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九章 底线

    渭南郡律府法相司马相&,传闻是一刚硬^、呆板、无趣之人&。

    但是这年春天&,司马相做了一件渭南郡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在阴雪歌斩杀雨夜蟊贼的第二天,司马相亲书请帖,着下人送去太守府&,邀请太守林惊风一并去渭水河边踏青,欣赏阳春美景^。

    据说林惊风欣然前往*,并带去了歌姬*^、乐师&、文人&&、雅士数以百计,浩浩荡荡的队伍在渭水边扎下营寨&,踏青^、歌舞^**、春猎^、吟诗作赋足足欢乐了一整天。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主人司马相*,客人林惊风^^,于踏青盛会后依依惜别^,分别返回各家府邸*。

    律府法相依旧是闭门不出^,但是太守林惊风抛头露面**^、举办宴会的次数也突然少了不少^,这让一些一心一意跟着林惊风混吃混喝的酸腐文人大感无趣*。

    不仅如此***,市井上的平民也惊喜的发现^^,市集上的物价正悄然滑落^。

    原本三文钱才能买到两个的鸡蛋,新鲜的青壳鸡蛋^*^,现在两文钱就能拿到了^。其他的包括老母鸡、猪肘子、猪头^、白鱼等等**,无论是阴雪歌还是青蓏都极其欢喜的美味*,价钱也都回到了一年前的水准^*。

    渭南古城中*^,原本经常鲜衣怒马**,带着一众阿附随从招摇过市的苗天杰*,突然就销声匿迹。

    根据市井纨绔子的传说*,周天杰雨后失足*^,在太守府后院一青苔密布的石板小道滑倒,不幸摔断了七八条肋骨。没有数十日的休养**,是无法出来见人了**。

    古城春色依旧美好*^^,绚烂的春阳*,雅静的圆月,一如恒古的照耀在小城上。

    那天雨夜中的事情,就此揭过*^^,再无丝毫涟漪留存^。

    过去大半年的时间内^,被不断调去城外寻访山贼踪影的赵佶*^、李业,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他们不再出外勤^^^*,每天都威风凛凛的穿着公服*。带着法役在街头缓步行走^*。震慑宵小。

    每天他们都会去阴雪歌屋前屋后转两圈*,宣示他们对阴雪歌的照护。

    而他们不断被本家压占的月俸和丹药,也都一五一十的发放到了他们手上。

    水龙门烟消云散*,万多人口一夜之间被流放西疆*。但是一个青龙门在三天后就取而代之*^^*。依旧接掌了渭南古城上下千里的水运买卖*。

    原本水龙门的总部^。以及他在渭南古城内的一处酒楼^。三五处店铺**,乃至十几套大小宅子,包括被流放的那些人的民宅等等。全部被律府张开榜文公开拍卖***。

    渭南古城的大小家族不动声色的张开大嘴*,甚至獠牙都没展露半颗^,就将水龙门留下的最后一笔好处吃干抹净。在这其中*,阴家占了大头^,最haode店铺^**,最大的几处宅子,包括城中最繁华路段上那前后六进的酒楼**,都被阴家纳入囊中^*。

    很莫名的,阴家给阴雪歌的月俸,就从普通子弟的十两银子*,突然涨到了精英子弟的三十两*。

    除开银子*,也有粮食、香油、食盐,乃至是皂角粉、棉布^、布鞋等物发放下来。

    最让阴雪歌无语的就是,宗学居然还给他额外补发了二十一颗固元丹**,说是为了奖励他雨夜斩杀三个蟊贼的勇气*。将固元丹送上他家门的宗学师范*,甚至捎来了阴九幽的一句话。

    “雪歌此子,实乃我阴家豪杰,weilai当重用之^^?!?br />
    这一切都在短短三天内发生,然后所有的影响就悄然消散,一如春梦,了无痕迹*^^。

    阴雪歌家的密室中,多了一千两黄金*。

    十两一根的大金条*^^,整整一百条堆砌在一起^,看上去煞是光鲜夺目。

    青蓏欢欢喜喜睡在了密室中*,除开每天做饭的饭点^,她根本不出来^。

    在这一千两黄金旁,还摆着三百两白银,这是他斩杀三个蟊贼,太守府颁发的奖励**。

    对于这些白银**^,曾经为了几个铜板而拯的青蓏表现得不屑一顾*^。

    她甚至对阴雪歌如此说。

    “仅仅是白银而已。嗤*,有了金子^*,谁还会在乎白银?”

    “那太守太不懂事,他该把白银兑换成金子了再送来?^!?br />
    但是琢磨了一会儿^^,青蓏又这样给自己做出了解释。

    “只是他也是聪明人^。三百两白银^,不过是三两金子*!?br />
    “他给我们送三百两白银,已经够丢人*^。如果送来三两黄金,他还不够丢人的么?”

    对于青蓏*,阴雪歌只是笑,然后拍拍她的脑袋,任凭她睡在密室中和那些黄白之物作伴。

    他自然不会告诉青蓏^^,林惊风太守足够丢人*^,但是他丢人可不是在这里*,应该是在那踏青大会上,他是真正的在司马相的面前丢人了。

    “真够狠的*。他到底要贪墨多少,才能让市面上的鸡蛋,从两文钱三个鸡蛋*,变成三文钱两个鸡蛋呢^?这才短短三年*,这可真够狠的^*!?br />
    当然鸡蛋的wenti并不重要,起码现在他和青蓏,都吃得起鸡蛋^*。

    所以他依旧向宗学请假^^,借口在诛杀三个蟊贼的时候受了轻伤,不去宗学浪费时间**。

    接下来几天,他每天服下一颗固元丹,借助演武场上老杨树的力量,逐渐淬炼**,打熬力气。他围绕着老杨树^,一遍一遍踏着阴风步^*^,打出阴风掌,不时抽取一丝青气融入周身**。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当雨夜杀贼一案在有心人的控制下,逐渐消失匿迹的时候^^,七天过去了。

    深深吸气,阴雪歌站在老杨树下**,头顶一缕热气冉冉冲起来有三尺高*。

    周身肌肉蠕动如灵蛇**,骨节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五脏六腑急速蠕动,好似好几只青蛙藏在肚皮内*。正不断发出‘呱呱’脆鸣^。

    演武场内***,阴雪歌父亲留下的一套测试**力量的石锁胡乱丢在那里^^^。

    七天过去,他的**力量并不如他的预估那样达到了百钧之力*^。仅仅九十九钧*^^,还差一钧力量^*^,就能达到淬体大成,**力量可以承受窍穴开辟,天地元气灌体带来的恐怖冲击*。

    但是就差这一钧的力量^。

    七颗固元丹服下,以他对固元丹的吸收,他应该达到百钧之力*^。

    可是现在,就差了这么一线^^^。突破这一层薄薄的瓶颈。他就是阴家宗学同年龄段中^。所有阴家子弟最早达到淬体大成境的天才。

    努力冲击了一个多时辰,利用阴风掌^^、阴风步中的手段,折腾得浑身肌肉、骨骼都差点翻卷起来,最后一线依旧没能突破^。相反他的身体内不断有大量粘稠的黑红色污垢渗出。在他皮肤表面厚厚堆了一层。

    “果然是普通家族传承**?!?br />
    皱眉嗅了嗅身上刺鼻的。带着浓郁血腥味和臭气的污垢。阴雪歌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阴家传承的淬体方法,不论是阴风步还是阴风掌,他们在身体一次一次突破力量极限。不断带来力量提升的时候*^^,并不会将身体内先天带来的那种污垢淬炼出来。

    或者有淬炼的功效*,但是这种淬炼并不彻底。

    直到眼前阴雪歌这种程度^**^,他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体内的先天污垢才被巨大的**力量强行推到一块^,一次性的从身体内驱逐出来*。

    彻底排清先天体内的所有污垢*,所有毒素*,排空后天服用的大量食物中蕴藏的污垢毒素^**。

    到了这一步**^,阴家的阴风步也好、阴风掌也罢*,都已经没有了太haode效果,只能依靠修炼者自己,超负荷的运动肌体*^*,不断补充固元丹,依靠艰苦卓绝的修炼^,强行突破最后一层关隘。

    从这一点看来^^^^,阴家祖传的奠基法门^,果然是不怎么高明^^^。

    摇摇头**^,走到演武场角落里水井旁*,捞起几桶井水**,将身上厚厚一层污垢洗刷干净。

    污垢清除之后,阴雪歌只觉浑身轻快舒爽,就好像身体都轻了好几斤。

    尤其是体内的骨骼**,好像从实心的石头,变成了空心的竹节^,有一种清灵空透的韵味冉冉流转全身*。

    “倒也好*,只是功法的wenti^^,不是这身躯的毛病就好?!?br />
    自言自语咕哝了一声^,阴雪歌再次服下一颗固元丹,然后双手稳稳扣在了老杨树的树皮上^。

    连续七天借助老杨树练功^^*,老杨树在他奇异功法的刺激下*,自身根脉已经比当初广大数倍,每天能够吸收到的阳光雨露^、各种肥料^,都是平日里的十倍以上。

    这几天阴雪歌不断从他体内吸走青色生气,但是老杨树不仅不见委顿,反而枝叶越发繁茂,生命力更是增强了一倍有余*。

    这门奇妙的法门,原本就是互惠互利的功法^。

    阴雪歌等同点化了这株老杨树,同时也从老杨树那里得到了珍贵的回馈。

    青气绵绵长长,在固元丹所化庞大药力的支撑下,不断涌入阴雪歌身体*。

    一层一层黑红色的污垢不断从他体内冒出**,每次堆积了一层*^,就被冲走**^。

    阴雪歌的身体逐渐消瘦^,变得比平日里更瘦弱了几分^^^。

    但是他的力量越来越大,眼神也越来越亮^*,精神也越来越好。

    三天后*^,他已经拥有了九十九钧九千九百八十斤的力量*。

    他浑身先天带来的污垢^、毒素彻底被洗刷干净^,后天服用大量粮米^^**、肉食,服用各种丹药储存的毒素^,也都在青气的冲刷下几乎全部被洗刷一空。

    最终阴雪歌身体微微一震*,他深吸一口气,十条青气从他紧扣在老杨树皮上的十指绵绵渗入,迅速绕着他的身体流转了起来^^。

    青气所过之处*^,这几天消瘦下来的肌肉迅速丰腴丰满^,逐渐变得光泽鉴人。

    肌肉**、经络、骨骼同时嗡鸣^,百钧巨力自体内迸发。演武场上*,双脚附近的白色沙粒都被震得飞出数丈远^?^;肷砥し羲布浔涞贸嗪煲黄?,突然飙升的血气让皮肤变色。随后血气急速返回五脏六腑**,皮肤色泽恢复常态^*,变得白皙^、光泽*^,往日的那点浅黑色就不见了踪影。

    “少爷,你可以考虑卖身的事情了^?*!?br />
    青蓏捧着一个老南瓜*,站在演武场边*,很认真的看着阴雪歌。

    她听到动静,就跑了过来*,结果正好看到阴雪歌的皮肤变成了那样健康的雪白色*。

    今天的少爷*,比平日里好看许多^。平日里的少爷虽然也是这般长相。但是略黑些。

    黑。就不够好看了^*。

    “街坊的坊首^^*,田老爷子给我问过^,他家有个侄女,您有兴致么^?”

    双手离开老杨树的皮**。轻轻的拍了拍老杨树表示感谢*^。阴雪歌转过身瞪了青蓏一眼^**。

    “我娶了一个脾气很坏的大小姐*。你就受罪了^?***!?br />
    “你在市集上^^,那些三姑六婆没给你说过,那些大小姐身边的笨丫头*^^。死得多惨?”

    青蓏呆了呆,手上菜刀深深的没入了大南瓜中。

    她皱着眉*^,枯瘦的面颊上露出了一丝怨愤之气^^^。

    “原来*,田老爷子对我不怀好意么?”

    “他想要让他的侄女,来对我怎样***?”

    阴雪歌走到那百钧重的石锁前^,双手紧握石锁*,然后缓缓的,成功的将他举了起来^。

    虽然很费力,很吃劲,浑身肌肉都绷得有点痛^^,但是他的确是成功的将他高高举起。

    百钧之力*,蛮力不能证明任何事情^,但是百钧**力量,代表着**强度已经能够承受窍穴开辟^,第一缕天地元气冲进**带来的冲击。

    寻常人^^,哪怕是九十九钧的**力量,一旦开辟窍穴,天地元气冲进来**,不够强悍的**都会被精纯无比的天地元气冲得支离破碎^^,动辄就爆体殒命。

    百钧之力他代表着的*^,只是有资格开始真正的元气修炼。

    但是真正的大家族*,为了子弟的安全起见*,他们甚至keneng要让子弟们将**淬炼到两百钧,再开始真正的修炼^^^。**力量无非是丹药的堆砌*,对大家族而言不算什么**,却能极大保证子弟的安全*^^。

    “应该开始正是修炼^*^,还是继续强化**?”

    琢磨了一阵,阴雪歌突然笑了起来^**,他摇摇头^^,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面颊^。

    “蠢了。在这个世界**,练气士同样也是炼体士,没有强横的**,谁敢一步一步的往高深境界修炼?”

    “双管齐下,这才是真正的王道**^?!?br />
    回头看了一眼愁眉苦脸的青蓏^^,阴雪歌心情大快***。

    “蠢丫头^,都被你带进沟里去了**?!?br />
    “别想老田头家的侄女了*,我见过那姑娘,又肥又蠢?!?br />
    “被阴飞飞还肥,比你还蠢^,你当我会喜欢这种女人?”

    ‘比阴飞飞还肥,比自己还蠢’^^?

    青蓏仔细想象了一下那个田小姐的尊荣*,顿时眉开眼笑的转过身^,拎着大南瓜去厨房拾掇去了*。

    比自己还蠢^,这其实不算什么缺点。

    但是比阴飞飞公子还要肥,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她吧?

    百钧**力量修成*,但是这距离自己上次挨闷棍偷袭^^,这才过去了几天的功夫**?

    自己的十六岁生日,也就刚刚过去大半个月吧^^*?

    如此成就,对于那些顶尖的豪门大势力而言*,不算什么。

    但是在渭南郡^^*,十六岁完成了正式修炼的奠基^*,这个年龄距离成年还有两年^,这就是了不起的天才。

    站在水井边,一桶井水当头淋下,阴雪歌笑得很是快意。

    恩袭的官职*,他是不会放走的**。

    而自己的父亲林九风^*^,以及历代长辈留下来的,现在由阴家代管的那一份祖产,也是要拿到手中的。

    那一份祖产可是包括了两山一谷一座湖泊,都是开辟了数千年的成熟药田。

    在那两山一谷和一座湖泊中*,阴雪歌数千年前的祖辈们,可是在里面精心种下了几株千年乃至数千年才能成熟的灵草^*。千年灵药无法用金银来估价*,数千年的灵药更是价值高昂。

    祖辈花费了数千年留下的遗泽^^,可不能让阴家平白占了好处去*^。

    想到这里,抬头看看天,红日高悬,正是正午时分*。阴雪歌沉吟片刻,向厨房内青蓏打了个招呼,穿戴整齐后*,又取了点散碎银两和半块金条*^,快步离开了家宅*。

    实力有了本质上的突破*,心情愉悦^^,脚步也的确轻松了许多。

    路过桥头大槐树的时候,阴雪歌刻意在大槐树下站了一阵子^,右手按在大槐树上,好似孩童一般喃喃自语了一阵*^。

    桥上行人见了^,只是会意的温和一笑*^。

    他们只当阴雪歌童心未泯^,却没想到阴雪歌却是趁着这机会*,引动着老槐树脉络中的生气*,围绕着一个奇异的轨迹流转了几圈。

    老槐树欢快的扭动了一下树叶^*^**,将一丝两根头发丝般粗细的青气送入了阴雪歌体内。

    得到这一丝青气,阴雪歌‘呵呵’一笑^,甩开大步跑过拱桥^,快步来到了宗学门前。

    门房内,老门房正歪倒在靠椅上打瞌睡,鼾声如雷。

    阴雪歌轻手轻脚的推开宗学大门*^^,闪身进了宗学。

    现在正是武科上课的时间*^,他熟门熟路的绕过讲堂****,来到了后方校场上*。

    刚到校场,就听得一阵大吼传来,阴飞飞庞大的身躯犹如一个球一样在地上翻滚着,带起了大片的尘埃*。

    一名精悍的青年紧随在阴飞飞身后^^,飞起一脚踹在了他肚皮上,将他踹得向后又翻滚了几圈。

    阴飞飞嘶声大吼^^,连声认输^^,但是那青年就当做没听到一样**,再次抢了上去,一脚踏向阴飞飞的面门。

    这一脚若是踏个结实,阴飞飞的面孔肯定会被踏成平板^^^^。

    阴雪歌瞪大眼睛,只觉一股毒火从心头烧起*^,他几个弹步到了阴飞飞身前,朝着那青年大吼了一声^^。

    “杀!”

    雨夜连杀三个蟊贼**,一缕煞气冲起^^,那青年吓得怪叫一声,立足不稳向后连连倒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