可以不明白?”

    李持盈愤愤然转身就走**,此时她已回到相王府居住&,当即叫人备了车马直奔隆庆坊*,相王这些儿女感情密切^,平素经常走动&,相王只道她是去寻几位王兄了,所以问也没问&,李持盈风风火火地赶到隆庆坊,便要求见杨帆*。

    莫玄飞此前已经接到过杨帆的吩咐,一见这位李十娘又来了,赶紧说道:“我们阿郎不在,进宫当值去了?&!?br />
    李持盈眉头一皱,转身要走,忽然看见门旁站着几个将军府的侍卫,看行sè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他们之中有个人牵了两匹马,其中一匹是“乌云盖雪”,这匹马遍身头尾漆也似的乌黑^&,唯独四条马腿齐膝以下雪一样白。

    李持盈当初在宫城曾经见杨帆骑过这匹马^^,主人的坐骑当然不是随意更换的&*,李持盈登时起疑*,转念再一想忽然记起今天没有朝会^&,这位忠武将军十有仈jiǔ不曾上朝^,李持盈登时怒气满胸,双手叉腰摆出了大茶壶造型。

    杨帆躲在照壁后面暗自庆幸着,他刚才正要出门去大云寺看望薛怀义*,一抬头正看见那小魔头下马车,幸亏他闪的快,没有被她看见。杨帆正暗自庆幸^,就听外面一个脆生生的女孩儿声音喊起来:“杨帆^!你出来!杨帆,你出来……”

    安乐公主府上大门洞开^,十余奴仆护着一辆清油车出了门,沿隆庆池畔向前行去&*,杨府门前的喊声传来,车厢中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陡然吩咐:“停车!”

    P:诚求月票、推荐票,拜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