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六十六章 训女

    轻车在杨府门前停下,车帘一掀^*,露出一张颠倒众生的媚面孔*,正是安乐*。安乐不晓得又要去哪里赴宴^,盛装打扮,一副jīng心修饰过的模样,原本就娇美至极的容颜,此时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李持盈扭头一看^,不禁讶然道:“安乐姐姐?”

    安乐与相王一家的来往并不密切*,这些堂姐妹她虽然都见过^,但是因为交往不多^,所以对李持盈只是有些面熟^,她记不清这是相王府的第几女以及她的芳名,只是一看李持盈便觉眼熟^,此时再一听她唤自己阿姐*,这才确信她果然是八叔家的女儿。

    安乐瞟了眼杨府大门^^,换上一副甜甜的笑靥,柔声道:“小妹,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你找杨将军做什么&?”

    “我……”

    李持盈忽然有些语塞,这小丫头年纪虽然不大^,xìng情有些莽撞冲动&,却有一桩好处*,她重然诺&。自从上次在宫城答应杨帆绝不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她便真的履行诺言&*,没有对任何人再说起过&,包括她的姐妹和最亲近的三哥。

    如今安乐问起,李持盈自然不会背信弃诺&*,她眼珠一转*,胡乱答道:“我······我在大兄府里面踢毽子,毽子踢过了墙头,掉到杨府去了,结果被······被杨家那个小屁孩给弄坏了,我来找他赔*?^!?br />
    李持盈说谎的道行哪及得上李裹儿这等成了jīng的小狐狸,李裹儿只一眼就看出她在撒谎。李裹儿本来只是对李持盈的举动有些好奇&,并不觉得这个小堂妹会和杨帆有什么瓜蓦^&,毕竟李持盈的年纪太小,很难叫人联想到男女之情上去*。

    可李持盈一撒谎*,安乐以己度人,不免就起了疑心&*,她不动声sè地“喔”了一声,从车子里出来走到李持盈身边^*,牵起她的小手&,笑眯眯地道:“这样啊^,杨大将军的那个宝贝儿子的确是个混世魔王上一回他还站在墙头**,尿了河内王一头一脸呢&?!?br />
    李持盈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安乐笑吟吟地道:“咱李家的姐妹可不能由着他姓杨的这么欺负。不过你呢,毕竟是皇室贵女&,站在这大门口儿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来&**,姐姐带你到杨家去&*,找杨将军当面讨还公道*?*!?br />
    “这······”李持盈有些为难,一抬头正看见安乐乜着她的坐车浅浅地一笑,李持盈的俏脸顿时一热^。

    她刚刚还说是在大哥府上踢毽子,毽子落入杨府被杨家小公子给弄坏了却忘了她是远道而来^,车马奴仆都侍立在一旁呢&,她大哥的府邸和杨帆的府邸是挨着的&,如果她方才就在大哥府上,这么近的路还用得着车马&?

    谎话露了馅,李持盈颇有些难为情*,安乐也不说破&*,牵起她的小手&*,就要带她闯进杨府^。莫玄飞站在门口一脸的为难人家身份贵重*,如果真要硬往里闯^&*,他还真不大敢拦着*。

    杨帆耳力超凡站在照壁后面将二人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眼见是躲不过去了,杨帆赶紧清咳一声装模做样的走出来,恰好与李裹儿和李持盈相遇于府门之下&。杨帆一脸惊讶,道:“我说刚刚怎么听见两只喜鹊喳喳的叫了好一阵呢^&,原来是两位贵女登门*。不知二位此来何事呀?”

    李持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杨大将军。你就别捡好听的说了,只要你不觉得是夜猫子上门*,人家就谢天谢地了^?!?br />
    杨帆看了李裹儿一眼若有所指地笑道:“还别说&,昨儿晚上倒真有一只夜猫子叫个不停?^!?br />
    李持盈以为杨帆是在说她^,一张小脸登时板起来&,李裹儿却是俏脸一沉^,她自然明白杨帆是在说不喜欢她登杨家的门儿^。李持盈很不开心地道:“杨将军,人家今儿来,可是找你讨债的^?!?br />
    说完她又怕杨帆误会,万一杨帆以为她早把事情说与安乐,干脆当着安乐的面说破两人之间的那点秘密那就不妙-了,她又赶紧追上一句&,道:“人家的毽子踢过墙头&,被你家小孩子给弄坏了,你看怎么办?”

    杨帆笑道:“小孩子不懂事&,县主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

    这样&,我正要出门去,县主不妨与我同行,到那长安市上^*,你看中什么样的毽子,我都买还给你^,这样可好*?”

    李持盈急着打发安乐走,赶紧答应道:“说话算数*,那咱这就走&!”

    杨帆看了一眼李裹儿,脸上依旧带着笑^,笑容却冷下来:“不知殿下登门,所为何来&^?”

    李裹儿见他二人一唱一和的^,自己已不可能有什么好戏可看^,心中虽然不能释疑^*,却也放开李持盈的小手,莞尔笑道:“没什么么&,本宫是陪小妹过来,既然你们都说和了,那就没我什么事了*^。杨将军*、小妹^^*,本宫告辞了&?^!?br />
    李裹儿回身便走,提裙步下台阶,忽又回眸一笑&*,对杨帆道:“杨将军,你可要履行承诺呀&*,若是欺负了我这小妹子,本宫一定会帮她讨回公道*?!?br />
    杨帆眉头微微一蹙,甚是不悦^*&。李持盈站在一边*,见他神sè^,不禁心中忐忑^。但她轻轻咬着下唇^,并不说话,直到李裹儿登车离开^,她才迫不及待地向杨帆解释道:“人家可什么都没跟她说*?!?br />
    杨帆冷冷地道:“我知道?*!彼惶崤垴?,步出府门^*,李持盈偷偷瞟一眼他的脸sè,局促地跟在他的身后。杨帆负着双手,望着安乐远去的车队^,淡淡地道:“我很不喜欢你这个堂姐?*!?br />
    李持盈道:“我知道&,她可不是我找来的。我听说当初在长安东市……”

    杨帆道:“我讨厌这人,却与那事无关*?&!?br />
    李持盈窒了窒,鼓起勇气道:“我也不喜欢她^,安乐姐姐···…总有些拿腔作调的派头&。而且我三哥也跟我说过^,叫我不要和安乐来往&,说她不宜深交^*,人家不太明白三哥的意思,不过······三哥不会害我,他这么说&,一定有道理的&?!?br />
    杨帆有些失笑他睨了一眼身旁的这个小大人儿*,忽然问道:“你可知道^,你与她有些相似之处?”

    “???”

    李持盈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蓦然张大,奇怪地道:“人家哪里跟她有所相似了&?”

    杨帆脸sè一沉道:“你们两人*,的不知轻重,任xìng冲动&!”!

    李持盈头一回看见他向自己发火&,不禁吓了一跳&**,一时竟不敢回话^。杨帆举向隆庆池畔走去*^,池中湖水已经冻结,冰雪覆盖湖边有几只枯萎的荷茎^&,在冰雪中挣扎出短短一截&,一片枯败气象。

    李持盈迈着小小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挪到他的身边,偷偷瞟一眼他的脸sè*,怯生生地道:“你……你生气啦?”

    杨帆望着面前一片雪野,寒声道:“你虽年幼*,毕竟生在帝王家*,应该比寻常人家女子明白事理&。你说,这两国和亲是不是一件国家大事?如果是*,那么此事成与不成,都应该交给朝廷来权衡利弊得失从而做出最合乎国家利益的选择。至于其中一个女人终身幸福与否*,根本不在考虑之列,而杨某做为一个朝廷官员更不该从中动什么手脚。

    如果这是一件私事,那么就是涉及你相王府诸女的一件私事&,与杨某有半分干系么^?杨某帮你算不算是一份人情*?怎么反倒像是我欠了你似的,动不动上门来大呼小叫的,摆出一副债主的嘴脸^,难道你是皇女&,就可以为所yù为?”

    李持盈被他训的委屈不已,珠泪盈睫地道:“人家······人家也知道*,是…···是求你杨将军帮忙&*??墒恰墒侨思液鋈惶低回室惨春颓茁黄炊?,这一来只怕皇祖母就会答应吐蕃那边的和亲了*,人家又不见将军你有任何动作……”

    杨帆道:“皇帝也不想与吐蕃和突厥和亲*,可她能直接拒绝么*?就算是两户普通人家联姻^,如果两家常有生意往往,有女儿的这户人家怕影响了自家的生意,也不能毫不客气地拒绝说因为你那儿子吃喝piáo赌^,不当人子*,所以我家女儿不能嫁?

    他总得找各种理由^,委婉地拒绝人家^&,既不得罪人,又保全了自己的女儿&。如果他想找个人从中调停,这个人更要用些手段才成。我一直在为此事奔走*,可你以为我会把所有的事都做在明处?还是说我做过什么&,都得事无巨细地告诉你一个黄毛丫头?”

    李持盈被他训的低下头不说话了^,杨帆加重语气,又道:“你不要听风就是雨的^。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说好听些这叫率xìng天真&,但你不要忘了,你是皇女,此事更是牵涉重大&,所以需要格外谨慎^,你明白么?”

    李持盈委屈地道:“人家明白了……”*,说着两颗泪珠轻轻落下&,垂在她的衣襟上。李持盈忍不住轻轻啜泣起来。

    远处&,相王府的那些使女奴仆们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他们踮脚望向这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杨帆发觉到他们的异样,不禁暗叫不妙-*,自己把话说重了^*,弄得这小丫头哭鼻子,如果相王府家人回去与相王一讲^,自己可有点说不清^*。

    杨帆展颜一笑^&,忽然又和气起来&,对她道:“不过我倒是发现,你比安乐至少强了两处&?!?br />
    小孩子的注意力果然是容易转移的^^,被训的眼泪喳的李持盈马上眨眨泪眼^,眼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呢*^,便好奇地问道:“是吗^?人家哪儿比安乐姐姐强?”

    杨帆道:“一个是你肯听劝*,而不是狂妄到自以为是^&*,那样的女子最是可憎^&。再一个,你很重然诺,虽然你年纪还小,可是你答应了别人的事^,就一定会信守承诺,这可是个好姑娘^*?!?br />
    李持盈破啼为笑,杨帆再接再励,继续赞道:“我现在又发现一处你比她强的地方*?&&!?br />
    李持盈两眼放光地道:“是吗&?”

    杨帆点头:“当然^!你笑起来很好看*,我忽然发现你是个美人胚子&,再长大些一定比安乐还要美丽?&!?br />
    李持盈被他赞得俏脸生晕,,忸怩地道:“人家哪有安乐姐姐美*,你尽乱讲……”

    安乐之乐*,在京城上流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太平公主曾被诩为洛阳之花,如今她年届中年,开府建衙之后更以政坛女强人的形象开始展示在众人面前,已不似年轻时候一般,以其容sè扬名天下了^,但是即便她正当柳媚花娇的少女妙-龄时,她在姿sè上也没有得到过安乐这般评价^。

    李持盈几个姐姐正当青chūn年少^,平时在一起常常评价京中贵女姿sè高下&,李裹儿每次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李持盈自然也是清楚的*,她可压根不敢想自己能比安乐更美^。

    不过女孩子不管年纪大小^,打一懂事&,就会喜欢人家赞她美丽,李持盈虽然觉得杨帆有些言过其实*,还是开心的不得了。她嘴里说杨帆乱讲*,心里可巴不得杨帆说的都是真的呢^。

    杨帆道:“女子如花,有淡如菊^,有清如莲*,有如寒梅傲雪*,有如深谷幽兰,多姿多彩,各不相同&,美就是美&,分什么高下?!?br />
    李持盈可没听过这样的话&&,一时心驰神往^。她歪着螓首想了想,天真地问道:“是么*,那····…人家像什么花*?”

    杨帆暗自好笑*,信口胡诌几句*,这小丫头居然当了真^,杨帆故作认真的打量了她一下,李持盈居然有些害羞地避开他的目光&,杨帆道:“荷chūn光之余照&,托阳山之峻趾&,比荚之能连*,引芝芳而自拟^&*。姑娘你么,可比百合!”

    李持盈听的心花怒放*^,杨帆可不知道因为自己随口一句话&,这小丫头从此以后百花之中惟爱百合^,不但屋里插花变成了百合,衣服上绣纹变成了百合,更是到处搜集百合花卉,以致她过生rì时*,姐妹们都以能送她一盆异种百合为傲^。

    杨帆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儿,成哄得这小丫头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杨帆站在原地^,却是深深蹙起了眉头*,他早就开始布局了^&,但是没想到突厥来的这么快*,万一女皇撑不到吐蕃和突厥两国发生状况,情况可是大大不妙-^。

    这时,突有一骑飞驰而至*,任威迎上去对答几句&,忽然转身向杨帆兴冲冲地跑来^,老远就喊道:“将军&^!将军&!茂州大捷!”

    P诚求月票、推荐票′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