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五十七章 胁迫和勒索(第五更^&,正常更新)

    ‘咔擦&、咔擦’,无数黑漆漆的骨骼凭空冒出&,组成一座巨大的邪骨浮屠护在了万邪骨王头顶^。五位年轻修士联手轰下百多件各sè佛宝^、法器*,漫天光雨乱溅&*,打得邪骨浮屠黑烟乱喷^,无数碎骨稀里哗啦的掉了满地都是^。

    世家子弟&,东方修炼界的世家子弟,一位出身金佛寺^,一位出身刘氏家族&*&,一位出身第一家族的世家子弟。金佛寺*,乃佛门魁首^;第一家族&,乃世家至尊。至于那两位娇俏的孪生姐妹,她们使用的法器越发的jīng奇玄妙*,犹如天花乱坠、流星雨落,直打得万邪骨王抬不起头来^。

    可怜万邪骨王,堂堂金丹大成的邪魔巨擘,随身的法器也就这么七八件^^,邪骨浮屠就是他最强大的护身法宝^*&&。在这五个世家子弟的联手攻击下*,百多件法宝犹如暴雨一样乱轰*,直打得他抬不起头来*。

    真要论起修为&,万邪骨王一口气就能将这五个年轻修士吹成漫天肉末,但是论起身家的丰厚和底蕴&,这些出身名门正派的世家子弟,却可以把万邪骨王甩开十几条大街&^。

    实力不够^,法宝来凑*!

    五个年轻修士使用的法宝都生出了灵xìng,只要将他们祭出*,就能发挥强大的攻击力^^。虽然他们修为浅薄,但是依靠这些法宝的自身威能**,五人联手居然死死地压制住了万邪骨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小辈,无耻小辈&*&!”万邪骨王被打得缩在邪骨浮屠下抬不起头来^*^,他勉强支撑着邪骨浮屠抵挡着无数法宝雨点一样的攻击*,幽冥鬼丹不断喷出大片黑云护住四方^,在那些法宝的不断攻击下&*,这一片粘稠的黑云已经被打得寸寸崩裂&,幽冥鬼丹不断发出凄厉的鸣叫声*。

    幽冥鬼丹内喷出的黑雾&&,每一片都是万邪骨王本命修为所化,损失一片他就损失一道元气^^^。如果这幽冥鬼丹出了什么大的纰漏&,万邪骨王数百年修为&,说不定就得大大的下挫一截。

    殷血歌缓缓的抬起头*^,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他掐着有气无力的木鱼老和尚的脖子,粗暴的将他拎在了手上。狠狠的晃了晃木鱼老和尚的身体,殷血歌厉声呵斥起来:“全都给我住手,否则我这就弄死这老秃子&&!”

    右手五指‘铿锵’一声弹出了半尺长的锋利指甲,宛如五柄小刀扣住了木鱼老和尚的脖颈,锋利的指甲陷入了老和尚的皮肉^,一丝丝黯淡的鲜血不断的流淌了出来*&。

    木鱼老和尚的身体有气无力的抽搐着**,措不及防的他被殷血歌和三尸打倒&^*,土尸的偷袭已经让他身体受了重创&*。殷血歌更是吞噬了他六成以上的jīng血*,元气损失让他突然老了数十岁**^^,金丹大成修士长达数百年的寿命*,也骤然缩水了一大半^*。

    如果不是有一口jīng纯至极的佛门真罡吊着xìng命^^,木鱼老和尚早就双腿一蹬魂归极乐了&。

    饶是如此^*,殷血歌粗暴的拎着他的脖子摇晃他的身体*,老和尚也被殷血歌弄得直翻白眼,一口气就处于断气与不断气的边缘^*,一个不好就真的大驾西游&、圆寂涅槃。

    “妖孽!你敢动师叔一根头发!”金佛寺的小和尚眼看着木鱼老和尚这般凄惨的模样,他放出的数十件佛门法器当即一收^^,全部悬浮在半空中锁定了殷血歌的身体。

    “动他一根头发&?”殷血歌看了看老和尚光溜溜的可以当镜子使用的头皮*,他摇摇头,拔出血灵剑,一剑将老和尚的整个头皮削了下来。白惨惨的颅骨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一点点血液渗出来&,很快就被寒风冻成了血冰&。

    老和尚痛得闷哼了一声^&&,小和尚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这个看上去比他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少年^,下手怎么这么狠辣?他居然一剑就把自己师叔的头皮给切了下来?他就不怕引起金佛寺的怒火^,就不怕金佛寺阖寺僧人找他报复么**^?

    或者说,他就不怕引发正邪大战?这可是万邪骨王等邪道妖孽在末法时代尽可能避免的事情^。

    “你*,你^,你!”小和尚何曾见过殷血歌这般狠戾无情的手段?他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他看着脑袋变成了血葫芦的老和尚,当即嘶声尖叫起来:“两位世兄,两位师妹^*,暂且住手^,师叔他^,师叔他老人家&,不行了*!”

    木鱼老和尚张大了嘴&,一点点黯淡的血水不断的从他嘴角滴答下来,他奄奄一息的模样,看上去随时可能断气*。殷血歌又是如此粗暴的摇晃着他的身体&*,小和尚实在是不敢冒险&。

    第一狻猊^*、刘骊和姐妹花同时住手,他们谨慎的放出各sè法宝护住自身^*&^,一时间他们百多件佛器*、法宝连成一片*,祥光瑞霭照耀得方圆十几里的天空一片透亮&。绵绵密密的法宝祥光连成一气^,化为一团明润的光芒悬浮在那里,让万邪骨王半晌作声不得*^^。

    五位年轻修士中,第一狻猊俨然是五人首领的模样&。他头顶一座三角玲珑珍珠塔^,放出万丈珠光护住了周身,然后身披一套狻猊吞口的金sè龙鳞甲&*&&,手持一柄长达一丈三尺的方天画戟,步伐隆隆的向着殷血歌逼近了好几步*。

    上下打量了殷血歌一阵子,第一狻猊皱起了眉头:“西方,蝙蝠妖&*?”

    殷血歌抓起木鱼老和尚**,一耳光抽在了老和尚的脸上**。他也不看第一狻猊一眼,而是指着老和尚的鼻子教训着:“老秃子*,看看你盺&;さ恼馊耗昵崛?*,他们太不懂礼貌**,所以我只能揍你了^^!”

    老和尚被打得半边牙槽都松动了,他闷哼了一声&,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来^,看着殷血歌不断苦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妖魔一道是绝境^,小施主若是能弃暗投明^&,老衲菩提苑千年菩提树下&,可有小施主一个坐席。未来参得无上佛果*^^,小施主当得无边极乐^?&!?br />
    万邪骨王悚然动容&&,他大声惊叫起来:“殿下*^*,不能听这老秃驴胡说八道*!加入佛门,断子绝孙,你真要是听了他的蛊惑&,你母亲会拆了我邪骨殿的^*!”

    “我对做和尚没兴趣!”殷血歌双眸喷着血光^,向万邪骨王扫了一眼^,然后又是一耳光抽在了老和尚的脸上:“少废话**,如果这个叫做第一狻猊的家伙不对少爷我道歉&,我该怎么炮制你呢&?”

    木鱼老和尚被打得眼前金星乱冒^,他深吸一口气&&,正想奋起余力挣扎一把&^,用佛门神通暗算殷血歌让自己能够遁走呢^。突然一道冒着熊熊火焰的细嫩手掌‘噗嗤’一下抓穿了老和尚的小腹**,大量鲜血混着烧焦的皮肉喷出&,老和尚惨嚎一声^,再也没有了力气*。

    火尸慢慢的收回手掌,她弯下腰凑到老和尚小腹上洞穿的伤口附近望了一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主人,老秃驴一时半会不会死&&。伤口附近的血管都被奴婢烧糊了**,不会流血过多&&^。秃驴们最是命硬^,您还可以多赏他几个耳光*!”

    火尸的话冷酷无情^,充满了黑sè的幽默感。

    殷血歌欣赏的向火尸点了点头^&,生死尸魔宗的护法夜叉&,果然是强悍的杀戮机器*,殷血歌觉得她们这般冷酷的手段^,非常符合他的意愿*。

    第一狻猊的身体骤然哆嗦了一下^,另外四个年轻修士也是一阵失sè*。末法时代**,东方修炼界水波不兴&,诸多邪魔外道都藏身深山老林闭门不出,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残暴的手段?

    小和尚发出一声悲鸣*&^,怒极向前冲了几步,指着殷血歌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贫僧采薇&^,妖孽^,贫僧一定要超度了你^&,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殷血歌一声不吭的拔出血灵剑&,狠狠的一剑刺穿了老和尚的大腿&。老和尚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血灵剑贪婪的吮吸着老和尚大腿附近的血肉jīng华和骨髓**,老和尚原本丰满强壮的大腿*,很快就好像榨汁后的甘蔗一样变得枯萎焦黑^*。

    等得老和尚的一条大腿彻底枯干了&,殷血歌这才拔出了血灵剑&*。

    轻轻的挥动着血光浓郁了许多的血灵剑&*,殷血歌望着目瞪口呆的小和尚,很是灿烂的笑了。

    “你再说一句狠话^^,我就砍掉这老秃子的脑袋^&!不要和我玩狠赌命,你们玩不起的*?!币笱璧捻永锷了缸判撞械难?,血妖一族血脉中的狠辣xìng子被彻底激发,他现在已经转化为一头勉强还能保持神智的野兽*。

    缩小了一大半&*^,翼展只有不到十米&&,宛如水晶一样晶莹红润却蒙着一层淡淡银光的本命蝠翼张开,殷血歌看着说不出话的五位年轻修士冷笑连连^。

    “你们可以试试,是你们救人的速度快,还是我杀人的速度快^?嗯*?怎么不开口了*?怎么不说话了&?你们刚才不是很嚣张么&&?我们太太平平的赶路&,我们没有招惹你们&^^!好吧,你们半路上把我们打了下来,我们努力逃跑^*,你们还要一路追杀*&^!”

    “好威风啊**,好厉害啊,真的了不起癪&&&!正道门人&,世家子弟^,我招惹你们了^?”

    说得火冒三丈*,殷血歌狠狠的给了老和尚一脚*。

    那一对儿生得仙露明珠般的姐妹花同时走上前来^*,在数十件法宝的?&^;は?,她们呖呖有声的齐声说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降妖除魔^**,这是我们正道修士的本分!尔等邪魔出世*&,定然是祸害世间&^,我们身为正道门人*^,定然要匡扶天道^*,铲除你们这些邪魔&!”

    万邪骨王在一旁急声说道:“殿下&^,不要和他们呱噪,这些正道门人*,脑子都坏掉了!”

    殷血歌看着那一对儿美丽的姐妹&*,他没搭理万邪骨王的话茬儿&,而是笑吟吟的问道:“尊姓大名?”

    两女沉吟片刻,其中一女寒声道:“姜家族女姜瑶瑶^&,这是我妹妹姜珈珈^^!”

    殷血歌愣了愣*^,然后他突然放声大笑*^,他笑得前俯后仰的&,顺手用血灵剑的剑柄狠狠的砸了一下老和尚的脑袋^。五位年轻修士怒目而视^,殷血歌则是大笑道:“姜家族人&?那*,我们不该动手&^!两位姐姐^,我们是自家人?**?*&!”

    采薇小和尚怒极咆哮:“姜家两位妹妹**,谁是你自家人?邪魔外道&*,又想用什么yīn谋诡计**?”

    小和尚清楚的看到了殷血歌手上的动作,自家师叔血淋淋的脑袋又被殷血歌打了一记&*^,小和尚气得三尸神暴跳^,一颗禅心早就被怒火充满*。如果不是自家师叔的xìng命还被殷血歌掌握着,他就要化身怒火金刚降妖除魔了*。

    冷笑一声*^,殷血歌掏出了姜入圣赠送的姜家令牌晃了晃。

    冷眼看着两位目瞪口呆的姜家姐妹*^,殷血歌慢悠悠的说道:“少爷我&,和姜入圣姜老前辈签了盟书*,少爷和姜家,实实在在的是盟友关系&&。两位姐姐^^,你们姜家降妖除魔&,是连自家盟友都要干掉的么*&?”

    姜瑶瑶和姜珈珈面面相觑作声不得&,那块令牌作假不得^,那的确是姜家长老颁发出去的姜家令牌&,专门赠送给自家的盟友证明他们身份的*。也就是说,殷血歌这位来自西方的血妖&,的确是姜家的盟友*&!

    “似乎*^,太上长老前些rì子*,去西方走了一趟*?^!苯蜕宰约旱拿妹霉具孀?*^。

    “我们有好一阵子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家里是否多了些盟友?”姜珈珈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姐姐&。

    第一狻猊则是眉头一挑&*^,他手上方天画戟重重的往地上一杵**&,然后厉声喝道:“两位妹妹不要被邪魔蒙骗了^,姜长老何等身份*,怎会让这等邪魔成为姜家盟友?今rì**,我等只管降妖除魔^^,若是rì后有任何的纠葛&,我第一狻猊一力承担就是&?*!?br />
    姜瑶瑶和姜珈珈的脸sè依旧不好看^,令牌不会出错*,殷血歌肯定是姜家的盟友&^。如果她们坐视殷血歌和第一狻猊等人冲突^,如果殷血歌有了任何的差错^^,这传出去姜家的名声可就坏了*。

    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中^^,姜家行事遵循‘圣王’之道**,极其少见杀伐手段&。这不代表姜家人不会杀人^^,而是姜家人行事风格就是这样,他们更注意和那些有潜力、有实力的可交往的人交好**,而不是去扼杀&&、打压他们*&。

    实话实说,殷血歌以如此稚龄*^,不管他用了什么yīn险见不得人的手段^^,他能将木鱼老和尚打得这般凄惨*,他就完全符合姜家吸纳的标准。对于自家长老的行事手段^,姜瑶瑶和姜珈珈是心知肚明的,殷血歌如此实力^*,如此年龄,他定然是姜入圣拉过去的盟友。

    轻叹了一声,姜瑶瑶和姜珈珈向后退了几步&,她们向第一狻猊等三人行了一礼^*,轻柔而坚定的摇了摇头^*。

    第一狻猊、刘骊和采薇小和尚的脸sè难看到了极点*&,姜家姐妹这般动作*,显然是她们拒绝再次向殷血歌出手*。但是他们也无法有任何的怨言*,一个呢&,他们知道姜家的行事风格^&,要他们攻击自家盟友*&,那是不可能的;二个呢^,他们三个巴巴的跟在这一对儿姐妹花身边**,所为何事*,那也是自己心知肚明!

    “两位妹妹只管坐视*&,这件事情,和你们无关^!”第一狻猊厉声喝道:“这事,我一力承担&!”

    一声惨嚎&,殷血歌将木鱼老和尚的一只耳朵撕扯了下来。他没有动用血灵剑,而是直接用手指抓住老和尚的耳朵^*&,用蛮力强行拉了下来。

    第一狻猊三人悚然动容&,他们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被他如斯狠辣的手段震慑得作声不得&&。

    “一力承担&*&?”殷血歌笑得无比灿烂:“好啊&&^,我弄死这老和尚^,然后看你如何一力承担*!小秃子*,你的师叔**,我不想杀他&!如果你师叔死了,就是这第一狻猊害死的*!”

    万邪骨王放声大笑&,看着这些正道门人不知所措的表情*,他就好像大六月天喝了一大盆冰镇酸梅汤一样&,那股子舒爽的劲儿^,就真的不用说了^。

    浑身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的乌木踉跄着向这边走来^,他一边走*&,还能听到断裂的骨头在他体内相互摩擦发出的怪异声响*。他胸前一团淡金sè的火焰还在燃烧&,烧得他皮肉焦烂*^,烧得他死死咬住牙齿,嘴里不断发出‘咔嘣’脆响&^。

    “把这老秃子给我&,我要吞了他&&!”乌木双眸中闪烁着绿sè凶光*,嘶声怒吼着:“没有人能够打伤了乌木大人不付出代价*&^!他们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

    “你们看^&,事情变得有点不好收场了^!”殷血歌看着第一狻猊等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趁着还没有人死去&,我们可以和平的解决这件事情!”

    第一狻猊沉默了一阵^,然后冷声道:“如何解决^?”

    殷血歌耸耸肩膀^&,长叹道:“我们走我们的*,你们走你们的,大家发下誓言,互不干涉,我可以让这老秃子安全离开^,但是你们要因为你们的鲁莽&*,给我们一定的补偿^?!?br />
    不等第一狻猊等人开口*,殷血歌向乌木和万邪骨王指了指:“他们受伤严重&,你们必须给出足够的补偿&!至于我,原本轻松的旅途被你们打扰^,让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你们必须给我足够的jīng神损失^,比如说^^&,那颗罗汉舍利,我觉得很不错&?^!?br />
    采薇小和尚嘶声怒吼:“痴心妄想!这是我金佛寺镇寺灵物,怎能让你邪魔外道拿走?”

    殷血歌顿时长叹了一声,他抓起血灵剑*,比划着就要砍下木鱼老和尚的脑袋:“老秃子^,不能怪我^&*,其实我想让你活着回去的。但是你的师侄太不孝顺啊&,他舍不得自己的宝贝^&,你就只有死了*^!”

    寒风呼啸着吹过,第一狻猊的脸蛋剧烈的抽搐着&&,过了许久许久&,他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采薇,给他。只要木鱼师叔平安无事^^,什么都好说?!?br />
    一刻钟后,骨王飞车带起一道寒芒穿破厚厚的云层,笔直的向着东方激shè而去。

    飞车上&,殷血歌把玩着面前一堆珠光宝气的法器*^、灵符^^*、丹药*&、灵石等物,突然冷笑连连。

    “他们是拦路打劫的,还是送礼的?我都弄不清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