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九十三章 漫长一日(5)

    长安之北是禁军诸卫的驻扎之地,诸卫之中以左右羽林卫距玄武门最近,在他们之前,还有一个千骑营^。

    夜sè深沉,羽林卫司马闵雍伯巡营回来*,摘了佩刀往案上一扔^&,便负着双手徐徐踱起步子,似乎有些心神不定^^。陪他巡营回来的羽林将军王大刚打个哈欠&&,正要回帐睡觉,见他这般模样,不禁奇怪地问道:“闵司马,你有心事*?”

    闵雍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夜sè已深了,可大将军还未回营&!?br />
    王大刚笑道:“不是说河内王相邀,去金吾卫了么*,说不定人家两兄弟此刻正在对坐饮酒促膝长谈,便是今夜不回来也有可能,你担心什么?*!?br />
    闵雍伯道:“不可能,大将军从不贪杯^。而且&,你也知道大将军的为人,在军务上,大将军从不懈怠,怎会对咱们连个交待都没有?就算他不回来吧&,也该派个亲兵回来报个信儿啊?!?br />
    王大刚仍是不以为然,道:“你呀,谁能对大将军不利呢?再说,大将军去的可是金吾卫,那可都是武家人的地盘?!?br />
    闵雍伯哼了一声,道:“同室cāo戈的事很罕见么^?”

    这句话出口^,他也觉得不妥*,此言似乎有暗指武家不合的意思,他便咳嗽一声^,向王大刚招了招手。

    王大刚凑到他的面前,闵雍伯压低声音道:“前几rì,陛下曾让给大将军下了一道密诏*,吩咐他加强宫中的戒备*,尤其是在千牛卫换防宫城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否则你以为大将军这些天为什么每天都要到宫城里去巡视?”

    王大刚吃了一惊^,失声道:“竟有此事?”

    王大刚也是武攸宜的心腹,话已说到这里,闵雍伯也不瞒他了,便道:“正是,大将军对陛下一向忠心耿耿,执行陛下的旨意从来不打折扣,你想他怎会骤然离开&&,放弃巡城的公务*^,且不对我们有所交待呢?我心中不安呐*?!?br />
    王大刚是一个纯粹的武将,打仗固然没问题,可这种勾心斗角的事他就不在行了^,他挠了挠头,为难地道:“那……咱们应该怎么办?”

    闵雍伯思量片刻&*,道:“大将军奉有秘诏的事,只与我交待过*,听大将军那话音儿,京里最近似乎不太平。我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我想这么着,由我带一队人马替大将军巡视宫城去,你则去一趟金吾卫&,大将军没事也不会责怪咱们多事?^!?br />
    王大刚虽然已经困了,可闵雍伯这么说*,他也只好答应。二人立即各整亲兵&,王大刚带了二十多名部下&,闵雍伯则带了一个百人队,俱乘骏马*,驰出辕门&。

    两队人马驰出辕门,前行二里&,还没等他们分道扬镳,一南一北分头行动*,夜sè之中突然响起一声凄厉的锐啸*,锐啸横空,分明就是一枝响箭&,二人不约而同勒住了战马&,心中满是惊疑。

    这时候&,雪野中突然涌现出一队人马&,因为有雪sè反光,所以这夜里不至于黑漆漆的不能视物&,他们可以看清那些人影,黑压压的一片,一时也数不清楚。

    对方既然动用了鸣镝,显然是不怕暴露行踪了,闵雍伯和王大刚实在想不出在营门口会遇到什么事儿^&,闵雍伯低声示意一个侍卫返回营中报讯,自己则带领众骑站在那儿&,希冀弄个明白。

    夜sè中传来一个粗野豪放的声音:“哈哈&,左羽林的诸位好兄弟,深更半夜的**,这是要去哪儿???”

    闵雍伯听那人声音有些耳熟,一时却想不起是谁*,便厉声问道:“你是谁?”

    那人哈哈大笑^,笑声中闵雍伯身后突然传出一声闷哼,闵雍伯扭头一看,受他吩咐回营报信的那名侍卫刚刚驰离大队人马^,就一头从马上栽了下去,在他附近并无人影*,分明是受了弩箭一类武器的攻击^^。

    随即^,在他们身后的雪地中,也有一排人影突兀地站起,一步步向他们逼近过来。闵雍伯手下一干人等不安起来&&,闵雍伯的马急躁地转了两圈了儿,闵雍伯轻拍马鬃^^,安抚着胯下的战马^,沉声道:“不要乱*,肃静^!”

    闵雍伯情知不妙,可他分明已经被包围了*,正面逼近的那群人俱都是长枪大戟,排着整齐的队伍,身后包抄过来的那些人都平端武器,虽然看不甚清&,可是从他们的动作身形来看*,分明都是军弩。

    眼下这个距离,闵雍伯的人马只有一次加速冲锋的时间,可是现在对他们而言,有着太多不利的条件。一来这是深夜,而且遍地大雪,全力冲刺马速也不快;二来&,他们佩的都是短兵器&,对方不是长枪大戟就是劲弓硬弩^,就算他发起冲锋,也绝对讨不了好去**。

    而且,这些人虽然敌意明显,可他怎么想,也不觉得对方会不问青红皂白就痛下杀手*,因而也生不起拼死一搏的勇气,这一来双方就越靠越近^,等到对方的枪戟兵逼近,他们已经失去马匹加速的有效距离*,就更没有动手的想法了。

    对方的人马站住了,只有一名佩刀将领独自上前,行到近处^&,闵雍伯才看清来人,这人乃是右羽林将军野呼利^,右羽林大将军李多祚的女婿。闵雍伯想到武大将军所接的秘旨^,脸sè便开始发青&,说道:“野呼利将军,你们这是干什么?”

    野呼利若无其事地拍打着刀鞘*,朗声道:“二张蛊惑天子,祸乱朝廷,北门南衙各路禁军,在太子、相王及诸位宰相统领下*,已杀进宫去诛除jiān佞了^,闵司马^&,这趟混水,你可趟不得?!?br />
    王大刚气的脸皮子发紫,怒声道:“我们大将军呢&?”

    野呼利狡黠地一笑^,道:“他呀,正在河内王那儿做客呢,你们放心^^,武攸宜大将军安然无恙^^*,梁王殿下正陪他吃酒&?!?br />
    闵雍伯与王大刚一听*,心中更是惊骇*,武三思和武懿宗也参与其中了*?难怪野呼利敢夸口说北门禁军、南衙禁军俱都响应太子兵变*,有太子、相王和政事堂众宰相牵头,又有武家暗中响应,可不就是举朝皆反了么&?

    王大刚紧张地对闵雍伯道:“司马,咱们怎么办^?”

    闵雍伯看看四下里虎视耽耽的右羽林兵士^,涩声问道:“野呼利兄,你想怎样^?”

    野呼利道:“请二位至我军中歇息,天明即得zì yóu&,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闵雍伯攥紧马疆,一时取舍不定&&,只觉掌心全是汗水。

    野呼利举了举手,四下里的枪戟兵立即踏前三步,整齐的脚步踏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令人心寒的声音,与此同时,后方与他们始终保持一定距离的弓弩手也同时一动,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王大刚提着刀*,急呼道:“司马!”

    闵雍伯咬咬牙,沉声道:“弃械!下马*!”

    ※※※※※※※※※※※※※※※※※※※※※※※※※※※※※

    李显衣衫不整,连靴子都没穿好,厚暖的外袍自然也没穿上*&*,他被人架着脚不沾地的将到宫门处,迎面一阵冷风吹来^,李显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冷战*,迷迷糊糊的头脑忽然清醒过来*。

    他想到了母亲的铁血手腕,想到了母亲强大的掌控力:“今夜兵变真能成功吗&&?虽然二张的权柄一rì盛似一rì&&,可他们还能当皇帝不成,我是太子*,我的太子之位没变?&^!母亲已病入膏肓,这皇位唾手可得,我何必冒这个风险&?”

    李显左右看看,只见李多祚、李湛等人个个神sè激昂,李显心想:“这些人趁母皇病危发动兵变^&,所谓诛杀二张扶保大唐&,不过是贪图从龙之功罢了^&,孤名份早定*,只要安份守己^,这皇位一定就是我的*,何必与他们一起冒险呢?”

    想到这里,李显突然挣扎起来^,甩开扶侍他的两个人,紧紧抓住宫门,不肯再往外走了,王同皎愕然道:“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李显哆嗦道:“国家大计,自有母皇运筹帷幄,所谓兵谏,无异于犯上作乱,非臣子所为,孤……孤不能去!”

    王同皎一听,额头的青筋都蹦起来了,太子不去&,他们不就真的成了造反了么,没有太子,何以服众?消息传出,只怕那五百舍了身家xìng命的壮士都要散去逃命了,大家不是都要完蛋么?

    王同皎也不客气了,脸红脖子粗地对他岳父道:“殿下,先帝以神器付殿下&,而殿下横遭幽废^,人神同愤,二十三年矣^&。今天地有灵&^,北门禁军^、南衙宰辅,同心协力*,以诛二竖,复李氏社稷,请殿下立即赴玄武门,以孚众望?!?br />
    李显两脚蹬地^,屁股后坠&&,双手紧紧抱住大门,惶恐地道:“jiān佞小人自当诛杀,只是圣上龙体有恙,万一我等兴兵于内宫&,吓着她老人家该怎么办?孤不是要担上不孝之名了吗&?依孤之见,你们还是暂且散去&,咱们从长计议吧?&!?br />
    李湛一听眼珠子都红了&,这叫什么屁话^,现在叫我们散去^^?已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了^,你当别人都是死猪吗,现在散去无异于自杀^!要不是这个胆小如鼠的蠢货是当今太子^,李湛已经一脚把他踢死了*^。

    李多祚站在一边yù哭无泪,他没想到*,兵谏的第一个问题,竟是来自他们一心要扶保登基的皇太子殿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