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大惊怖(2)

    毫无疑问的^^,殑穷老祖败了。

    败得很惨^,败得他道体被摧毁后,飘浮在半空中的道尊天魂还一脸呆滞的傻样,半天没回过神来。

    牛金牛的实力&,在他将六魂合一的本体暴露出来后^,他的实力不是增强了六倍&,而是整整增加了三十六倍。他用一种碾压性的方式*,轻松摧毁了殑穷老祖的道体^。

    弹指间^,殑穷老祖只能倾尽全力放出一招道术,牛金牛放出了三十六道。

    一招道术&*,殑穷老祖的道术杀伤力是一^,牛金牛的道术杀伤力是三十六^&。

    殑穷老祖的道术属性单一,是魔道大力神通和腐蚀神通的融合,拥有两种天道法则属性^。而牛金牛的任何一招道术,最少都有六种天道法则融为一体,相生相克^,威力大得恐怖*。

    更让殑穷老祖欲哭无泪的是,牛金牛的道体,居然融合了大雷音寺&、秘佛寺、澄心禅林三大佛门圣地的至高佛门金身的功法^^,三门佛门金身熔铸一炉,牛金牛不需要任何道器护身,道体就能硬抗殑穷老祖的道术而丝毫无损^^。

    两人的交手^&,只持续了十二个呼吸的时间^&。

    殑穷老祖的道术被彻底压制&*,瞬间崩溃,然后他随身的五件道器被摧毁,牛金牛犹如发2&,w∽ww.狂的公牛暴力无比的冲到了殑穷老祖的面前,异常野蛮的用拳头将殑穷老祖的道体硬生生打得稀烂。

    经历了道体劫的道尊法体,殑穷老祖的法体强横无匹&,一根汗毛都重如泰山&^。被牛金牛更加强悍、更加强横的拳头轰碎后,殑穷老祖的法体残片从高空坠落,在方圆百万里的大地上造成了一场毁灭天灾。

    就好像无数的流星从高空坠落&,殑穷老祖的碎片炸碎了厚厚的岩层*^&。轰穿了虚空灵界的大地^,暴露出了下方深不见底的岩浆层。滚烫的岩浆从地下深处喷了出来,肆意的在地面流淌翻滚*,将一座座山峰同化成了赤红色的汁水。

    高空中,殑穷老祖凝聚的一千八百九十二颗大道精血悬浮在半空中,每一颗大道精血都有人头大小^。散发出强大如龙的气息。殑穷老祖的道行高深莫测*,他的大道精血远比阴雪歌从神眷之地得来的大道精血强大万倍*。

    牛金牛不屑的看了一眼殑穷老祖留下的大道精血,很慷慨的向阴雪歌挥了挥手:“小子^,这些东西归你了。唔&,可惜了^&*,你是老子的属下&,但是还没给你什么好宝贝护身*,这家伙的五件道器……佛爷打得过瘾,全轰碎了。实在是有点可惜了*^&?^!?br />
    阴雪歌笑着将殑穷老祖的大道精血收了起来,当着牛金牛的面将其中三滴大道精血塞进了白玉子嘴里。

    什么道器之类的&,他现在根本用不上&,所以他也不奢求&*。

    殑穷老祖的大道精血,凝聚了大力神通和腐蚀神通&。腐蚀神通可以极大的增加白玉子的破坏力&,而大力神通说起来简单,实则包含了魔道大力神魔法体的淬炼秘术,包含了各种巧妙的运力法门。对现在的阴雪歌而言更有价值^。

    将一颗殑穷老祖的大道精血吞服腹中&,滚滚魔力疯狂的侵蚀着阴雪歌的身体&。然后被他强横的强行镇压了下来。一丝一丝大力神通的奇妙韵味逐渐融入身体,阴雪歌只觉自己的力量在快速提升,而且对于各种魔道奇思妙想的运劲法门也有了更深的感悟。

    手一挥,一道青黄色的光晕大手呼啸飞出,方圆百丈的大手一把扣住了地上被岩浆包裹的一座大山^&,轻轻松松将这座高有千里的大山抓了起来。手指微微一合?&!遣痢尴?,大山被阴雪歌放出的魔神巨掌一把捏得粉碎。

    牛金牛诧异的看了阴雪歌一眼^,他沉吟了片刻*^,一指头刺穿了自己的心口,从中掏出了三颗金灿灿紫气萦绕的大道精血&。随手丢了过来&^。

    “你的悟性居然这么好*?殑穷老祖的大力神魔神通&,你居然就能用出来了?来&,这是佛爷的三颗大道精血,蕴藏了佛爷对佛门三大圣地不坏金身^、无上佛体的感悟^^,你拿去好好参悟一番*。你若是能够将佛爷的佛门金身和殑穷老祖的魔神之体融而为一&,这就很不错了?*!?br />
    阴雪歌也不客气^,接过牛金牛的三滴大道精血,直接吞进了肚子里。

    牛金牛瞪大了眼睛,惊骇的看了阴雪歌许久^^,这才欣然点了点头。吞了一颗殑穷老祖的大道精血^,还能吞下自己的三滴大道精血&,居然没有崩溃&,看来阴雪歌的强度超出了牛金牛的想象。

    对牛金牛而言&,属下的实力越强,就越有价值。

    殑穷老祖的道尊天魂终于从惊骇中恢复过来&,他狂啸了一声^,化为一道青色的琉璃魔光冲天飞起^*。

    失去了道尊法体,殑穷老祖天魂飞遁的速度比起法体飞行快了起码十倍&。但是没有了道尊法体的?*^;?,道尊天魂也脆弱了百倍不止&,他现在最好的出路*,就是找一具魔道仙人的身躯夺舍,否则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刚刚突破的道尊,都可以轻松的禁锢、击杀他。

    “跑不了&*&,留下吧&?!迸=鹋J种敢坏?^,高空的紫色舍利放出大片明光向内一合,殑穷老祖的道尊天魂凄厉的惨号着*,被数十条紫气死死捆住&,再也动弹不得。

    牛金牛一把抓住了殑穷老祖的道尊天魂*,向阴雪歌点了点头:“我这次出来,就是想要斩杀几个圣灵界的道尊,将他们的天魂擒拿回去,交给主人当做材料^?^!?br />
    “王氏一族已经被我们彻底掌控,但是王氏一族的真正高手不多,就算王椤柈*&,种植药草是一把好手&,但是要他和人厮杀征战^,那是太无能了^&。给他融炼几条道尊天魂,王椤柈的实力也能提升数倍,对我们总归有好处?!?br />
    向阴雪歌吩咐了几句后*,牛金牛带着王椤柈的道尊天魂离开*。他已经收集了足够的道尊魂魄*。足够让王椤柈成长为一个和他一样的怪胎强者,他必须赶回去,尽早的帮助王椤柈完成这种奇怪的融魂仪式。

    殑穷老祖的储物仙戒被牛金牛丢给了阴雪歌*,一如苏烈的储物仙戒一样*&,这里面囤积了大量的仙丹和仙灵石,数量大得惊人。但是阴雪歌最急需的空间材料。却只有极少的一丁点儿^。

    牛金牛离开了,阴雪歌也不敢在这里久待,毕竟还有不少人因为殑穷老祖的悬赏&,正在疯狂的追杀他呢^。

    他飞身下了岩浆海&*,在炽热的岩浆中搜寻了一阵,找到他要的东西后*,就迅速离开了这一片战场&。

    阴雪歌走后没有多久,几条人影撕开了虚空*,出现在这一片岩浆海上^。这几个来自朱雀赤羽城的道尊四处梭巡了一阵&。感受了一下虚空中留下的恐怖气息^,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的转身就走*^&*。

    这几个道尊都是无量法境^,在道尊中是最弱的那一类&,殑穷老祖残留在空气中的气息,已经压制得他们都快喘不过气来。除了殑穷老祖留下的气息,居然还有牛金牛那更加强大&*、更加怪异的气息存在*^^,几个道尊一个个五脏六腑都被压得直哆嗦。

    更让他们惊恐的是,牛金牛的气息完好无损*。但是殑穷老祖的气息却是突然凭空消散了&!

    对于道尊而言&,他们并不难猜出殑穷老祖被强敌斩杀。而且道尊天魂似乎被人生擒活捉带走了*^&!

    殑穷老祖,那是度过了道体劫和道心劫的大能,不客气的说*,他随意一人&,可以应付数十位无量法境的道尊围殴也不会有丝毫伤损,他就是朱雀赤羽城所有仙人心中的主心骨。

    殑穷老祖陨落。这对朱雀赤羽城*&,对降临朱雀域的所有圣灵界仙人而言&,无疑都是当头一道闷雷&!

    阴雪歌向朱雀赤羽城的方向急速瞬移&,白玉子蜷缩在他肩膀上,身上不时有诡异的气息散发出来&&*。和阴雪歌一样^。他正在消化殑穷老祖的大道精血。大力神通和腐蚀神通&^,这两条大道法则,正符合白玉子的心性,他融合起来也格外的顺利&*。

    ‘咔擦’一声响,白玉子身上的法力波动骤然增加了数倍^,然后迅速内敛&。

    借助殑穷老祖的大道精血^*,白玉子很顺利的突破了一个小门槛*^*,修为达到了八品金仙境^。

    朱雀赤羽城上空,数千名合一仙门的弟子站在云头上,在百花娘的带领下,静静的眺望着远方。百花娘已经知道,她的‘干爹’殑穷老祖,亲自出手去追杀阴雪歌了。

    百花宁志得意满的笑着*,她期待着殑穷老祖带回阴雪歌的尸体和那八件半步道器。

    她知道*^,当阴雪歌的尸体出现的时候,她百花娘的名望会更高,会更没人敢招惹^。她在合一仙门中的地位,也定然水涨船高^&。但是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谁让她有一个好‘干爹’呢&?

    阴雪歌默运从殑穷老祖大道精血中得到的感悟&&,身体化为一道青黄色流光急速飞过。

    百花娘看到天空青光一闪^&,顿时欣然大笑起来:“老祖回来了,徒儿们速速随为师迎接&!”

    数千花枝招展的女仙急忙打点起满脸笑容向阴雪歌迎了上来。

    阴雪歌一抖手,将他从岩浆里捞出来的殑穷老祖丢了出去,然后转身就走*。

    百花娘一把接住了殑穷老祖的头颅&,原本的笑容突然僵硬&^,她哆哆嗦嗦的抱着那颗血淋淋的头颅&,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凄厉的尖叫声震动了整个朱雀赤羽城!

    没有一个道尊出面&*&,他们早就得到了殑穷老祖被击杀的消息。

    朱雀赤羽城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中&,绝大的恐怖笼罩了整个城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