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人不闲&,山花落

    青草葱绿,小溪蜿蜒&,溪水清澈见底&^,水草游鱼煞是灵动。

    阴雪歌无奈的蹲在溪水边*,看着老人匍匐在小溪旁^,贪婪的大口饮水^。

    两名劲装男子面无表情肃立一旁,手持强弩左右顾盼&。阴雪歌不时向他们眺望一眼*&,着两个人给他的感觉无比怪异,总感觉他们并非活物。

    三个时辰前,黑松林中&,老人一把抓下*。

    阴雪歌身体四周天地元气顿时化为枷锁,将他全身紧紧禁锢*,任凭他倾力挣扎&,根本无法动弹。

    淬体有成,**力量可达一鼎&。

    开通全部窍穴&,不提窍穴元气之功,单单**力量可达百鼎^*,称之为一山&。

    吞吐日月精华,周天阴阳二气淬炼元气肉身,同样不提窍穴元气拥有的力量,单纯**力量可达百山,称之为一江^。

    太阳精华炽热阳刚,让**&&、元气刚猛强壮*;太阴精华阴柔缠绵*&,让**&、元气柔韧精粹^。太阴太阳二气淬炼全部窍穴、经络、五脏六腑和经络皮肉之后,引天地五行之气纳入五脏六腑,从此平地青云&^&,所谓腾云驾雾&,就此超脱凡人。

    吞月、噬日,腾云驾雾,炼气士到了这个境界,单单肉身就有最少一江,最强百江之力。

    而炼气士**只是辅助,只是承受元气冲击的根本*。炼气士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元气的运用*,在于窍穴中容纳的无穷奥秘&。诸般功法各有玄妙^,人体小小窍穴中*,可以做的文章太多太繁复。

    老人已经是腾云驾雾的强者,单纯**之力就以若干‘江’的力量计算*。

    阴雪歌区区十鼎**之力,八鼎元气之功^^&,在老人面前就好似婴儿一般。

    无形元气枷锁将他捆得结结实实^*,在老人拖拽下,阴雪歌凌空悬浮,一路被拽到了这里。

    距离刚才黑松林。已有数百里&。

    显然流血过多的老人熬受不住,在这小溪旁犹豫观察了许久,这才趴在水边,大口大口饮水补充消耗&。

    “刚才河谷中那几滴血*。那几丝衣料&*,都是前辈故意留下的^?”

    一路上,阴雪歌越想越不对劲。老人已经能够腾空飞行,如果他是孤身一人,重伤之余在地上挣扎奔走&*,留下那些痕迹倒也情有可原。

    但是他既然能够腾空飞行,加上身边有两个高深莫测的随从护卫,在那河谷中,他怎么都不应该留下那样的痕迹。如果真有人衔尾追杀^,顺着那些痕迹^。顺着河谷向前追踪^,最终是南辕北辙&^,会距离老人越来越远&。

    因为阴雪歌就是远远避开血迹指引的方向,有意远离,反而和老人当头碰到了一起&。

    “你&&。倒也有几分,见识*?&&!?br />
    老人擦擦嘴边水渍&,喘息着咕哝了一句&。

    正眼都不看阴雪歌一眼,老人有点忧心忡忡的向两个面无表情&*,但是偶尔喘气的中年壮汉望了过去*。

    两个劲装男子手持法器强弩^,稳重如山站在一旁。阳光下*,他们的皮肤反射出健康的光泽。他们的眼睛沉静而明亮^*,他们的气息虽然粗重,却绵长有力^。

    他们胸膛起伏,可以听到他们胸腔中心脏在有力的跳动&。

    经过长时间的急速奔走**&,他们的心脏依旧循着稳定的频率跳动,丝毫没有变化^。

    他们的血流声……

    阴雪歌骇然抬头&?&?聪蛄死先?。

    这两个手持强弩的中年男子,他们体内只有心跳声^*,并无血液流过血管的声音。

    他们的呼吸声乍一听去似乎很正常,但是他们肺部并没有应有的回音。被他们吞入体内的空气*^,就好像消失得无影无踪。被他们的身体一口吞噬了一般&。

    “小子有点眼力?!?br />
    面如银盆,生得俊朗非凡,显然年轻时一定是翩翩美男子的老人古怪的笑了。

    带着一丝自嘲之意*,老人指了指两个劲装男子。

    “他们不是人&。是老人亲手制造的灵肉傀儡?*!?br />
    咧嘴一笑*^,老人微微摇了摇头*&*。

    “老夫沦落到如此地步,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真正追随老夫的&,只有他们&?&*!?br />
    “老夫曾经一呼万应,曾经高朋满座*,曾经一声令下屠城灭族只是小事*?!?br />
    “想不到今日,只有两具灵肉傀儡随身。这天下,人心,居然不如死物?!?br />
    手持强弩,稳重如山矗立一旁&*,敏锐的目光警惕的扫视四周&&,两个劲装男子依旧深深喘息。

    每一次呼吸*,都有巨量天地元气涌入体内&。他们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阴雪歌能够想象&,他们的心脏就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将天地元气化为无穷力量输送全身^*。

    他们体内的血管输送的不是血液^^,而是天地元气转化的能量,难怪听不到血流声。

    但是他们体表特征一如常人***,甚至有汗水缓缓渗出^,阴雪歌都是看了许久^,才发现他们似乎和常人有点异样。如此手段,如此傀儡&*&,真正可畏可叹*^。

    和这两个大汉相比,阴家庄园的那些法石傀儡,真正就是一堆死石头疙瘩&。

    “前辈如此人物,何苦为难小子?”

    阴雪歌只能无奈苦笑,他故作可怜的看着老人,低声下气的求饶。

    “你有用?&*^!?br />
    老人目光闪烁,站起身向四周山林眺望了一通,仔细侧耳倾听&*。

    “小子身份卑微^,做人质**,怕是追杀前辈之人&*,根本不会顾及小子生死&&?!?br />
    阴雪歌无奈苦笑&。

    这老家伙说自己有用?能有什么用?做人质么*?简直可笑&。

    闻所未闻的灵肉傀儡,位于渭南郡巅峰的可怕实力,能把这样的老家伙追杀到如此狼狈的境地,天知道他的对头是什么来历&^。

    他只是渭南阴家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随手可灭的人物^*,谁会顾忌他?

    “小子不可妄自菲薄*?!?br />
    老人笑呵呵的看了阴雪歌一眼,随手丢了一个小小的药瓶过来^。

    “里面有一颗丸药*,小玩意&*,不值钱^&!?br />
    “你也莫怕&。拿你做人质,老夫尚未那等下作*^?!?br />
    “留你备用,若是老夫逃出这方山林,需要养伤之处*?&!?br />
    老人笑得很灿烂。双眸死死的盯着阴雪歌。

    “渭南小世家的精英子弟,家中藏一个孤苦老人,总归不难&?”

    苦笑,再苦笑,再再苦笑^*。

    除了苦笑*^,阴雪歌还能说什么&?

    他家宅子很大,容纳四五十号人总是容易。宅子地下,更有密室收容财物和各种**物件,藏下三五个老人更是轻便。

    问题在于……

    “收容您*^,渭南阴家?^?捎懈裁鹬??”

    阴雪歌再三苦笑,看着老人^^。

    老人撕开身上衣衫,袒露出十几处深可及骨*,或者伤及内脏的伤口^。

    用一种紫红色的透明药膏涂抹伤口^,用银白色带着丝丝闪光的绷带扎紧伤口。老人松了一口气*,服下了两颗丹药。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阴雪歌^&*,轻轻摇了摇头。

    “现在^,你不是应该担心自己的生死安危么?”

    揉揉鼻子,阴雪歌不知道是第几次苦笑了出来。

    “小子我,只有比较有宗族观念。渭南阴家&^&,乃小子根本*^^。岂能有失^*?”

    这话说得有点违心^,但是阴雪歌说得很是正义盎然,如果阴家诸位太上在场,他们定然会感动涕零。

    “宗族观念&?根本^^&?”

    老人沉默^,他将地上零碎的布料收拾起来&*,塞进了手指上一枚碧绿色^。雕刻了无数法符的指环。

    阴雪歌的眼睛骤然一亮,老人手上^,绝对是一枚大容量的储物指环*。

    他腰间有储物皮囊,但是这皮囊容量不大^,一丈见方的空间。能装多少东西?

    十六年零三个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高级储物法器^。

    老人仔细的将地上沾染的血迹清理干净,从一个大铁罐内倒出了一种气味扑鼻,应该是从某种草藤中提炼的药汁洒在地上。刺鼻的草汁味很快和四周的草木气息融为一体,空气中些许血腥味被掩盖得干干净净*。

    “我是,没有根的人***?^!?br />
    老人起身*,向阴雪歌森严冷厉的望了一眼&。

    沉默许久,他突然很爽朗的笑了。不是那种数百岁的老人应有的雍容、华贵的笑*^,而是那种*,年轻气盛、骄狂不可一世的天才俊彦^*,青年豪杰的笑。那种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快马加鞭一日看尽春城花的笑。

    张开双臂,老人朗声大笑。

    “不过,老夫终于想起来了,老夫叫做什么名字?!?br />
    “赤焰天穹宫,火修罗?&!?br />
    “我是火修罗,娃娃^,记住这个名字^?!?br />
    自称火修罗的老人放声大笑^,寂静的山林中突然有大群鸟雀飞起^*,这是被他笑声惊动的小雀儿。

    远近茂密丛林中,这种体型不过拇指大小的金鸫雀数量何止百万^&?密密麻麻浑身金色、银色条纹交织的金鸫雀腾空飞起,‘卿卿卿卿’漫天乱叫^,数里方圆的山林都被黑压压的鸟群覆盖^。

    “在这里^^^,在这里!”

    欢喜的叫声中^,几个身穿劲装的渭北阴家少年快步闯来^。

    他们忽视了仰天长笑的火修罗*,忽视了手持法器强弩的灵肉傀儡&&,他们只是盯着阴雪歌&。

    “阴雪歌^,哈哈**,总是我们第一个找到了你?&!?br />
    “我们找你*^,已经大半个月了^,杀了你,大功一件?!?br />
    “杀了他^,五颗辟穴丹^,这份功劳,不能让给别人?^!?br />
    总共是四个渭北阴家的少年聚集在一起,手持重刀、长剑*、长矛、弩弓&,阵法森严直冲过来*。

    相距还有数百步,手持强弓的渭北少年已经一弓六箭^^,犹如飞蝗向这边射下^。

    火修罗摇头微笑&*&,他右手虚握,六支长箭骤然变向飞到了他手中。

    他手指轻弹&,合金箭矢带着刺耳啸声激射回去,四名渭北少年惨嚎一声*,箭矢透体而过^,瞬间抹杀他们一切生机^*。

    “有你一个^,就足够了?^!?br />
    火修罗笑看着脸色惨白的阴雪歌*&^。

    “藏身之地^&,只需要一个。若是带着他们走^。留下的痕迹就太多了!?br />
    阴雪歌轻轻的摇了摇头^,他艰难的转过头,向着身后数里外,一座山崖望了过去&。

    山崖青翠*。崖顶生了一片老桃花树。山间温度本来就暖得比较慢&,这些老桃花直到这些日子&^,才感受到了山外温煦的春风^,满树桃花开得好不灿烂。

    西斜的日头照在山崖上*,粉色桃花变得艳红如火。

    山风吹过,粉色花瓣披挂着血一样的残阳红光,纷纷扬扬从山崖上飘落。

    花瓣飘落如雨&^,落在山崖下小溪汇聚而成的水潭中悄然无声,甚至给人一种幽静、清宁的感觉。

    那水潭^,就是火修罗大口饮水的小溪汇聚而成&&。

    潭水碧绿*。平滑如镜,点点花瓣落在潭水上&*,溅起极轻微的涟漪。

    水面微微摇晃,水中倒映的人影,也就随之晃动起来&。

    一共二十四人。所有人都身穿血色劲装^,脚踏血色皮靴,头戴血色尖顶帽*&。他们的面孔被血色平滑面具掩盖&,看不清他们的长相^&。双眼处镶嵌着黑色的晶石磨成的镜片^,血色面具,黑色眼眶^,透着一股狂暴肆虐的恐怖气息^*。

    他们的手掌也被血色的拳甲裹得结结实实。他们浑身上下,除开飘荡的长发和眼部镜片是黑色*,其他尽是一片血色*。

    张狂无忌的血色,凶残狠戾的血色,粘稠滚动犹如熔岩的血色,沸腾疯狂犹如毒蛇的血色&。

    他们脚踏淡淡云气。悬浮在桃花树的梢头*^。

    于是满山崖的桃花颜色都被他们夺走*&^,二十四个人身上的血色,却好像充盈了整个四绝岭,天地尽成血茫茫一片,空气都好像变成了粘稠的血浆^。让人窒息无法吸气&。

    那一片血色映入眼眶,阴雪歌的心脏就开始剧烈的跳动,他的心跳越来越快,渐渐地眼前开始发黑眩晕。这些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追杀火修罗的&,就是他们*&?

    这些人从山崖上出现的时候*,丝毫没有掩饰身上气息的意思。

    隔着好几里远,阴雪歌就闻到了他们身上刺鼻的血腥味&。

    不是真正的味道,而是一种感觉。

    这些人身上的血腥味如此浓郁,隔着这么远&,都好似要渗入身体^,渗入骨髓,渗进灵魂^&。那股血腥味让人窒息,从身体到灵魂,都让你喘不过气来。

    火修罗收起了笑声&*,他转过身,看着那些人。

    他的声音变得很轻微*,很无奈*,甚至带着一丝惆怅和大戏谢幕后的凄凉柔美&&。

    “来得真快^。我还以为^^,把你们甩开了&?!?br />
    火修罗的声音很轻,很低^^*,但是那些人都听清了。

    一人声音很轻柔,很温和,甚至还带着几丝亲热的回应火修罗*^。

    “另外几组人的确被你甩开了&,但是谁让我们人多呢&?”

    “洛王*&,为了杀你,我们出动了一百二十组人*,这只是进山追杀的^?!?br />
    “在山外*,三州律府够实力的人都出动了。您进山后,能够坚持两天三夜&,已经很不容易**&?&!?br />
    火修罗正要开口,阴雪歌已经大吼了起来*。

    “诸位前辈&,我是被这老匹夫强掳的人质&,前辈们救命?*^!”

    火修罗身体微微一动,一道寒光从数里外激射而来*^,绕着阴雪歌就是一旋。

    ‘嘎吱’声尖锐难听,阴雪歌看得真切*,寒光中是巴掌大小一片齿轮,边缘锋利无比^,密布数百个尖锐利齿的齿轮^。齿轮以一种让他瞠目结舌的转速高速旋转*&,带起的声浪将他身边方圆丈许内所有草木全部震成了粉碎。

    齿轮就这么一圈一圈的绕着他急速飞行*,带起一道疾风,掀起了大片烟尘^&*。

    一名血衣人冷笑一声,语气无比冷漠&。

    “洛王,刚刚你杀那四位少年,我们来不及阻止?!?br />
    “但是眼下这娃娃&*&,你若敢动^,你想要痛快点死,那就不容易了^?*&!?br />
    阴雪歌心头微微一动,听这些血衣人的语气,他们似乎有意庇护自己?

    甚至不只是自己^&,就连渭北阴家的那四个少年*^&,他们都有意出手救护,只是来不及救援而已?

    火修罗摊开双手*,沉沉叹了一口气。

    “我并无心杀死这娃娃&&*^。我抓他,只是想要求一个可能的藏身之地*&*?*!?br />
    “藏不了的。我们进山时*,三州之下,郡城之中所有律府所属都已出动&?!?br />
    “洛王&,不要浪费大家时间,束手就擒,让你死得痛快些&*^*?!?br />
    齿轮一圈圈的绕着阴雪歌飞旋,火修罗看着那些血衣人,他怪笑一声,突兀的腾空而起,一掌向阴雪歌拍下^。

    “本来无心杀他,现在……杀^&&!”

    恐怖的力道当头袭来,火修罗掌心一团怪异的赤红色符文涌出&,四周天地元气疯狂奔涌&*,滚滚热浪袭来&,附近山林焦枯^、变色,然后大量古木受不得这高温熏烤^,就此燃烧起来^。

    无数古木燃烧犹如火把*,四周尽是火光^&&,和煦的春天山林^,突然变成了火海地狱^。

    飞旋的齿轮带起一声怪啸,化为一道寒光向火修罗心口射去&。

    阴雪歌身体一翻,双腿窍穴中阴风元气瞬间全部喷出&,他倾尽全力,化身为风^,想要逃开火修罗的掌控^&。

    四周长草焦枯^,大火熊熊燃烧&。

    火修罗犹如火中魔神,带着绝望的杀意一个闪烁就到了他面前*&*。

    右手犹如蒲扇^,赤红的手掌带起一道火光,沉甸甸拍向阴雪歌心口。

    飞速旋转的齿轮怪啸着从火修罗心口刺进&*,从他后心穿出^&。锋利的锯齿带起大片血肉,更能看到无数碎骨从他身后喷出。

    火修罗好似没感受到任何痛苦,他一心一意的看着阴雪歌&,全神贯注的看着他。

    杀意*^,疯狂却又宁静无比的杀意。

    那是带着人生最后一个愿望,人生最后一个理想意味的杀意&。

    在他死前,他只是单纯想要杀一个人。

    不幸的是^,阴雪歌就是他挑选的对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