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仓皇逃命^^,谁家老人

    天地元气如斯充沛的世界*^,山林总归美好。

    古木参天&,藤萝密布&。

    高百丈的古木枝桠间*,瀑布般紫色藤萝倒垂而下,拳头大小紫色花瓣亮得瞎人眼。

    拇指大小铁头大王蜂‘嗡嗡嘤嘤’^,绕着香气扑鼻的藤萝盘旋舞动*,辛辛苦苦采集花蜜*,送回数十里甚至数百里外的巢穴*。

    偶有贪吃的花鸟小心靠近,爪拍翅扇&,赶走几只凶悍的蜂子^,长嘴得意的伸进花蕊,饱餐一通花蜜。

    数百株古松矗立在一块,无数藤萝从古松枝桠上垂下&,藤萝之中古藤攀援,盘绕成了一个天生的屋子。阳光透过藤萝&,透过紫色透明的花朵^,紫莹莹的光照得藤屋透亮^。

    阴雪歌斜靠在藤屋中&,左手酒壶*,右手驴肉烧饼,慢悠悠吃得不亦乐乎&。

    储物皮囊的确好*,储存在里面的驴肉烧饼*,甚至还带着一丝温热&。比不上刚出炉的新鲜滚烫&,但是在山林中^,有温热的烧饼果腹^&,幸福满足感就很充沛&。

    十几里外,对面山坡上,赫伯勃勃犹如疯魔*。

    长矛插在一块大石上&^&,双手紧握长剑横扫^,将数里宽^&,七八里长的山坡上满山野杜鹃砍得稀烂*^^?闪е晏搅饲О倌甑亩啪榛?*,嫣红花朵零落如雨,花粉随风飘逸,隔着十几里地*,都飘到了这里来。

    嗅了嗅空气中浓郁的花香,举起酒壶*,抿了一口果酒,阴雪歌舒适的叹了一口气*。

    昨夜带着赫伯勃勃狂奔一夜,在山岭中往返奔走了起码两千里地&。翻山涉水&&,一路不知打死多少胆大突袭的猛兽妖禽&^,赫伯勃勃更是和两条水缸粗细&,有妖兽血统的大蟒缠斗狼狈。

    一夜过去,阴雪歌都有点吃不住劲^^,浑身麻软。所以找了这么个风景绝佳的藏身之处休憩&。

    赫伯勃勃却好似春天里的野猫*,却被人踢了屁股一般,恼羞成怒在那一片山坡上肆虐。他丢失了阴雪歌的踪影^,却本能直觉阴雪歌就在左近&,所以他大声怒吼*,疯狂谩骂*^,想要将他咒骂出来*。

    “出去的**。才是蠢*&?^!?br />
    抓起阴家庄园太上们赐下的符文长刀*&,阴雪歌皱了皱眉^。

    昨夜追杀时^,阴雪歌伤势痊愈&,肉珊瑚药力全部融入身体后&,他想要尝试一下赫伯勃勃的力量*&。

    于是他故意落后,故意让赫伯勃勃逼近百步之内^。

    赫伯勃勃果然御器一击。丈八长矛犹如长龙摇头摆尾激射而来&。阴雪歌手持长刀狠狠一刀劈下^,重达十五钧,锋利异常吹毛可断的符文长刀^,居然被长矛轻松撞碎。

    当时长矛激射而来*,寒气森森直透五脏六腑^,手中长刀突然炸开,死亡气息扑面袭来**。

    阴雪歌回想那恐怖的场景*。都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符文兵器毕竟只是凡兵,和炼气士真正使用的,铭刻了完整法符,有完整元气流通脉络的‘法器’&^,完全不是一个品级上的存在^*。

    如果不是阴风步配合阴风诀修炼出的阴风元气^*,让阴雪歌的动作真个犹如鬼魅一般灵动&*,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长矛的穿刺&,他的头颅早就被赫伯勃勃一枪轰穿。

    同为炼气士*。手上有无法器&,就足以决定生死。

    手指轻弹符文长刀残留的半截刀身,透过藤萝的缝隙&,望了望对面山上继续发狂的赫伯勃勃,阴雪歌轻轻摇头^,将半截长刀丢回了储物皮囊&。

    符文兵器&^,除非身陨。否则就算兵器损毁^,也要带回阴家,供阴家去官方备案&。随意丢弃损毁的符文兵器或者相关的物件^,一旦查出*。那等重罚&&,会让七品家族都心痛*^。

    “不能硬拼^,除非我能弄到一柄法器*?&!?br />
    抓起雷鸣弓^^,手指轻叩弓弦&,阴雪歌盘坐在地上,默默闭目养神。

    狂奔一夜*,窍穴中阴风元气消耗大半&。在元陆世界,元气消耗后并不要刻意运转功法恢复&,外界天地元气会自动顺着开辟的窍穴缓缓渗入&,元气恢复的速度远比消耗要快数倍*。

    除非刻意凝聚****&,关闭窍穴,否则天地元气自行涌入^^,根本不用担心元气匮乏&。

    在这个世界&&&,持久战会是一场噩梦。如果真的陷入了持久战&*,双方很可能不是被对方杀死的&,而是活活饿死^。阴雪歌已经吃饱喝足&,如今精气神都达到巅峰状态*,赫伯勃勃还在砍花玩*。

    肉珊瑚最后一丝药力在体内回荡&,正缓缓融入筋肉之中*&。

    这株肉珊瑚的火候超过了阴雪歌的估量*,那一把白骨绒的生长年份&^&,也比他估算的要高出了不少&&。

    所以损失了四成左右的药力&,这一株肉珊瑚依旧为他增长了七鼎半的**力量。加上他本身的底子&,将近十鼎的**力量*^,足以让他笑傲这一次春狩大祭^。

    如果赫伯勃勃手上没有法器,阴雪歌足以横扫四绝岭。

    可惜的就是^,赫伯勃勃手上的法器太难应付^&,人力完全无法对抗。

    深深的看了一眼赫伯勃勃&,双手握住面前一条藤萝*。四周古松微微摇晃^,好似有一阵无形的风吹过*^。古松们记住了赫伯勃勃的气息&,他们已经将赫伯勃勃的气息传送了出去。

    千里之内*&,只要阴雪歌能找到任何一株火候超过千年的古木&*,他就能轻松找到赫伯勃勃^。

    四绝岭的所有草木*,都是他的耳目&。当然这也有局限,能够清晰的告知他相关信息的,必须是那些千年以上的古木灵草才行&,普通草木还是欠缺了太多*。

    没有惊动疯魔般手握长剑乱砍乱劈的赫伯勃勃*,充耳不闻他辱及阴家无数代先人的恶毒咒骂,阴雪歌离开藤屋,没入了长草中**。

    四绝岭草木葱茏,脆嫩长草往往有两人高下&,阴雪歌行走在长草中,丝毫动静都没有&^*,隔着几步远,都无法发现他的踪迹^。十几里外山坡上的赫伯勃勃^*,更是不可能知道他的动静。

    一路向北而行。北方就是渭南郡的方向^&,那一片山势缓和&,水脉众多^,飞禽走兽族群繁茂&,是狩猎的好地方*^。春狩大祭&,主题固然是猎杀对头家族的少年&,但是每个人总要献上一头过得去的猎物*。

    百年妖兽&。牙^、爪可熔入符文兵器&,令符文兵器威力倍增。他们的血液、心脏和骨髓&,都能配制各种丹药^,让寻常凡人强身健体^,凭空增加数十钧力量^。

    如果能猎杀一头两百年左右的妖兽^,就是一份很拿得出手的猎物&。送去宗庙祭祖*,都不丢脸**。

    两百年以上的妖兽^^^,尤其是三百年以上的**,对于现在的阴雪歌就太危险&。除非手持法器*&,否则三百年以上的妖兽可以瞬杀阴雪歌,他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至于说千年以上的妖兽妖禽么,四绝岭中的这种大家伙早就被清洗一空^。

    千年妖兽放去外面^&^?梢郧崴赏烂鹨豢ぶ?^*,那不是低阶炼气士该琢磨的东西。

    “春狩大祭&,宗庙献祭*,总需要一件拿得出手的好物件^?!?br />
    四绝岭中*,称得上好物件的^,也就这么几个特定的族群,阴雪歌有意去猎杀传说有蛟龙血脉的三彩斑斓龙蟒&。不仅是他,估计其他各家少年。也有人动那些龙蟒的心思。

    猎杀龙蟒的时候^,或许还能碰到几个渭北阴家的少年^。

    斩杀他们^,可是能换取大量家族功勋**。阴雪歌想要一件真正的法器&,就要从这里下手^。

    至于说渭北阴家的少年是否无辜**,是否可怜,这不在他的考虑内^。他生在元陆世界&^,他就必须适应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任何出奇的举动。都可能为他带来灭顶之灾。

    这里是元陆世界&,一个酷法森严*,随时吞噬无数性命的世界*。

    手抓雷鸣弓,一支合金箭矢搭在弓弦上&。悄步穿过绵延十几里的长草丛*^,来到了一座高山下。山脚是一片葱郁的松林&,这是一片原始状态的黑松林^,林中荆棘长草重生^^&,就连野鼠都难以穿过&。

    而山脚下,则是一条干涸的古河道,长草之中*,可以看到无数大大小小的鹅卵石。

    鹅卵石光洁干净^^,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因为这些鹅卵石太干净了^,所以几块黑色带条纹的鹅卵石上,几点喷射状的血迹很是刺目。

    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阴雪歌下意识矮下身体,小心翼翼横挪两步。四周没有动静&&,想象中的练气士御器袭杀,一柄法器带着长长寒光呼啸来袭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眼角余光仔细的扫了一眼鹅卵石上血迹&&*,血不多*,只是浅浅两三点&。

    伤者没有大量失血&,只是从伤口滴了几滴血下来。从血迹的长度可以判断,伤者奔走的速度不是很快&&,比现在阴雪歌最高速度还要慢了许多。

    逃走的时候,这个伤者也很小心,他尽可能的踏在鹅卵石上,没有践踏两侧的野草*。这样可以尽量减少留下的痕迹*,让后方的追踪者难以判断自己逃走的方向。

    只是他毕竟不是阴雪歌*,沿途长草中,依旧留下了一些痕迹^。

    几条草叶折断*,端口还有白色的嫩浆冒了出来,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苦涩草汁味。

    有几根荆棘的长刺上,挂下来了两丝银灰色的细丝*^。隔着十几步远^^,望了望那细丝,阴雪歌就摇了摇头&。伤者绝对不是参加春狩大祭的两郡少年*,这衣服的料子不对*。

    参加春狩大祭的少年^,大家都身穿青色或者黑色劲装^^,这是宗学少年标配的服色。

    银灰色的料子,而且是品质极佳的银灰色的锦缎*。

    脑海中回想起渭南郡见过的诸多大人物^,从太守林惊风&*,到阴家家主阴九幽&。将这两丝在阳光下反射出淡淡七彩光泽的锦缎丝线对比一下,这锦缎的材质比林惊风身上的长袍还要好出不少。

    据说林惊风身上的长袍*,都是渭侯府特供的上好材料&。一匹料子&,大概就市值千两黄金^,真个是入火不燃^^*、入水不浸*&、防尘防雾^、可避刀枪的极品&*。

    但是以阴雪歌的眼力^,这两丝锦缎长丝*^,绝对比林惊风身上的料子好很多^。

    阳光下那华美的七彩反光^,就凸显了他的不凡^。

    他甚至能勾勒出当时的场景:

    一个身上衣衫破烂*,受了致命重伤的男子,踉跄着踏着鹅卵石逃到这里。两条荆棘扫过他的身体。从他破碎的衣服边缘&,拉扯下来两丝极细的锦缎丝线&。

    屏住呼吸,仔细的看了看那丝线的色泽**^,将他深深记在心中&。

    阴雪歌缓缓起立**,弓起身,小心的一步一步的离开现场&&。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他也无意循着痕迹去看热闹。所谓好奇心害死猫,传说猫有九条命^,但是他阴雪歌只有一条。

    身穿如此华服之人^,被追杀到四绝岭*,无论是被追杀之人*,还是追杀的人&&?&&?啥疾皇撬衷谀懿艉系?。

    甚至看那衣料的质地*,齐州有几个家族有资格掺合这事情,还不一定呢*。

    弯着腰*,迈着小步^,放弃了古河道^,阴雪歌一头扎进了黑松林中。

    他不敢表露出任何的异常*^,没有让荆棘刺和野草为自己让路。而是小心翼翼踏着黑松枝桠*,一步一步向前行进&&。

    索性松林茂盛*,枝桠相连,最细的枝桠也有米斗粗细&,足够他快速离开*。

    他不回头,不侧目*,只是闷着一股子气向前疾走*&。一口气向前狂奔了十几里地*,骤然阴雪歌身体一僵&^。狼狈的站在一根大树杈上不敢动弹。

    在他前方十几步的地方^^,一株古松的树干上*,一块残破的银灰色锦缎歪歪斜斜的挂在那里^^。

    在他身后&,相隔七八步的地方,两名身穿青灰色劲装的中年男子喘着粗气钻了出来^,他们手持强弩,死死锁定了阴雪歌的身体&。

    那强弩和烈风弩&。乃至他见过的最强的飓风弩都不是一回事。

    飓风弩也只是符文兵器,但是这两具强弩底色漆黑,表面有无数极细的金色纹路,勾勒出了无比鲜明的九个完整的法符。不是法纹。而是最少九条法纹勾勒出的*,完整的法符。

    这是法器强弩。

    真正炼气士使用的法器强弩**。

    烈风弩都能射出千步^^,百步内能洞穿寻常小城池的城墙&。飓风弩更能远射一千多步,洞穿金石只是寻常**。但是他们只是符文兵器&&!

    赫伯勃勃身上那长矛,最多铭刻了一个法符,就逼得阴雪歌无法和他正面抗衡&。

    这两具强弩上面&,九枚法符赫然在望&*,品阶比起赫伯勃勃的长矛强出何止一筹?

    这样的强弩射出的箭矢&,相距又只有七八步远,四周全是水缸粗细的黑松树干&,阴雪歌无可闪避^。

    “两位&,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br />
    屏住一口气*,阴雪歌苦涩的笑着^&。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已经换了一条路走&,而且故意挑选的最难走的地方,最难走的方向*,踏着树杈在高空行走&,怎么还会碰到这些人^?

    这运气,也太差了吧?

    他有点懊悔,他真应该沟通一下四周的古松*^,感知一下附近的生灵*^。

    如果早知道这里有人*,他绝对不会向这里靠近半步^^。但是明知道附近有外来人存在,他怎么敢冒着风险^,施展出沟通草木的天赋能力来*^?他怕死得不够快么?

    劲装大汉不发一言*,他们凝视着阴雪歌*^,双眼瞪大犹如铜铃^&,眸子里杀气四溢。

    头顶传来枝叶摩擦声*,一个身穿银灰色锦缎长袍&&,生得面如银盆&&,颌下长了一部浓密长须的老人冉冉从空中降落^。他脚下有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盘绕^,身形轻盈落下犹如柳絮^&。

    阴雪歌的瞳孔一凝*,这是驾雾腾云&,借助天地元气自由飞行的手段。

    修士淬体成功之后^*,开辟窍穴引第一丝天地元气入体,这是气走百脉的修为^。

    百脉贯通^,打开自家功法全部窍穴和分支经络后,就吞吐日月精华,以阴阳二气强壮根基。

    这是炼气士的第二步修炼。

    日月精华&,先天阴阳二气入体之后^,开启功法开辟的所有窍穴&*,吞吐天地五行元气,滋养五脏六腑^,壮大自身先天五行精元&。这是炼气士的第三步修炼^。

    第三步小有成就后^,就能腾云驾雾^&,驾驭雾气随意腾挪飞纵&,日行万里*&*、十万里,都是轻松普通*。

    眼前老人^,分明就是到了第三个大境界的强者。

    阴家庄园中诸位太上&,可否有人修炼到了第三个大境界^?阴雪歌不知道。

    他只知道*^,渭南阴家和太守府联手图谋赫伯家,最大的原因就是&^,赫伯家一位第三境界的太上陨落在西疆,这才导致了阴家和太守府的窥视&。

    由此可见,第三个大境界的炼气士,几乎就是渭南郡的巅峰力量^。

    “前辈&!”

    阴雪歌不卑不亢的向老人抱拳行了一礼。

    “你*,不是来追杀老夫的、”

    老人双眸浑浊,气息不稳,身上衣衫破烂,各处血迹渗出^,显然身负重伤*。

    他说话的时候,都忍不住倒抽几口冷气,短短一句话*,耗费了他好长时间。

    “不是*&?^!?br />
    阴雪歌干脆了当的回应老人^。

    “我是渭南阴家子弟,此番我渭南渭北阴家族人*,在四绝岭春狩大祭&&,我是来狩猎的?!?br />
    “狩猎,还是杀人?”

    老人冷笑一声^&。

    “你身上杀气浓郁***,血腥味还没散去。渭南^、渭北两郡的阴家春狩大祭,老夫似有耳闻&?!?br />
    “你们是来杀人的。真正一群不知所谓的,可怜虫^?&!?br />
    不屑的向阴雪歌望了一眼,老人一把向他抓了过来&^。

    “来了,就别走了?!?br />
    “你见了老夫,总不能就此让你离开*&?!?/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