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 暗夜梦杀(第一更)

    硬盘彻底报废一个**&!

    幸好稿子和字库及时备份了&^。

    啊&^,新硬盘的速度好快啊——只能如此聊以自-慰&。

    ***

    花清风*、花流云端坐在玉臂粉腿之间*,笑吟吟的举起酒坛&,向殷血歌打着招呼*^&。

    殷血歌大笑几声&,带着人腾空掠起&,落在了画肪上*,向这一对儿双生兄弟拱手致意:“两位道友盛情&,殷血歌不敢不从啊&。嗯*&,有龙血的味道&*?是烈火龙血酿&?”

    话音未落^,一个酒坛就已经飞到了殷血歌面前,双生兄弟大声笑道:“正是烈火龙血酿*&?^*!?br />
    画肪上一阵大笑声传出老远^&,殷血歌等人举起酒坛开怀畅饮&,完全没把扁舟被碾碎的妫家人当做一回事**。体型骤然膨胀的画舫旁&*,数十片大大小小的扁舟碎片狼狈的漂在水面上&*,几个妫家的族人脸色阴郁的踏着水波^,浑身哆嗦着向这边怒目而视。

    “狗屁不如的花家,居然也敢对我妫家无礼&?”

    刚刚在那扁舟上装模作样垂钓&&&^,实则监视殷血歌的,正是帝喾舰上妫家地位最高的长老妫仁^*。但是见多识广*、漫长的一生中见识过无数幺蛾子的妫仁都没想到*,花清城^*、花流云兄弟两个的画舫&,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仙人的面*&,将他妫家人的坐船*&,尤其是他妫仁垂钓的坐船碾碎。

    花家啊花家,你只是依附在仙庭这株大树下的一株杂草*,你家两个微不足道的后生晚辈*。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子^,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是这里是帝喾舰&^?^;ㄇ宸?^&、花流云又摆出了这种纨绔子弟的嘴脸*,以妫仁的身份地位^*,他的坐船都已经被人家碾碎了*,如果他还开口和两个后生晚辈争执的话^,那就真的丢脸丢大了&。

    冷然一笑*&,妫仁大袖一甩,风轻云淡的说道:“罢了^,罢了^。今日有黄口小儿捣乱&,老夫兴致已尽^。这鱼儿*&,看来今日是和老夫无缘了&&?&&!?br />
    连连冷笑了几声,妫仁向花清城*、花流云森严的看了一眼*,转身带着几个同样气呼呼的后辈返回了自己居住的园林。妫仁的这一做派落在远近旁观的仙人眼里&,引得这些仙人不由得暗自点头——毕竟是妫家的长老&&^,你如果真的拉下脸和两个纨绔后辈起纠纷^。你妫家也未太掉品了一些&&^。

    但是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后,妫仁勃然爆发,一掌将一座华美的宫殿夷为平地^,连带着几个在宫殿内侍候的侍女都被他一掌打得魂飞魄散。

    “去&^,按照我们前些日子算定的步骤去做*^。不管花费多少&*,不管付出多少代价*。总之^,殷血歌不能活着离开帝喾舰^,那两个花家的野种***^,也得给我死在这里*^?^&^!?br />
    “先天风雷道体&^?有希望成为道祖***?能够撑起花家的一片天&?嘿,老夫让他们连长大成人的机会都没有就半途夭折。我看你花家还有什么把戏好玩&*?*!?br />
    “就这两个不懂礼数,不通世务的小野种**。你们真以为&^,他们能让你们花家成为仙界的顶级豪门*?痴心妄想,简直就是想得太美了一些*?^!辨H试苟镜奶沤抛缰淞艘环?,然后双眸一转,狠狠的向着远处一个战战兢兢蜷缩在花树下的美貌侍女指了指*&。

    那侍女急忙乖巧的跑了过来,依偎在了妫仁的脚下。

    一众妫家子弟都知道妫仁的这点小小爱好&,他们会意的相视一笑&,纷纷四散离开^^。很快这附近的所有禁制阵法全部开启,一层淡淡的白雾笼罩了方圆里许之地&。白雾中隐隐有低沉的"shen yin"和痛呼声传来^,偶尔还能听到宛如小兽濒死的惨呼声。

    一刻钟后&^,在帝喾舰的下层舱室中*,改头换面后的妫芍药穿着一件不起眼的道袍&^,慢悠悠的顺着狭窄的通道向前行走着*。

    这里是帝喾舰内&*,专门供那些底层仙人和修士居住的舱房。这里的舱房就好似蜂巢蚁穴一般^&,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空间的利用度已经达到了极限。在这里出没的,都是一些修为不高*^,或者身份来历有问题&*,口袋里也没有什么家当,好容易自凑齐了船票想要返回仙界的可怜虫^。

    顺着通道向前行走了三百多里&,妫芍药的眼前豁然开朗*,一处长宽百里的平地出现在她前方&&&。这块平地内密密麻麻的摆设了无数的摊位^^,无数实力低微的地仙,落魄潦倒的天仙*,以及哆哆嗦嗦&*&、畏畏缩缩不敢抬头的修士在这里胡乱穿梭着&,空气中都弥散出一股刺鼻的怪异味道*。

    这一块平地*,是帝喾舰的管理层特意为这些低阶仙人和修士开辟的商业区&,毕竟二十年的路程&^&,你让这些仙人*^、修士一天到晚蜷缩在方圆丈许的舱室中打坐也是不现实的&,他们总需要有一块儿地盘透透气&、说说话儿。

    在平地的边缘,一座简陋的三层楼酒楼中,妫芍药找到了一个面容枯瘦*^,双眸中隐隐有绿色鬼火闪烁^,身披黑色道袍,举止神色都隐隐带着一丝惶恐不安的中年道人&^。

    中年道人正坐在一张漆水破烂的木桌旁*,小口小口的抿着劣酒。妫芍药一言不发的在他对面座下&,中年道人的身体微微一抖^,当即站起身来^*,随手丢下了两块下品灵石就要离开^。

    妫芍药冷哼了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黑色玉符,轻轻的往木桌上一拍&&。

    黑色玉符上雕刻了一层一层浓密的迷雾&^,迷雾中隐隐可以看到无数扭曲的鬼怪面孔若隐若现^,整个玉符给人的感觉扭曲而邪异*,透着一股让人心悸的寒意^。中年道人看到了这块玉符,他的神色顿时一阵轻松,反手将两块下品灵石抓起来塞进袖子里^*,然后坐回了原位&^,肆无忌惮的向妫芍药打量起来&*。

    “想不到在这里&^?*;鼓芘龅街鞴薧?*!敝心甑廊恕┛中ψ?,刚才的惶恐不安和谨慎小心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阁下最近有烦恼&?贫道最擅长的。就是为主顾们排忧解难*?!?br />
    不等妫芍药开口**,中年道人就压低了声音&,‘桀桀’怪笑了起来:“但是贫道出手的价钱很高*?!?br />
    妫芍药深深的看了这中年道人一眼,她淡然说道:“我们知道你的事情&&。在神煌战场,积攒足够的军功洗刷罪名*^&,获取返回仙界的机会^,不容易^。但是你确定,你回归仙界后&^。你当年的对手*^,就不会找你的麻烦?”

    中年道人的眸子里绿光大盛,他手指轻弹桌面&,轻轻的冷哼了一声:“这么多年过去了,贫道在神煌战场卖命,已经苦熬了百万年之久^*,当年的那点破烂事情*^。他们总不至于继续追究吧&?”

    妫芍药妩媚的笑着*^&,慢悠悠的说道:“道友想得太简单了^,当年被道友魇杀的那姑娘&*,死状如此凄惨&^,人家的亲生父亲最近在家族中逐渐掌握了大权**,可是曾经发话。要道友以死偿命呢*?!?br />
    中年道人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哧溜’一口将杯中的劣酒一饮而尽^。

    妫芍药看着中年道人&&,淡然说道:“我们会给你解决掉所有的麻烦,不过是一句话打个招呼的事情^。你就能太太平平的继续在仙界逍遥度日&。作为回报*&,你只要帮我们解决几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br />
    中年道人看着妫芍药*。他皱起了眉头:“一句话就能解决贫道的麻烦?你们有如此大的势力&,还有什么人是你们无法解决的^?”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妫芍药取出了一袋仙石*,轻轻的放在了中年道人的面前&。

    “这算是道友在帝喾舰上的一点零用*。道友其实应该知道&*,在帝喾舰上*,我们一旦出手*&,动静太大,唯独道友你道法神通玄妙,于无声无色中就能取人性命。我们只是不想让他们有下船的机会^^,这关系着我们的脸面而已*^?!?br />
    中年道人翻了个白眼*&&,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抓起那一个乾坤袋^*,仙识向乾坤袋内扫了一记*,仔细的清点了一下里面一座小山般的上品仙石&,不由得满意的笑了起来^。

    “就是你们这些大家出身的人麻烦事情多。脸面^?这种东西^,值几个仙石^?值得你们请我出手&?”

    “只不过&*,反正有仙石可以赚,贫道倒也不介意活动活动手脚*。嘿嘿^,在帝喾舰上杀人&,有趣?^!?br />
    河面上,画舫中,殷血歌和花清风&^、花流云对坐痛饮。一如殷血歌所言^&,这两个家伙名义上的父亲花清城肯定贪墨了无数&^,他们在画肪上痛饮的美酒*&,全部是用金仙级的天龙血为主要材料酿造^,用数百种纯阳珍贵仙草作为辅料&,窖藏百万年而成的烈火龙血酿^。

    这样的极品仙酒*,每一滴都价值一块下品金仙石&,他们喝的不是酒*^,而是直接在吞仙石^*。

    眨眼的功夫*,殷血歌就凭借着强横的***,将整整一百坛美酒吞下&,这一百坛美酒就价值无算^。

    这时候^,他也弄清了谁是花清风*,谁是花流云。这一对儿兄弟衣着打扮都一模一样,但是一个袖口上绣了一缕清气的*,这是花清风;袖口上绣了两片白云的&,这是花流云。

    一阵畅饮后^,兄长花清风丢下了空荡荡的酒坛,笑吟吟的向殷血歌抱拳行了一礼*&*。

    “今日和殷道友真的是一见如故^,就好像我们很多年前^&,就已经熟识了一般*?!?br />
    “帝喾舰上^^&,漫漫旅途寂寞,我们也没想到能够在这里碰到殷道友,是在侥幸?!?br />
    “我们只希望*^,这二十年的旅途中^,大家都能做好朋友^,不会有什么误会才好^&?&!?br />
    这话说得隐晦至极*,也只有殷血歌才能听明白其中的滋味**。

    这两个家伙分明是在说&,他们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冒充花清城的儿子——很可能&,花清城已经投靠了他们神孽,甚至想得更加严重一点,很可能整个花家都是他们神灵一族的爪牙&*。

    总之,他们已经以花清城天才儿子的身份登上了帝喾舰,只要有二十年时间&&。他们就能顺利的混入仙界。以花家的资源&&,他们用不了多少年**。就能在仙庭崭露头角&^,未来甚至能够在仙庭坐享高位&*。

    他们知道殷血歌认出了他们的身份&*,这是他们都没预料到的事情^。他们也没想到^,殷血歌居然会和他们同船返回仙界^,而且大家就住在隔壁*,这实在是出乎意料的事情^。

    所以呢^,他们希望殷血歌不要泄露他们的身份*,大家能够和平共处。这是最好的&&。

    殷血歌看着这对儿兄弟&^,突然笑了起来&。他翘起了二郎腿^,慢悠悠的抓起酒坛^*,一掌将酒坛的封泥拍得粉碎^,然后一坛价值高昂的美酒就被他一口吞得干干净净*。惬意的打了个酒嗝&*,殷血歌淡然道:“大家都是好朋友*,这是自然的&。但是当年^^&。哈哈哈哈**!”

    殷血歌只是‘哈哈’笑了几声*&,花清风^、花流云就同时翻了个白眼*&。

    这摆明了是打秋风索要好处的做派嘛^,所谓当年^*,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当年穆德用鸿蒙胚芽的残片*^,将命运双子从殷血歌手上交换了出来,与此同时。他们还付出了一笔天文数字般的财富&。

    现在殷血歌提起‘当年’这个词^^&,无非是他想要好处&*。只要给他足够的好处&^,他就不会举报命运双子。

    花清风**、花流云兄弟两看着殷血歌*^,他们眸子里有一缕完全不属于年轻人^^,反而格外古老、沧桑的狠辣气息一闪而过^*。很快花清风就笑了起来:“相见是缘^。稍后我兄弟二人……”

    殷血歌敏锐的发现了这对命运双子眸子里闪过的古老气息*,他们出生也不过数十年的时间&&*。怎可能拥有这种比妫玄*、妫元、妫芍药等妫家大罗长老还要苍老沧桑的味道^?

    ‘呵呵’一笑,殷血歌打断了命运双子的话:“这话说得*,就没意思了,两位道友和我殷血歌一件投缘^,这是缘分啊&。大家都是好朋友^^^,所有一人有难^,自然当出手相助才对&*?&!?br />
    嗓音一收**,殷血歌向命运双子传了一缕极轻微的蚁语:“妫家在帝喾舰的所有族人&*,我不想见到他们活蹦乱跳的下船*&。两位道友*^,大家都是老朋友、老相识&^,所以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br />
    花清风、花流云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轻松^,不就是帮殷血歌杀人么&^?

    前些日子妫家族人在殷血歌门前挑衅闹事^,这一幕也被他们看在眼里^。早知道是帮殷血歌杀人^*,他们哪里还要忧心忡忡的惦记这件事情?他们唯恐殷血歌提出什么让他们为难的条件来&,但是既然是帮他收拾掉妫家的那些仙人,这种事情办起来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不过谁杀人*^,不过是杀仙人^,不过是杀一个仙界豪门仙族的仙人^。这种事情^,他们非常乐意去做。

    画肪上的气氛骤然变得更加的热烈*^*,兄弟两人热情的劝酒不迭,而殷血歌、杨鼎&^,包括道貌岸然冒充高僧的转轮尊者都摆出了一副‘不喝白不喝’的架势^,豁出性命的将一坛一坛的烈火龙血酿倒进肚皮里。

    对于他们而言^,这种美酒已经无法对他们的修为有任何增益,但是这酒的味道的确是极佳的*。

    反正不用自己花费一块儿灵石^*,这种平白掉下来的酒喝起来最是痛快不过*。尤其请客的还是一对儿命运神族的神灵&,这酒喝起来就更加的美味了^。

    最后殷血歌从画肪上下来的时候*&,他浑身毛孔都因为酒劲变得扩张了不少^^&,一缕一缕的白色酒气不断的喷出来^*,隔着数十丈远&,就能闻到他身上扑面而来的馥郁酒香^。

    帝喾舰内的光线逐渐暗淡,高有数十里的船舱顶部模拟出了一轮弯月和漫天繁星的夜空景象*。

    淡淡的凉风吹过一处处园林,所有园林都开启了全部的禁制法阵^。四处都有帝喾舰的仙官仙吏往来游走巡弋&,帝喾舰的‘夜晚’降临了^,所有仙人^、修士都必须按照帝喾舰的规矩*,返回自己的居所潜心休息。

    空气中有淡淡的花香飘散开来**&,这花香有镇定心神^&、帮助人澄净元神的功效^^*&。在这样的花香浸润下*,帝喾舰内的气氛变得格外的安静&、祥和。

    就在殷血歌他们居住的这一处巨大的舱房内^*,妫家族人居住的园林中突然有一丝奇异的光芒闪过**,一声凄厉的惨嚎声冲天而起,十几颗妫家晚辈族人的头颅伴随着大量鲜血冲起来有十几丈高&。

    ‘咕噜咕噜’的头颅在地上乱滚*,淡金色的仙血洒得满地都是^。

    妫仁^、妫芍药等妫家长老气急败坏的从各自休息处冲了出来^*,但是他们没能发现哪怕半点儿蛛丝马迹。

    行凶者下手干净利落,而且手法诡秘莫测*&,以妫仁等人的修为*,居然没有拿捏住行凶者留下的丝毫气息*。

    就在惨叫声响起的同时&*,一缕奇异的灵气慢悠悠的渗进了殷血歌等人休憩的园林*。

    白天里和花清风、花流云兄弟两喝多了酒^^,又懒得耗费法力将酒精驱散*,殷血歌此刻正躺在云榻上昏昏欲睡。同样喝了无数便宜美酒的血鹦鹉歪歪扭扭的站在殷血歌额头上**&*,翻着白眼打着盹儿*。

    这一丝奇异的灵气慢慢的渗进了他们所在的房屋*,殷血歌和血鹦鹉的身体同时绷紧,然后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他们发出轻微的喊声^^,进入了仙人极少出现的最深沉的睡梦中&&。

    殷血歌朦朦胧胧的*^,好似来到了一处热闹喧哗的红尘市集中^&,四周围绕了无数俏丽的赤身露体的年轻少女^。这些少女轻轻的笑着^&,用身体轻轻的摩擦着他的身体,让他的心跳骤然加快^^。

    就在这急骤的心跳中,一柄利刀悄无声息的从他身后刺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