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巨浪(2)

    “这几位老朋友^&,倒是比我想象中更大方*,更厚道^?!?br />
    神识扫过五部典籍**,阴雪歌暗自点头*。五部先天五行修炼典籍,没有任何玄机变化*,更没有任何的诡谲神秘^,而是最纯正、最纯朴的那种五行修炼法典&&。

    和其他道尊大能衍化出的各种天书、秘籍&、道藏&、典籍相比^*,这五部修炼典籍&*,就好像用山上石头雕刻的方砖^,方方正正、灰扑扑的一点都不起眼。用这些方砖搭建的建筑*,也是方方正正&、厚重稳固的实心疙瘩,很不好看,但是根基极其的稳固。

    如果一个天资正常的凡人&^,按照这五部典籍修炼&,或需要耗费比同样天赋的人*,修炼其他的神功秘术缓慢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万倍才能达到同样的修为境界。

    但是这五部典籍打下的根基极其雄厚^*,不会有任何走火入魔的风险^,而且对于天道的阐述踏踏实实&、直指本源*,并没有过多的机巧变化*。这种典籍,才是阴雪歌最合适的,用来触类旁通*&,参悟无上天道的无上宝典^^。

    对他而言^,最基础的&,就是最好的。

    手一拍^,天道令直接插进了阴雪歌眉心,没入了他紫府识海&,静静悬浮在他元神上。天道令上无数片旋转的云涡中,一缕一缕仙灵之气涌出,缓慢的滋养着他的元神和。同时通过他的身体^^,外界的天地灵气不断被吸纳进天道令^,被缓慢转化为仙灵之气储存起来&^。

    五部宝典从天道令中飞出,呈五行生克方位悬浮在他元神左近,不紧不慢的旋转着,放出五色光芒融入元神&^。好似有五个声音在同时向他阐述无穷天道,阐述先天五行是如何衍化出整个世界的^。

    阴雪歌的元神中不时有五色光芒闪烁*。然后迅速被混沌的灰蒙蒙雾气吞噬吸收^。

    沉浸在这奇妙不可言喻的境界中*,阴雪歌静静的看着西方太阳落下,看着东方月亮升起&。

    远处城主府内传来了一阵飞龙坐骑的长啸声*,一阵微风吹来&,水袖飞舞中^,一名身穿青色罗裙&*。生得面容姣好妩媚的少女俏生生的飞上了大殿屋顶*,踏着光滑的琉璃瓦一步一步的向阴雪歌走来。

    少女的手中捧着一个紫砂瓦罐&,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阴雪歌闻到了万年人参炖千年老母鸡妖精的奇异香味。少女笑得很是甜美的凑到阴雪歌面前&,捧着硕大的瓦罐向阴雪歌屈膝一礼*。

    “客卿哥哥,这是娋儿亲手炖的鸡汤,里面还加了三颗大补元气的九阳凌空丹,每一颗都能增长九品金仙三年的法力修为呢??颓涓绺缑刻炖屠鄣煤?*,正好喝下去了补补元气?^!?br />
    阴雪歌的脸皱了起来*^。又开始了么^*?又开始了么?

    自从这一群花枝招展的大姑娘闯入陷空城后^*,每天必定上演的剧目又开始了么?

    “娋儿,你从小就不擅女红的,厨艺什么更是一塌糊涂&*,你那汤*,客卿哥哥哪里喝得下去呢?”又一位鹅蛋脸^,身材极高,几乎比阴雪歌还要高出半头^。两条长腿美得惊心动魄的少女飞上了大殿,双手小心的捧着一个微微泛红的玉盆。

    奇异的芳香从玉盆中飘散出来&。只是嗅了一口*,就让人食指大动。

    鹅蛋脸少女王嵬嵬很温和的笑着*,捧着玉盆来到了阴雪歌面前:“客卿哥哥*,这是嵬嵬精心挑选一百零八种海鲜,取其精华,用万年钟乳清液熬制一天一夜才成的‘海珍窝’^。里面又加了两颗青鸾蛋,最擅长补充青木灵气,对客卿哥哥有极大好处呢&?!?br />
    斜睨了娋儿一眼^*,王嵬嵬傲然昂起了头:“这两颗青鸾蛋,还是嵬嵬的祖父亲自带领本家十八位叔伯。联手重创了两头野生的九天青鸾神禽*,从他们巢穴中找到的。为了他们*,嵬嵬祖父都受了伤呢,可是难得了*?&!?br />
    阴雪歌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看着笑颜如花的王嵬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九天青鸾,那可是神禽中顶尖的存在*。王嵬嵬的祖父带着一群人,居然重伤两头青鸾&,将他们的蛋抢了过来熬汤给他进补&?

    这份心意……这份心意……阴雪歌好想将这一盆海鲜窝扣在王嵬嵬的脸上。那两头九天青鸾&,招惹你了^?

    但是王嵬嵬的话刚说完*,又一名身穿彩衣*,长长的裙摆上绣了一头七彩凤凰的少女傲然飞上了大殿。她捧着一个小小的汤盅^,轻轻的笑着:“客卿哥哥^&,九天青鸾的蛋虽然能补充一些青木灵气&,让客卿哥哥得到一点好处&。但是又怎么比得上我这一盅青龙汤呢?”

    犹如凤凰一样骄傲的少女王飞凰快步到了阴雪歌面前&,献宝一样将汤盅往他面前一递:“一头快要孵化的青龙幼子,破壳取出后^,用三千六百种珍稀药材熬煮三天三夜,这才成了这么一盅宝汤&?!?br />
    娋儿、王嵬嵬的脸色骤然惨变,她们同时怒视王飞凰——简直毫无底线了*,他们居然猎杀了一头快要孵化的青龙幼子熬汤?谁不知道,青龙正是东方甲乙木灵气的象征圣兽,青龙的幼子自带一道青木天道*,若是能够将一头青龙幼子的全部生命精华吸收干净,甚至可以得到青龙独特的天赋神通*!

    王飞凰骄傲的昂着头,微笑道:“客卿哥哥,这一道青龙汤喝下去,最多一个月&,您的金仙修为^,肯定能飙升三品上去^。这对您*,对我们王家^,可都是好事呢?^!?br />
    衣袂飞舞*,数十条窈窕的身姿从四面八方向这边飞来,一天一次必定上演的好戏进入了。一百多名来自王家的娇小姐们^,开始为了阴雪歌这支潜力巨大的黑马勾心斗角了&&。

    想要拉拢一个男人,就先控制他的胃,这些娇小姐这些天,每天都是亲手调制了各种美食来诱惑阴雪歌。但是她们不知道这样做,已经引得阴雪歌后院火苗隐隐了么?

    阴雪歌突然一阵胆战心惊&,他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死寂之力从厨房的方向腾空而起&,他急忙大叫了起来:“诸位好意,在下心领,唔^,在下要闭关修炼,暂定三年不出关*,还请诸位……”

    ‘轰轰轰’一连串巨响传来,客卿府内大小三百六十处湖泊*,一千八百条大小水脉同时骚动。无数条水龙腾空而起,瞬间撕开了空气,在虚空中爆出大片白色气障,带起恐怖的雷鸣声向这边大殿-激射而来*。

    阴雪歌摇头*,叹息*,身形一闪,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百多个春心萌动的王家娇小姐怪叫一声,她们联同手上的各种美食,被那水龙一冲,全都变成了落汤鸡,一个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水龙打飞了数十里远。更有几个这几天最是黏着阴雪歌的娇小姐^&,身上罗裙都被大水冲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了一件亵衣狼狈的挂在身上。

    惊天动地的哭喊声传遍整个陷空城*。

    城主府内^,王奕夫和一众王家长老捂着耳朵、充耳不闻&。

    陷空城内^*,负责治安巡逻的将士宛如行尸走肉*,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就好似什么都没听到。

    城内城外所有知道阴雪歌最近状况的人,全都闭上了嘴,一个个带着诡异的表情^&^,凑到了窗缝边&、门缝后,偷偷摸摸的看着百多个娇小姐浑身滴水的跳着脚怒骂尖叫。

    她们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

    她们知道阴雪歌身边有一个生得绝美的小丫头陪伴着^,但是在她们看来,幽泉只是一个小丫鬟,她难道还敢管阴雪歌的事情么?

    但是今天就是幽泉出手,一击将百多个娇小姐&*,而且其中还有好几个真仙巅峰*、金仙境的娇小姐打飞了出去。这些娇滴滴的大小姐*,居然没能有半点反击的机会&。

    “烦了天了!区区一侍女&,怎敢悖逆犯上?”娋儿气急败坏的尖叫着。

    “姐妹们&*,联手将那侍女打杀了吧&,简直太过分了^!”王嵬嵬翻脸&*^,变得和母夜叉颇有几分相似&。

    “无法无天,小小侍女&,还敢管自家主子的事情&?”王飞凰气得脸色铁青,十指犹如鸡爪风一样抽搐着。

    百多个娇小姐跳着脚的放声叫骂&,正要闯入客卿府&^,和幽泉分一个生死高下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恐怖的巨响。

    大音希声&,这一声巨响传来的时候&,整个虚空灵界所有的声音都被掩盖了过去。

    所有人都傻呆呆的抬起头来,看着高空中发生的恐怖景象&。

    就在朱雀域的高空,距离地面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一只素白如玉的手掌轻描淡写的撕开了虚空,露出了一片青芒芒的光晕^。无数道剑光从那一片撕裂的虚空中喷薄而出*,无数脚踏蛟龙,或者骑着凤凰&、孔雀^、仙鹤、大鹏的仙人,无数驾驭着各种稀奇古怪仙器法宝的仙人&&,犹如暴雨一样从高空坠落了下来。

    滚滚仙灵之气犹如海啸,瞬间攻破了界壁*,直接涌入了虚空灵界^。

    与此同时^*,一个清朗有力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世界。

    “三十年后*,两界合一,圣灵界将吞并虚空灵界,尔等魔头,一个个等死罢!”

    圣灵界的全面入侵,真真正正的全面入侵,居然在今天这个时候,突兀的^、毫无征兆的爆发了。

    陷空城内警钟长鸣,无数人惊慌失措的从各自宅子里狂奔了出来。

    一头翼展超过千丈的银鹏呼啸着掠过陷空城的主城&^,坐在银鹏上的白须仙人手一指*,一道剑气激射而下,一支腾空而起的千人精锐惨嚎一声,被剑气好似串糖葫芦一样前后洞穿&&,剑气一搅顿时骨肉成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