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醉枕江山 醉枕江山txt下载 加入书签

醉枕江山无弹窗 第一卷 第三十九章 楚狂歌

    集贤坊&,十字大街,路边有几棵高达十余丈^&,枝干虬结的大槐树&^。

    树下*,几个袒胸露腹的汉子正在懒洋洋的坐着^*,东拉西扯地聊天。

    一辆轻车停下^,从车上跳下一个锦衣胡帽的少年^。

    树下坐着的汉子睨了他们一眼^&&^,轻车华丽^,壮马雄骏*,车上珠帘低垂&,看不清里边坐着的是什么人&*&,在车辕上,倒是坐着个小姑娘**,婢子打扮^,容颜也极俏丽*。

    几个汉子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这等一瞧就是富贵人家的车子&,车中主人不可能跟他们有什么交集*^,也不会雇佣他们做什么事情的*。

    然而^,那锦衣胡帽的英俊少年偏偏就冲着他们来了&*,少年很英俊*,笑得很阳光,他浅浅笑时,颊上还有两个迷人的小酒窝儿,于是一个大汉便盯着他华丽的衣袍,暗自腹诽:“一个大男人^*,笑这么好看*&,不如去温柔坊做个兔相公吧*!”

    树下这些人是一群闲汉&&^,一些市井恶少**^^,有时候他们会向店家敲诈勒索些饭食*^,东西不多&,罪行不大**,叫店家心中虽然不满,却也拿他们无可奈何,因为这样的罪过判不了他们**^,一旦告官&,只会给自己惹更大的麻烦^&。

    他们是游走于违法&^、犯罪边缘的专家,很会拿捏其中的分寸^。

    有时候,他们也会做些真正触犯刑法的事情*,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替人拼命*,充当一个廉价的打手*,尽管他们是些人所不耻的市井无赖,但是只要接下了买卖*,即便形势再不利,他们这时也绝不会胆怯逃跑。

    君子重然诺,这些市井闲汉更重然诺,因为信和义*&,就是他们生存的全部价值^,如果他们连“信义”都失去了&&&,他们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将连存身立足的根本都彻底消失^。

    胡帽锦袍的俊美少年笑吟吟地看着他们^&&*,朗声问道:“怎么&^,你们都不做生意的么^**,见了主顾上门^*^,不打声招呼?”

    坐在树下石上的那条大汉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这个大汉无异是这些人的首领*^,一群人坐在那儿,你很容易就能看出谁是领头的&^,领头人未必生具异像*,可是他总会有些异于常人之处&&^,至少从他的举止和旁人对他的态度上*,就能看出些端倪&。

    这些人都是些市井恶少&,泼皮无赖*&,自然不是什么有大本事的人,但是能从其中脱颖而出的混混头儿&,必然有其不凡之处*。

    他看了杨帆一眼&,懒洋洋地问道:“不知令主人要雇佣我们做些什么呢**?”

    他说话的时候,杨帆的目光已经越过了其他几个目光饱含侵略性的大汉*,投注在他的身上&。眼前这条大汉身长八尺^,黑黝黝的一身肌肤,看起来铁一般结实*&。这等人没有名师调教,或许没有一身高明的本领*,但是就凭这一身蛮力^,这结实的身体*,等闲几条大汉怕也近不得他身子。

    他的两条手臂足有常人的大腿粗细,两行墨黑的大字就仿佛写在庙宇门口亭柱上的一副楹联&,那是一副纹身,左胳膊上刺着“生不怕京兆尹”,右胳膊上刺着“死不怕阎罗王”。

    旁边几个闲汉身上大多也都有刺青*&,有文刺青,也有武刺青,可是不管文刺青的诗句^,还是武刺青的豪言*,不管是刺在臂上还是肩上^、背上、胸上*,不管是刺着花卉草木还是蛇虫猛兽^*,只因为这大汉那一双异常粗大的胳膊,便都显得黯然失色了。

    杨帆微笑道:“只要价钱合适,你们应该什么都做吧?”

    大汉眼中微微露出警惕之色^,说道:“某与众家兄弟&^,只是坊间一班苦哈哈的劳力*,赚些辛苦钱养家糊口而已,凭的只是一膀子力气,不敢为非作歹^^,也没有为非作歹的本事*,客人有什么生意照顾,还请直言&,能接的差使^*&^,某等自无不接的道理*^&?!?br />
    他没有先问价钱*,君子重然诺&,市井儿更重然诺,他可不敢轻率许喏^。

    不敢轻言诺&*,才会重言诺。

    这个人&*,坊间都称他“楚大虫”^^。

    大虫就是老虎*,不过大唐开国皇帝李渊的祖父名叫李虎*,因此虎字便成了避讳*,就连隋代名将韩擒虎&&*,在唐朝修订的《隋书》中也被删去“虎”字^,变成韩擒了。老虎被称为大虫^,就是从这个时代开始的*^,

    所以,他就成了楚大虫*&,而不是楚老虎^&,不过他那壮硕的身材、威猛的形态&**,活生生便是一头猛虎*,一头盘踞在槐下石上的猛虎^^。

    杨帆目中掠过一丝欣赏^&,微笑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叫你去杀人放火^,也不会叫你做一具长梯&^,爬到天上去摘月亮。我家小主人从西域来,要在洛阳城待一段时间,因此想雇几个本地的使唤人,只要你们熟悉洛阳的大街小巷&&、风景名胜&,会斗酒*&、会狩猎、会骑马蹴鞠,陪我家小主人散心解闷&^,那就成了?!?br />
    “这倒使得^!”

    楚大虫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缓缓站起^,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微笑道:“若是旁的本事&&,某与这班兄弟确实拿不出手,可若说斗鸡走狗**、喝酒蹴鞠,那就再也没有人比我们更精通了*&*?&!?br />
    他抱拳一拱&*,朗声道:“某姓楚&&,名狂歌*,请带某与众家兄弟上前见过主人!”

    ※※※※※※※※※※※※※※※※※※※※※※※

    杨帆对天爱奴欣然道:“豪宅华车^^、男仆女婢,甚至连放了龙涎的熏香炉都置办齐了^,这下够了吧^*?”

    天爱奴淡淡地道:“不够&&&!这般寒酸,怎么能扮得像一位西域大豪*?”

    大槐树下枝影婆挲*,阳光斑斓地洒下,洒在少女的脸上*、肩上*,皎洁如玉*^,纯净无暇,远处飘来桂花香气,将芬芳与美色一起沁入人的心脾。

    这美女好大的口气^^,出手又是如此的阔绰*,杨帆越来越好奇她的身份了^*。

    此刻,天爱奴说话的语气已然带上了西域味儿&,杨帆实不知道&*,她居然还懂得一手口技&,极其高妙的口技。她不但让自己的声音带上了西域人说汉语的生硬味儿*,甚至还得意地向杨帆展示过她更神奇的口技:老人的声音*^、儿童的声音^*、虫鸟的声音&^、风雨雷电的声音……

    杨帆其实也懂得口技*,不过却远不及天爱奴高明,他只能把自己的声音变幻成苍老的、粗犷的等简单的几种男人的声音&,而天爱奴似乎没有不能模仿的&,杨帆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她不会的^&。

    听了天爱奴的回答^,杨帆忍不住惊问道:“这还不够&?那我们还缺什么^*?”

    天爱奴道:“还缺一只宠物^&。一个西域豪门的千金^*^,身边怎么能没有一个宠物&*&?”

    青衣小帽的杨帆翻了个白眼道:“宠物*?我现在扮的不就是么^?”

    天爱奴“噗哧”一声笑出来&,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两抹红晕便从脸颊一直润到眉梢&,杨帆不禁看得有点呆了^^。

    天爱奴俏脸一板&,嗔道:“你呀……^,做事去**!”

    看着杨帆走向楚狂歌一群人的背影*^,天爱奴的眼睛微微地弯起来,弯弯如新月,于是&&,便有一抹动人的灵韵^*,从她那似水的眸波里漾出来&。

    天爱奴说还缺一只宠物,于是他们就去买宠物*。大唐权贵养宠物成风**,所以京里自有专门经营宠物的所在。

    杨帆和楚狂歌步行尾随在轻车后面,一边走一边交谈着^。交谈中*^,杨帆才知道^,原来这楚狂歌本是禁军中的一位低阶将领*,因为得罪了上司*,受到鞭笞^^,然后赶出了行伍&^,楚狂歌不想对一个还不熟悉的人谈起自己不幸的过去&*,杨帆知趣地没有多问^&。

    几句话交谈下来^,楚天歌反而盘起了他们的底细。

    “我家姑娘复姓夏侯^,单名一个樱字。祖上在汉朝时候曾经担任过酒泉郡的部都尉^,后来便世居敦煌,改以经商为业*,数百年下来,已然成为敦煌大族&*^!?br />
    “哦&!那么……姑娘何以只带杨兄弟你一人来到洛阳呢?”

    杨帆笑道:“不然^&*,我家阿郎与大郎君(阿郎-老爷&,郎君-少爷)一同来了*&,不过他们去了扬州*,当时因为小姐患了风寒^,便不曾同行*。如今小姐一人在洛阳闲居^&,无趣的很*,所以才想到处走走*,散一散心*?^*!?br />
    杨帆一面向楚天哥解说着“自家姑娘”的来历*,一面暗赞天爱奴心思缜密&*,当今天下,只要中等偏上家境的人家*,都好用昆仑奴&&、高丽婢,而这两种奴婢&,不通过人牙子是雇不到的*。

    可天爱奴把自己的身份设计为敦煌世家*&^,就顺利解决了这个难题。敦煌大户人家偏居西域*,还没有养成用昆仑奴^、高丽婢的习惯,而是常用一些孔武有力的粗犷大汉做随从^&,如此一来*,不通过人牙子&&,便很容易地雇到了扮仆从的人*。

    这个姑娘&*,不简单呐^!

    他却没有注意到^,微微侧头望着轻车的楚天歌眸中^&,也隐隐透出若有所思的意味^。

    这个市井儿,同样不简单?^^!

    P:各位书友,新书期间暨三江期间^*&,诚求推荐票及三江票^!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醉枕江山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