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六章 细雨*,蟊贼

    雨云来得快,去得更快**。

    天空两只白翅膀麻鹰还没来得及返回巢穴,雨云就已经散开^。

    清脆的鹰啼声响彻云霄,失去了雨云的遮挡,两只稚嫩却初现气候的麻鹰直冲高空&。

    煦暖的春阳洒在身上,虽然后背上的衣衫被龙爪松的树皮磨开了裂口,但是温和的风顺着缝隙吹进来,好似小手一样摸遍全身,酥痒得很舒服*,一点都不冷&。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背着书匣*,迈着轻快的步伐,阴雪歌走出宗学大门**,笑着向门房内的枯瘦老人打了个招呼**。

    同样是阴家族人&,却不zhidao姓名,只zhidao他驻守阴家宗学起码已经有千年之久的老门房呆呆的看着阴雪歌^*。他诧异的回头向宗学的大门望了一眼^&,然后皱着眉头,微微摇了摇头^。

    “荒唐&&*?!?br />
    老门房低声咕哝了一句^^,从壁橱中取出了一碟老花生,一小壶老酒,坐在门房前方的青石板上&,翘着二郎腿^,晒着太阳自饮自酌*,目光却丝毫不离阴雪歌的背影。

    在大街上^*,找了一家钱庄&,将一个小金锞子兑换成了白银,又将几锭银子兑换成了铜钱&。

    小小的一个金锞子^,就变成了大大的一袋子银角子和铜钱&,叮叮当当的足足有数十斤重&,拎在手上有着满满的饱足感^*。

    在钱庄对面的药店中^*,掏出了金锞子,买了十五颗固元丹,这也就花费了三百两银子。

    将丹药小心藏进怀中,阴雪歌又走进了路边的肉店*、粮店和其他店铺&。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买了无数。每当他抓出大把的铜钱或者银角子付账的时候&,他总是对苗天杰多产生一丝好感。

    七个月来&**,他总共被劫走了五十两白银,损失了十八颗固元丹^&。但是今天一次&,就全回来了。

    “二十两黄金&^,亏他能带在身上。有个便宜姐夫^,果然是人生一大乐事?*!?br />
    带着一丝恶意*,阴雪歌开始揣测,如果他将青蓏嫁出去,是否能捞到点好处*^?

    但是仔细斟酌了一番&&。想想青蓏枯瘦干瘪的身材&。以及枯黄瘦削的脸颊*,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赔钱货,倒贴钱都没人要。买回去干什么?笨手笨脚做事都不会**^^,只能下汤锅熬汤?&!?br />
    想到‘熬汤’一词^。他又想到了青蓏上个月说阳春三月&。最好是炖一锅老天麻母鸡汤进补*^。一则是滋润肠胃*^^。舒缓一下冬天消磨得差不多的身躯&*,一个是驱散春寒,强壮肉身&^&。

    只不过那时正窘迫*。宗学发下的银子总是神乎其神的多次失踪,进补一事自然就落空了^^。

    “芦柴棒子*^&,都没肉的。想要嫁出去卖个好价钱*,也得养得肥一点&?”

    抱着这种不良的念头,雇了一个挑夫,将买来的各种零碎东西让他一担子挑了,他又跑去市场*&,买了四只老大老肥的老母鸡*,一共花掉了九钱银子。

    “是贵了不少?!?br />
    四只老母鸡,居然要九钱银子?

    去年的时候,四只同样的老母鸡,只要最多七钱二分银子*&^。

    千年的时候&,同样的老母鸡,满打满算,加上几个鸡蛋的饶头*,也就是六钱而已。

    和鸡蛋一样&*,市集上的东西似乎越来越贵了?

    而这种变化,似乎都是从林惊风出任渭城太守后出现的&。

    拎着四只老母鸡,怀里揣着一大包二十年火候的老天麻*^,阴雪歌若有所思的带着挑夫回到家里&。打发挑夫走的时候,他又给了挑夫足足一百文铜钱^*,而这价钱^,让惊喜的青蓏惊怒的大叫起来*。

    “这是宰人嘛。以前雇个挑夫*^*,渭南城内转一圈&,最多六十文?!?br />
    “现在居然要一百文,他当他脚板是镶金的*&,走一步都撒金粉&?”

    看到四只肥胖壮硕的老母鸡‘咯咯’叫着满地乱跑&^,本来很欢喜的青蓏脸色极其阴沉。

    她站在自家门口^,目光不善的盯着那挑夫的背影*,突然回头向阴雪歌低声叮嘱起来。

    “少爷*,想不到你今天真开窍了?!?br />
    “这钱的来历^^*,我也不问了,反正肯定不光彩^?!?br />
    “既然你都做了初一^^,不如连十五也做了?那挑夫口袋里‘哗啦啦’作响*,起码有五百铜钱?^!?br />
    青蓏的目光游离不定&,犹如冤魂一般迷离而阴森。很显然,她在想象一些不怎么善良的场景。以阴雪歌的实力,对付一个普通的健壮挑夫,那是一指头就能解决的wenti*&*。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阴雪歌将怀中天麻和装钱的袋子狠狠的丢进了青蓏手中&*。

    “少爷我^,是那样的人么&?”

    “什么叫做来历不光彩?难不成我能去打劫&?”

    青蓏轻叹了一声,很是有点怜悯的看着自家少爷^^。

    “打劫倒是不至于,您有那个心*^,可也没那个胆?!?br />
    “但是您不打劫,可以卖身?!隔壁几家的老爷^,他们几年前可都想要做您岳父?!?br />
    阴雪歌羞恼,他举起巴掌,轻轻的在青蓏的脑门上拍了一掌&,然后一甩袖子&,背着手四平八稳的走进了院子后面的小小演武场*。

    当场服下了一颗固元丹^&,双手犹如龙爪**^,往演武场边一株数百年气候的老杨树一抓,他闷哼了一声,固元丹犹如火炭一般在体内释放出大量热气&,催动他全身血气都运转起来。

    肌肉蠕动膨胀犹如蛇行*&,老杨树轻轻的摇摆着枝条,一丝极细的青气不断注入他的身体。

    青气所过之处,所有血肉^、筋骨都惬意的吸收着青气中蕴藏的**,来自老杨树的生命气息。

    自身的力量一丝一丝的提升&,随着固元丹的消耗。自身血气翻滚如潮&&,老杨树中的青气自然是绵绵不绝^。阴雪歌区区十六年的生命,哪怕淬炼到了如今水准&,和老杨树数百年的气候相比&,他的生命力也不过老杨树的百分之一二*。

    从老杨树中抽取的这点青气^^,对老树本身不值一提*。

    更有甚者^,随着阴雪歌体内气血莫名的翻滚^*^,老杨树体内的树脉中^,也有青色的气流开始流转。老杨树开始了某种奇妙的变化,他的根茎向着更深的地下钻去^。每时每刻他都能吞吐更多的水分和养分。同时他的枝叶上也逐渐有新的芽苗滋生**。

    老杨树向阴雪歌输送一丝青气*,他自身就有数倍的青气滋生。

    而每一丝青气注入阴雪歌身体^,都会消耗大概三成数量的固元丹产生的药力^&^。

    以这种莫名的方式,阴雪歌可以将每一颗固元丹的力量发挥出三倍以上的功效&。他服用一颗固元丹&。得到的好处就是寻常人三颗固元丹的效力^^。

    且固元丹内杂质不在少数^。服用一颗固元丹&*&。都要耗费大量时间踢腿打拳,将杂质排除体外&。

    但是阴雪歌此刻身体吸收的是老杨树传来的精纯青气,其中不含丝毫杂质;固元丹只是作为燃料。推动他的血气运转,让他有足够的力量运转这个法门*^。

    丹药中的杂质全部被输送进老杨树的身体^,顺着树脉送进地下,深埋在了土壤中*,没有对阴雪歌自身造成任何的窒碍。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

    青蓏在厨房中欢乐的唱着歌谣*&。

    没心没肺的她,才不会管自家公子从哪里弄来的银钱、米面和这么多的酒肉^。在她眼里,这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自家公子能拿回这些东西,这是他的本领。

    就好像当年&^,自家老爷还在的时候*&,他也经常拎着这么多的银钱和其他东西回家。

    那时候&,这个院子*,可不是现在的这样冷清凋零。青蓏记得,那时候她也总是很开心的去迎接老爷回来的&,而且总是能从老爷手上&,得到几颗那时候的她最喜欢的糖果。

    “少爷不如老爷的地方,就是不给青蓏带糖果回来?!?br />
    皱了皱眉^,正拿一柄小斧头剁鸡腿的青蓏呆了呆&&,一斧头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指给砍了下来&&^。

    惊慌失措的看着几乎是贴着自己手指剁下的斧头,青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脸色吓得惨白^。

    天色大黑的时候,厨房里传出了浓郁的天麻老母鸡汤的香味。同时青蓏还炒了三个荤菜,炖了一个肘子,配上老母鸡汤和两个素菜*,这是阴雪歌和青蓏最近三年来从未有过的奢华大餐&。

    三年前,阴雪歌父亲去世。

    家中大变*,仆役流散*,所有收入断绝**,每个月只有宗学中十两银子开销,就连阴雪歌日常身体所需都只能勉强满足。那时候的青蓏^&^,每天最大的美梦^,就是一块肘子皮,一条大鸡腿&。

    “天天有肘子,有鸡腿,就完美了*^*?!?br />
    看着自己精心调制出的菜肴&*,青蓏双手捧在胸前*^,长叹了一口气。

    “不管少爷是打劫还是卖身,恩*,青蓏能有肘子和鸡腿就好^^,其他的,不要紧?!?br />
    后院演武场,花费一个下午的时间^,整整一颗固元丹的药力终于全部耗尽。

    阴雪歌浑身大汗淋漓,汗水中有着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传来&。这一天他得到的增益&,比过去几年一个月的提升还要巨大*。

    依仗老杨树无私提供的青气*,他一个下午就提升了一钧半的力量&。

    如此算来*^,七天之后&,他就能达到一鼎之力。毕竟在七个月前^,他已经拥有了八十九钧的实力&。

    “看来*,渭南阴家^,也只是寻常小家族,毕竟渭南古城,在这天下,可不算什么!?br />
    通过自己一个下午的进益*,再对比一下过去几年按照阴家宗学的传授&,自己修炼后得到的力量,就zhidao渭南阴家掌握的修炼法门和自己相差很大。

    这其中**,固然有着各种其他的因素,但是渭南阴家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却是清晰明白的了*。

    “林惊风^,也仅仅是渭侯的第三个儿子&**,甚至是不是渭侯世子?!?br />
    渭城阴家不强。却是渭城第一家族^^,可见这渭城的水准就是这么回事。那么林惊风被派来渭城做太守&&&,他这个太守的含金量可想而知。

    “一个没有渭侯继承权的儿子履职的地方,能是什么好地方?”

    演武场边*,有一口水井*。

    脱光衣衫裤袜&,打了几桶水&,狠狠的冲洗了一下身体,换上了刚才青蓏挂在演武场边木架上的新衣裳,阴雪歌心满意足的回到了餐厅中。

    青蓏已经趴在了餐桌上^,呆呆的看着瓦盆中油光水量*^、红扑扑的猪肘子发呆&*。

    猪肘中带着浓浓的药草香味*&。阴雪歌是修炼者*&。他的每一道菜肴中,都要加入某些特定的药材,这样才能滋养身体*、舒筋活络&&&。

    “开动?^^!?br />
    阴雪歌也不废话,他向青蓏挥了挥手*。大喝了一声。

    青蓏一把扯下了一条鸡腿^。万分陶醉的嗅了嗅鸡腿的味道**&。然后深情慢慢的一口咬了下去。

    “少爷,以后你打劫,我给你递刀?*!?br />
    青蓏口齿不清的哼哼。

    “如果你卖身。我给你讨钱,绝对一个铜钱都不会少^^?!?br />
    阴雪歌手上筷子僵硬在了半空中。

    如果他打劫,青蓏递刀,这场景虽然古怪,但是能够接受&^。

    但是他卖身,青蓏跑去找人要钱*&,这算什么?她是他的老鸨子不成?

    “胡说八道,专心吃饭?^*!?br />
    阴雪歌是修炼者,一颗固元丹的药力已经完全消散,化为巨大的力量储存在体内&&^。所以他此刻已经饥肠辘辘^*^,饿得眼睛发花&。

    青蓏看上去干瘪瘦弱*^^,但是她也是肚子里少油水烧得慌了,今天也是一通大吃大喝。

    主仆二人只用了一刻钟功夫*,就将满桌子酒菜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摸着肿起来的肚皮&&,惬意的坐在桌边哼哼个不停。

    “猪肘bucuo,可以再加点桂皮,就更香?!?br />
    抓着牙签,慢慢的剔着牙^,阴雪歌双眼看着房梁懒洋洋的说着话。

    “明天&,去买个猪头回来。老爹他,以前喜欢猪头的&?!?br />
    青蓏抬头看了阴雪歌一眼&,点点头,应了下来^。

    “老爷喜欢清汤炖了,然后片下来的猪头肉。要配如意居的老窖酒&,他就爱这个!?br />
    “那就再去买两斤如意居的老窖酒^?!?br />
    阴雪歌丢下牙签^,浅浅一笑。他还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脸色突然一变。

    刚刚入夜&&,外面就下了雨,春雨淅淅沥沥的洒在地上*,很是润泽喜人。

    修炼到他这样的地步,淬体算是小有成就,五官都比寻常人敏锐许多*。有其他这一天来,连续从三株老树身上抽取青气融入自身,他的五感更是增强了数倍不止。

    方才,屋外的雨声突然消失了。

    不仅如此*,远处的狗叫声&、人话声,风吹过树梢的‘呼呼’声&&,也都不见了。

    四周安静得好似在荒山古墓中一般*,安静得让人心悸&,安静得让人心头发冷。

    悄步站起身^^,一把拎起了青蓏的衣领&^,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的,将她塞进了餐厅角落里的壁橱中&。

    青蓏脸色微微一变^,很古怪的,她刚才用来剁鸡腿的那把小斧头,就被她不zhidao从哪里拔了出来^。

    仅仅将斧头握在手中&&&,青蓏小心的,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将壁橱的门悄然关上,只留下一条缝*。

    阴雪歌悄然跃起**,身形轻盈的跳起来一丈多高&,左手挂在屋梁上&^,右手在屋梁上一抓,一柄黒鞘长刀被他抓了下来^^^,随手背在了身后。

    他的手又在屋梁上抓了一把^*,这一次,他悍然抓下来一张弓臂长有两尺四寸的强弩&^。

    黑色弩弓,血色弩弦*,弩身上雕刻三条苍劲有力的利箭符文^&。这是国朝制式,专由巡街法尉使用的‘烈风弩’,有着莫大的杀伤力,甚至对淬体完成^^,已经开始餐风饮露的练气士都有极大威胁。

    这等制式大杀伤力远程武器,民间根本不能保留^。

    阴雪歌的父亲三年前因公殉职&^,这烈风弩在那一战中击杀敌手十八人*,血染弩身。这弩就连同他父亲的随身佩刀&、公服等等,全部送回了阴雪歌家中供奉祭拜。

    这等事体,国朝各种律法都有明文规定^,功臣之家*,是允许供奉烈士遗物的*。

    但是阴雪歌必须对这些大杀伤力&^,对正经练气士都有威胁的武器作出承诺。一旦这种器械被人夺走犯下案子,他也要承担连带责任只不过阴雪歌尚未成年&,所以这连带责任也就略小&。

    此刻外面的声气不对,阴雪歌本能的联想到了宗学中传授过的,几种小范围*、短时间内能够屏蔽一切声音响动和元气波动的灵符,以及其他的类似物件*^。

    有人用这些东西*,将整个院子包围了起来*。

    现在就算阴雪歌在院子里大吼大叫,外人也不能听闻。

    春雨夜^,万籁俱寂,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节。

    一掌拍灭了餐厅中的烛火^,阴雪歌凑到了窗前,透过窗棱缝隙&,向外望了过去。

    “果然*^,老爹你还是嘴馋。把你的这两件宝贝供在餐厅屋梁上,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你才保佑了我?&&!?br />
    阴雪歌冷厉的笑着&,如果这长刀和强弩,今夜是供奉在正堂香案上&,那就万事俱去,麻烦大了。

    影影倬倬*&^,可以看到三条身影轻盈的越过了高有一丈二尺的围墙。他们落地无声^&,就好像几条幽灵*。

    阴雪歌看着他们的动作,心里顿时微微一沉&*。

    这些家伙的身手极佳&,最少都是有了一鼎之力的淬体大成者。

    三个人,以他现在的力气,怕是只能痛下杀手才行*^。

    举起烈风弩,透过窗户纸,他一言不发的扣动了弩机。

    ‘嘎嘣’怪啸声中&*,一支暗红色三棱透骨狼牙箭呼啸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