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玉殒香消

    婉儿心中虽然焦灼,这场戏却还得硬着头皮演下去,便对杨帆谢道:“承蒙相王爱护*,婉儿感激涕零,自当为相王殿下效力,婉儿如今可要与将军同去拜见相王么*&?”

    杨帆道:“相王殿下如今正坐镇宫外指挥清剿韦氏乱党,军务繁重,昭容不必着急,等天亮后,再去拜见相王不迟?!?br />
    杨均垂首站在婉儿身后^&,听到这里,不由悄悄松了口气。此刻他穿着符清清的一套宫装,打散发髻,挽作女式发型,唇涂朱,脸敷粉,扮成了一个宫女。

    杨均貌相本极英俊,涂抹一番后于灯下瞧来倒也像个美人儿,只是脸部线条略显硬朗。他的个头比符清清要高出许多,但是屈了双膝,在裙下也看不出来。

    杨均的主意虽然大胆,却是眼下他能接受的唯一办法&^。藏进箱子听由天命,他接受不了^^。而且他也不相信婉儿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会对无亲无故的他竭力保全。

    扮作宫女守在婉儿身边,他就觉得安全多了。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婉儿这位内相在外朝并无权柄,她的权力完全来自于皇帝,所以每每改朝换代,新的皇帝对她都能放心使用&。

    只要叛党能优容上官昭容,他寄身于此就可暂时活命,谁会去注意上官昭容身边的一个宫女呢?即便猜测失误*,左右也不过是拼死一搏&。

    如今听杨帆所言,相王果然有招揽上官之意,如果长安兵马大总管韦温能扭转局面,他依旧可以混迹朝堂^,如果韦温也败了*,他回头也可趁乱出宫。

    婉儿见杨均在她身边寸步不离,心中固然焦急,却也不敢表现出来,一旦杨均发现有异,必定铤而走险&,她和符清清、树小苗都是不谙武技的女子,一旦杨均暴起发难,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因此^,婉儿只好拖延着为杨帆制造机会,道:“既如此*,大将军且请入室稍坐&?!?br />
    二人入室落座,婉儿假意向他问起宫中情形&,此时杨帆倒不隐瞒,把今夜政变真相一一说明,同时暗中寻找机会,只可惜杨均一直站在婉儿身后,寸步不离^,杨帆投鼠忌器,无从下手。

    正没奈何处,李隆基已然带着众侍卫来到弘文馆前,刘幽求上前几步*,高声宣道:“临淄郡王驾到,上官昭容还不出迎?”

    杨帆心道:“这却是个机会*?!备辖羝鹕淼溃骸傲僮屯趵戳?,昭容可与杨某一同迎驾*?!?br />
    婉儿起身,可杨均所扮的宫女仍是寸步不离,杨帆有心把他斥退*,又恐他狗急跳墙^,既然知道相王器重婉儿,干脆掳她为人质,只好佯作未见^。

    这杨均却也机jǐng^,守在婉儿的另一侧&^,有意避着杨帆,不肯让他接近^。杨均被韦后纳为面首时&&,杨帆已离开朝堂*,并不认得他的模样&。

    即便杨帆认得他,也不知道他的武功深浅,在他全神贯注于婉儿身上时自然不敢冒险发难,一见仍是没有机会下手,杨帆不动声sè,只与婉儿双双迎出弘文馆&。

    李隆基一见上官婉儿^,脸上便露出怪异的神sè:刚刚听说这位秤量天下的大才女居然与杨大将军有私时他就惊讶不已^,此时见到她,这种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他实在想像不出,一个久在宫中的女人,是如何与杨帆保持恋情的&^,又想到小妹持盈对杨帆的一往情深,李隆基脸上的神气愈发古怪起来&^。

    刘幽求自打上官婉儿一出来就在观察李隆基的神sè*,他想确定李隆基对上官婉儿是想杀还是想招揽。他被李隆基引为谋士,本能地就想揣摩上意以取悦这位年轻有为的少年王爷。

    结果上官婉儿盈盈拜倒于这位少年王爷面前时,李隆基脸上的神情莫名地古怪起来,既不像是蕴有杀气*,也不像是非常器重,一双眼睛却极认真地打量着婉儿。

    刘幽求心中一动,不由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莫非郡王对上官昭容……”

    刘幽求下意识地看向上官婉儿,身姿轻盈,容颜俏美,容颜体态竟然保持的如同一个双十年华的女郎般美丽。听说少年丧母的男子多对年长于他的美丽女子心生爱意,莫非郡王……

    刘幽求暗暗嘀咕,上官婉儿则盈盈拜倒^^,称道:“罪臣上官婉儿,拜见临淄郡王&?!?br />
    李隆基想起先前与杨帆的约定,把脸sè一肃*,冷声道:“你罪犯哪条?”

    上官婉儿垂首道:“韦后把持大权,倒行逆施,一应诏令,多出于婉儿之手^,婉儿附于叛逆&,有负先帝厚望*,是为大罪!”

    刘幽求自忖已经了解到李隆基的心意,观他神sè也不似真怒*,更加以为自己猜到了他的真正用心:“郡王这是施之以威*,yù降伏上官昭容??!”

    想到这里,刘幽求赶紧上前代为恳求道:“郡王息怒,上官昭容只是依照上意草拟诏令,诏命虽出于上官昭容之手,实则出自于上,以臣看来,上官昭容罪不致死,可让她将功赎罪……”

    李隆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刘幽求赶紧住口,心道:“糟糕,莫非猜错了郡王的心思?”

    杨帆拜见李隆基的时候&,一直暗中盯着那个身份诡异的宫女,这时他已看出那是一个男人,猜到婉儿是被人劫持*,只是那人也随婉儿拜倒&^,中间还隔着一个树小苗,杨帆殊无把握。

    杨帆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出手的机会,眼见那人防范严密,便道:“郡王&,臣方才与上官昭容一番攀谈&,颇知昭容苦衷,郡王且请入室上座,容臣一一禀告&^!?br />
    李隆基挑了挑眉,诧异地看向杨帆,心道:“你这是要搞什么鬼*?不是你让我一见上官昭容,便让她以附从韦逆的罪名‘自尽’么,如今又要我入室谈个什么东西?”

    李隆基略一踌躇,还是答应下来&,对刘幽求等人道:“你们候在这里^!”便举步向弘文馆中走去。杨帆和上官婉儿紧随其后^,杨均也站起^,左边是符清清、右边是树小苗^,伴同入内。

    杨帆和上官婉儿随在李隆基身后,进入大厅转向座位时突然脚尖向后一探,堪堪点住树小苗的靴尖^,他这动作隐在袍下,旁人根本无从看见,树小苗猝不及防&,“哎呀”一声就扑到了他的背上。

    杨均本来亦步亦趋地跟着上官婉儿,树小苗一倒,他立即心生jǐng兆,倏然一扭头,见是树小苗失足滑了一跤,蓄起的劲势不由为之一泄。

    杨帆借讶然回头之机^,眼角一直在捎着他,见他肩膀先是一紧^,复又一松,就趁这劲力一攒复又一泄的刹那,杨帆果断出手,身形一旋&^,狠狠一拳击向他的肋下。

    杨帆蓄势久矣*&,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出手哪会留情&&,一拳击出&,却听“咔嚓”一声,杨均被这一拳击得横空飞出*,竟跌出三丈多远,一头撞到一根厅柱上^,这才重重摔落在青砖地上^。

    杨帆一拳击出,自己也不禁闷哼一声,只觉掌骨yù裂,痛楚难当,心中大吃一惊:“难道这厮练了金钟罩一类的横练功夫,怎么这一拳如中铁石^?”

    杨均哪有这么高明的武功,他的武功固然不错,但是较之杨帆仍旧远远不如*。卢宾之选他入宫^,主要原因是他相貌英俊。

    卢宾之并不确定韦后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子,因此选了一个丝毫不懂武功、但气质风度优雅不俗的马秦客,又选了一个英俊阳刚的杨均。

    卢宾之身手逊于杨帆*,又是屈膝前行掩饰身高&&,杨帆猝然出手^,他根本躲不开去,不过杨帆这一拳蓄力虽猛*,至少可以打断他三根肋骨**,却不该把他打出这么远&,只是他衣袍下本就藏着利刃,杨帆这一拳正好打在刀面上,这一拳太也霸道*,竟把那刀打断,断刃割伤了杨均的软肋。

    杨均被一拳打飞,重重撞在厅柱上又跌落在地,“哇”地一口鲜血喷出,他还想挣扎^,急急就要爬起,猛一抬头^,就见一道寒芒闪过,杨帆似乎……正在拔刀?

    一丝血线,在杨均眉宇间倏然闪现,杨均呆了一呆,一颗头突然裂成两半。眼见如此诡异场面*,符清清吓得一声尖叫,猛地向后一跳,就连李隆基都吓了一跳:“好……快的刀!”

    “嚓!”

    杨帆看似拔刀的动作,原来竟是还刀入鞘。

    “二郎!”

    上官婉儿喜极而泣&^,忘形地扑进了杨帆的怀抱。

    这次政变与神龙政变时截然不同,朝中没有势力响应,宫中也没有势力响应,自从梅花内卫被李显解散驱逐出宫*,婉儿纵然想留个高手在身边护卫也是不能。

    况且依照计划,只要杨帆等能够顺利进宫,他必马上赶来^,谁会想到出此意外^。眼见马上就要摆脱这个身份,再不与案牍公文为伴&,从此相夫教子,做个幸福女人,骤然逢变,婉儿如何不怕。直到这一刻她才放心,扑进杨帆的怀抱后已是喜极而泣。

    院落里,刘幽求听到里边一声惊呼,不由大惊:“快,?;たね?!”说罢率人就往里冲,李隆基已经看明白了些什么,又怕婉儿与杨帆的事被更多人知道,马上大喝道:“守在外面!”

    一声喝罢,李隆基眉头紧蹙,对杨帆道:“大将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隆基的一声大喝,喝住了刘幽求,刘幽求满腹疑惑,却是不敢抗命&。过了大约两柱香的时间^,李隆基施施然地走出弘文馆,淡淡地道:“上官氏依附韦氏,罪不容赦,已然伏诛*,将她尸首盛敛了吧?!?br />
    刘幽求大吃一惊,想不到李隆基竟如此杀伐果断*,心中凛凛地恭应一声,待他走进厅去,就见地上一汪鲜血&,一具尸体已用草席裹起,捆扎停当了^。

    杨帆站在一边,对符清清等三个宫女和声安慰道:“你等不必担心,郡王只诛首恶^,不会牵连无辜,你们跟我走吧,待宫中安定,去留悉听尊便?!?br />
    刘幽求挥手道:“来人啊,把尸首搬走?!?br />
    两个禁军士兵应声而入去抬草席,一个士兵往上一搬,草席中顿时露出一双大脚,穿的还是男人靴子,刘幽求吓了一跳,赶紧喝道:“停下!”

    刘幽求扭头看一眼随在杨帆身后离去的三个宫女,见其中一女低头急行,那身姿似乎……

    刘幽求哪敢声张*,急忙扭回头来,心道:“果不其然,郡王对上官昭容有意啊。这番偷龙转凤,上官昭容只怕要就此改名换姓,被郡王收为禁脔充塞后宫了^?!?br />
    刘幽求匆匆去窗边扯下两匹帷幔,将席子头尾两端塞住*,这才松了口气,心中暗忖:“噫!我那九姨正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寡居妇人*,郡王既有这般嗜好*,我不如找机会引见引见……”

    P:诚求月票*、推荐票&^!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