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正文 第一章 醉舞下山去 明月逐人归

    建业三年^,二帝相约会猎于棋山*。.访问:щщщ.。当是时**,璟帝病重*,于是相远之代为与之。

    睿帝与相摒左右而密谈一日,至夜各自仰天大笑而去^*。时

    玄天子仰观天象^*,叹曰:此双星际会也^!由是开启了长达九年的棋山之‘乱’^^,史称双星会。

    ——大夏史睿帝本纪

    棋山*,位于大夏腹地^,山势并不算雄奇,树木苍翠,秀丽多姿。站在山顶,往北望去,目力所及之处,皆是无数层层叠叠的高峰*,一座比一座险峻。而朝南方看去,则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葱绿可爱^,夹杂着草香的凉风扑面而来^*。

    这里一向是文人墨客咏唱之地*,也是逐鹿中原必争的兵家要地。今日的棋山之上^*,却没有了往日的游人如织^*^,除了不时传来的清脆鸟鸣^,细听还有隐约的流水潺潺之声。

    山顶有一片甚是平缓的空地*^,不知何时有人在此筑起一座石亭^,名曰:悠然亭*。石柱上刻有一副对联:

    沐朝霞而来^,暂借松间一壑风。

    踏明月而去,又偷浮生半日闲^。

    “此联虽然不算工整,倒也颇有意境**^,想不到荒郊野地也能有这般好句**?^^!?br />
    一人负手而立^,黑袍赤裾,俊逸到有些妖邪的面庞上^,一双微带蓝‘色’的冰瞳深不可测,只是这么随‘性’而立,浑身便张扬着无双霸气,让人不得不心生仰视之意*。

    “睿帝陛下傲视天地**,目中哪有其他人***。这等山野之趣,如何能入得了陛下之眼?!?br />
    一个冷清而悦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言辞乍听之下似乎很是恭敬*^,细细一品却又暗藏讥讽。

    黑袍人闻言霍然转身^*,俊目微张^^^,惊讶地看向来人^。

    一少年白衣飘飘凌风而立,与黑袍人妖异的容颜相比,此人的容貌温润如‘玉’*,娟好得令最美丽的‘女’子也要忍不住嫉妒,幸而其眉目之间散发着缕缕英气,使之未流于柔弱*,此时那一双剪水秋瞳正冷冷地望向他。

    “曦之?!是你*!”黑袍人‘激’动地跨前一步*,失声叫道^,双臂张开似‘欲’去扶^。

    白衣人眉头微皱,轻巧地退后一步^,抱拳弯腰行礼:“林远之拜见睿帝陛下^!”

    睿帝脚下一顿^*,收回了手,但攒紧的拳头却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仍然是难以平复^。

    “是啊^,我早该想到*,你这样的‘女’子^,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死去?”睿帝苦笑,口中喃喃念道^^,目光却贪婪地望向对方:“曦儿*,你……还是找朕报仇来了~”

    “拜陛下所赐^^,我林氏满‘门’上下**,已只剩在下一人*^!绷株刂凰友壑泻馍凉?^^,旋即垂下了眼皮^,长长的睫‘毛’如颤动的蝶翼***,遮住了眼中的冰寒。

    睿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宽大的袖袍一挥^^,转身向悠然亭中行去。

    小巧朴素的石亭之中,早已有人备下了一个红泥小炉,雕刻‘精’美的鎏金铜壶之中,水正微沸***。

    睿帝随意地往石凳子上一坐,拿起手边的一个空白‘玉’杯晃了晃*,示意对方倒茶。

    林曦之淡然一笑*,款款行来**,如‘玉’般莹白的手掌轻轻执起铜壶^,洗茶**^*、焖茶^^*、煮杯、点盏、煨壶,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娴熟之极。

    睿帝斜倚石桌之上,静静地看着她*^^。一如多年前无数次一样*,她的动作仍然是那么的优雅流畅,看她倒茶*,就如同在欣赏一曲美妙至极的舞蹈*。

    与时下大夏朝仕‘女’间流行的娴静端庄不同,林曦之的气质永远的灵动清透^,但而今一身男装,却又加上了三分冰寒^,就仿佛雪夜的月光中,那最高枝头的一朵白梅**,非但无损于她惊人的美丽,反而平添了一段洒脱飘逸*。

    举杯轻嗅*,清幽的茶香之外,似乎还残留着她指尖的芬芳*^*,未饮*,便已熏然。

    “这是南岭新贡的明黄茶^,醇厚而不苦涩**,回味甘甜*?!?br />
    林曦之浅浅洽了一口^,含在舌尖稍作停留^,这才徐徐咽下^*,继而‘唇’角一勾*,微带嘲‘弄’地问道:“这可不像睿帝陛下的口味*^,陛下不是一向偏爱浓酽如酒的龙‘吟’茶吗?”

    睿帝并不理会她的嘲讽*,轻轻地捻‘弄’着掌中的杯子^^^,状似随意地反问:“这是七哥最爱喝的茶**,难道曦之竟然不知道么^?”

    一席话轻描淡写^^^*,便将对方的犀利消弭无无形*。

    林曦之淡然一笑:“迟早我家陛下还能坐拥此茶,又何必拘泥于一时^?**!?br />
    “是吗^?”睿帝嘲‘弄’地一笑,将手中明黄一饮而?*。骸半尢灯吒绮〉煤苤豝,需要朕亲自去探望探望么*?”

    “我家陛下不过是偶感风寒^,就无需睿帝陛下记挂了^^^?**^!?br />
    林曦之执壶为他续上一杯茶^^,口中的言语却平静淡然:“世人皆知曦贵妃娘娘早已于三年前驾崩^,陛下曾亲自抚棺痛哭,并为之撰写祭文^^,天下有谁人不羡慕贵妃娘娘^,独得陛下宠爱*^?*!?br />
    说到此处^^,语声微顿,肃然道:“而在下乃大夏璟帝亲封的丞相林远之,奉命代我家陛下来此*。请睿帝陛下莫要再叫错了*^*,徒惹闲人猜忌,也未见得睿帝陛下的诚意!?br />
    睿帝眉梢轻扬^,一双魅‘惑’天下的蓝眼忽然变得犀利无比*,定定地‘逼’视着她^,空气在刹那间凝固。

    曦之却不为所动^,稳稳地端起面前的茶杯*,透亮的金黄茶汤连最轻微的涟漪也没有‘荡’起**,悠然轻呡一口^,赞叹道:“好茶^*^!”

    “哈哈……”睿帝忽然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手臂一挥便将面前的茶杯扫落地上:“既然远之是代七哥而来,喝这些淡而无味的茶有什么意思?”

    说罢朝林间大喝一声:“来人!上酒*^!”

    “是**?^^!?br />
    看似空无一人的松林中响起恭敬的应诺,片刻后*,几位‘侍’从低头鱼贯而入^,摆上数碟‘精’致的小菜**,随后奉上了一大壶酒*。

    “这可是宫中珍藏的好酒^,焚情,远之可敢陪朕喝几杯?”睿帝薄‘唇’轻勾^,玩味地看向林曦之。

    “哦*?居然是传说中‘性’烈如火^*,入喉如火焚烧,常人闻之即醉的焚情?”林曦之清秀的眉‘毛’一挑**,随即揭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未曾饮*,便已让人微有酩酊之感,不禁感叹道:“果然不愧是烈酒中的极品。难得睿帝陛下舍得^,远之敢不从命*!?br />
    “好!此酒就连最善饮的壮士也胆怯三分*^,莫怪得远之能名满天下,果然好胆‘色’!”说罢竟然亲自为对方倒了满满一杯递过去:“请~”眼中却闪烁着戏谑。

    林曦之淡定地接过杯子^,扬首‘欲’饮,忽然一人无声无息地自石亭顶上飘下^,伸手拿过了那杯焚情^,昂头一饮而尽*,然后面不改‘色’地看向睿帝道:“我家主人并不善饮,这焚情^,在下替他喝了?!?br />
    睿帝微有动容^,此人年约二十五六^,面容平淡无奇,即使站在面前,也丝毫感受不到他身上有何气势^*,然而一身轻功竟已出神入化,林中布置下的高手何止千百*,却仍然让此人走到了自己近前^,竟无一人发觉**。

    “唰唰”

    随着此人的出现*,松林间立刻站起了大片人影^^。睿帝似笑非笑地看了来人一眼**,转头斥道:“退下**!”

    林间人影随着睿帝的命令瞬间隐没,曦之似乎并未看见一般*^,只闲闲一笑^,对着来人道:“寒离,我这里无妨,你且先退下吧?^!?br />
    那人听了*,只向曦之微点了一下头^,却连看也不看睿帝一眼,随即眼前一‘花’*,如来时一般无声无息的消失**。

    睿帝俊眼微眯:“寒离?呵呵……是云隐山庄的那个寒离*?”

    “是*^^?!标刂匏降氐愕阃?^。

    “想不到骄傲得目中无人的云隐寒离,也会为了你甘心为奴,呵呵……”睿帝举杯细细地浅尝一口,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曦之明亮的眸子平静地直视他:“陛下说错了^,寒离与在下乃是生死与共的至‘交’好友,绝非奴仆*!?br />
    “好友^?”睿帝轻蔑地冷哼一声*,不再纠结此话题^。

    “今日既然是相约会盟,此焚情虽好却未免不太合适*?^!标刂毯斓摹健旯雌鹨桓龌《韧昝赖奈⑿Γ骸霸谙虑靶┤兆酉欣次奘?,亲手酿了一些酒^^,陛下可愿赏脸品尝一下?”

    听闻此言^,睿帝似乎来了兴致:“哦~既然是你亲手所酿^,朕焉能不尝尝**!?br />
    “啪啪*!”曦之举掌轻拍两声,林中应声走出一位青衣小婢^*,手中捧着一个青翠‘欲’滴的葫芦*。

    睿帝伸手接过,但见那葫芦小巧浑圆*,有如碧‘玉’雕琢的一般^,细看之下却分明是出自天然^*^,不禁叫人感叹造化之神奇^。

    拔出塞子*^,缕缕沁人心脾的幽香饶鼻而来^^*,闻之令人神清气爽^。

    曦之微笑着取过葫芦*,为二人各自斟了一杯^,但见酒‘色’竟然也如葫芦般碧绿清澈:“陛下如果不怕在下使毒^,便请尝尝吧?^!?br />
    “你斟的酒,即使真的有毒,朕也甘之如饴^^^?!庇锲崛嶂?^,冰蓝的眼眸中溢满了点点深情^,配上他绝世妖娆的容颜,恐怕这天下没有哪个‘女’子能不就此沉‘迷’**。

    曦之却泰然自若*^*,从容应对:“陛下说笑了**?^!彼蛋站俦⑽⑹疽?,便仰头先行饮尽^。

    “呵呵~”睿帝收回目光,亦缓缓饮尽杯中之酒^^。略微回味^,便忍不住暂道:“嗯~好酒,清而不淡,爽而不辣,回味甘甜,实在难得?!?br />
    “此酒是我向一位无名村老所学,名为竹叶*?!?br />
    “竹叶**,果然贴切*!鳖5坌ψ沤毡菹蜿刂骸袄蠢蠢碸^^,我二人今日就借此机会^**,喝个痛快*^!”

    曦之不动声‘色’地再次将酒斟满:“此酒入口虽柔滑^*,然而却后劲绵长*,陛下可要小心了?!?br />
    睿帝不置可否地笑笑*,继续将杯中竹叶一饮而尽^。

    此后**,两人竟然真如久别重逢的故人般*^,一边喝酒一边闲谈些风‘花’雪月****,佚闻趣事,对此行的目的皆闭口不谈。

    渐渐地,悠然亭中的酒葫芦已经新添了三个,红日西垂,瑰丽的晚霞将天空映照得华美辉煌^,一弯残月也已悄悄爬上枝梢*。

    睿帝半倚亭柱上,醉眼‘迷’离看向曦之^*^,面上的表情半真半假^,此时的曦之在美酒的熏染下,白‘玉’般的脸颊也飞起了朵朵胭红*,看起来无比的娇媚:“曦之^*,我们何必打来打去^**,不若你回到朕的身边来,朕即刻封你为后^,我们共享这天下,如何^?”

    闻言,曦之本来‘波’光粼粼的杏眼慢慢地褪尽笑意^*^,一点点变得冰寒彻骨,冷笑一声站起来^^^,走到亭前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平原沉默良久^^。

    天边最后一丝霞光终于消失殆尽^**,两颗明亮的星辰垂在山顶*,无比的耀眼^。

    曦之霍然转身,白衫凌风飞舞^,一双眼睛比星辰还要璀璨夺目:“穆烨^,你听着,从此后,我^,林远之,就是能与你比肩的对手^。咱们各凭本事**,放手一搏*,看谁能赢尽天下!”

    如此神采飞扬的曦之^,是他从未见过的^*,那般的光彩照人,让人不可‘逼’视*^。

    睿帝的眼中迅速地闪过一抹黯然,随即豪情万丈地仰天大笑:“哈哈哈……好*,说得好*^,这天下也唯有你,才配做我的对手*!哈哈哈……”

    狂放的大笑声中*,睿帝将手中的酒杯一抛^^^,转头大步而去……

    ...--28088+dsuaahhh+25850366-->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