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五章 轻松取胜

    春天^,太嫩,所以天色也嫩得很善变。

    律法课时春光灿烂&*,漫天阳光温煦。阴雪歌一提出赌斗^,渭水那边就飘来了一片薄薄的云彩*&,淅淅沥沥的春雨就落了下来^^。

    这一小片儿雨云,恰恰就笼罩了整个渭南城&,透过雨云的边缘&^,还能看到远处滑落的光线^&。一根一根的淡青黄色的光从高空洒落&^,很清晰&,很透亮&&,就和蛋清一样。

    不zhidao渭南城哪家富贵人家的小公子,养了两只白翅膀的麻鹰&*,正经是冬天的时候才熬炼熟了^,翅膀里的骨髓才长坚实的小鹰崽子&,这时候正盘旋在阴家宗学上空^。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虽然稚嫩*&,但是已经初有长空霸主味道的鹰啼声从高空飘落*,阴家宗学苍松翠柏间^,数以千计的大小鸟儿就全闭上了嘴,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苗天杰的笑容在脸上僵硬,他看着阴雪歌不敢吭声^。

    就算阴雪歌这七个月来被他连下暗手^,不断的拖延他的修炼^。但是七个月前^,他就有了八十九钧的力量,而且无论阴家宗学秘传的阴风步、阴风掌^,都比常人厉害许多。

    而他苗天杰,依靠大量资源才堆砌了八十钧的力量&,步法^、拳法样样稀松*^。要是在云榻上比‘枪法’&*,他敢说是独步渭南城^*&,可是真个实战,他就是垃圾一团&。

    “五钱黄金而已?!?br />
    阴雪歌笑得很温和,但是目光却阴冷如刀&。

    “苗大公子^,不敢&?或者说。你对《学律》上的律法*,不满?”

    很轻松的^*,一个大帽子就扣了下去&**^。苗天杰顿时吓得浑身冷汗直冒,这是要害死他么&?

    当今天下,谁敢对上古圣人制定的《律》不满*,唯有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祸及四邻^。

    若个阴雪歌扣下的罪名被人当真,真有人‘乐意’相信苗天杰对《学律》不满,那么就连他姐夫林惊风满门老小&,连带着渭侯满门&,都会被斩草除根不留任何遗患*。

    面色惨白**。嘴唇发青*。本来生得尖嘴猴腮很是难看的苗天杰*,硬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按《学律》?!?br />
    冯不平说话了&。

    “苗天杰身体不适&*,你看他脸色如此憔悴惨淡*,他能抱病参加宗学课程。何言对《学律》不满?”

    轻轻咳嗽一声*。在阴家宗学厮混这么多年。冯不平对《学律》内各项条款煞是清楚*。

    “遵循《学律》,学生有病,无法接受赌斗^?^!?br />
    阴雪歌双眉如刀高高扬起&&。然后重重落下^,冯不平都觉得眼球一痛*,好似被他浓烈的双眉劈了一刀。

    冯不平和附近的几个师范同时皱眉^,这阴雪歌的眉头果然如同那些族人传说一般,真正好大的煞气,果真是天生的杀胚面相**,他的父母,或许……

    “妙哉*,妙哉?!堆伞酚性?&,若是学子抱病,无法参加赌斗&,可以由他人顶替&^!?br />
    阴飞熊丢开阴飞飞,大步闯出人群*,他横身拦在了苗天杰面前&^,双手傲慢的抱在胸前。

    “我顶替苗少爷,和你赌斗。阴雪歌^,只管放马过来^?!?br />
    “我赌斗五钱黄金^,你若要代他,快取二十两黄金来*!”

    阴雪歌将金豆子丢回锦囊,重重的丢在了地上&,然后大声呵斥^&。

    “二十两黄金&*,拿来,拿来,速速拿来!按《学律》,你要顶替赌斗,莫非还不敢拿钱^?”

    阴飞熊的脸色一阵狼狈&,二十两黄金?他只是一个没成年的阴家子弟**,二十两黄金的巨款,不要说他&&,就是他父母都一时半会筹措不齐。为了供应他修炼,他父母可是连家底子都掏了出来*。

    但是苗天杰立刻恢复了活力&,他志得意满的冷笑了一声&,从袖子里慢条斯理的掏出了四个小小的金锞子*。金光灿灿的金锞子在他掌心相互对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以为然的将黄金丢在地上*,苗天杰犹如打赏乞丐的王子一般傲然抬起了头。

    “若你赢了阴飞熊,只管拿去*&。就当^*,就当我赏你的^?^!?br />
    细雨纷纷,不zhidao哪里的柳絮被大风吹了过来,飘飘荡荡的无数点细小柳絮飘进了校场。细雨让柳絮逐渐湿润^、沉重*&,这些轻飘飘的白色绒毛,就慢慢的落在了地上,落在了众人的头顶^、肩头。

    “请&!”

    阴雪歌也不啰嗦^,他看了一眼阴飞熊,身形一晃,踏着阴家秘传阴风步*,身形飘忽不定的带着一道小小旋风向后急速腾挪&。同时他双掌一前一后交错,轻飘飘的护在了胸前*。

    阴家《阴风诀》*&,在渭水之南都是鼎鼎有名的上品功法。

    这门功法走得是阴沉绵柔的路子**,奠基的步法、掌法也是讲究一个绵绵不绝*、阴柔缠绵,以柔和力量滴水穿石般,逐渐的淬炼**肉身。这样淬炼出的**虽然爆发力欠缺&,但是持久力极长*,无论长途奔袭还是长时间作战^,都有极大的便利。

    阴飞熊看着身形飘忽难以捉摸的阴雪歌,他的脸色就变得很是难看。

    他心知肚明阴雪歌的资质比他高出一截,阴雪歌父亲未曾去世前*&,有着巡街法尉官职在身的阴父家底子很是丰厚^,每月上面拨发的丹药,倒是有一半进了阴雪歌的肚皮。

    故而阴雪歌根底扎实&,而且他悟性颇高&,拳脚上的手段比自己高出一大截。

    如果不是这七个月来*^,因为某些特殊缘故,阴雪歌的修为停滞不前,他阴飞熊哪里敢对阴雪歌出手?更不要说主动纠集讲堂的本家子弟,孤立乃至是围攻嘲讽阴雪歌了&*。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大吼一声,身材比阴雪歌高出一大截^。犹如一头大熊的阴飞熊同样踏着阴风步^,挥动阴风掌^,恶狠狠的向阴雪歌打了过去^&。

    一旁的冯不平等师范一见阴飞熊这般动作^,就同时皱起了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

    阴飞熊单纯看**力量,那真正是一把好手*。但是看他的步法掌法&,那简直是不堪入目^。能够将飘忽莫测、疏忽往来、阴柔缠绵^、至死不休的阴家基础步法和掌法打得犹如猛虎下山&^,这真是奇葩一个&^。

    “前途堪忧^?!?br />
    冯不平等师范迅速对阴飞熊下了一个结论*。

    阴飞熊在阴风掌、阴风步上造诣堪忧*,他对《阴风诀》的领悟就势必出纰漏^。搞不好他在《阴风诀》上会浪费许多时光*,最终只能改修阴家收集的其他功法^。

    但是阴家收集的其他功法。尤其是那些刚猛有力的法门&??稍对恫患啊兑醴缇鳌?&^。

    “可惜了他这**资质?!?br />
    冯不平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目露惋惜的向阴雪歌望了一眼*。

    看着犹如猛虎一样扑面而来的阴飞熊*,阴雪歌原本想要借助阴风步避开他的冲劲^。但是转念一念&,他身形一晃*。主动向前迎了上去。

    双掌一错*^。阴雪歌运足全部力量*。以阴风掌的化^、融二诀**,封住了阴飞熊的双掌^^。

    一声闷响*,一股巨大的力量扑面而来。阴雪歌的身形一晃**^,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阴飞熊的**力量只是比阴雪歌高出三钧&,但是这只是静态的死力。阴飞熊体格高大粗壮*,带起的冲击之势何止三钧^?他全力扑击上去*^,带起的额外冲击力怕是三十钧都不止^,这一扑一拍&*^,阴雪歌只是化去了一小半冲劲^,融掉了一小半掌力。

    剩下的力量当面轰下,阴雪歌只觉胸口一阵滞闷*&,双臂一阵酸麻*,脚步踉跄向后不断倒退^,再也稳不住身形^**。阴飞熊得势不饶人^,他大笑出声,笑声如雷^,‘呵呵’连声挥动重拳,疯狂向阴雪歌打下。

    现在阴飞熊使用的*^,已经不是阴家阴风掌&*,而是他父亲专门为他淘换来的大力开山拳*。

    这门大力开山拳粗浅粗暴,但是最适合阴飞熊使用。说白了*,这门拳法不需要动脑子^,不需要领悟各种运劲的法门&*^,阴飞熊一到手就迷上了这门拳法^,完全将阴风掌丢去了一旁*。

    冯不平等师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身为阴家精英子弟^,不使用家传阴风掌*,却使出了这江湖上粗鲁武夫才视若珍宝的下三滥的外门拳法&^。阴飞熊这完全是在丢人^,是在阴家列祖列宗的脸上吐吐沫^。

    几个师范下意识的将法尺捏得‘咔咔’作响^,就算阴飞熊获胜,他也逃不过一顿惩戒。

    巨响声中^,阴雪歌接连中了几拳^^,他昨夜后脑勺受伤,今天的状态本来就不够完美,一身实力最多能发挥出七成左右。加上阴飞熊本身实力就已经胜过了他,几拳砸下^,阴雪歌被打得头昏目眩^、五脏六腑都在颤抖^&&,嗓子眼更是一口甜甜的热气快要冲了出来^&。

    接连倒退了数十丈&,阴雪歌退到了校场边缘。

    后背突然剧痛*,后方再无退路*,他已经被逼到了一株五人合抱的龙爪松前。

    身体紧贴龙爪松*,粗糙的树皮甚至磨破了衣衫*,紧贴在了他皮肉上*。阴雪歌一愣神间^,阴飞熊欢喜大笑着欺近&,一个右肘狠狠轰在了他面门上&。

    犹如金锤贯顶*&,阴雪歌眼前金星乱闪,他的脖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一口热血喷出,全吐在了阴飞熊的衣袖上^。这一肘子差点打晕了他,让他全身再无任何力道。

    “赢了&!”

    苗天杰得意的挺起了胸膛,枯瘦的小脸蛋上突然带上了一层红晕^^。

    不zhidao从哪里摸出了一柄折扇,苗天杰得意的摇了摇^,笑着开口*。

    “冯不平师范*,你们阴家宗学*,虽然有些不成器的败类,但是也有三五精锐^^,堪为大用*?*!?br />
    傲然昂起头来,苗天杰得意洋洋的笑着&。

    “日后^*,我苗天杰若是有所成就,当提拔阴飞熊这样的阴家俊彦,以为臂助?^!?br />
    不知不觉的&*&,苗天杰已经将阴雪歌身上那个恩袭的巡街法尉的官职。当成了自己的。

    阴雪歌吐了一口血&&,身上舒服了一点^。他瞪大了昏花的双眼^,看到阴飞熊狞笑着,双手握拳,一个双峰贯耳向着自己的左右双耳打了下来*。

    不能被打中*^,否则双峰贯耳^*,耳膜碎裂^,头颅受到重击^,起码一个月爬不起身来^。

    诸般零碎念头电光石火般闪过^,刚才腹中一晚汤药还在发挥出强大的作用&。这样一碗汤药蕴藏的力量&^?*?杀仍缟系牧礁黾Φ扒看蟮枚?&^。

    身后的龙爪松所有的针叶同时颤抖了一下,一道头发丝般细小,但是绵绵长长没有尽头的青气从树干中喷出&,绵绵泊泊注入了阴雪歌体内。

    阴飞熊几个重拳打出的伤势急速愈合?*;肷砩舷轮匦鲁渎肆α?。

    与此同时。体内那一碗汤药的力量正在急速化去^。短短一刹那的功夫*&^,一碗汤药就化去了五成*。

    破风声‘呼呼’响起&,双峰贯耳重拳已经迫近双耳&*。被打得焦头烂额没有反抗之力的阴雪歌突然低下头来&,轻松的避开了阴飞熊的重击。

    阴飞熊在大力开山拳上也是造诣粗浅^,能发不能收*。

    为了重创阴雪歌*,他拿出了吃奶的力气,眼看着阴雪歌的脑袋突然低了下去&,他的双拳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了一起*^,左右双拳连带着冲劲&,都有着近百钧的力道&^。沉重双拳对撞在一起&&,就听得一声惨嚎&,一声巨响,阴飞熊的双拳所有骨头同时炸裂。

    细细的骨头渣子刺穿皮肉,从皮肤表面弹了出来。

    甚至有些碎裂的骨头完全飞出了体外&**,远远的飞出了好几步远^^。

    这两拳*,如此沉重^,如果落在阴雪歌的头颅上*,或许他的头颅都会如此炸开&。

    微微抬起双眼^,双眉如刀&^,映照进了阴飞熊惊恐的双眼中。

    阴雪歌微微一笑,阴飞熊大吼大叫痛哭流涕的时候^,他一个干净利落的前肘突击^&,右手肘狠狠的顶在了对方的胸椎剑突上^^。

    这是人体上半身最脆弱*、神经节最集中的部位。

    阴飞熊惨嚎,他张开嘴,却连呼吸都无法呼吸。他瞪大茫然惊悚的眼睛呆呆看着阴雪歌,然后仰天向后一倒^*,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昏厥过去。

    好似无意的踉跄了一步^,一脚踏在了阴飞熊下体狠狠一踩^,阴雪歌身形一晃&,然后站直了身体&。

    他回过身,在那株龙爪松上轻轻的拍了拍,又是一道细细的青气流入了体内。这一次,将青气散去全身各处*,顿时浑身肌肉^*、骨骼都感到微微的酥痒^,同时有一种清澈的凉意传来^。

    **力量微微增长了一点儿,大概三五百斤的力道。但是整个身体的感觉,和方才完全不同了。

    刚才的身躯感觉只是**凡胎*^,但是现在,有一种身体变成了青翠树苗^,有着无穷生命的感觉。

    苗天杰已经彻底傻眼,他哆哆嗦嗦的不断向后退&,脸上那层淡淡的晕红&,再次变成惨淡的青白^。

    冯不平等师范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

    阴雪歌最近几个月遇到的麻烦,他们都心知肚明*。在他们看来,阴雪歌受到如此打压,他的修为只能原地踏步*,不会有任何的进展&,甚至有所衰退*&,也是正常的&^。

    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阴雪歌居然能够在正面赌斗中&*,击溃阴飞熊^。

    不是击败*&,而是击溃&^?&?纯匆醴尚芗负醴鬯榈乃?&,想要将他的拳头治好*,这只能奏请家主,动用那些价值高昂的灵药灵膏。

    阴雪歌没有理睬冯不平等人复杂的目光,他快步走到了苗天杰面前*,将那四个金锞子捡起来&,装进了阴九重赠送的锦囊中。四个金锞子&,一个金豆子&,他们在小小的锦囊中相互撞击^&,清脆的声音让人很满足&&。

    “多谢苗大公子*?*!?br />
    阴雪歌笑容可掬的向苗天杰抱拳行了一礼*^。

    “日后雪歌若是修为有任何进益,都是苗大公子今日的恩情&,这一点^,雪歌绝不会忘记*?!?br />
    苗天杰脸色阴沉得厉害*&,他狠狠的瞪了阴雪歌一眼,想要说些话*,却又不敢当众太过分。

    沉默片刻,苗天杰点点头转身就走^&。

    阴雪歌看着仓皇犹如败家之犬的苗天杰,不屑的冷然一笑。

    换在昨天之前&,刚刚年满十六岁的阴雪歌&^,自然面对如此困境无可奈何^,只能被人吃干抹净^**。

    但是感谢那打在后脑勺上的一棍子**,真心要感激那出手的人&。

    等阴雪歌以后找到了昨天打他闷棍的人**,他绝对不会让对方魂飞魄散^,只会让他重归轮回&。

    微微一笑^,阴雪歌转过身,抱拳向冯不平欠身一礼&^。

    “师范,按《学律》,我有伤在身,加之赌斗之后,伤势更重*&!?br />
    “故&,我请假半月,稍作疗养,还请师范答应&^*!?br />
    冯不平沉默许久^^,他和其他几个师范交换了一下眼神*,再看了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阴飞熊,缓缓点头&。

    有伤在身&,请假半月,这是《学律》规定的律法^,谁也阻挡不得。

    倒是阴雪歌今天居然击溃了阴飞熊*&^,最近几个月实力突飞猛进的阴飞熊&,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冯不平他们隐隐觉得,或许*,有些事情有点不受控制了^&。

    他们隐约觉得,自家家主阴九幽,为了家族利益^^,和林惊风达成的某些默契^*,或许是一个大错误*。

    阴雪歌这样的精英天才*,才是家族的根基命脉。

    至于阴飞熊这样的莽撞蠢货^,就算死伤七八十个,对家族根基也没有丝毫伤损。

    或许**,真的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