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状况频频

    李隆基隔的还远就勒住坐骑*^,翻身下马*,快步迎向杨帆^,抱拳称道:“大将军!”

    杨帆笑着拱手道:“郡王*,一路还顺利?”

    李隆基见杨帆极其沉稳的神情*,忐忑的心情竟奇迹般地平静下来*,向杨帆点点头*,笑容显得轻松了许多*。杨帆欣然道:“那好^&,咱们现在就去禁苑*?!?br />
    朝中的政治力量经过则天朝*、李显朝的一次次清洗,现在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干净,韦党一枝独秀^&,李隆基根本没有奥援,这种情况下杨帆和李隆基不得不谨慎再三,今rì作为发动之期,事先知情的人极少极少。

    他们这一行人有几十号人^^,目标太过明显,显然是不宜进入军营的,如果引起有心人注意^*,政变恐怕就要夭折,但作为政变领袖,李隆基又不能远离军营^,以现时的通讯条件,他根本无法???*。

    所以他们选择了“御苑监”作为“政变前敌指挥部”。宫城北面驻扎的是万骑和飞骑*,在他们中间只有一个非军方机构&,就是禁苑监。

    禁苑监有数百名园丁^,负责皇家园林和宫中各处花草的修剪维护^,禁苑监紧挨着皇城北墙*^,左右则是万骑和飞骑的军营*,是最恰当的地点&。

    禁苑监总监名叫钟绍京,此人早被薛崇简收买了,但是他官职太低*,在这场政变中他也发挥不了其他作用,他最大的作用就是为李隆基提供一个安全便利的指挥场所^,所以今rì政变的事情就连他也不知情*。

    禁苑监的园丁经常见到薛崇简来寻钟总监吃酒,今天见他又来了,还带来了几十个身装猎装的人,只道是游猎归来不及回城*,所以并未起疑。很热情地把他们放了进来&*。

    薛崇简轻车熟路地引着众人赶到钟绍京的住处^^,抓住门环“咚咚咚”地叩了几声^,就听门内有个妇人声音问道:“谁??!”

    薛崇简答了一声,门内那妇人道:“??!原来是薛公子,请稍等!”

    薛崇简回身对李隆基道:“这妇人是钟总监的娘子?!?br />
    众人在门前等了一阵**^,还是不见有人开门,李隆基不禁jǐng觉起来,薛崇简又高声唤了几句,这钟总监不是大官&,一共就两进的房舍^。在房内应该听得很清楚*,可是里边始终不见回答。

    李隆基悄悄握住剑柄^^*,向王毛仲和李宜德丢了个眼sè,低声吩咐道:“你们散向四周*,看看有无埋伏!”

    一见薛崇简竟然敲不开门。王毛仲就已紧张的脸sè发白*,一听李隆基吩咐。他马上向李宜德打个手势*。各带几人散向四周*,故做从容,暗暗观察着四周情形。

    薛崇简沉不住气了&,对李隆基道:“三郎,要不咱们闯进去*!”

    李隆基扫了一眼禁苑里四处散步闲聊的园丁^,低声道:“不成。距咱们发动的时间还有几个时辰,这禁苑里有几百号人&,一旦被人察觉有异&,咱们是控制不住这么多人的?^!?br />
    薛崇简恨恨地骂道:“这个老钟。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钟府二进院落的客厅里^&,钟绍京直挺挺地站在堂上,额头冷汗涔涔。

    事到临头*,他怕了。

    他的确是心向李唐^,再加上薛崇简折节下交^,抱着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心态*,再加上一份封妻荫子的愿望^,他便慨然答应为临淄王所用了&*。

    但是,他并不知道事变之期就在今rì^,也不知道自己这里将成为临淄王的指挥之地*^,是以毫无心理准备^。

    方才夫人来报讯儿&,钟绍京连忙迎到前厅*,扒着门缝儿往外看了一眼&,一看门外那些人的打扮&*、神情&^,他就意识到那一天终于来了^^。

    这道门一开^&,他就彻底踏上了相王这条船&*,一想到失败的后果&*,尤其是有太子李重俊谋反失败的例子摆在前面,钟绍京突然莫名地恐慌起来*。

    他只是个管园林的小吏*,一个负责照顾花花草草的人&&,突然间要他面临这样的大事^,他如何镇定得起来*。一时间&,钟绍京心中天人交战&,竟是半晌委决不下。

    钟绍京的夫人许氏与丈夫一向情深意笃^,丈夫投郊临淄王的事情也没有瞒着她,此时一见丈夫这副模样,她就明白临淄王将要于今夜举事了。

    许氏眼见丈夫委决不下,便走到他的面前*^,柔声唤道:“夫君*!”

    “?&?&?”钟绍京醒过神来&,茫然地看向妻子*。

    许氏郑重地道:“夫君已与临淄王有约^^*,就算你今rì把他们拒之门外*,如果他们失败,难道夫君就能逃得一死吗?忘身殉国,神明也会暗中庇佑,至已至此^*,夫君不能再犹豫了!”

    钟绍京受妻子一劝,仔细想想,确是这个道理&,其实从他答应为临淄王所用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是相王这条船上的人了,再也不可能下来*。

    钟绍京咬了咬牙^*,道:“娘子说的是,为夫这就去迎郡王^&!”

    院门外,李隆基等人久等钟绍京不至^,都知道出了意外&,一时间陷入两难之地,此时不要说薛崇简*、刘幽求等人&*,就是李隆基的脸sè都有些苍白*。

    一向从容自若的杨帆也不禁暗暗皱紧了眉头*,心道:“莫非这一遭出师不利^,还不等发动兵变就要折戟沉沙了&?”

    这时就听门栓“咣啷”一声响*,随即院门大开*,钟绍京站在门口,挤出一副笑容,大声道:“啊哈&!钟某正在沐浴^&,劳薛公子久候了&,请请请,快请进!”

    这一行几十人在门口站了这么久*,禁苑里许多园丁已经开始注意他们了*^&,还有人在交头接耳*,如今一见总监大人亲自出迎&*,这些人才消了疑心&,各自散去。

    李隆基暗暗松了口气,连忙吩咐身边一个侍卫:“你去^*,把宜德和毛仲叫回来!”随即就随薛崇简进了院子。

    钟绍京这处房子只有两进,院子可是不小^&*。偌大一个院落^,养了些鸡鸭&,种了几畦青菜*^^,颇有田园味道。

    院门掩上之后,薛崇简便对钟绍京道:“钟总监,我等举事*,就在今夜了!这位就是临淄王爷^,还不上前拜见^!”

    钟绍京见一个英气勃勃做侍卫打扮的年青人正向他颔首微笑^,急忙跪拜于地&,道:“钟绍京见过郡王殿下!”

    李隆基看他模样。就知道所谓沐浴纯属托词*,不过如此大事^,生死攸关^,他心中有所挣扎也是正常,如今他既肯开门。说明他终究还是站在了自己一方*。

    是以李隆基也不点破^^*,只是上前将他扶起^*?;荷参康溃骸爸幼芗嘀倚纳琊?^^*、义薄云天&。我李家不会忘了足下这番忠义,大事若成&,必有厚报!”

    钟绍京也知道方才说的理由不大可信&,又听李隆基这么说&,而且语出至诚&,并无敷衍哄瞒之意&&。心中惭愧不已*^,他不敢接这个话碴儿,只管热情地把众人往屋里请^。

    李隆基刚要随着钟绍京进屋^,李宜德突然领着几个侍卫从院外闯进来*^。一见李隆基便道:“郡王,王毛仲不见了&!”

    李隆基大吃一惊&*,急忙问道:“怎会不见了*?他出了什么事?”

    李宜德的神气有些古怪,期期艾艾地道:“他……方才有人看见^*,他牵了一匹马&,悄悄出了禁苑监的大门?!?br />
    “什么?”

    薛崇简&、钟绍京等人闻声sè变*,薛崇简急急一扯李隆基的袍袖^,惊恐地道:“大事不好**,三郎&,咱们快走!”

    李隆基被他扯着走出两步&,突然反手一抓他的手腕&^,牢牢地站在原地不动了。薛崇简急道:“三郎^,你做什么?”

    李隆基眉心微锁,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们走不得^!”

    薛崇简顿足道:“怎么走不得,此时不走^,等那王毛仲引了韦家的兵来*&,咱们就没有活路了?^!?br />
    钟绍京更是吓得牙齿格格打战,颤声道:“是……是癪?!趁着他们还没来,郡王你快走&。哦&!在下也得跟郡王一起走^*,娘子*!娘子,快些收拾细软……”

    李隆基沉声道:“韦家不会来抓人的&&?^!?br />
    刘幽求纳罕地道:“郡王何以如此肯定?”

    李隆基道:“王毛仲此人是我府上家奴,自幼侍奉于我&,对他我最了解不过*,此人并无异心,只是胆小如鼠^,不出所料的话*,他是因为钟总监开门晚了些^*,以为出了意外^,心中惶恐,是以逃命&*!?br />
    李隆基苦笑一声,道:“他留下^,我们多一个帮手^*,他逃走*,我们也不过就是少了一双拳头&*,我与诸位除大逆*、安社稷&、各取富贵^*,成功就在今rì*!

    如今^,诸般准备皆已做好,今晚韦党发现不了端倪,明rì也必察觉有异^,如果我们就此罢手^*,明rì依旧难逃一死,诸君*^,我们唯有一战*,不能回头了!”

    李隆基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极富感染力,众人听了他的声音*,惊恐稍去,立即逃之夭夭的想法竟然淡了许多*^&。

    杨帆方才也是暗吃一惊&&,如今眼见李隆基说的入情入理*,心中稍安*。又看李隆基也是暗生惊惧*,却仍能强自镇定,避免了众人因为这桩意外就此溃逃,不禁暗暗佩服。

    杨帆赞同道:“郡王说的在理,如果王毛仲真是内jiān^*,我等一入禁苑监就该伏兵四起了,还会等他报讯么&*?王毛仲是临阵生怯做了逃兵^,咱们不可因此前功尽弃*!”

    众人听杨帆附合李隆基的说法*^,这两人在众人中身份地位最高,不觉又信了几分。这时薛崇简却突又惊呼一声,道:“遭了*!王毛仲逃走,谁来负责与万骑飞骑众将联络?”

    李隆基不在京时^,一直由王毛仲和李宜德替他招揽诸将^^*。李宜德此人既忠且勇,只是讷于言语,而王毛仲则是能言善辩之辈^,因此一直由他总揽其事^。

    今夜李隆基于禁苑监内指挥调度^,首先就要夺取万骑和飞骑的军权^,而王毛仲就是负责到禁军中联络诸将指挥夺权的人*&,谁知他竟临阵脱逃^,这可如何是好&?

    说起这武力政变&,自大唐立国以来,已经发生了三次^*,李世民那一次最简单、也最是痛快&*,于玄武门伏击毫无防备入宫的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干净利落^,一举成功^。第二次则是张柬之等策划神龙政变^,面对一个控制着禁军jīng锐的强势女皇,他们制订了一个最jīng密的政变计划&。

    第三次则是太子李重俊造皇帝李显的反,这一次政变虽然颇无章法*,政变过程也是困难重重,却只差最后一步就让他成功了,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李显登上了玄武门的话&。

    而这一次,因为整个朝堂已尽在韦党掌握之中,即便如杨帆和李隆基这等人中龙凤策划的行动,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竟也是频出意外,先是钟绍京临阵生怯,继而王毛仲临阵脱逃&,而这两个人都负有重要使命&^。

    众人心中悄然浮起一片yīn翳:“状况频频,实非吉兆??*!”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本周休息rì放在明天^&,望诸友周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