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异界全职业大师 异界全职业大师txt下载 加入书签

异界全职业大师无弹窗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有点麻烦

    的人类根本无法理解传奇强者的思维。就算三位长老犹判法家族个高权重,连族长有错都可以弹劾,但是在传奇强者面前*,这一切根本毫无意义,一点错误就可能导致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一时之间书房里的气氛变得沉默起来,三个前来兴师问罪的长老。此时正畏畏缩缩的站在那里*,真的是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赫顿在黑石山脉结成的同盟&,是我允许的,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塞恩的声音听上去很平淡*,就好像他正在说的不是件么关系玛法家族生死存亡的同盟,而是今天早上的面包烤得太焦一样。

    。是但是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听在三位长老耳中*。却是半点也不敢怠慢,赶忙恭恭敬敬的答应下来。

    “好了^,索伦森,你把黄昏之塔的来信拿给我看看。

    ”三言两语解决了索伦森的困境。塞恩这才把那封从黄昏之塔写来的求援信接了过去。

    求援信的内容并不太长。只是聊聊数百字而已*,事实上&,如果不是伯卡莱画蛇添足的话,这封信的内容甚至还要更短一些”只不过片刻之间,塞恩就把一封信给看完了,然后&。那张仿佛大理石一般冷漠的脸庞上,就露出了罕有的笑容。。呵呵,这位费雷会长,真的很有意思

    &。老师”赫顿张了张嘴想要替那位费雷会长解释几句没办法&。这封信自己可是看过的^,虽然措辞相当的委婉含蓄&,但是再怎么委婉再怎么含蓄,但是字里行间那种充满侵略性的强迫^,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这一点就连自己都看得出来,老师塞恩何等精明睿智的人物&。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封信的真正意思?

    这可是要惹出大麻烦来的。能够踏入传奇境界的强者,哪一个不是骄傲到了骨子里的人物,又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强迫?

    “没什么”*。塞恩笑着摇了摇头,神态之间。并没有赫顿想象当中的愤怒:“这位费雷会长才二十来岁*。就已经踏入了传奇境界^,确实称得上是骇人听闻。用空前绝后来形容也绝不为过&,有些脾气也是很正常的”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封信而阻止玛法家族和黄昏之塔的结盟,为了一时之气而拒绝一位强大的盟友。这是你们年轻人才会有的

    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塞恩的笑容当中。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赞赏&。也不知道是赞赏那位年轻会长的天赋?;故窃谠奚驼夥庑派贤嘎冻隼吹慕邮?。

    *。好了,这一次支援黄昏之塔&^,就由赫顿全权负责吧,什么时候出发,需要些什么人*。赫顿你自己决定*?!?br />
    “是^,老师了:“千万不行啊。这个黄昏之塔的来路,到现在我们都还不清楚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把玛法家族的未来压在他们身上啊,要不我们再等等怎么样?等他们跟亚夏盗贼团的人打完了再说。如果他们真的能够扫平夏亚盗贼团&,那么说明他们就真的有跟玛法家族同盟的资格”

    &。资格?呵”塞恩仍然只是笑了笑,但是这一次的笑容落在格罗姆眼中,却不知道怎么的。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格罗姚,我看你真的是越老越糊涂了”

    “什^,”什么格罗婶心头顿时一惊。

    “你难道没有听到我刚才在说什么?你口中那个不知道有没有资格跟玛法家族结盟的魔法公会。他们的会长可是一位二十来岁的传奇法师&。你知不知道二十来岁的传奇法师意味着什么?这意味他有生之年。几乎是注定会踏入圣域境界”那可是圣域境界啊,那可是连我都会为之恐惧的强大存在。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得罪这样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传奇法师,对于未来的玛法家族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吗?”

    &&。观望?呵呵^。在这个时候观望。格罗姆,我到底该说你是天真呢*,还是该说你愚蠢,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位费雷会长到底为什么要写这封信来吗?你以为凭着一个传奇法师的力量?;共蛔阋陨ㄆ角垮笾┑南难堑猎敉??你以为这样一个惊采绝艳的天才魔法师*,野心会仅仅是一个夏亚盗贼团*,或者仅仅是一个的多兰德而已?。

    “等着瞧吧,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夏亚盗贼团的覆灭&,只是这位费雷会长给整个轻风平原所有势力的一””一之塔&。注定是要成为整个轻风平原最强大势力之一的&,玛法家族。黑暗之刃。这样的势力人家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想想。当黄昏之塔霸占了整个多兰德之后。目光会放在什么地方?很明显是紧邻多兰德的罗兰城,而在这之后。自然就是亚米尼亚,如果我们今天拒绝了对黄昏之塔的支援^。那么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跟黄昏之塔之间。就再也没有同盟的可能也许他们会跟黑暗之刃一起&,轻而易举的吞没整个玛法家族,也许是连黑暗之刃都不会放过,直接独占整个亚米尼亚

    “这一封信的重点并不是什么支援,而是要我们玛法家族看清楚*,到底应该站在什么位置^!,

    最后&,塞恩用这样一句很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作为了今天会议的结尾。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立已经到达了巨龙山脉。凭着强大的精神力。很快就找到了黄昏之塔魔法师们的宿营地^^。

    从天而降的林立^。立刻就引起来负责警戒的魔法师的注意,葛瑞安和其他魔法师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一个个扬着头脸戒备的看着天空。

    “是,费雷&?哈哈。你子怎么才过来葛瑞安的眼力还真是不错。很快就认出了半空中的林立*。

    林立降落下来**,先是跟葛瑞安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才跟其他魔法师一起进了营地。

    “先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走入帐篷**,林立就追问起来。

    “夏亚盗贼团那群王八蛋。趁我们离开黄昏之塔的时候袭击了乌云镇。据说是从教学里面挖了什么东西出来。乌云镇不少村民遇害了?;褂欣先匾病备鹑鸢才至成系姆嗜馄弥倍?。一付恨不得把那群强盗挫骨扬灰的样子。

    其实葛瑞安知道的也不多,和林立之前从伯莱卡那里听来的一样。林立等葛瑞安气喘顺了^,这才又问道:“夏亚强盗团好像只剩下几条杂鱼了吧,范高雷带着三百来人号称精锐,在黑石山脉已经都被我灭了,你们怎么搞了这久?!?br />
    “谁说不是呢,我们刚入巨龙山脉的时候,把那群家伙打得抱头鼠窜。毫无还手力。怪就怪在后来了^,本来眼看就要抄他们老窝了。谁想到那群家伙好像吃了不消化的东西&,突然变得一个比一个生猛。我们这边上百个魔法师连攻了几天,也没有再前进一步*。更夸张的是,他们里面居然冒出了十八级的大魔导士。而且一下就是十个啊。****&。要不是老子见机的快。险些吃了他们的恶亏葛瑞安忿忿不平的说道?!笆裁?,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林立也不由得吓了一跳^。心说也真难为葛瑞安带着的人和对方周旋了这么久,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那可是一支不逊于任何一家魔法工会的力量。

    “嗯。都是没见过的生面孔*,我估计是有别的势力掺和了进来?!备鹑鸢灿行┢盏乃档?。

    ^。别的势力”林立有点想不通了*。复亚强盗团范高雷已死&。三百精锐全灭。已经是到了穷途末路之境。而黄昏之塔虽然建立不久。但谁都看得到黄昏之塔的发展潜力,在这轻风平原如同冉冉升起的新星。哪个势力脑袋被门夹了,居然敢冒着和黄昏之塔结仇的危险来帮助臭名昭著的夏亚强盗团&。

    “我怀疑?*?赡苁且蛭桓錾蕉?。葛瑞安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山洞?”林立有点糊涂了。

    ^。算了。先不说这个”葛瑞安坐下后,一直在那骂骂咧咧的冲林立倒苦水:。刚开始的时候吧?;顾阃λ忱?。也多亏了你子之前下过功夫。居然早就查出了这群狗杂碎的老巢。妈的,怪不得罗兰城城主几次发兵&,都没有把这群狗杂碎灭掉。你瞧他们选这倒霉地方

    林立顺着葛瑞安手指的方向在帐篷中央的桌子上看到一幅新画的地图&,地图比较粗糙,描绘的范围也不大&。主要就是夏亚强盗团老巢和周围一些地带&。

    “你看看,这里”葛瑞安站起集。将林立也招呼过去,用棒槌一样粗的手指点在地图上,说道:“这里有一道峡谷,我们推测应该就是他们狗窝的所在。在峡谷外面。这里还有这里。他们一共设了三道防线*,搞得和他妈军事要塞也差不多了。尤其是这一道防线上*。居然还有六架守城弩和两架抛石机。

    ”皿血一“业一

    的人类根本无法理解传奇强者的思维。就算三位长老犹判法家族个高权重,连族长有错都可以弹劾&,但是在传奇强者面前,这一切根本毫无意义,一点错误就可能导致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一时之间书房里的气氛变得沉默起来^^,三个前来兴师问罪的长老。此时正畏畏缩缩的站在那里,真的是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赫顿在黑石山脉结成的同盟,是我允许的^,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了”塞恩的声音听上去很平淡,就好像他正在说的不是件么关系玛法家族生死存亡的同盟,而是今天早上的面包烤得太焦一样&。

    。是但是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听在三位长老耳中&。却是半点也不敢怠慢&,赶忙恭恭敬敬的答应下来*。

    “好了&,索伦森^,你把黄昏之塔的来信拿给我看看^。

    ”三言两语解决了索伦森的困境。塞恩这才把那封从黄昏之塔写来的求援信接了过去^。

    求援信的内容并不太长^。只是聊聊数百字而已,事实上,如果不是伯卡莱画蛇添足的话*&,这封信的内容甚至还要更短一些”只不过片刻之间,塞恩就把一封信给看完了,然后。那张仿佛大理石一般冷漠的脸庞上,就露出了罕有的笑容。。呵呵,这位费雷会长^^,真的很有意思

    。老师”赫顿张了张嘴想要替那位费雷会长解释几句没办法。这封信自己可是看过的,虽然措辞相当的委婉含蓄,但是再怎么委婉再怎么含蓄^,但是字里行间那种充满侵略性的强迫,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这一点就连自己都看得出来,老师塞恩何等精明睿智的人物。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封信的真正意思?

    这可是要惹出大麻烦来的&。能够踏入传奇境界的强者,哪一个不是骄傲到了骨子里的人物*,又怎么能够容忍这样的强迫?

    “没什么”塞恩笑着摇了摇头*,神态之间。并没有赫顿想象当中的愤怒:“这位费雷会长才二十来岁。就已经踏入了传奇境界,确实称得上是骇人听闻&。用空前绝后来形容也绝不为过,有些脾气也是很正常的”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封信而阻止玛法家族和黄昏之塔的结盟,为了一时之气而拒绝一位强大的盟友。这是你们年轻人才会有的

    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塞恩的笑容当中。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赞赏。也不知道是赞赏那位年轻会长的天赋?^;故窃谠奚驼夥庑派贤嘎冻隼吹慕邮?。

    。好了,这一次支援黄昏之塔,就由赫顿全权负责吧^,什么时候出发,需要些什么人。赫顿你自己决定?&!?br />
    “是,老师了:“千万不行啊。这个黄昏之塔的来路&,到现在我们都还不清楚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把玛法家族的未来压在他们身上啊,要不我们再等等怎么样^?等他们跟亚夏盗贼团的人打完了再说&。如果他们真的能够扫平夏亚盗贼团,那么说明他们就真的有跟玛法家族同盟的资格”

    *。资格?呵”塞恩仍然只是笑了笑,但是这一次的笑容落在格罗姆眼中,却不知道怎么的。总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格罗姚,我看你真的是越老越糊涂了”

    “什”什么格罗婶心头顿时一惊&。

    “你难道没有听到我刚才在说什么&?你口中那个不知道有没有资格跟玛法家族结盟的魔法公会^。他们的会长可是一位二十来岁的传奇法师。你知不知道二十来岁的传奇法师意味着什么^?这意味他有生之年。几乎是注定会踏入圣域境界”那可是圣域境界啊,那可是连我都会为之恐惧的强大存在。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得罪这样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传奇法师^,对于未来的玛法家族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吗?”

    。观望?呵呵&。在这个时候观望。格罗姆&&,我到底该说你是天真呢,还是该说你愚蠢*,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位费雷会长到底为什么要写这封信来吗?你以为凭着一个传奇法师的力量^?;共蛔阋陨ㄆ角垮笾┑南难堑猎敉??你以为这样一个惊采绝艳的天才魔法师,野心会仅仅是一个夏亚盗贼团,或者仅仅是一个的多兰德而已??!币恢?*。注定是要成为整个轻风平原最强大势力之一的,玛法家族&。黑暗之刃。这样的势力人家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想想。当黄昏之塔霸占了整个多兰德之后^^。目光会放在什么地方?很明显是紧邻多兰德的罗兰城,而在这之后*。自然就是亚米尼亚^,如果我们今天拒绝了对黄昏之塔的支援^。那么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跟黄昏之塔之间。就再也没有同盟的可能也许他们会跟黑暗之刃一起*,轻而易举的吞没整个玛法家族,也许是连黑暗之刃都不会放过,直接独占整个亚米尼亚

    “这一封信的重点并不是什么支援^,而是要我们玛法家族看清楚,到底应该站在什么位置!,

    最后,塞恩用这样一句很有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作为了今天会议的结尾。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立已经到达了巨龙山脉。凭着强大的精神力*。很快就找到了黄昏之塔魔法师们的宿营地&。

    从天而降的林立。立刻就引起来负责警戒的魔法师的注意&,葛瑞安和其他魔法师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一个个扬着头脸戒备的看着天空。

    “是,费雷?哈哈。你子怎么才过来葛瑞安的眼力还真是不错。很快就认出了半空中的林立*。

    林立降落下来,先是跟葛瑞安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才跟其他魔法师一起进了营地。

    “先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走入帐篷,林立就追问起来。

    “夏亚盗贼团那群王八蛋&。趁我们离开黄昏之塔的时候袭击了乌云镇。据说是从教学里面挖了什么东西出来。乌云镇不少村民遇害了?;褂欣先匾病备鹑鸢才至成系姆嗜馄弥倍?&。一付恨不得把那群强盗挫骨扬灰的样子。

    其实葛瑞安知道的也不多^,和林立之前从伯莱卡那里听来的一样。林立等葛瑞安气喘顺了,这才又问道:“夏亚强盗团好像只剩下几条杂鱼了吧,范高雷带着三百来人号称精锐*,在黑石山脉已经都被我灭了^^,你们怎么搞了这久?!?br />
    “谁说不是呢*,我们刚入巨龙山脉的时候^,把那群家伙打得抱头鼠窜。毫无还手力。怪就怪在后来了,本来眼看就要抄他们老窝了^。谁想到那群家伙好像吃了不消化的东西,突然变得一个比一个生猛*。我们这边上百个魔法师连攻了几天*&,也没有再前进一步。更夸张的是,他们里面居然冒出了十八级的大魔导士*。而且一下就是十个啊*。***。要不是老子见机的快。险些吃了他们的恶亏葛瑞安忿忿不平的说道*?!笆裁?*,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林立也不由得吓了一跳。心说也真难为葛瑞安带着的人和对方周旋了这么久,十个十八级的大魔导士,那可是一支不逊于任何一家魔法工会的力量*。

    “嗯。都是没见过的生面孔^,我估计是有别的势力掺和了进来?!备鹑鸢灿行┢盏乃档?。

    。别的势力”林立有点想不通了。复亚强盗团范高雷已死。三百精锐全灭。已经是到了穷途末路之境&。而黄昏之塔虽然建立不久&。但谁都看得到黄昏之塔的发展潜力,在这轻风平原如同冉冉升起的新星**。哪个势力脑袋被门夹了,居然敢冒着和黄昏之塔结仇的危险来帮助臭名昭著的夏亚强盗团^。

    “我怀疑??赡苁且蛭桓錾蕉?。葛瑞安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山洞?”林立有点糊涂了。

    ^。算了^。先不说这个”葛瑞安坐下后,一直在那骂骂咧咧的冲林立倒苦水:^&。刚开始的时候吧?*;顾阃λ忱?。也多亏了你子之前下过功夫。居然早就查出了这群狗杂碎的老巢。妈的,怪不得罗兰城城主几次发兵*,都没有把这群狗杂碎灭掉。你瞧他们选这倒霉地方

    林立顺着葛瑞安手指的方向在帐篷中央的桌子上看到一幅新画的地图,地图比较粗糙,描绘的范围也不大*。主要就是夏亚强盗团老巢和周围一些地带。

    “你看看,这里”葛瑞安站起集。将林立也招呼过去*,用棒槌一样粗的手指点在地图上,说道:“这里有一道峡谷,我们推测应该就是他们狗窝的所在&。在峡谷外面。这里还有这里^。他们一共设了三道防线&^,搞得和他妈军事要塞也差不多了*。尤其是这一道防线上。居然还有六架守城弩和两架抛石机&。

    ”

    】

    诸朝尚的眼睛眯成了条像&!“难道这是瞒天讨海^^?计?比,(什么地方?”

    唐半修:“巴中市通江县^^。从容山庄。据说他接到刘黎的一个电话,刘黎在电话里约他到这个地方见面,时间是六天之后。我粗略的查了一下,那是一个县苹的度假山庄,去年春天刚刚开业,从附近的卫星地图看^,并没有适合举行传承仪式之处?!?br />
    唐朝尚站起了身:“自然不会在那种地方举行地师传承仪式。但巴中多山&,说不定就有什么地方合适?!安宦凼钦媸羌?,也要过去看看。这种仪式再隐蔽,刘黎也瞒不住所有人。只要他一旦心斋汇聚天地灵气。三天时间内足够查出地点了*?^!?br />
    唐半修又提醒了一句:”我们想利用安佐杰的老巢调虎离山*。就不怕梅兰德借郎继升使诈*,也来一个调虎离山*?”

    唐朝尚沉吟道:“刘黎不论用任何手段惑人耳目,但那地师传承仪式却瞒不了人,一旦心斋三天三夜,天地灵机引动,高手总能查探清楚。这样吧,你我分兵两路,我去巴中,你留在青城山*,若见异动随时通知?!?br />
    唐十修轻轻摇了摇头道:“其实不必如此,刘黎踪迹难寻。但梅兰德是可以找到的,阁主应该能联系上他*。确认他的行踪是否已离开观兰台**,不就能够确认郎继升的消息是否属实吗?”

    唐朝尚似是不太愿意此时就让阁主有所动作,想了半天却终于点头道:“这其实是最好的办法。就让她试试吧,不要有任何异动^。就是联系而已?!庇痔玖丝谄溃骸懊防嫉率橇舾腲^,要么是我抓住梅兰德交给她,若我已不在,就需要她自己在地师传承仪式后拿下梅兰德。逼其交出量天尺以及地师秘传心盘?!?br />
    唐半修:“那梅兰德的手段相当了得。阁主能有把握吗?”

    唐朝尚远望观兰台出神。似是自言自语:“我的传人难道就不如刘黎的传人吗?半修^。其实你还不完全清楚阁主的秘法修为^,若全力施展,你我都不是对手*!她在海南岛试探过梅兰德&,其人手段确实了得。若再有精进。那就更加难对付了。但也未必能斗得过阁主^&。更何况是有心算无心。这世上最难防的是什么呢?我若成功自无话可说。我若失败&,到头来输的仍然是刘黎^!”

    唐半修语气一转道:“除了大哥二哥,这孩子只有我最熟*,她的性情是际遇所造就^,并非一味薄凉狠绝之人&。当年毕竟还是个孩子?!?br />
    唐朝尚:“那是当然,我和大哥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在她的身上分明看见了戾煞伤情,却有一丝清灵未绝&。一个姑娘,脸颊有伤痕^。手臂上满是淤青。从路边一脸阴郁的走过,突然看着树上的盛开的凤凰花出神^。眼中倒映向往之色如幻^,却甚为纯净,自然站定的位置便是花村生发与地气感应的交融处^。当时我莫名就想到了“无冲化煞^,这四字秘诀?!?br />
    唐半修点了点头:“她和安佐杰那种人当然不一样*,大哥与二哥的栽培也完全不同**,并非全然阴柔锋利也并非全然刚烈狠绝*,否则你也不会将无冲派传承寄望于她*&。也许是幻法大阵修为已超我等,我也有些看不清了^。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为人有变有不变^,一个孩子终究会在成长中变化,我不敢确定她能否下手杀了梅兰德?”

    唐朝尚语气决然道:“安佐杰与梅兰德。皆不能留下^^!她若得地师秘传心盘,届时我若不在,不论她怎么处置。只要梅兰德还活着。你杀了他,若被阁主知道就说这是我的遗命?!?br />
    唐半修轻声道:“我明白了?!辈辉俣嘌宰碛肿叩搅耸骱?。霞光照耀不到他的身上,树木的阴影中。他的神色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忧虑与悲凉。

    既然刘黎叫游方不必着急。从成都到巴中市通江县*&,坐车半天就可以了。老头却给了他七天的时间&。那么游方也就不着急,他在青城深山中穿行一天一夜**,将来时的寻幽之径又走了一遍*。这一来一去&。宛如将画卷展开印入风景^。再卷入胸襟携走。

    穿出深山密林&,来到阳光明媚、人流熙攘的地方,仍是青城山风景区的大门口,山野便是这么有趣,几步之遥^。却出世&、入世之差别。游方回望那秀美青城^。这几天的光景却恍若隔世,见山仍是山,却知止川有情^。

    站在原地,他不禁有一丝恍惚怅然,脉脉良久没有回过神来。这时手机响了&&,铃声将他从恍惚中又拉回飘荡着游客笑语的立身处。

    他本不打算接电话的??醋耪飧龊怕胂肓税胩?,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终于还是决定接了起来。

    是吴玉狮打来的。她在电话里笑嘻嘻的说道:“游方哥哥,你在哪里呀*?”我前几天去广州了。见到了屠苏妹妹还有肖瑜姐姐和箸雪姐姐,她们都挺想你的?!编?,我挺开心的。她们还教我打麻将和包饺子了我现在到成都了^,刚才给永隽姐姐打了个电话,她果然不太方便,我就不去打扰了&?!笔裁?,你也在成都,那太好了!”

    郎继升与李永隽不仅在门内宣称兰德先生在云踪观闭关^,而且下令不得将他到访观兰台的消息外传。就当这位前辈没来过。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游方并不介意在成都见吴玉狮一面,就算有人获悉他此时现身于成都,十有**还会猜测他将要入青城山。

    反正有时间,老头要他在路上好好玩^^。他就陪吴玉栅逛逛成都。人家大老远从美国来一趟也不容易。至于最后的去向行踪,他是绝对不会透露给吴玉肿的*,这与信不信任无关^。但游方却不知道*。他最终的目的地其实唐朝尚早已清楚。第二天上午,游方就像许许多多普通的游客一般,来到了成都市著名的道教胜地青羊宫游玩,还挽着一位妖娆中不失清纯^^。清纯中透着性感的少女??此娲⑿Υ尤萦葡械纳袂?。一点也没有即将继承地师衣钵、重任在肩的紧张沉重之色&^?;共皇庇胛庥衽徘嵘μ?*。旧口我峪。酬(泡书凹)不样的体验!”一

    “今天为什么没有背着琵琶。我一直可喜欢听你弹了&?!庇畏轿实?。

    吴玉狮微微一撅嘴:“今天是在市内&,又不是去郊外游山玩水。背着那么大一支琵琶,看着就像出来卖艺的*?!?br />
    游方打趣道:“你坐着弹琵琶&,我站着拱手,在前面放个钵&。就在这青羊宫门口。午饭就有着落了^?!?br />
    吴玉狮掐了他的胳膊肘一下:“你真坏!就请不起午饭吗?这么说话。就不怕我生气?”

    游方:“不会这么气吧?开个玩笑嘛!”说笑间买**走进了青羊宫。

    此地据说是上古神话传说中的青帝遗迹。也是太上化身老子与尹喜谈论道法之处。历代以来的道教胜地,历史上规模相当大&,经过多次战乱以及重新修建,如今是成都市著名的道家名胜所在以及风景旅游景点。号称川西第一观&。

    中国道教神话传说中的重要神仙谱系。这里几乎都有供奉。宫中还有一座斗姥殿,供奉的是斗姥。据说这位神仙有九子,名为贪狼^。巨门,禄存^,文昌,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这也是天下山^。的九星之名^。当年风门之祖杨筠松借此剖论峰峦。

    如今的九星派*。当年的创派祖师就是宋代青羊宫的一位道士。传承至今当然历尽波折**,其宗门道场早已不在青羊宫了。吴玉狮在风门各派中结识的第一个“朋友”就是九星派的沈四宝,游方领着她游青羊宫。顺便也讲解地气九星之说。又谈到九星派和江湖风门各派的传承来历等等典故^。吴玉排听的很是入神?;共皇蔽Ⅴ久纪烦了?&。

    青羊宫自然是成都市内的一处风水宝地。与一般的地气灵枢所在不同,它呈现的是风水灵气缓聚之相,地气并不是一味的浓郁精纯。而是在一片很开阔的范围内都能感应到那隐约的精微。却又被周围略显嘈杂的都市气息掩盖,淡而不显。貌似无奇却深远广大*,需用心仔细体会&。

    这里的人工遗迹也非常有特点,最早甚至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甚至更久远。地表建筑当然大多都是近数百年间的*,可神念中总有不经意的感应?;蚪ㄖɑ纳畲?,或偶尔走过一片不起眼的地势起伏,似乎穿越了很多年代,就是风水灵枢的运转与变化^。

    殿堂楼阁不仅感应生动,举步之间虽行走在青羊宫内*&,却又有跨越山川于市井之感,各种神祗造像物性各异?;蛄樾员迫巳糜畏揭膊桓乙陨衲钊哦?,或仅是泥塑木胎装模作样徒然引真人一笑,飞檐柱壁各显精美典雅,雕饰天书云篆玄虚难言。

    游走其间^^,对于游方他们这种人来说。其感悟的玄妙自然与普通游客大为不同。一边玩赏一边与吴玉狮声的交谈讲解,一般人绝对没可能请到这种导游啊。吴玉肿一直很认真的在听^。不时声的说两句。挂,着游方的手抓的有点紧。

    从青羊宫出来时*。游方看着吴玉狮道:“方才听你在青羊宫中谈的感受,当真资质了得**、悟性超人。我教你秘法的不长,你竟然已将神识运用的如此精妙?!?br />
    此时的吴玉肿在游方面前展现的境界*&。俨然已经掌握神识*,离移转灵枢之境也只有一线之遥&^。其精进突破的速度确实够惊人的,但游方回忆起初遇刘黎再到广州的那段经历,秘法入门其实比吴玉卿还快。虽惊人但并非不可思议。

    吴玉狮娇声道:“那是游方哥哥教的好&。其实我有时候也很笨的?!庇畏叫ψ乓×艘⊥罚骸叭羲的惚?*,天下恐怕就没几个聪明人了?!?br />
    吴玉肿眨了眨眼睛:“我学的很快吗*?”

    游方:“那是当然。遇见我只是机缘*。最难得是你自己的悟性&。我当年是被人指引着四处参悟,而你好像自己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寻找&。只是别走错路&,一切要心?!?br />
    吴玉肿仍然追问道:“比游方哥哥当初学秘法时精进更快吗&?”

    游方想了想*,也眨了眨眼睛笑道:“比我差了那么一点点,又比了我强了那么一点点^?!北鹁镒煅?,我玩笑呢&,不能这么简单的做比较,又不是做算术题?!?br />
    吴玉肿岔开话题道:“中午上哪儿吃???游方哥哥&。让我请你吧,我有预感,等那柄权杖拍卖之后,我们就发财了&!”

    游方:“我们^?”

    吴玉肿似是很开心的说道:“当然是我们。拍卖会很成功&,游方哥哥的收获也很大啊,别告诉我你没发财!”

    游方伸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她的脸蛋:“财迷!放心好了。拍卖五^,肿阁送来的权杖,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鼻嘌蚬庵值胤絕^,神识可察精微深远*,一时半会是体会不尽的**,需要好好消化,我领你去另一个。好玩的地方放松一下?&;褂泻芏嗪贸缘哪??!?br />
    吴玉肿:”什么地方???”

    游方:“宽窄巷子?!?br />
    与游方曾去过的李庄&、磁器口等古镇不太一样,宽窄巷子是因为种种机缘保留下来的一片完整的成都老城区&。在这现代都市丛林中。仍是人们日常生息活动的一个街区。充满了既古老又年轻的悠蕴气息,既是往昔城市历史浓缩的投影。也是现代市民悠闲生活的一种符号。

    有人说宽窄巷子是成都传统历史文化的见证,但走在这里所看见的不能仅仅是历史,因为它仍然是鲜活的。融入了当代的生活元素。

    此地经历了保扩和改造。有些地方有人可能觉得不伦不类,或者有画蛇添足之嫌。但这片城区并不是封存的风景仅供人游赏缅怀,而仍然是当今成都人生活其中的场景。

    风水是什么?我们与谁相处,我们怎样生活,身心形神受何滋养,这山水^^、这市井透露出什么样的气质?走在这里当然也能看见往昔痕迹,传统居住文化讲究城中有园,园中有宅。宅中有院,院中有树有井,上承天光下接地气*。中有人居^。

    川”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异界全职业大师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