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破茧化蝶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地久天长(尾章)

    山寺外足足三千名全部武装的御林军&,把一座小小寺庙围的水泄不通^。枪戟如林&,甚至布署有纵横沙场的强弓硬弩,任何人也休想在这样的包围中冲出去。

    忽然远处有十余骑飞驰而来,看服sè是一群宫中禁卫护持着两个太监。围困山寺的禁军将领jīng神一振,急忙迎上前去&。片刻之后**,禁军闪开一条道路^,将那两名太监放进了寺院*&。

    这两个太监一个是高力士^*,一个是杨思勖,因为二人执行的所谓赐死太平公主的事情其实大有文章&,所以他们没有再带其他人。不过杨思勖本人武功卓绝*,高力士虽然不及他那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却也是习过拳脚的人&,身子孔武有力&&,再加上他们两人实际上是带了免死诏书而来,所以并不担心太平的死士会对他们怎么样。

    “杨大哥!”

    “杨大将军^!”

    杨思勖和高力士一见杨帆便即恭敬施礼,他们知道杨帆在此,并不惊讶&。太平公主在终南山禅寺中的消息就是杨帆告诉太上皇的*,因为他与李隆基的关系,杨帆也并不忌讳出现在这两位天使面前&。

    太平公主看见两个太监走进院子^,迅速拭去脸上的泪水,傲然睨着他们道:“皇帝派你们来赐死本宫?”

    杨思勖和高力士对视了一眼,由高力士上前几步,压低声音道:“公主,您犯下的事着实恕无可恕^^,不过您是陛下姑母,陛下仁孝*,何忍加害&?*?墒侨舨恢喂鞯淖镉治薹ㄏ蛱煜氯私淮?,所以……”

    太平公主晒然道:“你直说好了&,不必吞吞吐吐&?!?br />
    高力士干笑两声道:“对外呢^,陛下还是要宣布赐死了公主。不过&,太上皇那里可以置一处宫院安置公主*,只是公主您从此不能再出现于世人面前了*?!?br />
    太平公主淡淡一笑^,乜着他道:“这是皇兄为我求情乞来的宽恕吧?”

    高力士欠了欠腰,没敢多言。

    杨帆轻轻走近^,低声道:“你且应下吧,先解决了眼下之难再说^,待此间事了^,我总有法子救你离开的?!?br />
    太平公主凝视着他*,痴痴地道:“你……肯带我离开*?”

    杨帆用力点点头。

    太平公主道:“可……我的身份,你不怕人说三道四*?桃源村人虽然不是我杀的,总归是因我而死,你不怕人指指点点^&&?”

    杨帆的眸子黑亮黑亮的,仿佛连光都吸得进去:“人?人是谁?我是我&^,人是人^*,人言何畏^?去他娘的*&!”

    太平公主微笑起来^,笑容里有一抹说不出的意味^。

    杨帆担心地道:“太平……”

    他担心以太平刚强的个xìng,不能放下她的骄傲去接受李隆基的安排。

    太平的眼神渐渐柔和起来,她轻轻吁了口气&^,向杨帆默默地一点头^,举步向禅房走去。

    杨帆急道:“太平,你去哪里*?”

    太平公主站住脚步**,淡淡地道:“我要梳妆*,再去见皇帝&?!?br />
    杨帆答应一声,站住脚步^*,太平的脸sè的确很憔悴*,泪水也花了脸^,以她一向骄傲的个xìng,即便是失败,她也不会愿意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胜利者面前。

    ※※※※※※※※※※※※※※※※※※※※※※※※※※※※

    杨帆*、杨思勖^、高力士和太平的内外管事李译、周敏还有四个女相扑手候在院子里&&,另外四个女相扑手入内帮太平梳妆打扮去了。想想那四个女相扑手比胡罗卜还粗的手指,居然要她们帮着梳妆打扮&,杨帆心里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他们在院子里等了许久,不过女人梳妆本来就是一种令人发指的等待,他们倒没觉得这时间有多长^*,只是等着等着,忽然听到室内发出一声似男似女的粗犷哭声*^,激得杨帆一个冷战*,心中突然涌起一阵不祥的感觉。

    他以最快的速度扑过去,一把拉开了房门。太平发髻高挽,梳着飞凤髻^,戴着金步摇*,身穿大红牡丹富贵锦衫&,盘膝坐在房中间的蒲团上**,雍容美艳的仿佛就要出嫁的一位新娘^,四个女相扑手跪伏在她的面前&^,正在放声痛哭。

    杨帆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站在门口,半天不敢迈进一步^^,眼前的一切,让他有种强烈的不安,他生怕获悉真相。太平看到他,安详地一笑,对四个女相扑手道:“你们出去!”

    没有人敢违拗她的话,四个女相扑手泪流满面地向她磕了三个响头,倒退着走出静室,片刻之后^*,候在外面的四个女相扑手也放出了悲痛yù绝的哭声^,紧接着&,李译和周敏扑倒在静室门前*&,伏地大哭*。

    杨帆心弦一颤,慢慢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却阻不住门外传进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

    杨帆走到太平身边^,颤声道:“你怎么了&?”

    太平向他灿然一笑,脸上焕发的容光令人无法直视:“二郎&^,我要去了?!?br />
    杨帆脸上顿时失却了颜sè,太平公主却笑了&,笑的很开心:“我们两人&,算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可惜一追一逐^、一走一留间**,就变成了我一生解不开的情劫&&,于是,天长地久就变成了劳燕分飞。

    我曾经痛恨物是人非^,其实人和物都还在&,只是你和我都已不复当年^*。于是我想^,就这样放下&,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人生中很多事本没有对与错,也没有应该与不应该,爱过,活过,笑过,伤心过……,也就够了*。

    毕竟&,心如果走了,那是自己都无可奈何的事情^?^?晌蚁衷谥沼谥?^,其实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我很开心。我和婉儿不同*,婉儿一代内相&,文采风流^,可滔天权势于她不过是过眼云烟&,她可以舍弃一切,与你在一起……”

    杨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急道:“我带你进城寻访名医*?*^!?br />
    太平公主安详地摇头&,微笑道:“没用的,我服的毒*,如果有解*,我又何必服下&?二郎*,听我说完。我和婉儿不同,我一出生就承载了太多东西,有些枷锁是别人或时局造成的,有些是我自己的选择*,但不管是哪一样,我都摆脱不了&。所以,你和我即便没有别的障碍^,也注定无法走到一边。不管有没有眼前这些事,这是命,我的命……”

    太平深深地看了一眼薛绍的灵位^,小时候,他是她的表兄,长大了,他是她的丈夫,她曾经以为要和这个男人天长地久了^,可他终究还是离她而去。他犯下的错^&,如今就由她来承担好了&,如此她就可以骄傲地死去&,而不必像她的母亲一样于囚禁中无声地死亡*。

    面前的杨帆也是一样,不管她经历了多少的波澜壮阔**^,不管她经历了多少的爱恨交织*,该离开的时候总是要离开&,离开曾经的路*、曾经的故事和曾经的人,曾经有过&,这就够了,世上本没有天长地久,不是么?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太平安祥地偎到了杨帆的怀抱里^。

    杨帆握着她的手*,一切的避忌都不复存在,充溢心中的唯有爱与悲伤。他低头凝视着太平的容颜,忽然在她鬓间发现一根白发*,杨帆温柔地将它拔去,禁不住泪如雨下……

    ※※※※※※※※※※※※※※※※※※※※※※※※※※※※

    大唐帝国经过连番的恶斗*,宗室^*、武氏*、韦氏^*、二张**、太平党人*,一个个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你甫灭亡我继之,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尘埃落定,皇权得到了高度的统一&。这一年的十二月,在一个雪花飘飘的早晨*&,年轻的皇帝李三郎*,为新的一年定下了年号:开元&。

    大唐帝国由此开始了一个新的纪元***,走向了李唐王朝的巅峰*。

    江湖岁月催人老&。隆庆池畔的柳不知绿了几次,芙蓉楼下的荷花不知开了几回,开元年间的又一个chūn天到了&。

    这一年的chūn天,一年一度的新科进士曲江宴游又开始了。

    一艘彩船载着三十名新科进士缓缓驶向曲江zhōng yāng*,吟诗&,赏歌*,饮酒*,观舞^,歌声在空中回响&,舞袖在水面拂荡^。

    忽然,不知怎地^,船竟然翻了。

    佛曰:一弹指间有六十五个刹那**^,就只是一刹那的功夫^&,舟翻船覆&^,船上的新科进士们被扣在船下*。

    大雁塔顶^,卢宾之看着那倾覆的彩船冷冷一笑&,扭头看向他身边的那个人&,那个人是阿史那沐丝,卢宾之延请天下名医为他诊治,如今他已经能像平常人一样发声说话,经过卢宾之的耐心调教,他的举止神态、谈吐语气,已经和杨帆一模一样*。

    卢宾之看着他,微微一笑,道:“开始了*,从现在起,你来帮我复仇&!只要我能铲除沈沐和杨帆^,一统‘继嗣堂’^&,我就倾尽全部财力和物力,助你成为突厥可汗!”

    沐丝深深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和杨帆一模一样的微笑……

    一辆牛车缓缓驶到玉真观前*^,车帘儿一掀*,从中走出一个女冠,眸清似水,眉若远山,腰似若柳*,娉婷生姿^&。她回头向车中看了一眼^,大发娇嗔道:“喂!现在跟头猪似的,怎么一到晚上就那么jīng神?出来!”

    一只柔荑伸进车中*,揪出一头名叫沈沐的猪,睡眼惺松。

    二人下车,向玉真观中走去*,观中女道士们看见二人走入,纷纷稽首行礼:“见过金仙道长、见过沈公子&?!?br />
    竹林中^,石台上&^,一副棋盘^。

    杨帆和玉真公主各坐一方^,一执黑*、一执白,正在奕棋*&。李持盈撅着小嘴儿,嗔怪地瞪他一眼^,悄声嘟囔:“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让着人家?^!?br />
    金仙公主姗姗走来^,笑道:“十娘!”

    “呀!姐姐*!”眼看要输的李持盈趁机丢了棋子&^,雀跃地跑向金仙^。

    沈沐睨着持筹苦笑的杨帆,皱眉道:“听说曲江宴游出了事&,你我辛苦栽培的那些新科进士全都做了水龙王的驸马爷,你还有这闲情逸致?”

    杨帆冲他翻了一个白眼儿*,道:“你还不是一样闲么?咱们养儿子是干什么的,这事儿自然是要他们去帮老子分忧*!?br />
    曲江池畔,一双少年&,一青袍,一白袍,人如玉树,玉树临风。

    芙蓉楼上,忽然探出一张娇丽的少女面孔^,向他们大发娇嗔道:“沈从文^,你快上来,我打双陆又输给你妹妹了,你再不来帮我*,以后就没嫁妆了?!?br />
    青袍少年马上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念蓉&^,你别急喔^,我马上就去帮你出气?!?br />
    青袍少年嘴里全是甜言蜜语&,脚下却是一动不动,等他把杨念蓉哄回楼去,便神情一肃*,对旁边那个负手而立的白袍少年道:“念祖*,三十名新科进士居然无一生还&,确实古怪&。那对老不修偷懒&&,把此事交给你我处置,你怎么看?”

    白袍公子一脸深沉地道:“此事必有蹊跷!”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