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星河大帝 星河大帝txt下载 加入书签

星河大帝无弹窗 正文 966章 无敌之路

    966章无敌之路

    谁也不知道,丰皇子身边的这个“力将军”就是他们辛辛苦苦寻找的江离,无限之主*。

    而且^,江离还在这个刹那,一鼓作气练成了五条法则,这可是惊人的成就*,那是因为吞噬了命运,降服整个物质界*&,然后操纵秘皇子等诸多皇子,扩散无限大道而造成的积蓄,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懂得什么是超越,什么是超脱*&。

    108条法则练成*,他的本身实力就到达9个轮回,加上万王之王阵图操纵8大印记,虽然只有17个轮回的实力*,但是如果战斗力彻底爆发出来^,能够到达20多个。

    更别说配合无限金丹和无限长河了^。

    他现在本身的实力&&^,就已经差点比得上十大高手&&^,而且还有一点就是^^^^,随着秘皇子等人不停的扩散无限大道*,他的实力进步可就不是一点两点。

    “停^!”

    丰皇子*,江心月&^,还有那元始心明等人已经来到了大渊帝国的边缘^,远远看去&,是撕裂的空间^,神魔战场*,到处都是被打碎的宇宙漂浮在虚空中,宛如星球&。

    在那些打碎的宇宙空间中^&*,到处都是神魔尸骸*,断裂的兵器&,破碎的法宝&,还有远古的冤魂。

    而在战场的另外一边&,就是密密麻麻的国家*,许多帝国存在着。

    “诸位,开始战斗吧*!力将军^,你做先锋,对诸多帝国进行攻击,俘虏人口*,布置大阵*,开始献祭^&?!狈峄首永淅淇醋帕黕,身上爆发出来强烈神芒,化为长虹,贯穿了所有虚空战场**^*。

    “实力居然到了这种境界*!”江离看见这丰皇子出手,神色一震,此人的实力居然到了20个轮回以上,几乎和现在的自己不相上下*。

    只不过,他的力量都是虚的^,根基不稳&,不如江离扎实^。

    江离是一公斤黄金,他是一公斤黑铁,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两人战斗起来&^,江离绝对可以让他一败涂地*。

    当然,眼前他的背后有渊,江心月,元始心明的背后有道&^&,都是江离不能够战胜的人^,他就只能够隐忍&,积蓄力量&,再度突破&*。

    眼下^^,又是大好机会。

    诸多人要献祭江心月,使得她施展无上感应之术,感应到自己的存在^*,那么江离就能够施展无上神通&^,化劫数为福气^&,把江心月这些人一举降服。

    他现在渐渐踏上了无敌之路*。

    杀*!

    江离长啸一声,假装把兵马放出^,杀过战场*&,去和别的帝国征战,而这个时候*&&,丰皇子大吼*,所有的白色长虹贯穿太古,把神魔战场串联起来,整个战场顿时化为了一座大阵。

    此大阵把所有法宝*&,怨气,英灵**&,魔魂都收集起来&&,开始酝酿,这动手布置的格局就远远大于秘皇子等人^。

    此时此刻*^,他属下的所有将军,法师也都出手,进攻许多帝国,那些帝国之中也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高手前来抵抗*&,双方战斗之中&*,出现了无数的神芒,相互对轰。

    大渊帝国明显要厉害许多。

    尤其是那女子榕法师*,陡然出手**^*&,顿时出现了许多树木,凭空深处都是枝叶*,这些枝叶把一片片的虚空都禁锢起来&,所到之处^,空间都被摧毁^,化为了森林,其中的人更是被树木吸收,灵魂和滚滚元气都融入了其中^&。

    整个大阵在几个时辰后&*,就开始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威能。

    而这个时候,江心月端坐在大阵之中^&,默默念叨咒语*。

    咒语深处,出现了光环&,在光环之中^,若隐若现&&^,似乎显现出来许多人许多影子,她在借助献祭的力量&*,利用因果,寻找江离之所在。

    她可谓是江离的女人*,两人缘分纠缠^,牵扯不清&。

    “力量还不够*,江离的修为似乎增强了许多多?!毖莼税胩?,她并没有寻找到江离的痕迹&&,立刻发出来强烈精神波动,通知丰皇子。

    “怎么可能?!狈峄首硬幌嘈牛骸敖氲氖盗ξ抑?,他虽然强大^,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按照我的推算&*,这种献祭*,直接就可以让他无所遁形,甚至能够以你的缘分^^*,造成因果之绳索^,把他拉扯过来*?!?br />
    的确&*,只要力量够强,就可以施展因果之神力*,凝聚绳索,把需要找的人从任何地方都拉扯过来**^,然后把他陷入最深的绝杀大阵之中^。

    “不^&,江离在这刻^&^,似乎统一了物质界*^,在物质界中,无限长河壮大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他大势已成^,踏入了无敌之路^?^!苯脑露溉灰徽?,似乎得到了某种消息,站立起来^,不再运转自身的天道*^,她知道,再运转天道,都无计可施,肯定不可把江离抓住*^。

    “难道你放弃了*?”丰皇子看见她这个样子,顿时大怒:“你要知道,我们有过约定,这次一定要把江离抓出来*?!?br />
    “我不是放弃^,而是在想别的办法,我刚才从无上虚无冥冥之中*,得到了元始天王的意境,告诉我物质界的变化*,推算出来江离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程度,现在就算是元始天王,也不知道此人的本体在什么地方,到底在干一些什么阴谋,不过我知道的是,他在这主世界中&,都突破了混沌的封锁*&,缔造了全新的无限长河&,两两结合^,阴阳合璧,两仪突破*,谁都不是对手&?!苯脑绿鞠⒌溃骸拔颐窍衷谡饷凑倩剿?,实际上是给他力量,越陷越深?*^!?br />
    “那事情就这么算了?”丰皇子冷静下来,他的原型乃是三次元宇宙天意*,运转意志,可以计算一切不可能计算到的事情:“我觉得还有回旋的余地,你肯定有别的办法&^,你是元始天王指定的人,而且你的那个江家江纳兰*^,也是第一高手道附体的人物&,两者加起来,难道就对付不了一个江离?”

    “不错&&,这点我是有主意^,本身我的意思&,就是让道和江离两败俱伤^,本来江离还不是道的对手,但是现在他修为极其强横,就有了一战之力,我就可以更好的施展自己的计划?^!苯脑碌?。

    “还那等什么?”丰皇子催促:“江离的具体情况我也知道一些^&,时间越久^&*,他的力量越强^&,必须要乘着他还没有彻彻底底成就大气候,彻底无敌之前*^,我们就要扼杀他*&?^!?br />
    “稍安勿躁?!痹夹拿鞯男ψ?*&,“其实这一切还都是在元始天王的掌握之中,大元帝国,大始帝国重新出世,已经化为了两大巨力^,席卷这个主世界,可以说^,现在两大帝国的力量比起大渊帝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我们现在准备把两大帝国&^,都化为力量&,只一击^,就彻彻底底击溃那江离&,现在小打小闹已经没有什么作用?!?br />
    “你们的计划很伟大,不过还有什么要求我做的^&^?”丰皇子道。

    “很简单,大元帝国,大始帝国的力量还不够,必须要加上大渊帝国,整个大渊帝国?!苯脑碌溃骸拔抑?,现在大渊帝国不在你的手中,而是在那渊的手中,但是渊现在在闭关,他的手中,足足有三张万王之王阵图*,这阵图聚集起来&,就拥有无边无际的威能^,而他现在是想把这阵图彻底融化在自己的身躯之中*,人图合一,到达最强之境界*,可惜的是,这注定不能够成功,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万王之王阵图和最强者的烙印**,注定不可能融合在某个人的体内,如果这么容易就能够成功的话,那混沌也不用浪费力量了?*^!?br />
    “那倒是*?!狈峄首佣杂谧约旱母富省霸ā辈⒚挥惺裁醋鹁吹母芯?,甚至就是一头饿狼*&,随时都会反噬&&,到了他们这个境界,都是以力量为最主要的,任何亲情都可以扼杀,吞噬^,更何况^^,丰皇子不过是附身在这个躯壳之上&。

    “那我们现在就动手,把渊扼杀*!全部吸收,掌控大渊帝国,和大元帝国^,大始帝国配合,三国献祭,肯定能够把江离的无限长河暂时冲破,使得他暂时失去力量^,到达最后,彻底死亡?!痹夹拿鞯?。

    “渊真正的深不可测&,想要对付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狈峄首拥溃骸拔蚁氪笤寄忝且仓牢业牡紫?,我被渊所青睐,实际上他也不过是在利用我而已&,他随时随地都掌握着我的一切行动,我吞噬不了他,如果我反噬他的话^&,恐怕就会落入他的陷阱?*!?br />
    “很简单,我们可以帮助你^?*!痹夹拿骼淅湫ψ牛骸霸ㄉ砩嫌型蛲踔跽笸?,就是我们的必得之物?!?br />
    “怎么帮助我?”丰皇子根本不相信这两人,开始勾心斗角起来*。

    “元始天王会暗中出手,镇压渊,而且还有江纳兰&?!苯脑碌溃骸俺隼窗??^*!?br />
    一个影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居然是江纳兰&。

    他的气息更加阴沉了*&,但是背后有更加庞大的影子,那就是主世界第一大高手,道的影子^,道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似乎江纳兰随时都要被他控制。

    现在^,江纳兰想要找个地方*,把道的力量宣泄出去。

    “江心月,你做的很好?&^!苯衫汲鱿种蟮溃骸跋衷?,我就去杀了渊,道和混沌纠缠,日日夜夜斗法,无法脱身^,他就把力量附在我的身躯上,要使得他最后解脱*,迟早我会沦为他的傀儡&,现在可以去杀渊*,借助渊之后,替我炼化道的力量&,最后夺舍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星河大帝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