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革命尚未成功

    杨帆这些天一直没有回家&,因为**交替的方式不是正常而和平的*,宫廷的jǐng备是重中之重^,他直到现在依旧要每天守在军营里,今儿是抽空回来一趟,实在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杨念祖嗫嚅着刚要回答*,小蛮忽然从竹林小径中走出来&&,一见儿子像老鼠见猫似的站在父亲面前,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便对杨帆娇嗔道:“你呀,好久不回家,一回来就训他作什么。念祖^,你去玩吧!?br />
    杨念祖一听如蒙大赦,向杨帆吐了吐舌头^&,立即溜之呼也。小蛮对杨帆道:“展先生辞去了西席&,家里一时还没找到合适的老师&,便让他歇两天吧,这孩子现在做起功课来还是挺认真的?!?br />
    那位展先生教书很负责&,与杨帆宾主之间相处的也不错,如今竟然辞去了&,杨帆很是惋惜&,便问道:“展先生怎么会辞归呢^,他是嫌咱们家的束修不高&&,还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小蛮道:“奴家也曾一再挽留^,后来那展先生实在推却不过^,这才说出实情^&。原来这位展先生以前是敬相公家里的西席*,后来他的一个甥女还嫁给了敬相公的内弟为续弦^。如今敬相公保举他要做官了。人家有这般大好前程^^&,奴家怎好拦着,便赠了他一份程仪,送他离开了^?!?br />
    称为相公的就是宰相,宰相班中姓敬的现在只有一个敬晖^,听说是这么回事^,杨帆也只能摇了摇头&,无奈地道:“良师难觅啊,那就好好扫听一下吧**,选个好先生回来*,不能误了孩子^^。婉儿来了^,你去见见她吧,我到书房见一位朋友^&!?br />
    小蛮点点头&&,径往花园赶去*&,杨帆也直奔书房。杨帆推开书房的门&,就见一人正负手望着壁上的山水画,听见声音扭头一看,便转过身来*,向他笑吟吟地长揖一礼*,漫声道:“草民沈沐,见过侯爷?!?br />
    杨帆笑起来,道:“沈兄^,你也开我玩笑是不是^?你要是喜欢,那咱俩就换换,我还羡慕你这布衣侯的逍遥呢&?!?br />
    沈沐直起腰来&,笑道:“怎么,你年纪轻轻的^&,就从一无所有熬到了世袭国侯,还不满足么&?”

    杨帆叹道:“庙堂之中不**啊*。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回来多久了*?”

    沈沐懒散地笑道:“刚回来,不过……有些消息,我不在长安也一样了如指掌&&。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知道你受封侯爵了?”

    杨帆道:“不过是多领一份俸禄罢了,有甚么大不了的?*!?br />
    沈沐道:“不只吧……”

    他上下打量杨帆几眼,问道:“你现在可是冠军大将军了,怎么没着紫服玉带?”

    杨帆道:“我有那么sāo包么?又不是上殿面君,我穿成那副样子是要唱大戏么&?”

    沈沐“哧哧”地笑起来,道:“朝廷体制,我是不甚了然的。怎么样,你这个冠军大将军^^,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杨帆皱着眉头想了想^,道:“除了多领几石禄米,需要向我行礼的官员多了几个,也就是手下的兵丁又多些了&?&!?br />
    沈沐双眼一亮*,探身问道:“多了多少^?”

    杨帆道:“千骑变万骑,你说多了多少?”

    沈沐一惊,失声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杨帆抻了个懒腰道:“就是今儿,皇帝刚刚跟我交待的?*!?br />
    沈沐笑起来^,道:“好?*^!你这才是闷声发大财呢&&,比起那些表面风光都要强些*,官很容易就夺走*,爵也很容易就削掉*,可这实打实的兵权,不管谁想动你,他都得先好好琢磨琢磨才行&?!?br />
    杨帆无聊地摆了摆手,道:“我既不想造反&,也不想挟天子以令诸侯^,要那么大的权力做什么*?”

    沈沐狡黠地道:“是么*?那你怎么不挂冠归去^?”

    杨帆双手一摊,道:“你以为我想走就能走??我又没到七老八十的岁数,有什么理由解甲归田呢*?皇帝能准么?皇帝在没有合适的人选之前是不会放我走的&。张相公把我当做功臣一党*,也宁愿由我继续掌握千骑*,我如今是泥足深陷、拔足不得啊,”

    沈沐笑道:“他们都很看重你啊,这就是你做‘避役’(变sè龙)的好处了。不过*,这只是表面的原因吧?”

    杨帆睨了他一眼,道:“我看你今儿来*,不是因为刚刚回京特来探望吧&?”

    沈沐坐正了身子*,神情严肃了些:“二郎,女皇退位^,太子登基了,李唐江山已经恢复,可是你觉得^,天下是否能从此太平下来呢^?”

    杨帆又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觉得如何**?”

    沈沐道:“我觉得,神龙元年,玄武之变^,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杨帆的神sè倏然一动^,虽然他背后有“观天部”这个智囊团帮他搜集情报、分析大势*,为他出谋划策*,但他从未因此小觑过隐宗的能力&,他相信隐宗里应该也有一个类似的组织^。

    杨帆很想听听沈沐的见解,进而印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于是他也坐正了身子&,向沈沐认真地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沈沐道:“女皇本来就打算把皇位传给太子^*,只是二张的异军突起让所有人心里都没了谱,他们不想横生枝节,所以才断然动用了武力*。如今二张伏诛&,他们达到了目的,女皇退位只是让太子登基的时间提前了一些&。

    要说出人意料的变化^,其实是朝廷中的力量分布出了大变化&。拥戴皇太子登基后&,功臣们异军突起后来居上,成了当今朝廷上最炙手可热的一支力量&,同生共死的经历*,已经使他们抱成了团,可以称之为……功臣党。

    李唐皇室的力量在这次兵变中也增强了,但是这股力量并不是掌握在皇帝本人手中^^,而是掌握在相王和太平公主手上,相王控制了南衙,他的权力主要是武力&,在朝堂上当然也有倾向于他的人,可称之为相王党&&。

    太平公主的力量主要表现在朝堂上,明里暗里她的门下这一次都占据了很多要职&,可以预料,她还会拉一份清单&&,把更多门下塞进朝廷^,占据要职。而且*,她是调解皇帝与相王、皇帝与梁王&、相王与梁王等各方矛盾的最佳人选,举足轻重&,因而可称之为太平党。

    武氏一族呢,在这次兵变中他们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况且武家在这次兵变中也是出了大力的,哪怕功臣们再如何排斥,他们也必须得给武三思一个交待&&,因而可以预料**^,武家的力量这次也一定会有所加强,因而,可称之为梁王党*^。

    这一下问题就来了*,原本未来的局势应该是武氏和李氏共掌天下,武氏掌军、李氏秉政,武家的首领是武三思,李家的首领则是当今皇帝。武三思年近七旬&&,没几年好活了^,武家第三代中后继乏人&,而李家则有皇权大义在手。

    那时的相王和太平公主,都没有力量单独同武氏抗衡,也没有力量同大义在手的皇帝抗衡&,他们只能坚定地站在皇帝身边,汇合整个李唐家族的力量*,慢慢抵消武家家族自女皇秉政以来形成的影响^,最终以和平的方式将权力集中于皇家。

    可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呢^^?李唐皇氏的力量变强了,但这力量分别掌握于相王党和太平党手中,而不是直接属于皇帝^*。武家的力量也增强了^,皇帝这边呢^^?本来文武百官就是皇帝手中的力量,可文武百官中冒出一个功臣集团自成一旦,尾大不掉了*。

    于是朝廷将要面对的局面将是:武氏一党还是武氏一党,而李氏一党则**为三党,这三党按照势力大小分别是功臣党、相王党和太平党&。李氏一党**三党的直接后果就是,皇帝被架空了*,变成了所有势力里面最弱的一方&?!?br />
    沈沐的声音振聋发聩般在杨帆耳边回响:“‘群雄并起,主弱臣强!’自古以来^,但凡如此&,可有安宁^?你&^,算是帝党^、相王党、太平党、梁王党还是功臣党&?即便你已解甲归田,如果你那一党败了&,你能得善终吗?人常说功成身退,功尚未成*,你如何能退&?”

    ※※※※※※※※※※※※※※※※※※※※※※※※

    “哗啦!”

    御案上高高垒起的奏章被李显一把拂到地上&,李显勃然大怒了,气得胸膛起伏,脸庞涨红:“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一个个的,这是要把朕当成傀儡摆布么?”

    韦妃亲自捧了食盘送到御书房,上面摆着一碗羹汤和一碟糖饼*,这是李显最爱吃的食物*。一见李显大怒&,韦妃忙放下食盘*,柔声道:“看看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你是皇帝了^,凡事要喜怒不形于sè才是啊?!?br />
    “你看看&,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混帐东西^!”

    李显一见韦妃进来&,顺手抓起一份幸存在御案上的奏章,随手翻开看了看^&,便递给韦妃*,愤怒地道:“喏&!这份是桓彦范的请功奏章,上边所列的功臣名字不下百余人^,朕连一个都没见过^。

    你看看这个人,这是桓彦范的大舅哥易州刺史赵履温,桓彦范说他也是策划兵变拥朕登基的大功臣!他远在河北怎么策划兵变拥朕登基&?这不是把朕当成白痴了吗?这是**裸的欺君^,肆无忌惮的欺君!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君臣的**月是如此短暂^,这才刚刚出了正月……

    P: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投票呀*!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