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飞升(1)

    冬去春来,元陆世界逐渐恢复了平静*。

    打得天崩地裂&,闹得血雨腥风的各方阵营,都小心谨慎的藏在自己的巢穴中,舔舐着自己的伤口**。被摧毁了老巢的圣人世家们*,被赶出了祖先基业的至圣后裔们&,还有阴雪歌和珧荆命的联盟,大家都心存默契的停下了大规模的征战厮杀*。

    天京城外,一座小小的农庄中,阴雪歌懒洋洋的斜靠在一头大龟的背甲上,斜眼看着龟甲上放着的一副巨大的地图*。用上古‘寻龙门’风水堪舆秘术制造的地图上*&,光影闪烁如飞&,云烟流动似火^,无数山川河岳的影像在内急速的闪烁着。

    在这些山川影像中&&,不时有大片文字浮现^。这些文字详细的标注了这些山峦丘陵的名字^,表明了周边凶险之地&&,以及附近的特产等等*^。其中一些山脉附近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城镇村庄*,也都详细的标明了这些城镇村庄的总人口&*,归属哪一方势力控制等资料。

    这些详细资料,来自兰水心**&。他毕竟是来自上界的大能&,而且在兰家内部也享有极高的权柄&,虚空灵界至圣法门的基本资料^,他是全盘掌握的。

    幽泉静静的坐在一旁&,皱着眉头看着那副地图上变幻莫测的山水虚影&&。

    一条小河从他们身边蜿蜒流过&,背负着地图的大龟偷偷的伸出头来*,将半个脑袋都浸没在清凉的河水中。偶尔他惬意的打一个响鼻*,在河水中溅起了大量的气泡*。

    盻珞趴在大龟的龟甲上&*^。一只手把玩着大龟的尾巴^&,一边龇牙咧嘴的对着地图指指点点。

    “这些至圣法门的人&,简直是丧心病狂了。哎^^,他们把人都当做什么了^?”

    盻珞在低声的抨击虚空灵界的至圣法门*,这些日子,兰水心将他掌握的有关至圣法门的所有资料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其中很多信息让阴雪歌等人是叹为观止*,进而感到惊悚莫名**。

    至圣法门在元陆世界的监控^,已经是极其的严苛^,但是相对于他们在虚空灵界采取的各种手段&。他们在元陆世界的统治*&。简直算得上是极其的温柔、善良了^*&。

    在兰水心的讲述中*^,至圣法门在虚空灵界的统治*&,简直就是一块沉甸甸的铁幕^,让所有人^*。包括好些圣人嫡系后裔都喘不过气来的铁幕。所有人都被笼罩在巨大的阴影下。无边的恐惧随时伴随着他们。

    就算是那些圣人最直系的子嗣。都随时有朝不保夕的感觉。这种恐怖的阴影&,这种心理上时刻维持的高压状态,又导致了至圣法门的好些门人弟子。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癫狂状态**。

    他们用恐怖的手段对待他们掌控中的一切生灵*,然后又用那种恐怖的手段对待他们身边的亲朋好友^&。他们尽情的毁灭着他们想要毁灭的一切,同时也毁灭着自己。

    一种可怕的恶性循环在圣人后裔中蔓延^,在兰水心的描述中,好些圣人的后裔&,实则和恶魔无异。

    甚至就连兰水心,他都很坦诚的告诉阴雪歌,他的心性也早就扭曲了^。

    所以他可以毫不留恋的背叛至圣法门^,可以毫不客气的屠戮无数至圣法门的门人弟子&,他可以洋洋得意的毁掉至圣法门的根基,彻底动摇了至圣法门在元陆世界的统治&。

    正因为他的心性早就扭曲*,早就变得不是人了,所以他被阴雪歌俘虏后,他就毫无节气可言的屈服了&^。只要能活下去*&,他可以乖巧的做阴雪歌的一条狗^,哪怕阴雪歌真的把他当做一条狗对待&,只要能活下去,他就一切都不在乎^。

    “所以,我们才要摧毁这个该死的宗门^^*,干掉这个宗门的所有人?!?br />
    九灵圣尊站在一旁*,瓮声瓮气的低声咆哮着^。

    阴雪歌向九灵圣尊望了一眼*,然后掐着指头仔细的盘算起来*。

    兰水心投靠了他,他的神魂已经被阴雪歌彻底的掌握,生死都不由兰水心自主*。如今兰水心已经被阴雪歌释放,他正带着八百圣人世家的那些族人伺机而动,寻找彻底歼灭三大至圣世家全部余孽的机会。

    有了兰水心的牵制*&,珧荆命这里就不会面临什么风险了。

    阴雪歌已经将他掌握的各大流派^、众多宗门的道统传承了下去,在珧荆命新建的国朝中^,无数宗门百花齐放&,隐隐有重现上古修行盛世的趋势&^。

    只要给珧荆命一定的时间,随着阴雪歌传授下去的那些道统逐渐强盛,随着至圣法门不断的内耗——因为有了兰水心的主导^,至圣法门的内耗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会逐渐消耗自己的生命力,变得越来越虚弱。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未来的至圣法门将再也不是威胁^&^。

    而阴雪歌的目标**,已经放在了虚空灵界&*。

    “我,还有幽泉等人*,必须飞升&^。元陆世界这里&,已经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算出了问题,九灵圣尊你们留在这里,也能稳定住局面?!?br />
    “我们在这里的力量^*,已经到了瓶颈&*,我们必须去虚空灵界**^。一切的恩怨,都要在那里解决掉?!?br />
    阴雪歌抬头看着天空,回到元陆世界很有些年头了&,在这里^,他有了新的家人,有了新的族人,有了新的朋友和门人弟子*&。但是他始终记得清楚^,记得他是谁*,从哪里来*,要做什么。

    他的记忆中&,上古时代的一些面孔不断闪烁。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当他打坐入定的时候^*,那些早已逝去的面孔时常出现在他心中。他们静默无言的看着阴雪歌&^^,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他们不开口*,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们就是这么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极其强大的压力^,甚至让他喘不过气来。

    “人情债^&,难还^?!?br />
    阴雪歌低声的感慨着。

    蹲在一旁的尸神低声的咕哝了一句*,似乎是在说&^,阴雪歌欠下的可不是人情债&,而是性命债。如果不是当年尸神所属的冥教宗主救了阴雪歌,还是种子形态的他早就灰飞烟灭了^。

    阴雪歌笑了笑,然后他收起了龟背上的地图。

    站起身来*,他向身边的人一一望了过去^&。青蓏&,幽泉^&,盻珞*,阴飞飞,凤梧道人&,九灵圣尊,大白,二白,还有珧荆命^^,以及已经在珧荆命亣奐国朝中占据了众多高位的阴家长老们^。

    他跨界转生,轮回降临元陆世界,这么多年,这么多事^,这么多人^*&。

    阴家的诸位长老敬畏的看着阴雪歌&,他们早就猜出了阴雪歌的来历*,也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事情。所以他们对阴雪歌是发自骨子里的敬畏有加——任何一个敢于直接对上三大至圣和八百圣人的人,都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事情就这么定了*,也不用什么良辰吉日,我准备去虚空灵界走一遭?&!?br />
    阴雪歌的话显得很轻松*^,飞升去虚空灵界,被至圣法门严密掌握的虚空灵界,在他嘴里就好像吃过晚饭了*,去邻居家逛门子一样的轻松简单。

    珧荆命抿着嘴,死死的盯着阴雪歌*&,过了许久*,他才嗓音有点沙哑的低沉开口。

    “有^,多大把握*?”

    阴雪歌笑看着珧荆命,又看了看幽泉,然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怎可能没把握呢?不可能失败的*。嗯,我会照顾好幽泉的*?!?br />
    珧荆命看了幽泉一眼*,幽泉微微一笑,向他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这一世&,幽泉是珧荆命仅剩下的同胞妹妹*,虽然明知道幽泉是大能转世*,珧荆命依旧对她牵挂不已,亣奐国朝曾经有灭族之灾*,幽泉是珧荆命在这个世界唯一的血亲了&^^。

    砸吧了一下嘴*&,珧荆命悻悻然的抱怨了一声。

    “起码*^,你们留下几个孩儿也好&*&。我还没做成舅舅&,你们就……”

    阴雪歌耷拉着脸^*,神色阴郁的看着珧荆命^。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呢?这种事情,他怎么还能想到这些事情?

    站在一旁的阴飞飞拍了拍肚皮上的肥肉,掀起了一身的肉浪后*,他也看着阴雪歌叹了一口气。

    “大哥*,你这一走^,咱伯这一房人,可就是绝后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兄弟我多生百八十个孩儿*,就给你过继几个过去&。起码咱伯咱婶子他们的坟头&,逢年过节得有人打扫不是*^?”

    看着一脸诚恳的阴飞飞&,阴雪歌张了张嘴&,然后无语的笑着,抬头看向了天空。

    还不等阴雪歌开口说话&,青蓏已经在一旁跳了起来。

    “少爷去哪里,我是一定要跟着去的*。没我在一旁跟着*,少爷您怕是煮一碗面条都不会哩*!”

    几个呼吸中^,阴雪歌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他想到了当年在渭南古城&,他和青蓏经历过的那些事情。时间只过去了没多少年,但是对阴雪歌而言&&,那些事情,就好像在上辈子一样^。

    太遥远&,太模糊^,见过了至圣一怒,跨界一掌按碎六颗圆月的恐怖景象后,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情*,就真的很难在心头上留下什么印象了&。

    只不过&&,这一世的父母的模样^,阴雪歌却记得很清楚。

    沉吟了一阵^,阴雪歌向阴飞飞笑着抱拳鞠躬行了一礼。

    “家里,拜托了*&?^!?br />
    阴飞飞肃然向阴雪歌还了一礼&,他拍打着肚皮^,很是严肃的许诺着。

    “我努力生一百个子女,过继三成给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