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修真世界 修真世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修真世界无弹窗 正文 第七十一节 新尝试

    “买……买来的^^!痹葡枷勺幽氐挠锲诺交?&,她呐呐道:“半颗三品晶石买的。在自由市场,我见一个人好可怜&&,就买了一粒*?^!?br />
    “可怜?”云霞仙子皱着眉头:“半颗三品晶石^?”

    “是啊*?&!被访Σ坏氐阃罚骸澳侨撕每闪?,一个下午一粒都没有卖出去。他向我推销的时候*,真的好可怜^,我就买了一粒,打算给黄姐玩^。姐,这是什么呀?”

    “这是阴珠^^?!痹葡枷勺用嫔氐溃骸耙踔橛梢跗抖?^,颇为难得。凝炼阴珠的手法十分巧妙*^,颇有独到之处^,早已失传*。这阴珠妙用甚多,我就知道一种法门^,能够把它炼制成阴雷珠,威力无穷?*!?br />
    “这么厉害^?”环似乎有些不信:“可我觉得那个人可怜巴巴的*,若是阴珠这么厉害&,怎么可能半颗三品晶石不能买到*&?”

    “呵呵*,所以说,你占了个大便宜了*?^!痹葡枷勺有Φ溃骸罢馐郎蟐^^,总有些奇人异士^,游戏人间为乐*?!辈还锲蚕嗟辈豢隙?。

    “姐,不如我们再去找那个人吧&&&。我记得他在哪!”环连忙道:“这样姐说不定能够求得阴珠凝炼手法,就算不能&&,把那些阴珠买下来也好*!”

    “嗯*!”云霞仙子闻言&,迅起身&&。

    左莫回到山中**,重新开始他的炼丹生涯&。对他来说,阴珠只不过是一个插曲^,唯独赔了八颗三品晶石让他心疼了好一阵子&。但是这件事对蒲妖的打击,似乎更大,蒲妖安静了好几天。但是没有办法&,三千年的时间,总是会改变许多东西的^^,起码左莫是这样认为^*。

    阴珠的用途&*,左莫暂时也没有时间去摸索,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金乌丸的销量大好&,也就意味着他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炼丹上&^,尤其是他需要晶石的情况下。更何况^,四品火种的诱惑并不仅仅是对别人,对他而言,这种诱惑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一连吞了五十粒金乌丸,左莫都没有生出金乌火。每次他都能感受到有一丝热量,被吸入体内^^,但是很快,这一丝热量就像泥牛入海马^*,眨眼不见踪影。

    这让他相当怀疑金乌丸的效用^。虽然是他自己炼出来的灵丹*,但在功效方面^,他可是没自信得很。

    五十粒金乌丸^&,换成晶石&,可不是笔数目。他有些心疼*,又有些不解。

    难道是金乌丸内所含的那太阳精华太少?

    金乌丸被判定为能够炼制成金乌火的根本因素便是其中含有太阳精华^,只是金乌丸所含的太阳精华量极微,若想靠其炼制成金乌火,不知要吃多少粒才行*。

    忽然他想到在炼制金乌丸时曾经有过的一个想法*。

    以《赤炎诀》为主*,而离火符阵为辅,炼制出来的灵丹会是什么样*&?当时他提出三个方案,这是其中之一。

    当初这个方案被他摒弃^,是因为改变主辅关系*,其中会牵涉到许多问题&。但是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而且&,这段时间炼制金乌丸*,他的经验也丰富许多。这样炼制出来的灵丹,太阳精华的含量一定不低*!

    他决定尝试一下,虽然失败的机率很大^^^。金乌丸的出现*,便是他一次无意中的尝试,其中也经历许多失败*,但是金乌丸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他尝到了甜头。

    想到就做^&,他重新钻入丹房。

    第一次毫无悬念地失败了^,左莫又闻到熟悉的焦味*。他并不气馁*,失败在他的预计之中&。而且和上次相比*,他手头宽裕许多,辟谷丸的材料也敞开向他供应*。

    《赤炎诀》为主火*,而离火符阵为辅火^,看似一个简单的变化^^,却产生极其复杂的变化。先《赤炎诀》的强度需要多大,而离火符阵的强度亦该调整到多大。另外*,以前的原料配比&&,是不是能够承受更高强度的太阳精华^^。

    相较之下,他更担心第二点&。原料的配比,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学问,就连他的师傅,也难有十足的把握*。他更担心的是&,若是需要改动配比&&,需要更高级的灵草^,那自己能不能承担得起。别看他如今的身家日渐丰厚起来*,但是若去买炼丹的材料&,尤其是那些高级材料,他也只有眼巴巴看着的份。

    他开始枯燥的尝试&&*。他手边有一枚玉简,里面记载着他每一次尝试的具体情况^。他深知自己没有师傅那么深厚的理论,也同样没有丰富的经验*,他能够做的*,就是一遍遍,一点点地尝试*。

    在许多人眼中,这绝对是最笨的方法^,但也是左莫唯一能选的方法&。

    就在左莫尝试炼制新的灵丹时,云霞仙子跟着她的丫环环,天天在自由市场逛着*,苦苦寻找那位脸色蜡黄^,卖“弹珠”的家伙。

    左莫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进展^,蒲妖忽然主动对左莫说:“我教你用阴珠炼制一个东西*,你拿去卖&&^,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什么东西^?”左莫心不在焉地问^,他如今脑子里全都是如何才能炼制出新灵丹&。

    “阴雷珠^!”蒲妖很笃定地道:“阴珠可能有人不认识*,但阴雷珠,肯定有人认识?&!?br />
    “蒲!”左莫决定好好和蒲妖沟通一下:“三千年了^,你那些东西^,都是三千年前的东西!现在没人认识&!没人认识就没人买,没人买就没有晶石&?*^!?br />
    蒲妖一脸不屑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般孤陋寡闻^?连阴雷珠都没听说过^?!?br />
    看着依然顽固不接受现实的蒲妖*^,左莫摇摇头:“不要浪费我时间&?!?br />
    蒲妖怒喝:“我……”

    “打譤*^!”左莫转过身:“不要说你堂堂天妖^!”

    蒲妖险些被一口气噎死。

    看着蒲妖一脸郁闷的表情,左莫不知怎么,心中大爽&,连日来的疲倦也反而无影无踪,他得意无比地重新钻进丹房&&,开始新一轮的尝试*^。自从去了剑洞&,左莫对蒲妖的畏惧仿佛一夜之间不翼而飞,以前像这种玩笑&,他可是绝不敢开。

    自从门中考核之后^^&,左莫几乎所有的时间&,全都花费在炼制金乌丸上&。这也直接导致他的《赤炎诀》水平突飞猛涨&*,可惜没有后面的玉简^,他迟迟无法突破第四层*。他如今已经能够十分自如地控制《赤炎诀》的强度**^。

    由于金乌丸在东浮名声大涨*,它也迅成为无空剑门的招牌灵丹&**。为了帮助左莫炼制金乌丸&,阎乐师伯还特意买了一件二品的炼丹炉给左莫*,这待遇煞是让人眼红**。

    门中考核&,左莫声名鹊起*,大放异彩,而他的对手,罗离跟他同样受伤^&。不过罗离没有一个能炼丹的师傅*,而且施凤容恼他做得太过份^,完全把他当空气*。导致罗离的伤势,足足拖了一个月才痊愈**。

    而当公孙晴大师姐和许逸须依夏去拜访左莫的消息传入罗离耳中,罗离险些气吐血*,郁气牵引,伤势又多拖了十天&。在罗离受伤的这段时间^^,郝敏除了最初几天去过**,之后亦是不闻不问。

    倒是掌门去看了罗离一回^,让罗离心中感动不已&。

    伤势痊愈的罗离^,立即闭关&,就好像突然间消失般*。大家议论了一阵子**^,也就乏味了&。但毫无疑问*,左莫师兄的僵尸形象在众人眼中高大许多*。

    东浮殿内,众人齐聚一堂&,只是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太好。

    这么多天^^,他们依然没有现*。上次白日星现留下的痕迹少得可怜*,他们根本无法判断具体位置,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残留下来的痕迹将会越来越少。届时他们寻找到那只受伤的妖魔的机率也会越来越低。

    “东浮这一带,人气太旺,气息流动过快,上次留下的痕迹,也被冲得几乎无影无踪?!痹铱嘧帕车?&。

    他是这一行人之中*^,最擅长观气之术的人&&,大家都对他抱以厚望,谁知现在也却半点蛛丝马迹也没找到^&&,他也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云霞仙子安慰道:“袁先生莫着急&,我们本就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br />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除了我们**,好像还有一伙人也在找这只妖魔?&!币晃灰诘朗靠诘?^。

    “哦*,文铁散人有何现?”云霞仙子不由问题^^。

    “我一直感觉有人在暗中跟踪我们,不知各位有没有此类感觉?”文铁散人有些忧虑道。

    “我亦有这种感觉&?!痹业阃返?^。

    云霞仙子美眸环顾四周,见大家散漫异常&,不由心中暗叹。若是界主在此,这些人哪里会如此?众人修为接近*,皆是眼高于顶之辈,平日各自独修*,这次来&,许多人也只不过是碍于情面。没有绝对高手坐镇,形如一团散沙^*。

    “何老*,您就不要老盯着那颗灵丹看了,您有什么高见?”云霞仙子笑道。

    “高见**^?没有没有?^!背莆卫系氖且桓隼贤?*^,须皆白^&,鹤皮童颜^,他擅长炼丹之术,这次亦被邀前来,平时绝少开口*,不过他一身修为深不可测,没人敢觑。他忽然叹道:“东浮虽然是个地方,但还是藏龙卧虎啊。这颗金乌丸^&,竟然能够想到把太阳精华炼入丹药之中&,老朽佩服!?br />
    “这有何用&&?”袁笠皱着眉头,不以为意道。

    “四品金乌火&,或可从中炼制?!焙卫下朴频?*。

    众人闻言,一下子安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修真世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