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世界 修真世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修真世界无弹窗 正文 第十七节 蒲

    左莫悠悠醒来*&,头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是和之前全身被斩断的痛楚相比,要减轻许多^*。

    想起昏迷前的事^*,他脸色骤然大变^。

    他本就是个心思剔透的人*&^*,头脑清醒的情况下,思路清楚无比*,前因后果很快便想得通透^。几乎不用想,一定是那颗黑色蒲公英种子搞的鬼。

    释放剑意的是它&,然后来要挟自己的也是他*。

    想到此^*,左莫心中顿时怒火中烧*。

    居然坑到咱头上^&,简直是不想活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昏迷前似乎说了什么&^,脸色不禁微变^*。该不是自己没坚持住^,屈从了吧^?

    一想到这,他连忙沉静心神*&*,进入自己的识海^。

    刚进识海,他便呆住^^*。

    起伏的山丘上&*,是连绵成群的苍郁古木,青草像翠绿毯子般&,成片成片*。细碎的野花,混杂在绿草间,凭增几分生动。

    恍若走进山林&*。

    之前自己的识??芍皇且黄榭?,眼下这副生机盎然的画面……

    左莫彻底地呆在原地,眼前的一幕^^,远远出他的理解范围。

    愣愣地走在草地上,感受脚底传来青草的柔软&&,青草的气味*,鼻尖轻嗅^。左莫恍恍惚惚^,他只是个炼气八层的低阶修者。

    当他的目光投向一座没有树木的山丘^,他立即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足朝那处山丘狂奔。

    山丘上,一名黑衣男子坐在一块石碑上,黑云缭绕**,一手搭在腿上*,另一只手支着下巴*,神态轻松惬意。

    待走近,左莫看清黑衣男子模样。

    完美的脸!

    左莫从来没想过^,男人竟然也会生得如此俊美*&。中性的脸庞,鼻梁高挺^,黑亮的头遮住左眼,右眼狭长如刀^,幽幽赤红色瞳孔像深不见底的血渊,薄而宽的嘴唇带着始终带着浅浅却又充满邪异的弧线&。两耳耳垂各镶着一块深红菱形晶体,宽大的黑衣质地柔软顺滑^,像他的头*,泛着黑亮的光泽,贴在他身上,透着奇诡的魅惑。

    一时间,左莫呆立原地,不知说什么。他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门派弟子^,何时见过如此出众的人物&?

    “我叫蒲?^!痹枚崦赖纳?,他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盯着左莫,嘴角的弧线更加明显:“你叫什么名字?”

    “左莫?&!彼舸舻鼗卮?*,自己是在做梦吧*。蒲只是随意地坐着*,但识海所有的光芒好像都不自主被他吸走。左莫见过的那些东峰女弟子^,竟然没有一个人长得比蒲更好看。

    男人长到这份上,也该哭了吧*。

    当这个想法冒了出来时,左莫也回过神来。蒲那充满魅惑惊艳的气场,一下子被这句无厘头的想法击得粉碎。

    似乎注意到左莫回过神来*,蒲轻轻一笑,并没有不悦*&,依然用他有如撩动琴弦的声音:“看来我们要相处长时间了^,不过我相信我们一定会相处愉快^*。噢,对了,这个给你&?^!?br />
    蒲随手丢给左莫一个光球,光球表面无数符号流转。

    “这是什么?”左莫下意识地接住光球。

    轰*。

    他像被雷击中&^,身体一僵*,脑海中突然被塞进无数字符^,流转不休。

    “【胎息炼神】,只是个玩意&,能修复神识^,就算见面礼了^&&!逼延锲祭粒骸八淙晃乙蚕氚壮园鬃?&^,不过没办法&*。谁叫你识海支离破碎得,早点把识海修好*,免得我又要去找地方?!?br />
    他优雅地挥了挥手^,呆立原地的左莫只觉身形一紧,待睁开眼^,便现自己从识海中退了出来&。

    他心中忽然有些恐惧^*,蒲似乎比他想象得要更厉害。这样一个不受控制的人在自己的识海里,不对&,是控制着他的识海*&!得到【胎息炼神】的左莫没有丝毫喜悦^,恐惧像蛇毒般在他身体内蔓延。

    有些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强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他在思索有什么办法。

    禀报师门*&?

    他这两年里^,总共只见过掌门一次,也就是他被掌门捡回来&^,他睁开眼睛的那一次。至于其他长老师叔们^,他更是一面也没见过。

    他最担心是另一个猜测&。

    他很怀疑,蒲极有可能是妖魔*!

    这么漂亮的妖魔*,让他有些无法置信,但不知怎么*,这个怀疑就像附骨之蛆般*,牢牢盯在他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左莫没有见过妖魔^,他对妖魔所有的概念*,全都来自音圭&。似乎一提到妖魔,便是杀戮&,便是死亡和流血^&。但妖魔和修者的天敌关系,他还是清楚得很。消灭妖魔是每个修者的义务&,无论是哪里的修者&。

    然而*^,左莫只是一位炼气刚刚达到第八层的入门修者&,不要说消灭妖魔*,估计妖魔都不屑于消灭他。

    更令他担心的是^,一旦别人知道他的身体里有只妖魔^,自己肯定会被除魔卫道*,轰得连渣都不剩。那些高级修者们眼里&&,他区区一名炼气八层的修者^*^,连炮灰都算不上。

    说不定**,会把自己直接丢进炼丹炉里*,和妖魔一些炼了……

    他不自禁地一个哆嗦,心怦怦直跳^,连忙停止这些可怕的猜想^。

    恍恍惚惚&&,一连两天*,左莫都仿佛不似在人间*。

    【胎息炼神】自然要练^,要不然,在没有被蒲妖弄残之前&,自己先残了*。蒲妖,这是左莫给蒲重新下的定义^,不管他是不是妖&&,光他长得那个样^,就够得上妖这个字了。

    效果很好*,几天下来^^,神识便好了一大半,但左莫对蒲妖却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因为他想起来&*,自己神识之所以受伤*,就是蒲妖搞的鬼。

    这几天,他没有再去识海^*。

    若说第一眼^,蒲妖给左莫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妖异^,那么现在*,妖异已经转化成邪恶^!

    这厮到底想干什么^*?

    这才是真正恐惧的根源*!

    左莫很快现&,自己的生活变得糟糕无比&^。对于一位只不过立志做灵植夫的修者来说,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他决定和蒲妖谈谈**。

    和上次一样^,蒲悠闲地坐在石碑上,还是一身黑衣&&&?&?吹阶竽?,他笑了&。在黑云缭绕间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充满邪恶气息&。关于蒲是妖魔的猜测不自主再次冒了出来**。

    左莫心中一颤,他并不缺乏勇气*,但是当对方处于绝对控制的情况下&,去表现勇气这种愚蠢的行为,他可不会干。他忽然注意到蒲身下的石碑,半人高的石碑周围黑云缭绕&,待不经意扫到石碑表面*&,他不禁一滞&&&。

    坟!

    这是座坟!

    不是石碑,是墓碑*!

    他顿时被吓一跳*,心跳有些加快^。

    “怎么&?想找我聊天*?”懒洋洋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块墓碑在做鬼*,左莫总觉得蒲的声音透着一股阴寒,能轻易地渗进人的心里*。

    左莫平复了一下心情*,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容:“大哥*,你看,我修为这么低&,浑身瘦得净上骨头&&,也没几斤肉^,不好吃?*^!?br />
    “吃^^?”蒲忽然笑了^,睁开深红色的右瞳*,悠然道:“说起好吃的人肉&,唔&,有点久远了*。上好的人肉&,有不少讲究,十六七少女最好^,肉嫩骨酥,啧啧&?*!?br />
    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神情充满回味。

    看得左莫心惊肉跳&,他勉强笑道:“是啊是啊,您看您是不是换个人&^?”

    “换人?”蒲歪过头*,盯着左莫:“怎么*?你不乐意**?觉得我占了你地方^^?”

    被蒲深红色的右瞳直直盯着,左莫心底寒气直冒^*,连连摇手:“不会不会!这是我的荣幸^!荣幸^*!”

    似乎对左莫这个回答很满意,蒲收回目光,右眼重新闭上*^,嘴里漫不经心道:“你这一辈弟子有几个金丹期?十个?”

    左莫摇头^^。

    “八个&?”

    左莫继续摇头*。

    “五个^?”

    左莫终于忍不住,他觉得对方在拿他开涮:“一个都没有。同辈师兄^,修为最高是筑基末期^?!?br />
    右眼微闭的蒲脸上第一次出现愣神的表情*,这让左莫很得意^^。

    过了一会*^,蒲摇头叹息:“难怪你这么烂?^&!?br />
    左莫险些吐血^。

    蒲睁开眼睛&,目光重新落在左莫身上,上下打量一翻,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身子板真够弱的&,咦*?”

    对方像审视一件物品似地对自己评头论足&,让左莫心中很不是爽*,但是蒲的那句“咦”却让他心陡然一跳^。

    “有问题吗*?”他不由急声问。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并不正常^,僵尸一样僵硬的脸^,和那个出现过无数次的梦,像刺一样横在他心中&。

    蒲扬起头,额前头几乎遮住他左边半张脸,没被挡住的赤红右瞳看了一眼左莫的脸,嘴角一边上扬:“没问题?&!?br />
    “好了,你虽然很烂,但也没烂到无药可救*?!逼鸦指蠢裂笱蟮挠锲?**。

    “我想问的是……”左莫决定和蒲摊牌^,他想搞清楚蒲到底想做什么。

    “哦*&,对了&!逼汛蚨献竽?^,他眯起血红色右眼&,薄薄的嘴唇向一边挑起:“【胎息炼神】开始练了吧&&。怎么样*,效果还不错&?差点忘了告诉你^,【胎息炼神】好是好*,可就有一个毛病^*?*!?br />
    左莫心脏猛地一跳&,他有不详的预感。

    “【胎息炼神】一旦开始练^,就不能停^&,据说*,三个月没炼到一胎息的地步**,就会有点问题&?!?br />
    他扬起右手,摊开五指,嘴角挑得更高^,鲜红的瞳孔仿佛更加鲜艳:“其实只是一些像血脉逆冲这类痛&。唔&*,你知道么^*,以前我有一个很有创意的朋友,他掌管刑狱^&?&!?br />
    蒲像讲故事般,娓娓道来。

    “有一次&&,他遇到一个很硬气的刺头。他想尽办法*,都撬不开这家伙的嘴&。他便从我这求去这部心法^,他派了一个手下,伪装成犯人*,接近这家伙*。然后呢,通过他手下的嘴*,把这部法诀传授给他&。唔*,你要知道,我一直很佩服他^*,有创意,又有耐心?!?br />
    他带着几分兴奋道:“可惜那名犯人天赋不行,三个月*,硬是没炼成一息,唔,我一直觉得^*,肯定是我那朋友故意漏了一两句*?&!?br />
    “后来呢?”左莫颤声问^*。

    “后来^&?”蒲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三个月零一天招了,不过我那朋友心软&&,没有杀他。一口气吊了三个月*,每天都求我朋友杀他^^&。听着那么细腻婉转的哀嚎^,多么享受的事??!据说他死的时候,噢&,魂魄就像烟花一样炸开^,漂亮极了&*?*!?br />
    彻骨的寒意沿着左莫全身蔓延。

    他可怜的神经就像被压迫到极致的弹簧^,所有郁积的怒火,轰地一下子点爆^&,他当场失去理智*,嚎叫着朝蒲扑去

    ——“你这个变态人妖*!爷跟你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修真世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