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十三章 亲情的考验

    阴家族规,领受《阴风诀》者^*,只能孤身一人前往阴家武阁&。

    一大早^,阴雪歌就起身了&^。

    昨天受了令牌*,今天他要去领受《阴风诀》,同时学习《鬼王白骨身》。

    昨夜小雨^。

    靠近渭水就是这般不好&,渭水流量充沛,流域内降雨自然丰美*^。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若是约了三五好友&,春夜小雨,煮酒话青梅,这是极雅的事情&^。

    若是要出门远行,并且是离开渭南古城,前往郊区山地里*,雨水带来的就是不便^*。

    但是对阴雪歌来说,这些不便,却也不算什么不便*^。

    天还没亮,就有城外泉庄送水的车驾进城,太守府、律府&、各处达官贵人家,所需的甘美山泉水都是有定数的**。一百二十辆送水大车运送的泉水,正好能满足渭南城内诸多权贵自身一日所需。

    站在街口,见到憧憧人影行来&^,听到辚辚车轮声,举起灯笼晃几圈*,掏出十几个铜钱在手上掂掂*^。铜钱相互撞击的声音很清脆*,送水的车队也就停了下来^^。

    白发苍苍老水头举起手上兽油火把,在阴雪歌脸上照了照^,低声询问了几句^,就收下了铜钱*。

    双脚一并,翘着脚坐在一架送水马车的车辕上&,拉车的独角青牛发起性子一阵猛行,在城门口让看守城门的法役查验一番后*&,一道清新的微风扑面而来,阴雪歌已经离开了渭南城池。

    阴家,渭南郡第一世家。

    阴家核心人物。阴家大量族人都聚居城中。但阴家根本之地&*,阴家祖宅庄园&,当年阴家起家的基业&^^^,却在城外五十里阴风岭下万年水杨林内

    水杨,性至阴&&,木质坚硬异常*^&,可制各种蓄养阴魂^、储存天地阴气之法器,更是纯阴属性符文箭矢极佳材料。百年水杨一钱不值,千年水杨价同白银,万年水杨价值千金&。

    所谓价值千金*。就是万年水杨树核心处人头大小一块至阴木心。那是所谓的天才地宝&,将其取出后&&,小手指粗细一条^,就价值一千两黄金^。整块至阴木心的价值无法估量&。

    阴家庄园所处万年水杨林中&&。就有十二株万年水杨。被无数阴家族人谨慎伺候着&。

    城外庄园才是阴家根本^。故阴家所有的重要设施都在城外*。

    武阁,作为阴家储存家族根本功法《阴风诀》,以及无数阴家收集的诸般功法的核心楼阁^。自然也位于城外庄园,被无数建筑一重重的包裹在正中。

    搭乘送水车队出了城,向着西方行了四十里地*^&,泉庄到了*^。

    独角青牛体格健壮^*,步伐稳健快捷&,四十里地也就花了两刻钟时间^。

    阴雪歌跳下车*&,谢过了泉庄的水头&,然后迈开大步,借着西边天空悬挂着的最后半轮圆月的幽光^,踏着松软的泥土,快步向阴家庄园奔去&^。

    离开阴家庄园还有三五里地,前方一片高不过两三百丈,绵延百余里的山岭平地拔起&^^*。这就是阴风岭,数万年前阴家先祖起家之地。

    阴风岭上下,密密麻麻的种满了通体漆黑*&^^、枝干扭曲犹如鬼手的水杨^*。

    春天早晨的风吹过水杨树,细细的水杨枝震颤好似琴弦^,发出扣人心弦的‘呜呜’怪啸^。

    这怪声顺着风*,能够轻松传出十几里地。所以阴风岭又被渭南郡人称之为鬼哭岭&,这片水杨林也被称之为鬼泣林,阴家在水杨林中的庄园^*,平日里也极少有外人愿意靠近&。

    顺着一条铺了青石板的岔道,快步奔走到了水杨林的入口处*,阴雪歌停下了脚步。

    两个已经完成了淬体^,开始开辟窍穴*,准备吞吐天气元气入体,开始正是修炼的青年身穿黑衣*,带着鬼怪面具^,犹如真正的幽灵般从两株三人合抱粗细的大树中走出^^。

    黑漆漆犹如黑炭的树身上开了暗门*^&&,阴雪歌看到这两个族人,是从暗门中走出来的&*。

    “来者何人?可zhidao这里是我渭南阴家祖地?”

    “按律,阴家庄园周边二十里,擅入者&,杀!”

    两个青年阴恻恻的开口呵斥,右手向身后一晃,已经拔出了两柄通体漆黑又长又轻的缭风刀。

    急忙将阴九幽赐下的令牌放在手中,阴雪歌厉声高呼起来。

    “渭南阴家阴雪歌,奉家主令,来本家武阁学习《阴风诀》!”

    黑漆漆的水杨林内^&,一个细微的声音悄然传来。

    “阴雪歌?你这娃娃来得好早!可比我们估算中早了太多^^?*!?br />
    又有一个沙哑,但是同样细微的声音远远飘来。

    “嗤嗤,年轻人心性不稳^,着急学习本家无上妙法*^,也是对的^。这^,值得鼓励??!”

    第三个略微尖锐**,好似从百里外发出的声音若断若续的飘到了近旁&。

    “令牌不假,人也对得上,让他进来^&^*?!?br />
    水杨林内再无半点生息,两个看门的黑衣青年身形一晃,轻飘飘的没入了树干上暗门中。

    暗门无声关闭,原本暗门所在的方位变成了一块粗糙的老树皮,乍看去没有半点痕迹。

    原本漆黑一片,月光都无法沁入的水杨林内^&*,突有白色光芒浮现^**&。

    白光澄净、纯透^,一扫方才水杨林的阴森、邪气,照亮了一条宽达十丈,直达阴风岭下的青石大道。借着白光&*&,可以见到青石大道两侧,整齐排着高有数丈的石人雕像&。

    斑驳古老^,表面密布着大量剑痕刀痕,某些地方可见火烧雷劈的痕迹*&*。这些石人雕像表面密布着扭曲盘绕的法符纹路,这些深深凹陷进去的纹路^,却又被斑斑青苔覆盖。

    阴家宗学中有说道^,这些石人雕像。尽是法石傀儡。

    以天地元气精华凝结的法石催动&*,通体密布法符纹路^,石雕的人像&^,却能像活人一般任意行动、战斗。他们比人体更坚韧*,比人力更强大^&*,比人心更无情^,是最忠诚的守卫者。

    数万年以降*,阴家就是依靠这些不断以重金*,从渭南郡外购买的法石傀儡,扎下了这一片根基&。

    法石傀儡身上每一条伤痕*^。每一块青苔&**。都象征着阴家这个渭南郡的第一豪族,过往的荣耀*,过去的屈辱*,曾经的苦难。无数的xisheng和付出。

    顺着大道向前^**&。两侧最低也有一丈五尺高&&**。最高达到六七丈许的法石傀儡手持各色巨石兵器,低着头&^,默默无语的看着他&&。

    没有符法催动。这些历经沧桑的傀儡不会动*^^^,不会想,不会出声。

    他们静静矗立在这里&,每隔十来丈就是一尊,却给了阴雪歌莫大的安全感。

    白色的光照在巨大的傀儡像上,斑驳光影变幻*,阴雪歌看向他们的时候,光影闪烁&&,就好像他们在不断的对自己挤眉弄眼*。虽然明zhidao他们是法符催动的死物,但是他始终觉得,他们是活着的。

    他们的身躯是死的,但是他们的战意,他们的历史,他们的xisheng,却是活生生的*^。

    “有一种*^&*,他们是活着的感觉?”

    突兀的,阴雪歌身后有一个声音传来*&。一股寒气喷在了他的脖子上,让他脖颈皮肤冒出了大片鸡皮疙瘩*&。

    阴雪歌并未受惊**&,刚刚走上这条大道^,他就感受到了这个人的存在**。

    他的遁法很高明^,他完全融入了四周的黑暗中,这些白色的光芒,虽然为阴雪歌照亮了脚下的道路,却同样帮助‘他’掩盖了自己keneng遗留的痕迹*&**。

    四周水杨同样不语,但是水杨已经告诉了阴雪歌这个人的存在。

    这是水杨林,这里是水杨的世界*。没有任何活物能够藏在这里***,却不被水杨们感知&。

    水杨们感觉到了,阴雪歌也就感觉到了*。

    这人一直跟在他身后,但是阴雪歌故作不知晓。

    当这人突然在他身后开口说话&,并且恶意的喷出一道寒气时,阴雪歌犹如雷霆般发动&。

    烈风弩在他的长袍后摆下突然翘起,弩弦弹动的闷响惊动了沉寂的水杨林&^&&。

    三棱透骨箭发出得意的狞笑声&^^^,欢天喜地的投奔向了身后那人温暖的怀抱^。

    身后白发苍苍、眉毛、胡须犹如乱麻缠绕在一起的枯瘦老人惊骂了一句,双脚突然一阵跳动,双腿犹如鬼魅一般失去了痕迹&**。他的身形化为风^&&,化为雾*^,化为无形的鬼影,轻盈的向后掠去。

    老人做梦都没想到*,阴雪歌被他一吓,就直接用烈风弩给了他致命一击&^。

    他退得快,但是烈风弩追得更快,箭矢一寸寸逼近他的面门&^,最终射上了他的面孔。

    老人被逼无奈^,他张开嘴&,狠狠一口咬在了箭头上&。

    白生生犹如狼牙的牙齿狠狠咬下^,合金铸造*,足以洞穿钢铁的箭头被他一口咬成两截。

    坚硬*、坚韧的合金**,就好像豆腐一般被老人的大牙咬下。

    四周水杨林内传来了‘噗嗤’闷笑声&*,白发老人的老脸一红,举起袖子蒙住面孔,身体化为大片鬼影呼啸着冲进密林*,眨眼间就没入了黎明前最后一丝黑暗中***。

    “无脸见人,老子走也!”

    “告诉阴九幽,这娃娃^,老子欢喜?!?br />
    “告诉阴九幽^,他敢送这般一个娃娃让老子出丑,老子饶不了他^?!?br />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阴雪歌已经走到了阴家庄园的门前。

    四名身穿黑色长袍,腰间扎着血色腰带的中年男子一字儿排开站在庄园大门前&,面带笑意的看着阴雪歌**。他们同时向阴雪歌点头微笑,很显然^,他们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阴雪歌故作惊愕的看着他们,他紧握住烈风弩,故作惊慌的沉声发问&。

    “小子阴雪歌,见过诸位长辈^。我&^,是否做错了什么?”

    四个中年男子齐声大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眼角有丝丝水迹涌了出来。

    四周密林中,庄园大门上的哨塔、箭楼内。也传来了很明显的悠长呼吸声&。很显然,很多人都对阴雪歌刚才的反应表示出了极大的‘欢天喜地’以及‘幸灾乐祸’^。

    虽然阴雪歌射出的合金箭矢被老人一口咬断,没有伤到老人丝毫。

    但是他能如此快的作出如此恐怖的应对*,这显然出乎了太多人的意料。

    “不,你什么都没错&?!?br />
    “你&,做的非常bucuo*&?!?br />
    一名中年男子笑了&,他向阴雪歌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友haode向他招了招手。

    “随我来,我带你去武阁?!?br />
    微微顿了顿,中年男子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我是武阁守经人^。一生一世不能离开本家庄园半步?!?br />
    “我是阴九云。如果你愿意,可以叫我一声二叔*&&?*!?br />
    阴雪歌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阴九云?他记得自己父亲阴九风的确有个弟弟,起名阴九云。

    但是阴九云在他十七岁那年&。刚刚突破一鼎之力^。就在野外遭逢妖兽惨遭兽吻。

    换言之*&。阴九云早就应该是个死人了。如果阴雪歌没记错的话,那还是他年纪很小的时候*,阴九风在家设宴款待友人。酒劲上头后才说起了自己这个夭折的兄弟^。

    阴九云和颜悦色的看着他,然后很是认真的向他点了点头。

    “我是阴九云,你的亲二叔&&?!?br />
    “你能来这,我真的很开心&?&&^!?br />
    “你遭遇的事情,我zhidao一些。虽然我碍于誓言*,不能离开庄园帮你什么^。但是以后你在修炼上有任何不解之处,如果城内那些蠢货师范不能解释,你每个月可以有一次来找我的机会?!?br />
    武阁守经人,碍于誓言,不能离开阴家庄园&。

    阴雪歌明白了阴九云的身份&&,zhidao了他身上承担的责任。

    这是家族真正的死士^。他的身份^,早就淹没在了阴家重重黑幕之后&。

    让阴雪歌不解的就是&,连阴九风都不zhidao自己二弟还活着,他为什么会在自己面前暴露真正的身份^?

    “太上亲自吩咐,你很好*。所以,我可以帮你一点?*^!?br />
    阴九云很是欣慰的看着阴雪歌*^*,他的眸子里有一丝深邃的感情在酝酿。

    “你真的很好&^。十六岁零两个月*^*,就达到一鼎之力&*。最近千年来,本家资质以你为最^?&&!?br />
    “雨夜杀贼,连杀三人&,不惊不怒,直面法相*。你真的很好*&,你比任何子弟表现都好*?!?br />
    “演武场上*,一怒杀人*^^&,杀的还是渭北叛逆贼子选派的精英子弟&^*,太上们,非常满意?!?br />
    三言两语的,阴九云交代清楚了一切的前因后果&。

    阴雪歌这些日子的卓越表现&,已经引起了阴家真正核心高层的注意*,所以他们甚至破例,让已经‘死亡’的阴九云‘重归人间’,让他在阴雪歌面前说出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从今以后&*^&,阴雪歌在阴家不再是孤苦无依^。

    阴雪歌微笑着,向自家二叔深深的鞠躬行礼&,两行热泪恰到好处的滚滚流下。

    他跪倒在地*^,向阴九云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二叔,雪歌能见到二叔的面,真是,真是……”

    情到深处*,未语凝噎*,阴雪歌眼眶通红,嗓子眼里好似堵着一大块阴飞飞最爱的红烧猪头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阴九云欣慰的看着阴雪歌,他身边的三位守经人满意的看着阴雪歌。

    四周密林中^^,数十道情绪各异的目光纷纷收回*,他们最终很满意的离开^。

    阴雪歌zhidao,他清楚的明白,当他向阴九云下跪^^&,在他面前抽噎哭泣的时候^,阴家的很多人可以放心了&。

    如此天才^*,如此精英,如此前途无量^^^^,有培养价值的本家血脉^&&,终究还是重感情、通情谊的*。

    他对阴九云怀有如此充沛而浓烈的感情&,那么只要好haode笼络*^,用感情慢慢的套牢他*,weilai的阴雪歌,他无论拥有多强大的力量,都只能为阴家所用。

    “帝王心术,用错了地方?!?br />
    “区区渭南郡小小阴家*,你们也配用帝王术么?”

    阴雪歌仅仅的抿嘴,热泪盈眶的他在心里不屑的冷晒一声&。

    阴九云热情的挽住了阴雪歌的手,亲自推开庄园大门,带着他走进了阴家祖宅重地^。

    一边走^&,阴九云一边深情厚谊的向阴雪歌讲述当年他年轻时,他和阴九风一并修炼*,一并生活*^&&&,一并闯荡山野历练的往事。

    阴雪歌连连点头&,无比孺慕的看着阴九云&。

    他紧紧的抓着阴九云的手,好似唯恐失去‘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嫡亲长辈’。

    最后几道藏在水杨木浓密的树冠中***,紧紧打量阴雪歌面部表情变化的目光消失了。

    水杨轻轻的挥动着枝条*&,向阴雪歌传递了模糊但是足以使用的信息**。

    那些强大的阴家长老们&&&,他们最终还是离开了,再也没有留下一人。

    紧握着手上的令牌,阴雪歌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来,从昨天在宗学见了阴九幽之后*^,对自己的考验就开始了&**。

    阴家*,阴家,好一个阴家^。

    这个家族&^,果然如同他们主修的功法一样,阴风阵阵&,诡异得厉害。

    在巨大的庄园中行走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当东方红日的晨曦洒遍天地的时候&,阴雪歌终于来到了一座高大的楼阁前*&^。

    青黑色的楼阁高有百丈,外形古朴厚重,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

    楼阁前一字儿排开了十名身穿重甲的战士&^^*,他们手上堂而皇之的抱着比烈风弩更强一等的飓风弩^。

    一弩三矢&*,箭矢可射两千步,三百步内可洞穿城墙,这就是飓风弩。

    若是这个世界的凡人^,如果他们排成整齐的十人一排的队伍站在这楼阁前,十位战士一次齐射,就算是两三万人^,也就一次全部杀光了^^。

    阴雪歌抬起头&*,带着一丝敬畏,更多是好奇的看向了楼阁的门匾^。

    ‘武阁’两个血色大字,张牙舞爪的雕刻在巨大的门匾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