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火牛群(第一更)

    慧厄并没有久留*,他只是向殷血歌宣布了一些针对外来修士的禁令后就离开了。

    仙绝之地有仙绝之地的规矩,殷血歌这样的外来修士*,他可以收服那些大大小小的势力*,但是不能向平民百姓出手*&?&^;谎灾?*,殷血歌不能祭炼诸如‘万魂幡’*、‘百鬼夜行图’之类,依靠屠杀黎民收取yīn魂怨灵而成的邪门法宝*&^。

    除此之外*&,不管殷血歌征服多少聚居点^,建立规模多大的势力,功德院都不会插手**&。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哪怕殷血歌收服数亿子民*,占据方圆万里之地**,建立一个世俗皇朝来玩*,功德院也只当你在过家家一样*&,不会对殷血歌指手画脚约束他的行为^^。

    同时慧厄也向殷血歌解释了为什么外来修士再也无法离开的问题。

    仙绝之地的幽冥之气被人施展大法力&&、大神通扭转了其腐蚀生灵血肉灵魂的特xìng&,所以生灵能够在仙绝之地生存和修炼^&。但是外来修士一旦接触了这种幽冥之气后,体内真元被这种幽冥之气侵染*,他就再也无法摆脱对幽冥之气的依赖&&。

    曾经有外来修士误入仙绝之地后,想要离开*,但是他们只是离开了幽冥之气的笼罩范围&,就迅速真元自燃烧得魂飞魄散&。

    慧厄的解释让殷血歌半晌说不出话来,真元自燃^,将灵魂都能烧成一缕青烟*^,这种死法也太可怖了一些^&&。但是殷血歌向慧厄追问功德院的来历^&,以及这幽冥之气的来龙去脉*,慧厄只是云遮雾绕的笑了几声^,没有给殷血歌任何解释就离开了&。

    倒是殷血歌融合之后的密卷^,被慧厄用一道佛光修改了上面的字迹&,黄字第一千六百四十五号^^^。很显然&,殷血歌统一了黑虎帮和蝎子帮&,加上他自己^,这个新生势力有了两个金丹境的修士坐镇^,在黄级的势力中,这实力排名就上涨了三百多位&^。

    从中也能看出来&,这黄级的势力的确不怎么强大&。

    “有yīn谋&,肯定有yīn谋&*?!?br />
    霸占了黑虎的虎皮交椅**^,殷血歌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和蹲在他腿上的血鹦鹉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这个莫名的功德院,怎么听都不像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门派势力,相反从慧厄佛门修士的身份上*&,殷血歌猜测这功德院应该是某个佛门势力的一个分院*^?

    就好像金佛寺就设有专门负责厮杀争斗的金刚院&,也有jīng研禅法一心苦修的菩提苑等^。这功德院想来也是如此^*,只是殷血歌始终弄不明白,两仪星上怎么会有一个佛门势力?

    而且幽冥之气从属xìng上而言属于至yīn至邪&,佛门的禅功佛法则是阳刚宏大&,两者是迥然对立的力量&*&。一群佛门修士居然在幽冥之气笼罩的仙绝之地立下了道场&*^^,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阶层分明的势力系统,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佛门的秃子是世上最让人讨厌的人&&^?&!毖叙牡暮砹锓⒊龉忠斓墓距嗌骸澳褚椎倒?*,宁可相信男人能生娃^,也别相信任何一个秃子的那张嘴^。幽冥界多少大能啊&&^&,他们只是想要去鸿蒙本陆那花花世界旅游一番,好些都是被佛门的秃子打得魂飞魄散^?&!?br />
    吧嗒了一下嘴**&,血鹦鹉翻起了白眼^,他歪着脑袋琢磨了一阵子&,这才犹豫道:“鸟爷还记得&,在幽冥界似乎有一座万佛山**^,就是那些佛门秃子弄出来的阵仗*。nǎinǎi的&,那万佛山单纯佛陀级的大罗金仙就有数十尊坐镇^^,专门让他们门下的小秃子超度冤魂积累功德?&!?br />
    冷笑了几声,血鹦鹉发着狠说道:“超度冤魂也就罢了,万佛山的秃子们一天到晚找幽冥界各方土著的麻烦^,说是降妖除魔功德无限。真他-娘-的没天理了,一群秃子闯进别人家里降妖除魔,居然还说什么积累功德&,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br />
    ‘积累功德’四个字让殷血歌的眼前骤然一亮*&,功德院&,功德院&&,难不成慧厄他们就是来仙绝之地积累功德的^^?或许这就是慧厄他们身后的佛门势力一个历练的所在*^,让他们门下的小辈捞好处的地方^。

    两仪星归属峤琰域管辖&&,而峤琰域最强大的地头蛇势力就是三尊盟***&^,这三尊盟内&*^,可就有一佛门大势力悬空寺。难道说,这功德院是悬空寺伸出来的手^?

    “多想无益&,这仙绝之地*,总不至于真不能让人离开*?&*!币笱璩烈髁艘徽?&,摇了摇头:“嘿^,我们可不能一直蹲在这里&&?***;茏愎坏氖盗χ?,我们毕竟还是要离开的*,幽泉还在琼雪崖呢&?*!?br />
    从慧厄那里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或许盻珞的父亲会知道得多一点&*?

    站起身来,殷血歌快步向盻珞家走去&。黑虎和火蝎子急忙跟在了殷血歌身后*^,殷勤的伺候着。

    盻珞家的小院子里,盻珞正支使着殷血歌派来盺;に拇蠛好Φ猛磐抛?。盻珞的父亲还能行动的时候&^,亲手搭建起了几间草棚子。如今有一间草棚子因为风吹雨打已经松动摇晃,屋顶也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窟窿,盻珞年幼没什么力气*^,又忙着要出去狩猎赚取口粮,哪里有时间修缮^?

    所以几个大汉正忙活着砍伐木头^&^,更换了草棚子的梁柱&*,用新割下来的茅草重新加盖屋顶。

    见到殷血歌^,盻珞急忙跑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张脏兮兮的笑脸笑得无比的灿烂:“师父**,这几位大叔正帮盻珞盖房子呢&&,嘻,他们的动作可比盻珞麻利多了^*?!?br />
    看了一眼正在忙活的大汉,殷血歌向黑虎瞪了一眼:“这屋子也太简陋了一些^&,给你两天时间*,在这里给我搭建一栋木楼出来^*。尽量的坚固和宽敞一些,所有的桌椅床铺都给我配齐全了?!?br />
    黑虎和火蝎子同时应诺了一声,当即就咋咋呼呼的去招呼人去了&。

    殷血歌走进了屋子&,蹲在了盻珞的父亲身边^**,手指按在了他的腕脉上*。大汉的脉搏极其微弱^,但是跳动的速度却快得惊人^*^,就好似有数十只小跳蚤在同时乱蹦弹&?&?杉钠丫槿醯搅思?^^,极快的心跳却在加速的消耗他所剩不多的气血&&^。

    沉吟了一阵&,殷血歌身体一晃,径直进入了幽冥十八禁囵塔内^。

    五尊神灵正大呼小叫的咒骂着那些镇狱鬼王,得到幽冥之气的滋养,镇狱鬼王们的气息强盛了一大截&*&。满天都是鬼火和yīn雷呼啸落下&&,打得五尊神灵血肉横飞&&,令得他们的叫骂声越发的难听&^。

    殷血歌也不浪费口舌&&,他直接将五尊神灵体内刚刚滋生的一点神血抽得干干净净^&,将火神体内的那一团神血保留了下来&^。

    遁出塔狱后^,殷血歌掰开大汉的嘴^,小心翼翼的将那一团散发出滚烫气息的神血灌了下去*^。天地生养的神灵^&&,尤其是掌握了火系法则的神灵**,他的神血中自然蕴藏了强大的火焰力量^。而且神血内蕴强大的生命能量,对大汉的伤势肯定会有好处*。

    盻珞不眨眼的看着殷血歌,大眼中尽是惊讶之意&&。在她看来*,殷血歌突然的消失^,然后又突然出现^,这真的是神仙一样的本领了&。但是很快她的惊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急切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看着他突然剧烈起伏的胸膛。

    一声长长的呼吸声从大汉的嘴里喷出^^,从他的嘴里喷出了一道淡淡的白气。茅草棚内温度突然直线下降,大汉所躺的草窝中那些长草都结出了淡淡的冰霜^*&。盻珞冷得瑟瑟发抖*,下意识的就靠在了殷血歌的身上**。

    大汉睁开了眼睛&,急促的喘息了几声。他不眨眼的看着殷血歌*&,沉沉的问道:“何等天地灵物&?”

    殷血歌笑着握住了大汉的手:“一团火属妖兽的jīng血,不知道前辈的伤势如何了*&?”

    大汉沉吟了片刻&,双手用力一撑^,就慢慢的坐了起来&&。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大汉苦涩的摇了摇头:“我是被‘玄凌冰光’所伤,寒气直入骨髓&*,已经和元神纠缠在一起&。这火属妖兽的jīng血固然蕴藏了一团至阳之气***,却奈何并不对症&*?!?br />
    “只能是火牛王的?*;??”殷血歌皱起了眉头&。

    “道友倒是不用为难&?!贝蠛荷钌畹目戳艘笱枰谎郏骸扒嗲鹧啄瞬幌橹?,这条贱命^*,其实早就该丢弃了**。道友若能善待盻珞*^,青丘炎已然感激不尽&?!?br />
    蹲在殷血歌身边的盻珞没吭声*,但是一对大眼睛内已经充满了泪水,两行清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她呆呆的看着青丘炎,一双小手死死地抓住了殷血歌的袖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青丘炎沉声道:“盻珞已经拜道友为师*,这是道友和盻珞的缘分*^。rì后若是道友能碰到青丘家的人,就将盻珞交给他们,青丘家自然会对道友有一番心意*?!?br />
    殷血歌听得青丘炎的话&,顿时一阵头痛?&^?纯炊自谏肀叩谋_珞,再看看一本正经的青丘炎&,殷血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碰到青丘家的人&^*?嘿,前辈这话真是^,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仙绝之地还不知道^^,或许想要离开这里&&,还得依仗前辈大力^^!?br />
    掏出一瓶能够补充元气&*,滋养气血的‘回元丹’丢给了青丘炎&^*,殷血歌沉声道:“所以,那火牛王的?&;?,还真得弄到手才行&。这仙绝之地的古怪太多,小子我的实力,又太低了一些啊^?*!?br />
    青丘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握住药瓶&,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友也是个下定了心思^,就不会改变的人*。如此^,青丘炎只能承了道友的人情。只不过,玄凌冰光歹毒异常^,我如今却是连一丝儿法力都调动不得^&^,猎杀那火牛王*^,可就真帮不上道友了*?&!?br />
    殷血歌点了点头,他不再说话^,而是拍了拍盻珞的小脑袋^*,径直站起来走了出去。

    找到虎大爪*^,向他讨要了一张画在兽皮上的简陋地图**^,询问了一番附近的地势地貌后^&,殷血歌就化身一道血光飞了起来&,向着盻珞所说的那一群火牛聚居的地火地穴走去*。

    一路行来*,殷血歌就发现仙绝之地几乎就是一片蛮荒之地^^^,除开聚居点附近开辟了些许薄田***,其他地方基本上就是原滋原味的原始丛林。山岭之间妖兽成群结队的往来奔走^,殷血歌甚至看到了数千头妖猴组成的猴群在树林中蹦跳嬉戏。

    如此险恶的环境**,真亏了曾经的黑虎帮和蝎子帮两伙人^*,是怎么隔开了两百多里地还结上仇的&^。尤其是火蝎子带着五六百号下属来进攻黑虎帮^&,居然没有在半路上被那些妖兽群给撕成碎片^^,这还真是他们的幸运&。

    起码对殷血歌而言,那数千头妖猴组成的猴群*,是他都要退避三舍的。

    如此凌空飞行了一个时辰^*,殷血歌终于找到了群山环绕中的一块儿盆地&^^。长款超过三百里的盆地内水草丰美&^,到处都是溪流和小湖^*。但是天地造化就是这般神奇*&,在这一块儿盆地的正中间^,却有一个地穴洞眼^,正不断的喷吐出黑烟火光&。

    从高空看下去^,这地火地穴距离地面大概数百米的地方&&,就是一片方圆数百亩的地火岩浆。一群一群通体赤红sè&,生了三支尖锐牛角,体长超过五米的硕大妖牛*,正摇晃着身体,浸泡在岩浆中享受地火的温暖^*。

    看着那沸腾的岩浆*,殷血歌都觉得牙齿有点发酸&*。以他如今的**强度^,他都不敢将身体浸泡在岩浆中*^。这些地火牛能够用岩浆沐浴,固然他们是火属xìng的妖兽,但是他们的**强度也可想而知*。

    随意一头地火牛都能轻松的对付一个金丹境的修士*,而他们的火牛王的实力*,更是可想而知^。

    在这些摇头晃脑不断‘哞哞’长啸的牛群中梭巡了一番,殷血歌就看到了正被一群母?^;啡谱诺囊煌纷乘豆?。这头大公牛体长足足有十米开外,牛头上生了五支形如尖刀的牛角,厚厚的牛皮上甚至生出了形如龙鳞的红sè鳞甲*。

    这头大家伙懒洋洋的趴在一块大石头上^*,任凭身边的众多母牛如何的献媚&,他却看都懒得看她们一眼&^。

    一团直径数米的黄光悬浮在火牛王的面前^,在这团黄光中隐隐是一团不规则的球状物^^。这团黄光慢悠悠的旋转着^,光晕一会儿膨胀*,一会儿缩小&,隔着十几里地&^,嗅觉敏锐异常的殷血歌都能嗅到那团光晕散发出的一股馥郁的香味*。

    这香气有着极强的穿透力&*,从鼻头一路向下,就好像两条火蛇一样钻进肺里,随后慢慢的扩散开来^,化为一团暖洋洋的浓香流转全身*。只是吸了几口这香气,殷血歌就觉得自己的jīng神都好了不少。

    “好大一块?;瓢?&?!毖叙纳駍è猥琐的看着那头火牛王:“嘿,?^;贫加姓獍愦?&,他的那条行货能有多长^&?鸟爷想要吃牛鞭汤了&。啧,这么大一头火牛的行货&&,一定很滋补?*!?br />
    抖手将这满脑子都是下流想法的扁毛鸟赶下了自己的肩膀*,殷血歌皱着眉头看着那头火牛王:“你说^^,我把你丢过去**,你抓起了那块?;坪?^*,你的速度能不能摆脱这大家伙?!?br />
    血鹦鹉浑身僵硬的悬浮在了半空中**,过了好半响,他才眨巴着小眼睛&,无比谄媚的凑到了殷血歌的面前:“您不觉得这么做^^*^,有点太丧尽天良么^&&?您看*&,我是多好的一头宠物,像鸟爷这样温顺^、可爱^、纯善、纯良的宠物,您舍得让我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那就闭上你的鸟嘴****?**!币话涯笞×搜叙牡泥棺?,殷血歌沉声道:“得想个办法^&,拾掇了他。这家伙这么大的块头^*,而且修为这么强悍&,如果我能吸光他的jīng血,想来实力定然能暴涨一截&!?br />
    血鹦鹉眨巴着小眼睛&*,坏水又冒了出来:“可不是么^,其实那叫做慧厄的老秃驴^,您要是能吸光他的jīng血&,说不定您就直接结成元婴了?^!?br />
    惊愕的看着喙子被自己死死捏住的血鹦鹉^,殷血歌发现***,这家伙居然是在用腹语术说话^。无奈的丢开这家伙的鸟嘴,殷血歌用力的摩擦着双手:“别说这些废话*^,功德院这些人&,我们暂时招惹不起^。就那个慧厄*&,一指头就能把我们两个戳死*。先说说看&,这头火牛王怎么对付&?”

    沉默了一阵&&,血鹦鹉咬咬牙**,将四十九根鬼头桩子吐了出来。

    丝丝黑红二sè的雷光在这些细小的鬼头桩子上闪烁*^,血鹦鹉张开了翅膀***,叹了一口气:“要不^*,试试鸟爷的九天十地屠神戮仙沥血魔雷阵?这大阵威力达到极限&,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会被劈得魂飞魄散。但是鸟爷现在实力不济,这大阵最多,最多也就能应付一下普通元婴期的角sè&?”

    不等殷血歌开口,血鹦鹉就瞪大了眼睛叫嚷了起来:“丑话说在前面^,这大阵消耗极大*,天知道要填多少灵石***、仙石进去*?反正鸟爷现在是没有力气催动这大阵的^,只能靠灵石、仙石顶着了^?!?br />
    鬼鬼祟祟的看了殷血歌一眼,血鹦鹉小心翼翼的说道:“另外**&,这大阵只能先布置好了,然后引人入阵。鸟爷现在实力不济&,根本不能临战的时候再布阵^&,那难度太大了*。所以*,还得您亲自将那条行货引进阵内&,这风险可真不小啊^*?^!?br />
    “风险&?”殷血歌冷笑了一声:“做什么没有风险*?你只管找个好地方^,把大阵立起来就是&&?&^!?br />
    狠狠的瞪了血鹦鹉一眼^,殷血歌用手指头狠狠的弹了一下他的脑袋^^。

    “以后有好东西*,就不要藏着掖着***&*,少给我说什么绝龙断脉沙河大阵之类的玩意^&,你就不怕造孽太多&^,以后渡劫的时候天打雷劈把你劈到死么&?”

    血鹦鹉无奈的张开了翅膀,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可是不造孽*^,人生还有意义么?鸟爷存在的意义,就是给人添堵啊^。喂&,喂*&,您别这么急着去逗那头行货啊,等鸟爷先找个风水宝地啊*&!?br />
    拍打着翅膀,血鹦鹉迅速的绕着四周转起了圈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