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十七章 妖魔鬼怪&^^,齐来

    春天的时间,就和春天的竹笋无异*&^,一不小心就出溜一大截。

    五六日时光*,没留下任何痕迹,就一如春梦^&&,了无痕迹消逝*。

    从阴家庄园回城后第七日*,阴家在城内的大宅正门外鼓号齐鸣,奏的是《大祭乐》,曲调威严端庄&,用某些被满门抄斩的异端的话来说&,就是阴森沉闷得厉害。

    七品世家*,按律在大门外用三口四足双耳蟒龙纹大方鼎&,鼎内烈焰熊熊。一簸箕一簸箕上haode香粉香料就像不要钱般,被仆役倒进方鼎内,烧出滚滚香烟四散&。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一簸箕香粉香料就是五百两银子^^^,在渭南郡^,能这样焚烧香料的家族^,也就寥寥两三家。

    按律,阴家焚烧的这些香料,也是有定数的^&^。

    香料采自深山蛇纹沉香木,又或者大泽藤萝**木,木材生长年限三百年到五百年*&。年份更低^,配不上七品世家的身份&^,掉价^^;年份更高&,则是逾制,重罚&。

    《律》法森严^^,严苛到每一簸箕香粉香料重多少*&,大致颗粒形状,都有了详细的规定&。

    滚滚香烟四散^&^,昨夜又是小雨&,晨风还有些许潮湿^,卷着香烟四处散开^&&。

    大半个渭南古城,尤其是阴家宅邸所处的北城区,就被馥郁的香气笼罩^。

    一大早天未亮^*^,阴家仆役下人就用清水冲洗门前街面^&。一夜春雨,青石板街面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但阴家仆役依旧循《律》**^。认真冲刷街面三次,青石板冲洗得可以映出人脸。

    正门开启,猩猩红羊毛毡子厚一寸二分&,从门前三十六丈一直铺进宅子里^。

    红色羊毛毡子一路过正堂,过中堂&,过中庭花园^,直达中庭后庭之间圣庙。

    圣庙*,天下各家各族&^,唯有入品世家方能在本家核心位置&,建立圣庙^^。四时祭拜*。香烛瓜果常年不断&。在这一方世界,圣庙象征天地正道,是一切《律》之根源^^。

    人头熙熙^^,整齐排布在数十亩大小广场上。

    净水洒地&*。香烟滚滚^*。乐音庄严&^。所有人面色沉肃,目光一眨不?&*?醋攀ッ硖ń浊耙恢谌说?&。

    阴家春狩大祭*&,百年来已成渭南&、渭北两郡盛事。同根同源骨肉相残之举***;焕次奘私豢诔圃?,更成为两郡各家豪门解决私人仇怨之最佳渠道。

    有血仇者&^,分别指派族中年轻子弟,加入渭南渭北两阴家阵营*^,于四绝岭浴血厮杀*。

    有怨气者,分别认定一家阵营^^,拿出巨额赌注在两郡太守公证下对赌^,人头滚滚中胜负分明。

    渭水南北两个阴家,前十次春狩大祭,甚至让两郡好几个九品世家就此灰飞烟灭&^,断了传承&。更有好几个八品*、九品家族*^,本来只是普通恩怨纠葛,却因族中天才青年之死&,彻底结了血仇。

    世间之事,恩怨纠缠^,本来如此*^。

    《律》可管辖天下万物&&,唯独人心仇怨^,无法调和,无法约束*&&。

    阴雪歌看着四周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

    除开渭南阴家一百子弟*&,渭北阴家九十八人,渭南^、渭北数十八品、九品世家,纷纷派出多则十余人^、少则三五人的十八岁以下子弟参加春狩&。

    春狩&&,猎的不是野物,而是人类^。

    人群中&^*,数百青少年目光如刀***,杀意凛冽&^,他们认准了各自目标,只待进入四绝岭中&*,就分一个高低胜负**,决一个生死存亡*。

    渭北郡太守华卿徲肃立在人群前方&,身穿和林惊风一般无二的官服&&,面色严肃,森严望着众人。

    渭南渭北两大阴家斗法,这是两郡大事*,华卿徲是昨天连夜赶来渭南郡,为渭北阴家压阵助威^。

    有他在**&,起码渭北阴家在渭南城不会受到官面上的阻力^。渭北阴家乃渭北郡七品世家,一如渭南阴家和林惊风之间利益纠葛&*^,渭北阴家和华卿徲之间也有着极多牵绊&&。

    他若不来,林惊风若是做下什么手脚&,渭北阴家损失的利益中,就有属于他的那一份*。

    除开他^^,渭北阴家当代家主阴八极也带着大批族人*,连同渭北郡众多世家豪族的代表&,齐聚于此。

    修炼《怒焰诀》,身躯同样变得高大威猛犹如龙虎的阴八极脸色极差&。

    七日前*,渭北阴家百余族人不告而至^,意图打渭南阴家一个措手不及^,先杀伤渭南阴家几个年轻子弟,给渭南阴家一个下马威,同时振奋自家士气**^。

    阴八极做梦都没想到,他制定的万无一失之计划*,居然在阴雪歌手上折戟沉沙*。

    此刻站在华卿徲身边,阴八极目光森严如刀,炽烈如火&,正在人群中往来梭巡,寻找着让他丢了脸面&,让渭北阴家士气都大受挫折的阴雪歌^。

    阴九幽站在阴八极身旁^,微微昂头^,双手背在身后*。

    圣庙之前,谁也不敢面露笑容*&,但是阴九幽满面的春风得意&,却是人都能看得出的。

    两郡太守站在人群前&,说了一番不冷不热、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官面话。阴家圣庙内一声钟响&**,两尊高有三丈六尺法石傀儡缓缓行到门前,慢慢伸手,仔细小心的推开了圣庙正门^^。

    所有人端正表情*,相互帮助着仔细审视了一下衣冠仪容^,确定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瑕疵了&,这才按照地位高低,络绎踏入占地面积广大的圣庙中。

    春狩大祭最重要的一个步骤,必须在圣庙中进行。

    两郡太守为人证,圣庙供奉诸圣人为冥冥中见证^*,有意参加春狩大祭的世家豪族,无论是亲派族人参与厮杀*,或者只是顺风押注,都要在圣庙中说清事情前因后果^*&,将一应筹码压下&。

    圣庙正殿高大恢弘*。光线极佳。

    正殿正中*,供奉上古三大至圣&*。

    传说中^,上古之时&^,妖魔横行人间^^^,鬼怪混杂人群,天灾**频繁&*,天地震荡民不聊生&。

    三大至圣横空出世&^,诛妖魔**,灭鬼怪^,铲除一切魑魅魍魉*。并提出‘人性本恶。当以律法约束之’的无上天道^^。三大至圣走遍天下亿万国朝**,制定《律》之总纲,以为天地人心之根本*&。

    三大至圣之后*,其建立之‘至圣法门’中历代有圣人出。

    上古圣人。以《律》之总纲为根本&。推演天道。尊天^、法地**、理人&^,针对世间万事万物^,制定补充诸多《律法》*&。诸如《民律》、《刑律》*&、《族律》^、《学律》^*、《士律》等等。

    天地之间^*&,律法逐渐完善,万民循律而生*,无人敢逾规一步^,自得平安祥和^^、无边清净快乐&^。

    是以天下之人,建立圣庙^,供奉三大至圣,以及至圣法门历年以来公认之八百圣人^。

    偌大圣庙中^,八百零三座美玉雕成&^,饰以黄金、白银、象牙&&、犀角&&、珍珠^&、宝石等华美之物的圣人雕像巍然矗立^,每一座雕像都流光溢彩*,有无量光芒从中释放出来。

    天下间^*,唯有入品世家^*&*,才有资格建立圣庙^*&,供奉圣人圣像。

    在阴雪歌看来,也只有入品世家,才有那财力物力建造圣庙&,建造这等圣人圣像^&。

    单以阴家而言,阴家于渭南郡扎根数万年,单单圣庙中八百零三尊圣人圣像^^,就耗费一万两千余年&,才逐次增补完全,成为渭南*、渭北两郡中&,仅有的两座圣人圣像完备之家族圣庙。

    渭北阴家实力雄厚^,处处与渭南阴家针锋相对*^*。

    奈何每隔十年春狩大祭^&,渭北阴家子弟,都必须来渭南叩拜圣庙&,于渭南阴家选定之四绝岭参加春狩*。其中原因格外简单*^,渭北阴家圣庙中&,只有三大至圣圣像^,其他众多圣人圣像**^,他们根本没有那个财力供奉上去^。

    一个世家圣庙中有多少圣人圣像,考究的不仅仅是你家族现在的实力和势力*&,更多看的是家族的历史底蕴和绵长根基^*。

    寻常三品以下世家豪族,不耗费数千万余年,谁家有这个财力&^^,一次供奉八百零三座圣人像^^^*?

    每一尊圣人圣像都是寻常人三个高大&*,他们或者肃立,或者坐卧*&,或者读书&,或者泼墨&,造型各异^,神态各自不同^*。

    所有圣人圣像都有严苛的规格&,每一尊圣人圣像都是某世家有足够钱财供奉后,奏请官府&^,由国朝向至圣法门申请^,由至圣法门精心雕琢完成后^,派专人送来圣庙安放&^。

    世俗之人胆敢私造圣人圣像者&,夷族&*。

    这些圣像**,就是一条头发丝的纹路有了些许差错**,循《圣律》,那都是满门抄斩的下场&,谁敢私造^?

    虽然每一尊圣像的造价都过于昂贵了一些*,但是有了圣像供奉在圣庙中*,家族之人出去和人说话&&,底气都足了几分。尤其是圣庙中的圣人像越多的家族,底气就越发的充足。

    一如阴九幽在阴八极面前&**,站在自家圣庙中,阴九幽虽然身材纤细高挑&,但是他却好似比雄壮如龙的阴八极还要高大魁伟了一倍有余^&&。

    神圣*、威严不容侵犯的圣人像前&,渭南阴家供奉的八百零三座圣人像前&,阴八极高大魁伟的身躯下意识的佝偻了下来&*,说话的声音都下意识压低了好几个音调*。

    阴雪歌站在人群中&,站在渭南阴家参加春狩大祭所有子弟的第一排^。

    随着前方两大太守*,两大家主&,众人跪倒、起身^*^,以大礼参拜众多圣人。

    林惊风府上请来的乐师神态狂热**,演奏《大祭乐》*,森森乐调直上九天&&*。

    循着苛刻,不能容忍丝毫错漏的叩拜礼仪*^,向三大至圣、八百圣人叩拜致敬完成后^*,一大早就开始的圣庙祭祀仪式,现今已经到了正午时分*&。

    众目睽睽下*,阴九幽&^、阴八极走到三大至圣脚下的香案前&&&,分别将今年两大阴家的赌注拿了出来&^^。

    渭北阴家拿出了两座开辟五百年的药山,每一座药山每年出产的药材&,单单贩卖原材料。就有千余两黄金的收益。除此之外^,渭北阴家还拿出了渭水一条小支流的水运经营权*,二十家渭北城内的店铺商铺&。

    对于一个七品世家而言*&^,这已经是触及元气的大筹码。

    阴九幽拿出来的,也是对等的赌注&。

    但是作为底蕴更雄厚的渭南阴家^*,阴九幽除开各种不动产,他还加注黄金十万两&*,昭显了强大的信心&。

    阴八极犹豫,所有人都看出了他心底的一丝狼狈**^。

    渭北阴家固然同为七品世家,奈何他立族不过千年*。不动产之类??梢杂梦淞η扇『蓝?*。

    唯独这真金白银***&,需要长时间的积蓄&&&。而且渭北阴家能够在千年内,拥有和渭南阴家相提并论的武力。族人每年耗费的修炼资源可想而知&^,那都是真金白银换来的*。

    十万两黄金。毫无疑问是一注巨款。

    数万年积蓄的渭南阴家损失十万两黄金。最多痛彻心扉一番&&。

    但是渭北阴家额外损失十万两黄金&^。搞不好weilai几年都白干*。

    圣庙正殿鸦雀无声&*&,两郡太守纹丝不动^,面沉如水&^*。

    众多世家豪族家主犹如圣人雕像*。同样一动不动。

    犹豫了三五个呼吸的时间,阴八极‘呵呵’一笑&,慢慢的取出了一个储物皮囊**&,小心放上香案&。

    “渭北阴家**,还从未怕过人*&?!?br />
    阴八极的目光变得疯狂而阴森^,犹如猛虎,就要吃人^^。

    “渭南阴家,毕竟输少赢多*?^!?br />
    阴九幽雍容大度的笑着^^,他看着阴八极^&^^,过去十次春狩大祭,渭南阴家六胜四负^^,输少赢多给了他极大的底气&^。尤其是今年,阴九幽回首望了参赛的本家子弟一眼&。

    阴雪歌眉头一挑&,两条浓眉犹如大刀竖起*,就要斩落。

    阴九幽并没有看向他*,而是看向他身后斜刺里几个阴雪歌从未见过的青年*。

    “渭南阴家的暗子^&&?”

    阴雪歌心头一动^*&,他下意识的联想到了赫伯勃勃*^,下意识的想到了自己和赫伯勃勃的赌约^。

    他更想到了数日前他和阴九幽说过的话,如果赫伯家想要从赫伯勃勃身上做点什么&,那么渭南阴家势必要在赫伯勃勃身上做些什么。

    能有什么*,比在四绝岭中斩杀赫伯勃勃来得更便利的?

    难怪参加春狩大祭的阴家子弟中**,多了七八个阴雪歌从未在宗学中见过的青年。

    “赫伯家能推出赫伯勃勃这样的天才^,阴家还胜过赫伯家一筹^&,难不成就没有几个暗中手段^?”

    正思索中*,一个又一个分别来自渭南郡^*、渭北郡的家主纷纷走到香案前。

    渭南渭北&,两个郡隔得太近&&,而且大家都靠一条渭水混饭吃&^^。

    平民有云^,远亲不如近邻*^;但是对于世家豪族而言,近邻全部死光,只剩自家独大*,这才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好事*。

    渭南渭北两郡,好些世家都在同一个行当里厮混^,各家族人*,尤其是年轻子弟年轻气盛&^,时常冲突。

    无数年来,大世家和大豪族结怨,小世家也有身份相当的对头。

    渭南渭北各家^^,相互联姻*,相互结亲,相互捅刀子&*^,相互下毒手&&,恩怨纠缠无数年,圣人都理不清其中乱麻一般的头绪^。

    正好百年前两个阴家弄出了春狩大祭这样欢乐的活动^,两郡世家豪门,正好趁机解决私人恩怨^&。

    一切都在圣人圣像前立下契约*,圣人为冥冥中见证*,更有两大太守当人证*,《律》法森严,却也不杜绝人的喜怒哀乐&。只要有一个正当的借口&^,《恩仇律》会庇护一切有正确的寻仇报复^。

    数十位家主纷纷立下契约赌注^,压下了天文数字般的财富*。

    每一次春狩大祭&*^,都是一次群体狂欢。渭南渭北两郡的实力^,就有相互消长**^。

    百年来&,渭南阴家赢了六次*,渭南郡的实力**,也得到了六次提升。渭北阴家赢了四次,却输了六次,这已经引发了渭北郡众多世家的不满。

    这一次渭北世家拿出的筹码都很重^&&,很显然他们想要扳回一次。

    阴雪歌抚摸着腰间储物皮囊,两条浓眉不断舞动^^&。

    圣庙之中,不敢出声欢笑&,他只能用这等动作掩饰自己的心情&。

    因为赫伯勃勃在众多家主之后^^,走到了香案前^^*。

    他手里拎着一个硕大的鸟笼*^,一条玉色龙鲤水云环绕,正在鸟笼中打着呼噜*,鼻孔里喷出一个个水泡。

    “渭南^,赫伯家*,赫伯勃勃,约战,渭南^,阴家,阴雪歌?^!?br />
    赫伯勃勃穿着黑色劲装*,腰间佩剑,发髻上镶嵌了一块四四方方黑玉佩,端的是英姿勃发&、气度凛人^&。

    他目光一挑^,就把站在阴家子弟第一排的阴雪歌找了出来**&,他指着阴雪歌***,无声冷笑&^*。

    阴雪歌上前几步&,大步走到了香案边*&,他伸手放在香案上^,声音很是沉稳^*。

    “渭南***,阴家*,阴雪歌&,死战赫伯勃勃^^。以我之命*,赌斗这条龙鲤*?&!?br />
    “若我死在四绝岭,一切自然不提?*!?br />
    “若我活着出来^,这条龙鲤,归我?&^!?br />
    圣庙内众多家主侧目*^,道道劲风袭来,吹遍阴雪歌和赫伯勃勃的身体^。

    他们的修为自然是一目了然*。

    阴雪歌周身窍穴纹丝不动*^,身躯大概有一鼎多一点的力量&。

    赫伯勃勃,开辟了最少五十个窍穴&,最多五十八个窍穴&*,体内元气力量在六鼎以上。

    正儿八经练气士和刚刚淬体成功的武者,这实力*,无法比。

    渭北一家小世家的家主当即走出人群,掏出一个储物皮囊放在香案上*^^。

    “黄金三千两^,我赌阴雪歌必死无疑^,老伙计^,你可敢接注&^?”

    他挑衅的看向了人群中一位脸色难看的渭南郡家主^。

    两家都经营客栈酒楼,两家都酿酒酿醋*,两家酒醋都顺着渭水向上下游州郡贩卖&。

    他们之间的争斗&,已经持续很多很多年了。

    人群鼎沸^^,渭北众家主群情激动^*,纷纷加注*,纷纷向各自对头挑衅^。

    渭南众家主愁眉苦脸,同时怨愤的看向了阴九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